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有個畫棒球的,叫鍾孟舜
攝影
資深球迷一定還記得中職元年4隊的吉祥物模樣,涉獵更深的球迷一定也還記得兄弟象曾出過系列的創意球員卡與棒球漫畫,那全都出自鍾孟舜之手。
今年1月6日,陳金鋒透過電視直播宣布退休消息,隨著他的哽咽失語,資深球迷也跟著失落,屬於他的棒球世代,終於也走到了告別時刻。
在文字、攝影之外,還有沒有另一種紀念此重要時刻的表現?如果透過鍾孟舜的筆,表現出陳金鋒奔放的運動感,是不是也很有時代的意義?
「他已退出江湖,封筆很久。」朋友的朋友傳來這樣的訊息。我們忐忑不安地跟鍾孟舜碰面,說明初衷與想法。他說自己很久不畫了,但是這計畫聽起來不會太困難,既然都找上門了,他願意再畫一次!
在中華職棒聯盟成立的前一年,鍾孟舜以美工身份加入催生聯盟的元老球隊兄弟飯店,以一人之力創作出當時龍獅虎象4隊的吉祥物漫畫,繪開台灣棒球發展新歷程與棒球漫畫的可能。
穿著潮鞋、一身勁裝,還抓了個精神的頭髮,實在看不出目前是台北漫畫工會理事長的鍾孟舜已年過半百。他過去曾是前輩漫畫家鄭問的助手,後來也在日本連載《中國歷史》周刊漫畫,台灣霹靂布袋戲《聖石傳說》的漫畫版、明華園《移山倒海樊梨花》漫畫,乃至台灣職棒英雄連環漫畫《李居明傳》與《爆力棒球》等,都是他的作品。
揮畫出中職元老4隊的吉祥物漫畫,後來又產出多部與棒球相關的作品,還以為鍾孟舜是熱血棒球迷,豈知初見面,他一開口竟是:「我很討厭棒球的!」那語氣,半開玩笑半是認真,他慢慢說起棒球帶給他的「恐懼」,「當年剛退伍,到兄弟飯店企劃部當美工,本來以為很單純,但那時兄弟的洪老闆正在推展中職的成立,我們理所當然也跟著協助。」
那時,鍾孟舜胸前掛著工作證,可以自由進出球場,每場球賽都有他的身影。所有人都好羨慕他有免費球賽可看,他卻有苦難言,「設計吉祥物、獎盃之外,4隊的加油海報與口號都是我畫的。那時,只有兄弟有球迷,但對手那區又不能空著,就得去拉兄弟飯店的員工、找工讀生充數,還要幫忙送便當、發飲料、佈置場地,只要有比賽,我就都得在,加上那個時候台北球場沒有觀眾席,能坐的地方就是水泥階梯,屁股每天都痛啊!」
時隔多年,屁股早就不痛了,鍾孟舜說著說著也笑了。他說自己從小就想畫漫畫,但台灣一直沒有健全的環境與風氣,更別提學習與發表的機會,「是因為進了兄弟飯店、因為幫聯盟4隊畫吉祥物,我開始有畫漫畫的機會,那時老闆運用各種方法想炒熱棒球熱潮,漫畫也是一種方式,幫兄弟隊上明星球員畫的《李居明傳》,就是我的第一部漫畫作品。」
Fill 1
幫兄弟隊上明星球員畫的《李居明傳》,是鍾孟舜的第一部漫畫作品。(攝影/林佑恩)
幫兄弟隊上明星球員畫的《李居明傳》,是鍾孟舜的第一部漫畫作品。(攝影/林佑恩)
嘴上唸著「一點都不喜歡棒球」,鍾孟舜卻又開心說起他幾次在捷運上看到的畫面,「這幾年,很常在捷運上看到穿著球衣的球迷,都是很年輕的,那表示職棒是有熱度的、球迷年輕化了,想到當年自己跑進跑出忙著動員,後來多數球迷都是中年人的場面,突然也會一陣感動,覺得當年的那些被傳承了。」
離開兄弟飯店後,鍾孟舜開始職業漫畫家的生涯,後來疲倦於一天頂多只睡4小時的生活方式,近幾年將重心轉往教學,不再創作。不過這一年來,他在媒體上的曝光量不小,「忙著罵政府。」鍾孟舜笑。
為了台鐵、環保署等公部門形象人物與海報公然抄襲國外動漫人物的事件,鍾孟舜代表漫畫工會投書媒體、串連漫畫家抗議,也奔走政府各部門溝通,呼籲正視著作權、尊重原創精神,倡議政府應帶頭培植台灣原生的創作人才與內容。不過,此舉也引來部分爭論與嘲諷,不少網友就酸:「台灣又沒人畫得出好作品。」也質疑,「為什麼政府資源要投放在漫畫而不是其他領域。」
長年與國外漫畫家交流往來的鍾孟舜很清楚,政府的支持力量之外,創作者的創作意識與發展優質內容,是必須同步推動的,在他眼中,這是一場公部門與民間必須戮力合作的戰爭。「文化創意是很重要的國防力量,若能以遊戲動漫內容『入侵』他國的社會文化,就是勝利。這點,鄰近的日、韓的表現大家有目共睹,Hello Kitty、最近很紅的電影《屍速列車》就是代表。」
「我明白,不能只是要求政府幫忙,創作者自己本身的內容也要夠強大才行,這次畫陳金鋒,很重要也是帶著這份心情。我很久沒畫了,但我想透過這次作品展現『該做到什麼程度才叫職業』。」
以這次的創作來說,從小到大的、不同時期的陳金鋒揮棒動作,實際上並沒有足夠的影像資料可供參照,創作者對於運動選手肢體動作與比例的掌握是否熟稔,成了關鍵,另一方面,是精神感的表現,「陳金鋒這個人散發的力量感,還有當初一個東方人到西方打職棒的背景,是我想傳達的。人說書法的勁道,重點是入木三分,因此我以手繪水墨鋪墊,主圖以西畫風格表現,整體最後的感覺,的確有達成我要的!」
鍾孟舜說的堅定而自信,因為他認為,創作這件事跟打棒球很像,「對抗性要夠,要能贏!作品一出手就是要壓倒別人,就像一棒揮出去要安打、全壘打,要贏對手、贏外國人一樣。」
鍾孟舜說得激動,雖然嚷著不喜歡棒球,但棒球的熱血精神在他身上,卻意外幻化成了對創作的熱切。與其說他這次是為了陳金鋒的引退畫了這樣一幅作品,他更覺得自己是為了棒球、為了台灣球迷而畫,「我是帶著一種回饋的心情畫著的,一路以來,棒球幫助我很多,直到現在,我不時會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討論:『以前有個畫棒球的,中職4隊的吉祥物,還記得嗎?叫鍾孟舜。』」他說,「我真心感謝那些人,感謝棒球,原來還有人記得,那,我就再畫這最後一張,表達我的感謝。」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