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香港28萬人上街「光復元朗」,集會申請人隔日遭捕

27日香港發起「光復元朗」遊行,這是反送中運動以來,警方首次拒絕港人遊行。但政府和警方迴避的結果,無阻香港人再一次走上元朗的街頭,據統計共有28萬人上街。

晚間10時左右,警方為驅趕、拘捕示威者,衝入元朗站發射胡椒球槍,造成市民多人受傷。28日,香港醫管局表示,共有24人送醫;而元朗示威遊行集會亦被警方定性為非法集結,集會申請人、香港本土派人士鍾健平已被逮捕。

自7月21日晚元朗一夜「白色恐怖」後,香港這一個星期都瀰漫在憤怒和恐懼的氛圍之中。元朗白衣人無差別地襲擊市民事件,被不少港人視為恐怖襲擊,亦是社會暴露「官商鄉黑」
官是指政府、商指企業集團、鄉指各鄉仕紳、黑指鄉黑或三合會等黑幫。
的深層次矛盾。事件究竟由誰主導、警方應對方式存在的漏洞和爭議等,但大家在過去一周仍等不到真相,於是再度激發民眾上街。
在過去一週,經歷元朗血腥的黑暗之夜後,罕見地出現政府不同部門公務員表達不滿,數百政務主任、行政主任打破政治中立、連署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還有港鐵車長實名連署航空界從業者在香港國際機場發起集會醫護人士發起集會等一系列表達對政府不滿的行動。參與連署和發起集會表達不滿的界別,可謂是維持社會運作的中流砥柱,反映出現時港府的管治能力已經遭到社會各行各業的質疑。
今次元朗遊行是聲討官鄉警黑勾結傷害港人,是要走出來證明港人渴望免於恐懼的自由,要爭取最多的香港市民認同並加入運動行列。

28萬人上街「光復元朗」

元朗位於新界,新界位於香港西北,有著特殊的村落文化與土地政策,和一般熟悉的港島和九龍地區差異不小,也有大量中國新移民遷至元朗。眾多村落中,「南邊圍村」接近元朗地鐵站,7月21日當晚大批白衣人在地鐵站無差別攻擊市民後,凌晨有人發現南邊圍村的有大批白衣人手持武器聚集,上次白色暴徒經各村而來,而在此退守,故今次成為示威者主要聚集地。而今天元朗鄉紳事前警告,一旦入村就會動手,所以今日一堆防暴警察在門口擱著。
下午3點過後,大批黑衣示威者佔領原先遊行路線的大馬路,沿途高喊「香港警察知法犯法,黑警可恥」等口號,而近幾次示威集會中頻繁出現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再一次響徹元朗。
而近5點,南邊圍門口已有30逾名防暴警察駐守。南邊圍對口的馬路被示威者佔領,有警車被示威者包圍。5點15分,大批防暴和速龍進場,警方多次舉黑旗。在示威者未有衝突之時,警方突然瞄準人群施放數枚催淚彈,示威者一度被逼退。當示威者再度佔領馬路並逼退警察時,警方一度朝空中釋放多枚催淚彈,疑似射中民居。
近9點50分,警方指元朗站一帶人士若不離開將拘捕,9點54分時,示威者阻止警員入站,雙方對峙;示威者在撤離進入地鐵站的時候,警方狂射催淚彈、橡膠子彈和海綿子彈,通道逼狹,險釀人踩人事件。10時左右,警方為驅趕、拘捕示威者,衝入元朗站發射胡椒球槍,有人受傷,9人送醫,5人傷勢嚴重。
「光復元朗」遊行在申請未通過的情況下,依舊讓28萬港人上街,創下紀錄。28日香港醫管局發布情報,指出此次共有24人受傷送醫,其中16人已出院。而由於元朗遊行集會被警方定性為非法集結,申請人、香港本土派人士鍾健平已被逮捕。

無畏白色恐怖,許多老人和元朗居民走上街頭

27日遊行現場,香港人依舊舉著各種獨具創意的示威道具。50多歲的元朗居民K女士,手舉向日葵意旨光明和正氣,她還拎著自製的連儂袋,在人群中尤為顯眼。相比於年輕示威者幾乎都戴著口罩與頭盔,她卻「一身輕鬆」,「我年紀大了不怕被逮捕,為了年輕人的自由也要走出來。」
她沿途不時高喊「香港人」,身邊的示威者亦予以回應一聲「加油」。對於近日不斷升溫的抗爭氛圍,她對特首林鄭月娥倍感憤怒,認為政府漠視民意,「要行到林鄭出來面對民眾為止。」
而40多歲的Winnie,在十多年前來到香港,成為元朗居民5年有餘。721元朗恐怖襲擊翌日,她從國外回到香港,即刻感受到社區瀰漫的白色恐怖氛圍,連住宅的大堂經理都告誡她不要穿黑衫。回到香港,看到網絡上流傳的暴力血腥的畫面,她對當晚警黑勾結的行為備感憤怒,深嘆香港安寧已經不如以往。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引爆內地官媒的信息輿論戰。Winnie認為大陸能看到信息是被過濾的,為的是挑逗大陸人仇恨香港。她的家人都在大陸體制內工作,家人尚可理解香港事態,但與大陸的朋友已經無法溝通。她對中國的政治體制感到失望,指自己仍然很愛祖國,但認為國家不能一黨專政,「一個人說的算,是皇帝專政。」
還在中國生活的時候,她認為只要自己生活的好就夠了,也認為共產黨能解決老百姓的吃飯問題已經足矣。是反送中運動徹底改變了她的政治態度,看到警察暴力濫權、年輕人犧牲自己的前途命運,她認為香港今非昔比。今年七一是她第一次參與遊行集會,對當晚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她認為年輕人是因政權被逼無奈。
政治意識覺醒的同時,她與先生亦對香港感到失望。為了孩子的未來,他們一家正準備移民台灣。她依舊會害怕自己暴露身份後,家人遭連坐,帶著恐懼與憤怒,她與丈夫今日出來參加遊行,是希望在離開之前能為香港打氣,盡自己最後一份力。

香港諷刺地實現了林鄭「We Connect」口號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從612事件、包圍警總、七一佔領立法會、721包圍中聯辦,演變到元朗恐襲,逐漸拉扯出香港深層次的權力結構失衡和社會民生矛盾。
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選舉中,林鄭月娥提出的口號是「同行 We Connect」。上任兩年後,社會撕裂不減反增,近期各行各業空前一致的表態,就連親建制派光譜的高官人士都出來呼籲撤回草案,還有傳聞指公務員、港鐵工作人員將掀起罷工浪潮,這些現象都頗有些諷刺地實現了「We Connect」的光景。而這般光景正是奠基在無數血汗鋪成的抗爭道路之上。追求自由民主之路漫長,抗爭者或會分化或會並肩,但在這個夏天,香港人走出了一條不輕言放棄、顧全大局的同時尊重同路人「各自爬山」的新路。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香港反送中:強權與反撲.絕望與希望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