選址惹議、退場機制不明朗

台南九崴電廠興建爭議延燒,我們需要這一座民營天然氣電廠嗎?
反對台南九崴南科天然氣電廠在鄰近社區設廠,當地居民組成自救會強烈抗議。圖左至右為東和里里長曾靖凱、台南市教育產業工會祕書長黃銀姝、台史博社區居民自救會代表陳明惠、台南市議員邱昭勝。(攝影/林彥廷)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在「減煤增氣」的能源轉型架構下,台灣正如火如荼加速天然氣機組設置,企圖將現有天然氣發電占比從38%快速拉升到50%。然而,預計在2026年商轉的台南九崴南科天然氣電廠(簡稱九崴電廠),因緊鄰人口密集區,正遭當地居民強烈抗議。

居民要求「遷址」希望電廠不要蓋在家附近,抗爭訴求並不令人意外。但站在整體台灣能源需求上,我們是否一定需要這座天然氣廠,是能源政策更核心的議題。

此外,「減煤增氣」後,為達2050年淨零排放,勢必又要降低天然氣發電占比。作為過渡能源的新設天然氣電廠,將來如何退場?《報導者》訪問能源專家、爬梳電力成長資料,看見九崴電廠爭議背後,台灣能源轉型過程中尚未明朗化的關鍵。

暗夜微光,2月中旬的台南還帶有涼意,在安定區的許中營順天宮前,30多名在地居民穿著外套,靜靜地拉起椅子坐在廟埕廣場。

他們來此聽演講,而當晚的主題並不輕鬆:「社區民眾為何反對九崴發電廠之設址」,主講者是台南市教育產業工會的祕書長黃銀姝,她就住在九崴電廠預定地南邊1公里多的台史博社區,那邊也正是反對電廠設置聲浪最大的地方之一。

身為國中老師,黃銀姝對麥克風毫不陌生,幾個月奔走以來,她更是早已熟悉講題內容,不疾不徐地說著電廠選址的不當,搭上簡報的數據與地圖,「半徑5公里內的人口約12萬人,鄰近超過10個中大型社區,還有大小學校9所,以及安南醫院等建設⋯⋯。」她持續講著,不斷訴說電廠的公安疑慮、對空氣品質的危害,以及各種對生態與文化的衝擊。

當地里長翁炳煙聽完後感慨說:「安定區屬台南市中心位置
此處曾被考慮作為台南新的市政中心。
,應該是放客廳,結果是放一個廁所,令人匪夷所思。」他緊接著說,南部科學園區(簡稱南科)的設立,是甘蔗田上的經濟奇蹟,但世代務農的居民卻總是配合政府政策,例如以灌溉用水支援南科發展,對國家經濟作出貢獻,「沒有建設也就算了,但卻把一些嫌惡設施,都往安定區推,市府可以不建設,但也請不要往安定區丟垃圾。」

至於台史博社區,則在緊鄰的安南區,過去也都是台糖的甘蔗田,後來才被規劃成政府重劃區,建了歷史博物館、棒球場,都在電廠預定地1公里多的位置。社區內現在一棟棟透天別墅,放眼附近環境,有上萬坪的台史博寬闊綠地,文教氛圍濃厚。看準附近綠地美景、生活機能,還有多棟高價大樓正在興建。

預計3年後商轉卻遇阻,九崴選址惹議

這座引發居民強烈抗議的電廠,是由上市公司森崴能源的子公司九崴電力負責開發,有別於台電電廠,九崴電廠屬於民營獨立電廠(Independent Power Producer,簡稱IPP),所發電力除提供廠內用電外,預計全部躉售給台電。

為解決電力吃緊,台電原規劃在2024~2027年向民間採購燃氣電力,其中森霸、中佳分別取得2024年、2025年採購合約,至於九崴所投標的「2025、2026年商轉燃氣機組電力採購案」則在去年(2022)10月與台電完成議價得標,第一期得標容量為61萬瓩,需在2026年6月商轉,合約期程總共25年。

九崴電廠小檔案
  • 廠址:台南市安定區,目前為台糖農牧特定專用區
  • 預計商轉時間:2026年6月
  • 機組容量:兩期共120萬瓩±10%的燃氣複循環機組
  • 環評進度:2022年9月12日環評初審未過,2023年5月31日前需補正資料再審;環評通過後,仍須地方政府同意函等文件。
空汙、公安疑慮待解,環評初審未過關
Fill 1
台南、九崴、電廠、爭議
九崴電廠於台南市安定區的場址預定地,目前為台糖農牧特定專用區。(攝影/林彥廷)

攤開環評書件,九崴電廠開發案全稱冠上南科之名,寫上「九崴電力南科天然氣發電廠計畫」。九崴也證實,開發目的是應南部用電需求提升,廠址鄰近南科可提供穩定電力。而其備受爭議的選址地點,則位於台南安定區與安南區交界的台糖農牧特定專用區,緊鄰國道八號,面積約25.9公頃。

計畫預計分為兩期,設置總裝置容量達120萬瓩的燃氣複循環機組,而第一期預計開發的60萬瓩中型機組,則依台電標案,計劃趕在2026年6月商轉。

不過,去年9月12日,此案進行第一次環評初審未過,環評委員羅列多項待補資料,包括要訂出空汙短、中、長期減量目標、空汙的具體抵換措施
指電廠的空汙排放增量,必須以減少其他空汙排放來抵換。通常手段是由業主補助淘汰老舊汽車、工商鍋爐等。
、天然氣管線可能衍生火災及爆炸之風險評估與相關預警機制,也得再加強與當地居民、團體溝通,限期於今年5月31日前補正再審。

倘若5月底環評順利過關,九崴仍須取得地方政府──台南市政府的同意書,才能進一步拿到經濟部能源局的電廠籌設許可。

都市蓋電廠,居民強烈抗議「選址不當」

針對設廠遭遇民眾抗爭,九崴電力公司副總經理吳明竑接受《報導者》採訪時坦言:「真的出乎我意料。」吳明竑說明,此電廠的管線從新市配氣站南下到電廠預定地,沿途多是魚塭、農田,「這3公里內,通通沒有住家,1公里範圍也幾乎沒有什麼人。」吳明竑也強調,電廠裡面也沒有天然氣的儲槽,「所以他們對天然氣管線的疑慮,讓我自己也很納悶,很搞不清楚。」

吳明竑在台電做了將近30多年的電源開發,曾擔任台電電源開發處處長一職,1年多前退休後被延攬至九崴任職,此座電廠就是他的首要任務。他提到:「天然氣電廠對地方所謂的環境衝擊,這個是很小的事情;過去我們在做天然氣電廠的推動,我從來沒有想過說,有人對天然氣會這麼排斥。」

他認為,鄰近的台史博社區有大學教授,也有學校老師,「理論上,應該大家都可以理性來探討。」

針對居民質疑電廠離居住區太近,吳明竑回應,台電的南部火力發電廠就在高雄市區,國外像日本、新加坡也有電廠位於城市當中。他說,高雄南部發電廠旁邊有夢時代,400~500公尺內就有好幾個國中、國小、醫院、特殊教育學校,稍遠一點還有高雄流行音樂中心,「整個電廠的旁邊就是住宅區。在城市中設立電廠的案例比比皆是,怎麼會說這個(九崴)電廠對他們有很大的衝擊?」

對於吳明竑的說法,台史博社區居民自救會代表陳明惠則反駁為「誤導民眾」。現為國立成功大學創意產業設計研究所副教授的陳明惠說,高雄的南部發電廠成立於1955年,當時建廠環境並不是都會區,而是至今經過70年左右的都市發展後,才成為台電唯一設立在都會區的發電廠。

她同時強調,過去發電廠的廠址多選定在海邊、山區或人煙稀少的地方,而九崴廠址緊鄰和順寮重劃區尚待開發的8萬多坪建地,是人口密集且成長區。

Fill 1

因為空汙、公安疑慮,在地居民出面反對並不令人意外,但從總體電力需求角度出發,若有需要增設電廠,個體與總體的利益矛盾,總是出現在每一次的電廠設置爭議中。在安定區與安南區在地居民的「選址不當」抗爭訴求之外,若從全國用電供需來評估,是不是真的需要設置九崴電廠?

從總體電力需求,評估設廠必要性

依經濟部規劃,台灣未來5年會進入大燃氣時代。在燃煤機組、核二與核三陸續除役的規畫下,經濟部能源局在2023年到2028年間,規劃陸續增加大潭、興達、森霸、台中、協和、通霄,以及中佳、九崴等大量燃氣機組,算上既有燃氣機組的除役規畫,裝置容量約淨增加1,700萬瓩。相比於2022年底燃氣裝置容量約1,922萬瓩,預計淨新增的燃氣裝置容量,已幾乎等同於現有的裝置容量。

度過2023、2024年因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簡稱三接)延遲完工,而電力最為吃緊的這兩年後,原訂2026年商轉,提供60萬瓩容量的九崴若無法上線,台灣會面臨缺電危機?

如果沒有九崴,2026年會缺電嗎?
長期關注能源轉型,現為台灣環境規劃協會理事長、台大氣候變遷與永續發展國際學位學程兼任助理教授的趙家緯分析,不論從過去習慣討論的備用容量率15%
根據台電定義,備用容量率為每年備用容量占每年尖峰負載之百分比,備用容量率愈大,系統供電愈可靠,但投資愈大,供電成本也愈高;反之,則可靠度下降,甚至限電。 因此,一個合理備用容量率除須維持一定供電可靠度標準外,供電成本也要考慮,其計算公式為備用容量率=備用容量÷系統尖峰負載×100%。 目前政府核准之合理備用容量率目標值為15%,未來若需修改,將由經濟部電力可靠度審議會檢討訂定,並經經濟部能源局公告修正。
合理目標來估算,或單以備用容量來考慮,以2026年既有規畫扣除九崴電廠的設置後,「對於全國的供電影響並不大。」
依趙家緯就《110年度全國電力資源供需報告》的計算,2026年發電機組的夜間淨尖峰能力
根據經濟部說明,過去日間尖峰為一天用電最高點,也是供電壓力最大的時點,考量未來再生能源,尤其太陽光電大量併網之後,此問題將得到解決,也因此,從《110年度全國電力資源供需報告》起,都將改採夜間尖峰備用容量率來規劃未來電力系統,並將太陽光電預設為零,同時強化需求面管理措施,確保供電穩定。
是4,866萬瓩,扣除九崴電廠的淨尖峰能力約57萬瓩
火力發電淨尖峰能力約為裝置容量×95%。
後,該年夜間備用容量率還有17.6%左右,高於15%;夜間備用容量則達720萬瓩,扣除歲修、故障等限制之後,一定可以高於250到280萬瓩的備轉容量
中山大學電機系教授盧展南指出,備轉容量的目的是在因應系統一部機組突然跳掉時,系統中有其他機組可以即時反應。以過去歷史經驗,多是5、60萬瓩中型機組跳機,因此準備「兩大、一中」機組,約250到280萬瓩的備轉容量,可因應一般的緊急狀況。

不過,中山大學電機系教授盧展南提醒,雖有備用容量率15%的參考值,但各界針對備用容量率的計算,還沒有一定共識,以再生能源為例,「這些是有容量在,那是不是能發出能量?容量跟能量是有差異的。」他解釋,容量是指一部機組可以發電的量,但是如果欠缺陽光,或是天然氣與煤炭等燃料,機組也無法發電。

因此,盧展南認為,真要細究備用容量夠不夠,還需要將該年度的容量、機組的調度、氣候變遷、燃料供應等狀況考量在內,才能掌握年度電量的供需,「是很複雜的問題」。

新增民營燃氣目標不如預期,2年後供電恐吃緊

少掉一座九崴電廠,備用容量率仍高於15%,衝擊或許有限,但只考慮九崴也未盡合理,畢竟每一座新設電廠都可能面臨與九崴一樣爭議,總合下來恐怕就翻轉成「缺電」。

按照經濟部的規劃,在2023年到2028年間,燃氣機組裝置容量約淨增加1,700萬瓩。台電的新增燃氣機組多是既有電廠燃煤轉燃氣,如期上線問題不大。而民營電廠預計要提供510萬瓩
包括2024年森霸二期110萬瓩、2025年150萬瓩、2026年120萬瓩、2028年130萬瓩。
,約占新增燃氣3成左右。
政府為何要向民營電廠購電?

台電的供電能力不足,都是過往幾次開放民營電廠的重要理由之一。回顧歷史,1990年代左右,國內用電成長,但因環保意識抬頭,台電電源開發不易,使得備用容量不足,而有多次限電的情形。

為填補電力缺口,自從經濟部在1995年起開放民營電廠建置後,至今已釋出四波民營電力採購,共有9家電廠投入供電的行列。根據能源局統計,2022年全國總發電量2,881億度,民營的火力電廠就發了將近457億度,占比約16%,已是台灣電力系統的主要電源之一。

而這些大多在1999年到2004年間商轉的民營電廠,也將陸續迎來25年合約到期的換約潮,但約滿時可以再重新議約,每次延長期限最多5年。目前除了麥寮燃煤電廠外,其他民營電廠都尚未列在能源局所規劃的除役名單上。

攤開全國電力供需報告,細究2025、2026年這兩年,民營燃氣機組新增進度確實已經落後。事實上,由台電所釋出的2025年、2026年燃氣電力採購案,從2021年10月首次招標,到去年12月為止,已總共招標13次,但僅中佳與九崴得標部分的裝置容量。

根據能源局規劃,2025年預計新增150萬瓩的民營燃氣機組,目前僅中佳通過環評初審,將於3月31日前補正資料後,再送環評大會審查。若扣除中佳61萬瓩的裝置容量,2025年尚有89萬瓩的電力缺口。2026年預計新增120萬瓩的民營燃氣機組,也僅有九崴60萬瓩的機組在環評初審階段。

若考慮2025年89萬瓩的電力缺口,以及2026年120萬瓩的電力缺口,夜間備用容量率恐怕會失守15%大關。

即便如此,趙家緯認為,儲能的規畫未完全被放入電力供需報告中,包括2025年應達150萬瓩、2030年衝到550萬瓩,都將再更確保供電能力。另外,趙家緯也指出,依照目前系統而言,依電力學者中原大學電機工程學系兼任教授陳士麟於2016年所指導的論文研究,備用容量率12%即已足夠

雖然2025年、2026年台電的招標不利,但是,台電也已公開閱覽2027年的燃氣機組電力採購標案,希望持續提高民營電廠供電能力,預計最高採購209萬瓩的裝置容量。其中,嘉惠電廠就曾表示預計投資200億元,興建裝置容量達100到110萬瓩的燃氣機組,其意向明確,希望最快在2027年就能商轉。除此之外,國光也已提出擴建規畫,欲興建​​120萬瓩的機組,時程未定。

過渡氣源綁約25年,民營電廠與國家能源政策的矛盾
過去三波民營電廠的設置,有當時台灣缺電、限電、電業自由化的歷史因素存在,而目前第四波的電力招標,為了增加燃氣機組,也已釋出至少420萬瓩
包括2021年50萬瓩、2024年100萬瓩、2025年150萬瓩、2026年120萬瓩,共420萬瓩的燃氣電力採購。
其中,2021年由嘉惠得標、2024年由森霸得標、2025年由中佳部分得標、2026年由九崴部分得標,機組裝置容量略大於投標容量,台電僅會依廠商投標容量進行調度。
的裝置容量,都顯示政府要提升供電需求的迫切。

不過,台電與民營電廠簽訂的購售電合約長達25年,過往曾引起不少爭議,像是台電高價向民營電廠購電,監察院曾對此提出糾正案,指出經濟部、能源局與台電無視市場利率已大幅降低,未與民營業者完成費率調降,導致台電虧損加劇。

除了電價問題以外,一般而言,天然氣電廠可以使用長達30到40年。對此,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蔡中岳就質疑,此時開放民營天然氣電廠充滿矛盾。由於2050年淨零排放目標,天然氣只是過渡氣源:「大概2030到2035年間,是天然氣的極大化,然後就該要走下坡了。」屆時新設的電廠如何轉型或除役?他指出,光民營電廠與台電綁了整整25年的合約,電廠建置成本也是按25年攤提,「算起來,至少可以保證售電到2050年左右。」

依照國發會2022年3月公布的《臺灣2050淨零排放路徑及策略總說明》,到2050年時,使用搭配碳捕捉之火力發電占比20~27%,等於天然氣發電占比將從2030年的50%降到2050年的20~27%。

針對新設民營燃氣機組,蔡中岳語帶質疑:「相對於民營電廠,台電的燃氣機組比較需要配合國家的能源政策,但是民營電廠的邏輯是,我今天成本投下去,我是希望它用好用滿。」民間電廠如何配合淨零排放路徑?

事實上,目前政府只釋出2030年與2050年的發電配比目標,對於如何從2030年的燃氣50%,一路降到2050年的20~27%,至今沒有任何規畫。國發會公布淨零排放路徑後,旋即有民間團體呼籲政府應該務實提出淨零排放的中期目標。

而根據環團的模擬預估,若台灣要達到2050淨零排放,「傳統燃煤在2040年至2045年間需退場到僅存2%。天然氣消費將在2030年達到高峰,占比約是41.8%,之後就應下降。」民間的預估與官方版本顯有差異,政府除應回應天然氣退場的具體規畫以外,更是該對淨零目標有更積極作為。

趙家緯也批評,台灣在2030到2050年的燃氣布局仍未明朗,若2050年燃氣配比要降到20%到27%,「這跟目前所有的燃氣電廠開發案,有很大的矛盾跟衝突。」

他提出建議,「在既有的電源用地裡面,做替代性的機組更新這樣才比較有意義。」而如果真的要去找一塊新的地、去蓋新的燃氣電廠,對整體的幫助其實沒有那麼大。另外,趙家緯強調,儲能設備提升以及需量反應措施
利用改變用電需求,使供電足以滿足用電。例如,用戶只要配合減少尖峰用電,或將尖峰用電轉移至離峰時間,即可獲得電費扣減。
也都是確保未來供電穩定的方式。

趙家緯也認為,若要電廠配合政策調整營運方針,國營事業的可能性還是會比民營電廠更大。像是9家民營電廠業者便曾涉及聯合行為,拒絕調整與台電公司的購售電費率,公平會還須經過多次官司,才有可能對9家民營電廠裁罰。

國外的民營電廠也類似如此,趙家緯觀察,「歐洲的民營電力公司,在政府為了減碳,要求他們縮減營運年限的時候,他們也都上法院去提告。」

至於九崴電廠爭議衍生出的相關問題,經濟部以「不談九崴個案」,婉拒《報導者》採訪請求。

當地方用電需求提升,如何確保供電穩定?
Fill 1
台南、九崴、電廠、爭議、台電
為提高民營電廠供電能力,台電召開採購案公開說明會。(攝影/林彥廷)

另一個問題是,若九崴興建受阻,南部區域、南科用電是否充足穩定?

「真正最大的缺口在哪裡?在北部。那另外一個未來的缺口,會在南部地區。」針對電廠設址地點爭議,吳明竑解釋,南部未來包括高雄科學園區陸續開發,台南也有好幾個開發案,包括南科三期擴建等,南部用電需求是愈來愈大。

吳明竑坦言,也曾考慮北部地區或高雄等地是否有合適的地方,最終仍覺得台南最為合適且可行,「考慮到供氣、布設電源線的可行性,還有施工的可行性條件之下,場址選擇也困難。」

另一方面,高雄已有興達電廠的擴建,以及大林電廠舊機組的改建等計畫,吳明竑分析:「以南部而言,高雄自行(供電)是足夠的,甚至它還有餘裕的能量,來提供給其他的縣市。」

蓋電廠之外,更重要的是提升電網韌性

曾參與多項重大電力建設諮詢、停電事故檢討會議的盧展南表示,適合建置發電廠的地方和用電集中區域往往無法契合,所以才需要高壓輸電系統,作為區域間的電力融通廊道。但是,區域電力若能達供需平衡,就可以降低供電事故造成的大停電風險,減少線路損失,保持較好的供電品質。

盧展南認為,台電願意讓九崴在該地建設,表示從台電的評估而言,是有考慮區域需求的。但是,台電自己蓋電廠的效率,不比民營電廠,而且「大家都不願意電源蓋在旁邊,可是大家都需要能夠24小時都沒有停電,這個當然就要有電源 。」

他也強調,不保證說有了電廠以後,該區域就不會停電,充足的電源能夠提高供電穩定度,但停電的原因不見得是電源不足,還包括人為疏失、電網事故。

趙家緯則認為,若是要確保南科的用電穩定,關鍵應該是確保電網的韌性,不必直接在旁邊蓋電廠。

事實上,隨著過去幾次大停電事故,台電就在去年9月宣布,將於10年內投入5,645億元,強化電網韌性建設計畫,提升全國電網面對突發事故的因應能力。

為因應產業用電的龐大需求,計畫中有「電廠直供園區」的分散工程,以降低電網集中的風險。盧展南解釋,若有足夠的電源能將區域電力用特高壓線路直供科學園區,可以降低電力經變壓器傳送轉換電壓次數,減少電力損失,提高供電可靠度。

南科用電的部分,根據計畫,則將從高雄的興達電廠拉出高壓線路直供南科,不再需要全數經過南北幹線輸送電力,預計在2032年前完工。

除此之外,為了南科供電穩定、確保產業用電無虞,台電也已正在執行南科超高壓變電所擴建計畫,有機會在2024年完工,提升南科的總供電能力。

蔡中岳也贊同,以過去大停電的經驗而言,「需要加強的是電網的強健跟韌性,而不是一直蓋電廠,因為一直蓋電廠,無法解決電網故障的問題。」

保障區域供電穩定,投資儲能也是選項
Fill 1
九崴電力公司副總經理吳明竑說明,九崴電廠電力不只供給南科,也會供給周遭區域。(攝影/楊子磊)
九崴電力公司副總經理吳明竑說明,九崴電廠電力不只供給南科,也會供給周遭區域。(攝影/楊子磊)

至於九崴電廠的電網設置,輸電線會以地下埋設方式,由廠址北側引接至南科超高壓變電所。台積電五奈米廠、三奈米廠都落腳在南科,台南工業用電已是全台第一,龐大的用電需求也讓在地居民質疑,電廠就是為了台積電而設。

吳明竑則解釋:「電力不只供給南科,也會供給周遭區域。」

他也強調,「外區域的電廠來支援,都存在不可靠的因子,對任何高科技的工廠都是風險,因為不只說停電、跳電,連一個頻率的變動,甚至對晶片廠都可能造成一些影響。」

趙家緯對此說法則不以為意,南科用電並不會因為沒有九崴而岌岌可危,「一定要新蓋這些才有辦法確保園區的供電穩定,我認為有點言過其實。」

除了電網韌性的提升能讓供電穩定以外,趙家緯說:

「我認為,園區是自己本身要投資更多儲能設備。(目前) 他們通常都用不斷電設備,或是緊急柴油發電機組,現在反而應該更要投資在大規模的儲能電池,才能夠一方面符合減碳需求,另一方面又可以提供更多的電。」

除此之外,高雄大林電廠預計新設兩部燃氣機組,總裝置容量140萬瓩,趙家緯預估已可滿足南部用電需求。

反對聲浪延燒中,九崴後續仍未明朗

無論如何,台南地方對電廠的不安持續蔓延。

激烈反對設電廠、曾喊出罷免市長的台南市無黨籍議員邱昭勝回憶:「去年5月分的時候,(九崴)有辦說明會,在安定區,都沒有人知道。到9月的時候,送第一次的環評,大家才知道⋯⋯我們開始全面抗議,拉布條。」

萬人連署反對,南市府表態與市民同陣線
Fill 1
台南、九崴、電廠、爭議
地方反對設廠聲浪持續延燒,也引起立委重視。圖為立委郭國文於台南安定區公所召開座談會。(攝影/林彥廷)

在地反對聲浪從去年延燒至今,主要訴求天然氣電廠有公安、空汙以及破壞生態等疑慮,不應選在人口密集區,至今已有上萬人連署反對電廠設置。

去年11月地方選舉過後,抗爭也持續受到關注。時代力量立委陳椒華於去年12月首次召開記者會呼籲另覓他址、遠離住宅區。今年1月6日及16日,民進黨區域立委郭國文與陳亭妃相繼舉辦當地座談會,強烈表達居民的反對。

1月19日,台南市政府隨即表態,將與市民同一陣線,在中央與地方沒有共識前,若收到電業籌設等申請,也會暫停審查。2月17日,邱昭勝更在台南市議會提案,建議市府不同意設置九崴電廠,取得在場不分黨派議員一致決議通過。

這一步步的抗爭以來,對於台史博社區居民自救會的代表陳明惠而言,彷彿終於看到一線曙光。

5年前,剛從台南市區搬到台史博附近的她,希望能在悠閒舒適的環境生活。現在這裡緊鄰亞太國際棒球訓練中心,附近有廣大綠地,是市民平日休閒、國際參訪的地點,文教氣息濃厚。

只是,陳明惠自己也完全沒想到,去年11月中才聽說九崴電廠要建設的她,憑著「這就是不對」的衝勁,馬上寫信到總統府陳情,也發起線上連署,蒐集到超過3,000份的線上陳情書,並與社區居民一起組織在地自救會。

和其他多數台史博社區的居民一樣,她從未有任何相關的抗爭經驗。她說,社區鄰近南科,有不少工程師、學校老師,也因為在安南醫院附近,有不少醫師,還有許多中小企業的老闆,過去都不太有抗議的經驗。但她認為,這個社區的大家聚集在一起,向心力很強,「而且現在有共同的敵人。」

同樣住在當地的黃銀姝也是自救會代表,她不解地質疑,「台糖在附近賣了這麼多建地,然後現在要跟人家合資,在你賣的建地旁邊蓋發電廠,我們實在沒辦法接受這個邏輯。」她認為,市政府在規劃國土的時候,應該要有方向、有區域性,「而不是誰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面對抗爭,九崴:持續與地方溝通
Fill 1
台南、九崴、電廠、爭議、陳椒華
立委陳椒華針對九崴電廠設置爭議案召開記者會。(攝影/林彥廷)

而提到空汙的危害,陳明惠坦言,知道天然氣發電產生的危害比燃煤還少。但是,她也攤出數據說,九崴電廠一年要排放312.1公噸氮氧化物,與台南市政府就空汙抵換合作進行協商後,一年仍排放309.244公噸氮氧化物。「台南市空品原本已不佳,加上電廠無疑是雪上加霜。」而且廠址位於台南的空軍航道,屬於限建區,電廠煙囪高度僅能有53公尺,影響汙染物的擴散能力。

對此,九崴的環評初審時,亦有委員認為空汙影響仍屬顯著,應提出更具體的因應策略,且空汙增量的抵換比例應以1:1.2計算;另外委員也要求九崴再補充說明,煙囪於不同風向、風速之擴散條件下的汙染範圍,並研擬減輕措施。

面對設廠過程的種種爭議,吳明竑則說他帶著使命感,在已經預期到未來電力的缺口時,就會努力把電廠完成。他也坦言,即使有2位同事在台南持續與當地溝通,他自己也幾乎每個禮拜會過去台南,但溝通並不容易。就算如此,他也仍會試著持續溝通。

與吳明竑採訪的尾聲,他又再表達了一次,民眾的抗爭讓他很意外。他說,「還是回到那一句話:『我要用電,但電廠不要設在我家後面。』」

九崴的設廠之路充滿挑戰,距離2026年的商轉計畫,只剩3年。即使九崴5月31日前順利完成補件,之後也順利通過中央環評,也還必須再面對台南市政府是否許可的重大關卡。

眼前,九崴電廠的難關不僅僅是當地居民抗議聲浪,即使站在總體台灣能源供需角度,經濟部仍須給出更完整的電力供需配比資料,來說服民眾興建此天然氣電廠的必要性。畢竟2050淨零排放目標已經訂下,未來新設民營燃氣電廠何去何從?如果不清楚,而期待以「台積電用電需求」就能說服反對者,恐怕是太樂觀了。

索引
預計3年後商轉卻遇阻,九崴選址惹議
從總體電力需求,評估設廠必要性
當地方用電需求提升,如何確保供電穩定?
反對聲浪延燒中,九崴後續仍未明朗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式投入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你的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和我們一起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的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支持,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

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完成,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