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憤怒的七一:香港示威者一度佔領立法會,要求跟林鄭對話、實行雙普選

今天是香港主權移交22週年後,最不平靜的七一。在港府持續漠視人民訴求,以及墜樓事件持續發生,激起部分群眾更強烈的憤怒下,一群示威者上午先於金鐘與港警及速龍小組爆發一波衝突,之後轉往衝撞立法會大樓,晚上9點左右突破鐵門,闖入立法會會議廳,拉起「沒有暴徒衹有暴政」布條。10點21分,香港警方將示威者形容為「暴徒」,表示將於短時間內到立法會大樓一帶清場。7月2日凌晨一過,立法會內的示威者陸續撤離,一度僅剩4位留守者,警方則手持盾推進由夏愨道警署往金鐘方向前進,並於龍和道東、堡底、龍匯道等處擲放多枚催淚彈,示威者往夏愨道散去;在警方展開驅離行動後,所有在立法會大樓內的示威者皆已離開。

Fill 1
午夜時分警方在外展開清場行動,原先在立法會會議廳內的示威者也已全數離去。(攝影/路嶼)
午夜時分警方在外展開清場行動,原先在立法會會議廳內的示威者也已全數離去。(攝影/路嶼)
示威者從下午1時半開始,就嘗試用鐵籠車、鐵通和鐵鋏撞擊立法會的玻璃門。在入夜後,將近9點左右,撞破鐵門,闖入立法會,現場一度眾多砲竹聲和煙霧彈,氣味嗆鼻。示威者先是佔據一樓大廳,他們在會場撐起雨傘,戴著頭盔,同時到處塗鴉和噴漆,寫著「殺人政權 沒有暴民」、「fuck the popo」、「護我香港自由人權」、「HK IS NOT CHINA」、「釋放義士」等字樣,並拆毀歷任立法會主席照片;之後,示威者乘著手扶梯來到二樓與三樓,但現場不見警察驅趕,示威群眾如入無人之境。
截至今晚11點,示威者一度進入立法會的會議廳,在議事檯上放滿雨傘、塗黑區徽,象徵攻佔立法會,並宣讀今晚網路上流傳的《香港人抗爭宣言》,要求政府完成五大訴求:
  1. 徹底撤回修例
  2. 收回暴動定義
  3. 撤銷對今晚所有反送中抗爭者控罪
  4. 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情況
  5. 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會,立即實行雙真普選
而香港民主派議員、民陣則發表緊急聯合聲明ㅤ,指責特首林鄭月娥「自6月9日以來的公開露面,均表現出傲慢態度,令事件火上加油,釀成今日危機」,要求她回應群眾訴求。民主派也曾於今晚緊急約見林鄭月娥,不過她以事忙、沒有時間為由拒絕會面。
Fill 1
示威者晚間9點左右突破衝進立法會。(攝影/陳朗熹)
示威者晚間9點左右突破衝進立法會。(攝影/陳朗熹)

清晨、下午各爆衝突,金鐘示威者行動升級

時序倒回七一清晨。自6月15日以來未曾露面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今早七一回歸酒會致詞指出,將改變政府行政風格,確保政府工作更貼近民情,以更開放包容的態度,積極回應社會大眾所思所想。同時,林鄭保持之前的態度,依舊未對民間訴求作出正面回應。
然而今日的金鐘,顯然與「輕鬆」的回歸酒會有著迥然不同的氛圍。從凌晨開始,金鐘一帶就充斥著緊張氛圍。凌晨4時半左右,一群示威者用鐵馬、水馬在龍和道和夏愨道設置路障。5時左右,逾百名防暴警察開始在接近灣仔會展的位置築起防線,警察手持盾牌、配戴頭盔,隨後多條道路都有警察組成防線。8點的升旗儀式前,大批年輕示威者於7時左右來到金鐘,現場氣氛瞬間緊繃,警方出動數十人的速龍小隊。7時半,示威者和警方在夏慤道爆發衝突,有示威者被警察打到頭破血流。對峙持續到10點後,警方退出夏愨道和龍匯道的防線。
Fill 1
大批年輕示威者於早上7時許來到金鐘,隨即和警方在夏慤道爆發一波衝突,有民眾和媒體被警棍所傷。(攝影/陳朗熹)
大批年輕示威者於早上7時許來到金鐘,隨即和警方在夏慤道爆發一波衝突,有民眾和媒體被警棍所傷。(攝影/陳朗熹)
中午氣氛趨緩,示威者在夏愨道、立法會大樓外築起防線稍作休息。但下午一時左右,立法會外的示威者開始出現意見分歧,一部分人希望在今日升級行動,衝擊立法會。由於今日立法會沒有會議(直到星期三才會復會),民主派議員林卓廷、毛孟靜和梁耀忠在立法會外阻止示威者。示威者先是要求林卓廷打開立法會大門,毛孟靜後以暴動罪最高判刑10年勸說示威者無效。
接近下午一時半,示威者開始衝擊立法會,用綑綁住的鐵馬堵住入口,又嘗試用鐵籠車、鐵通和鐵鋏撞擊立法會的玻璃門。梁耀忠試圖用身軀擋在玻璃門外,但很快被幾名示威者拉走。數名具有橡膠子彈等武力配備的警察則駐守玻璃門後面,他們全都手持盾牌、配戴頭盔。衝擊持續了接近30分鐘後,警察舉起紅旗,發出不排除使用武力驅散的警告。民主派議員尹兆堅、胡志偉、朱凱迪和許智峯亦都出現在立法會門外,與警察對話,嘗試控制場面,希望警察冷靜克制。朱凱廸向示威者表示立法會是「空城計」,希望示威者停止衝擊。
立法會前的衝擊影響了下午的遊行路線。與警方商討後,民陣決定將下午遊行終點立法會改為遮打道。在遊行起步的同時,立法會前的示威者幾乎衝爆玻璃門,警方間歇從縫隙噴射胡椒噴霧。
另一方面,在立法會大樓外發生衝突的時候,疑有抗爭者將金紫荊廣場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換成黑旗。這是繼凌晨示威者在立法會示威區升起黑旗後,今日第二次有黑旗出現。
下午5時左右,群眾聚集在立法會示威區,拆除圍欄形成防線,並用鐵枝撞擊玻璃。至此立法大樓外有三處被示威者包圍,分別是立法會兩個公眾入口,以及政府總部東翼閘口。
Fill 1
示威者以推車衝擊立法會議員出入口玻璃門。(攝影/陳朗熹)
示威者以推車衝擊立法會議員出入口玻璃門。(攝影/陳朗熹)
在示威者的鐵籠車衝撞立法會玻璃門、連續爆發激烈衝突後,截至遊行結束,不願散去的群眾仍與警方在立法會前對峙。下午接近6時,立法會宣布發出紅色警示,警方指示「目前立法會大樓不安全,所有人士必須立即撤離。」港府接著發表聲明,強烈譴責下午示威者「以極暴力手法衝擊立法會」。6時許,示威者已撞毀數扇玻璃幕門。9時許,正式突破鐵門,闖入立法會。大樓內的港警則突然撤離,示威者在立法會一至三樓各處噴漆塗鴉。

七一遊行臨時更改路線

今日香港另一方面的重頭戲,是連續十數年的七一大遊行。
七一遊行可視為香港的民主抗爭史傳統,自1997年回歸以來,是每年香港人表達政治訴求的最重要遊行。歷年主題除了政改有關的「爭取特首和立法會普選」外,還有「打倒地產霸權」、「踢走黨官商勾結」、「加強社會保障」等社會議題。2003年香港爆發SARS,同年亦有反對第23條立法議題,將七一遊行人數從以往的數千人拔高至50萬人。而後的十幾年,七一遊行人數起起落落,2014年的遊行人數創2004年後新高,但「831政改」引爆雨傘運動,傘運後社運線路出現分歧,「遊行無用論」一度在社會上蔓延。今年七一遊行則緊密承接反送中運動,抗議政府未就民間訴求作出正面回應,遊行主題是「撤回惡法、林鄭下台」,其他訴求重點為:「重啟政改、釋放所有政治犯、撤銷暴動定性 、徹查612鎮壓」。
七一遊行正式開始前的一個半小時,由於立法會大樓外出現示威者衝擊,警方曾建議遊行延期或在草地集會,民陣最終將遊行終點從立法會改為遮打道。
下午3時,七一遊行正式於維園前起步,人民身著黑衣,高喊「釋放所有政治犯、徹查六一二鎮壓、撤回惡法、林鄭下台、重啓政改」等口號。現場有民眾自發派發傳單標語,寫有「不撤不散」、「香港加油」、「Stand Up for Hong Kong」等。遊行終點雖然變更,但人們仍然前往政府總部與立法會一帶,下午5時黑衣人潮已蔓延金鐘一帶主要道路如駱克道與軒尼詩道;行至灣仔警察總部時則大喊「黑警可恥」。
Fill 1
2019年的香港七一大遊行,黑衣人潮擠滿街道。(攝影/AP Photo/Kin Cheung/達志影像)
2019年的香港七一大遊行,黑衣人潮擠滿街道。(攝影/AP Photo/Kin Cheung/達志影像)
民陣公布,共有55萬人參與七一遊行,警方則計算遊行高峰期為19萬人。當民陣遊行隊伍抵達金鐘時,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宣布,歡迎示威者於金鐘中途離隊,亦即不一定要前往終點,而是可「去想去的地方」,並提醒離隊者注意自身安全。
最後仍有不少遊行者,入夜後仍流動在銅鑼灣、灣仔、金鐘一帶,舉起手機點亮黑夜,保持行動彈性。

過於漫長的6月,民間氛圍轉折大

反送中運動持續數月,香港人民已堅持了139天抗爭路。6月15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重申停止修訂《逃犯條例》的工作,且無重啓時間表,但並不正面回警權濫用、暴動定性、撤回條例及特首下台等問題。加上這段期間,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等人的道歉與解釋,均未能回應社會訴求,持續引燃憤怒。在林鄭召開記者會後,一名男子從金鐘一帶的太古廣場外墜樓,訴求與反送中有關。
6月29、30日,在政府毫無正面回應人民訴求的壓抑氛圍下,再次發生兩宗與反送中有關的自殺案。民間氛圍低落、哀傷,這兩天有社工在網絡自發組織群組,編織情緒安全網,民間亦在呼喚「不撤不散」、「一個都不能少」,希望不再有人輕生。這也進一步激發了今日立法會的衝突,當毛孟靜以暴動罪提醒示威者衝擊可能帶來被司法追訴的風險時,有人回答已預做好心理準備:「都已經有三個人死了!」

《香港人抗爭宣言》

各位香港市民:

我們是一群來自民間的示威者。萬不得已,我們並不想走上以身對抗暴政的路,以佔領香港特區政府立法會作為我們談判的籌碼;但滿口謊言、滿口歪理的政府卻無意回應香港人不斷走上街的訴求。我們只好以公義、良知、以及對香港、對香港人無窮無盡的愛,去抗衡橫蠻的政府。

香港特區政府成立至今22年,政經民生每況愈下。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上台後,情況變本加厲,更漠視民間逾百萬民意,推出「送中惡法」。市民於6月起前仆後繼,各盡其力,或和平、或理性、或奮勇、或受傷流血,以一顆熱愛香港之心,懇求政府撤回修例,而政府置若罔若,不諳民情,竟置香港大眾於不顧,甚至以民為敵。

現任特區政府已非以港人行先,為使政府聆聽港人聲音,我等市民不得不進行各種佔領,不合作運動、乃至今日佔領立法會行動。社會或對我等佔領者有所批評,但追本溯源?社會撕裂之誘因為何?民怨每日俱增之本源為何?香港何辜?香港人何以被追逼至此?我等港人沒有武裝,沒有暴力,只能以秉持正義於心,無畏無懼,奮勇向正。希望能香港政府能及時回首,重回正軌:

我們佔領者,要求政府完成五大訴求:

  1. 徹底撤回修例
  2. 收回暴動定義
  3. 撤銷對今晚所有反送中抗爭者控罪
  4. 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情況
  5. 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會,立即實行雙真普選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在三位年輕市民殉道。我等未忘憂憤,然心存善念,不願香港再有為民主、為自由、為公義再添亡魂。希望社會大眾團結一致,對抗惡法,對抗暴政,共同守護香港。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反送中:強權與反撲.絕望與希望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