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國師」折煞我也——唐綺陽專訪

國師新版
採訪前一晚,深夜11點又19分,「唐綺陽占星幫」臉書粉絲頁出現無預告「突擊直播」。
鏡頭前,唐綺陽穿著深藍底白圓點的日式睡衣,在環狀燈光及美圖手機的雙重修飾下,仍著妝的臉孔幾無瑕疵,十隻手指不時撥弄額前瀏海及頰側髮絲,修飾露出的臉型。
唐綺陽在占星領域已有24個年頭。(攝影/林佑恩)
唐綺陽在占星領域已有24個年頭。(攝影/林佑恩)
這天的閒聊從壓抑吃兩包零食的慾望,導致衝動網購6箱餅乾,話題突然由輕盈而沉重。她提到當年在電視走紅後,網路留言攻擊讓她一度出現輕生念頭。講著講著,她哽咽了起來,戴著瞳孔放大片的雙眼,顯得無比迷濛。
不論是遮額蓋臉的髮型,或者是彷彿洋娃娃的瞳孔放大片,都為直播鏡頭前的唐綺陽帶來柔焦效果,會讓人忽略掉她其實今年已經52歲,在占星領域已有24個年頭。
走出直播,唐綺陽和我們約在經紀公司,影未見,聲先至,先聽到她招呼大家的聲音,才看見她一襲俐落不顯胖的黑色褲裝走進來。剛坐下還沒聊兩句,唐綺陽就毫不掩飾地放聲大笑起來。笑聲從丹田發出,穿過她掩嘴的指間,響亮又充滿力量,一室的空氣都為之震動。
原以藝名「唐立淇」行走江湖的唐綺陽,擁有近百萬人的臉書粉絲頁。2016年她開始臉書直播——沒預告的突擊直播,線上同時觀看人次動輒6千有餘,若有明星參與,兩岸可有40多萬人同時觀看。而在紙本書市逐漸萎縮的時代,她的《年度占星運勢解析》從2002年的2萬本,逐漸攀升到今年的5萬餘本,逆勢成長。
占星學對唐綺陽而言,本來不在她人生計畫的藍圖裡,只是用來打發時間的「餘事」。國立藝術學院(現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後,她輾轉進到錄音圈,幫廣告配音,輕輕鬆鬆每月進帳10萬元,生活寬裕,時間還嫌太多,便學起塔羅牌。
一開始她是算「興趣」的,親朋好友來算都免錢,口耳相傳後,陌生人也找上門,她始終沒有嚴肅以對。直到有個女生來問感情,連續3週分別帶了3名男生的資料來算,唐綺陽好奇一問,才發現這女生只要塔羅牌指出與該名男生不合,回頭立即分手找下一個對象。
這下唐綺陽嚇壞了:原來自己的三言兩語能產生力量,影響他人生命軌跡。
她自忖,「我萬一講錯了怎麼辦?」害怕從心底滋長開來,痛苦了一陣子後她總算理解到,唯一能讓自己心安的方法,便是用「鑽研」的精神面對西洋神祕學,並從基礎的占星學下苦功。
唐綺陽一頭栽入後,甚至覺得配音工作浪費時間,毅然轉業。她在千禧年出道,2000年彷彿來到一個初生的新世紀,探究心靈層面的靈學盛行。過了千禧的第一個年頭,2001年,台灣第一個命理節目《開運鑑定團》開播,此後這類節目如雨後春筍般不停冒出,隨著節目也走紅了一大批可與明星平起平坐的八字紫微塔羅占星師。
在收視率走高的命理節目,唐綺陽與其他命理師排排坐,她看起來和別人沒有什麼不同,在淺碟的電視環境中,她要帶著甜笑將深邃的西洋占星學簡化成「金牛和雙子的速配指數」、「本週桃花最旺的三個星座」⋯⋯種種線性不需思考的快問快答。
事隔多年之後,她在我們面前回憶起「電視時期」的她,當時她的國藝院同學都在小劇場闖蕩,深覺骨子裡也是個文青的自己,好像突然降落在一個外星球。但她並不否定電視時期的自己,覺得那是個過程,「往好處想,我不上電視談星座,也會有別人補上來,我在的話,至少我可以保證我的專業品質。」

掂掂靈魂的重量

身在其中,唐綺陽仍然有著「有所不為」的底線,她的內心有一把秤,隨時掂掂靈魂的重量。
若電視台為了衝收視率而找她講「下半年那些星座組合會離婚」,她會當場提出質疑,質問為什麼要走偏鋒。有了螢光幕的加持,彷彿就籠罩在一片光暈中,對其他命理老師而言,是生財之道的保證,唐綺陽卻反其道而行,不賣開運商品、也不開館算命,不許自己變成只是讓人有求必應、花錢消災的神婆。
命理節目在台灣風行後,藝人的命盤也成為八卦的談資。這麼多年以來,唐綺陽的確蒐集眾藝人的星盤,但她只拿來當資料庫使用,不對外八卦,也從不透露給記者。她的誠信原則,讓原本如驚弓之鳥的演藝名人,一個接一個願意把命盤給她,只因她的嘴緊緊閉合如蚌殼。
唐綺陽拿了藝人命盤,對照其流運走勢,回頭充實自己的占星知識,僅此而已。一如她最近最大的樂趣是看中國的電視節目《檔案》,當節目介紹到30年代的明星阮玲玉,她便上網搜尋其出生年月日,搭配節目中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推算出準確到時辰的星座命盤。她興奮地與我們分享,有集介紹知名影星劉曉慶,人生重要轉捩點都可搭配星盤看出。
劉曉慶的木星(代表幸運)和冥王星(代表死而復生)合相在獅子座,成為一隻「不死鳥」,星盤說明劉曉慶為何能一再華麗轉身——受演藝圈排斥後轉而經商,成為富翁卻被打入黑牢,出獄後又成為名星,然後嫁給富豪。唐綺陽從劉曉慶身上見識了這組星象的能量,直呼「受教了」。

霸凌無所不在

在演藝圈有所堅持、有所不為的代價是,「難搞」名聲不脛而走。
有時候,惡意以暗潮的形式湧現。比方當她走進電視台化妝間,熱鬧的聊天聲一下子消音,等她走了之後,笑語才又再起。化妝師忍不住私下提點她,要她梳妝時別說話,因為她的隻言片語,前腳剛離開,後腳就成了大家的笑柄。
有時候,惡意毫不遮掩直逼眼前,令人全身發顫。譬如在攝影棚錄影時,當攝影機鎖定唐綺陽,她開始對鏡頭講解星座運勢,鏡頭之外的主持人和工作人員,要嘛聳肩噴氣兼咂嘴,要嘛翻白眼表示不以為然。鏡內鏡外,儼然兩個世界。
明目張膽的惡意,唐綺陽的眼角餘光將一切盡收眼底。她對我們回憶:「我真的是越講越心慌」。當時她先自我懷疑,是不是做人不周到,後來才恍然大悟:這些人串成一氣,目的在於塑造一個嘲笑她、影響她專業表現的氛圍。
最令她心寒的不是唆使眾人的霸凌者,而是選擇默不作聲的旁觀者,「這就是社會的殘酷面,很多被欺負的人沒有被得救的原因,就是旁邊的人袖手旁觀。」
2015年,當唐綺陽看到從事網拍模特兒工作的楊又穎,疑似因受不了工作霸凌和網路留言攻擊而自殺,她忍不住沉痛寫下,「霸凌無所不在,受害者之多簡直難以想像」,這是她第一次在臉書上對時事發表評論。

從「巫」到「醫」

她以曾經的受害者身份,對眾人喊話,別任由自己活在他人創造的地獄:「最能傷害自己的是想像與自憐,耽溺久了,傷害就成了真實,如此,我們等於親手幫助本來虛擬的兇手,殺死自己。如果你也不甘願,請堅強活下來,活得活色生香,活得抬頭挺胸。」
「活得活色生香、活得抬頭挺胸。」唐綺陽對他人心戰喊話,其實說的正是自己。
她不僅讓自己抬頭挺胸,以星座書大賣,以臉書直播大紅,再攀事業高峰。她也同時察覺到近幾年社會事件頻發,引發集體心靈的動盪不安,如今除了本業的占星學,唐綺陽也不避忌從前演藝圈的「政治歸政治」。從2015年至今,她讓人印象深刻的不再只是占星,而是以天體運行解釋世事發展,進而評論時事;她不只是「巫」,更進而成為「醫」,她的時評隱隱有「為社會把脈」之深意。
譬如她從「木土互融」的力量看到婚姻法令修訂一事勢不可擋,公開支持婚姻平權。她解釋,「互融」指的是當兩星互居對方的守護星座,形同有了特殊連結,而自2016年10月前,木星進入天秤座,讓「美、協商、合作、婚姻」成為社會主題,加上位在射手座最後一年的土星,凸顯「文化、宗教、信念」差異帶來的分歧,婚姻法可說是土木互融星象的產物,乘勢而來。
更敏感也更尖銳的隨機殺人事件,如鄭捷槍決伏法,唐綺陽感受到的「集體心靈」並非大快人心,而是有種說不出的悶,她當時在臉書寫:「想『大快人心』,為什麼認定這人死了就大快?為何並非如此?也無人解答……如迷霧般的疑問永得不到解答,怎不令人感到焦慮,怎不令人為鄭捷感到悲哀。」
去年3月底發生內湖女童命案後,被害者「小燈泡」的母親在案發後的理性和冷靜,引發社會大眾截然不同的反應,支持者和質疑者爭鋒相對。唐綺陽當時在臉書寫下:「希望大家保持冷靜、理性,別往對方身上潑髒水只因與自己意見不同,或為反霸凌而霸凌了對方(等於做與信念相反的事),那麼,討論自然會更有價值,社會動盪、人心惶惶這麼一陣,也就不枉費了。」
身為網路時代喊水可結凍的名人,唐綺陽可以很輕易地踩在正義的一方,說鄭捷該死,大快人心,但是她沒有。她沒有以煽動激烈的言語為自己賺更多的讚與轉貼,而是讓自己變成一塊煞車皮,穩住那暴衝盲動的情緒,好使得彼此攻訐水火不容的兩方,願意停一停、想一想。

集體心靈的圖像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唐綺陽有了「國師」的稱號。
聽到「國師」一詞,唐綺陽像是要從椅子上跳起來一樣,連忙說「折煞我也」,並且重複了好幾次「承受不起」。她自己也不知道這個稱號從何而來,只依稀覺得是因為公開發文支持婚姻平權,同志圈開始這麼叫她。
記者身邊的友人隨機一問就有她的忠實粉絲,粉絲們這麼看她:就像隔壁的大姐姐,講話有趣,不會讓人有壓力。而且讓一個有品質保證的人告訴自己,最近世界究竟是怎麼了,不但可以應證自己、取得共鳴,也得到「有所依」的療癒感。
網路直播界人士觀察,唐綺陽直播時通常採用頭部特寫,而且光線得宜。相較於某些仍採用傳統電視畫面構圖的直播,對常使用手機螢幕觀看直播的粉絲來說,頭部特寫更能清晰看到臉部表情,更有「聊天」的感覺。
每晚刷手機,不用預約也不必收費,就可以和唐綺陽彷彿一對一來場深層心靈對話。直播的場景不是樣板的攝影棚,而就是唐綺陽的房間——私密的,體己的。唐不經意地撥著瀏海,彷彿是可以和你聊點垃圾話的姊妹淘,但她帶點磁性又彷彿有點權威感的聲音似乎有種力量,你會不由自主地張開耳朵,把她的一字一句都聽進去。
你只要帶著手機,這個私密朋友就能跟你天涯海角到處去。不必再像從前那樣只能在守電視機前,旁邊還有爸媽叔伯,你想看占星節目,被長輩嗤之以鼻說那是怪力亂神,他們硬是搶走你手上的遙控器,轉到政論節目。你只能在心裡幹譙,在你眼裡這些名嘴更像怪力亂神呀!
星座的話題,在千禧年過後2017年的台灣,還沒退燒,每週三追看週刊的瑪法達專欄好趨吉避凶,仍蔚為風潮。然而唐綺陽不再只停留於「準不準」的層次,許多年輕人叫她國師,是因為她除了「準」之外,還一併照顧集體的或恐懼或挫敗的心靈圖像。
唐綺陽說:「我一直在摸索一件事情:我的群眾需要我什麼?其實我覺得他們需要的就是安慰⋯⋯那他們真的靠到我了嗎?其實也沒有。我只是很專注於我占星師的職責,我們共同感受。你們恐懼,我就趕快告訴你們恐懼所為何來。」
小確幸和大時代不盡然互斥,民眾可以一邊關心己身的星座速不速配,另一邊則推己及人,公民意識抬頭,從大埔強徵強拆案、洪仲丘事件引發白衫軍上凱道,到318佔領立法院,都是關心他人事。從唐綺陽開始談時事的那天起,她的占星學便小大兼容,從傳統的巫卜算命,上升到哲學心理學的層面,和這個時代的需要,一拍即合。
而從前的攝影棚三機錄影,需要導播、主持人、燈光師、幫忙訂便當飲料的助理⋯⋯,電視上的唐綺陽算遍別人的命,在這個大團隊裡也僅只是一顆小螺絲釘,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直播時代,粉碎了舊有螢光幕的主從關係,展演的權力回歸到每一個人手上。從唐立淇到唐綺陽,在她看來,依附傳統的體制已是過去式。
在唐綺陽稱為「舒適圈」的直播小天地裡,她讓自己的人格特質透過直播的交流溝通曝露無遺,讓人願意在自己身上打發時間,閒聊中摻著她想傳遞的訊息,順勢塑造個人魅力、平台力量,讓明星歌手願意來到她的自媒體小框框裡,一同直播餐桌上的吃食與話家常。如今她只要具備一個輕薄短小的手機,自己就是導播與攝影師,手機的美肌模式比什麼燈光師化妝師都有效。
這天午夜過後,唐綺陽又開了直播,這晚她談的是公視推出的新創電影《最後的詩句》,描述2008年金融海嘯後當代年輕人的困境。
她像個老師,諄諄叮嚀。她說自己是遭受過霸凌的人,英雄不怕出身低,算命仙被人貶低是下九流行業,她也挺過來了。
最後唐綺陽直視鏡頭,望進每個看直播的粉絲心底,語帶哽咽,「機會其實擺在那裡,只要你們願意努力。加油!你們可以的。」
直播結束。滿溢的正向思考戛然而止,脹滿在每個收看直播的觀眾胸臆中,期待一個收尾的句點,就可以穿越黑暗好入夢。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