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orld 國際週報》

烏克蘭春季決戰前夕,德國遲到的「坦克援兵」來得及嗎?
2022年10月17日,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視察軍事演習,身後為德製「豹2式」(​​Leopard 2)戰車。(攝影/AFP/Ronny Hartmann)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在巨大的國際壓力與戰爭威脅下,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1月25日終於擺脫猶豫,宣布提供烏克蘭迫切期待的重大軍援──全世界最頂尖的主戰坦克之一,德製「豹2式」(​​Leopard 2)戰車──並參加北約援烏的「坦克聯盟」,擴大對烏克蘭收復國土的抗戰支援。

儘管軍援談判的外交拉扯,差點讓德國、美國與北約盟邦公開翻臉,但豹2戰車的增援仍讓抵抗俄軍入侵將近一年的烏克蘭士氣大振,因為在冬季將盡的現在,烏俄兩軍皆在全力調兵,肅殺備戰即將來臨的「春季大戰」。

在1月25日的記者會上,蕭茲宣布將援助烏軍14輛豹2A6主戰坦克,並同意其他使用國向烏克蘭出口同款戰車。一路施壓德國擴大軍援的波蘭,也隨即宣布提供14輛舊款的豹2A4。加拿大則在2天後跟進轉讓4輛豹2A4,同樣使用豹2的荷蘭、西班牙、芬蘭與挪威亦正在清點可動用的豹2數量。

同一時間,早在1月初就宣布提供烏克蘭14輛英製挑戰者2式(Challenger 2)主戰坦克的英國,1月29日也開始訓練烏軍接裝
指接收新的軍事裝備,並開始學習操作、熟悉性能。
,希望搶在3月底前成軍服役;而一直以後勤困難為由迴避提供主戰車的美國,亦在德國之後宣布軍援烏克蘭31輛M1A2「艾布蘭」(Abrams)主戰坦克

於是,在苦求西方盟軍將近1年未果後,一直希望取得重型主戰裝備的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短短一週內就爭取到了將近100輛現役的北約主力戰車。但為什麼烏克蘭對於這款德製戰車情有獨鍾?先前一直堅持不給烏克蘭先進坦克的德國與美國,為什麼突然改變主意?在俄國侵烏戰爭鏖戰將近1年後,「豹2來了」又能否對慘烈的僵持戰況,帶來決定性的衝擊?

烏軍收復國土的主力,從標槍飛彈回歸主戰坦克
Fill 1
烏克蘭、美國、標槍飛彈
伯里斯皮國際機場(Boryspil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烏克蘭士兵正在搬運自美國軍援的FGM-148標槍飛彈。(攝影/AFP/Sergei Supinsky)

德國製的豹2坦克,是世界上綜合性能最為出色的主力戰車之一,也是2022年2月24日俄國入侵烏克蘭的戰爭爆發後,烏克蘭政府極力向德國爭取、甚至憤怒施壓的重點軍援。

根據德國《明鏡週刊》(Der Spiegel)報導,戰爭爆發的第一時間,澤倫斯基曾多次向北約請求戰車增援,但因初期戰況混亂、首都基輔更一度遭數萬俄軍包圍攻城,重型裝備的轉移與訓練速度根本趕不上十萬火急的前線戰況,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盟軍才建議烏克蘭暫時放棄戰車的念頭,改採標槍反戰車飛彈(FGM-148 Javelin)等較易操作的單兵武器,藉由巷戰壯烈卻成功地擊退俄軍。

在首都圍城的基輔戰役裡,使用標槍飛彈的烏軍士兵一戰揚威。一時間,國際媒體紛紛以俄國裝甲部隊的潰敗,宣稱此役象徵著「戰車時代的終結」。但隨著俄軍在2022年4月撤出基輔外圍,這場戰爭的攻守立場也逐漸交換,士氣高昂的烏軍開始計劃反攻、亟欲收復被俄軍占領的國土,此時重型裝甲部隊──特別是主戰坦克──的作用,才重新凸顯其不可被替代的關鍵價值。

在基輔包圍戰等城市戰役裡,俄軍裝甲部隊之所以被擊潰,主要原因其實是俄國的指揮鏈崩潰,不同的兵種與後勤單位無法彼此配合,缺乏步兵支援與後勤補給的俄軍戰車,才會在車輛移動不易、到處皆是掩蔽物死角的城鎮戰中不斷落單,遭到熟知地形的烏軍士兵,靈巧地以標槍飛彈埋伏擊破。

但烏軍反攻階段的戰場環境,卻是烏克蘭東南部開闊的平原與丘陵,士兵們需要搭乘車輛載具才能迅速而有彈性地穿越戰場,因此裝甲部隊與戰車才又回歸傳統的主戰地位──在機動狀態下,戰車是護航步兵穿越開闊戰場的移動要塞;在作戰情況裡,戰車更是主力猛轟,負責撕裂敵軍、突破俄軍壕溝的「正攻重拳」。

在火砲與裝甲部隊等重型裝備的猛攻下,烏軍在2022年9月發動了大規模反攻,成功將俄軍逼回了烏克蘭東部、由親俄魁儡政權長期占領的頓內茨克(Donetsk)與盧漢斯克(Luhansk)前線。但反攻行動的大量消耗,也讓烏軍的重型裝備陷入後勤緊繃,因為北約供應的彈藥數量跟不上烏軍在前線的消耗速度,隨之而來的秋冬降雨與凜冬氣候,都大幅增加了後勤補給與大規模攻勢的難度,因此前線戰況遂於2022年10月開始陷入全面僵持,雙方就在頓內茨克西北的交通要衝巴赫木特(Bakhmut),陷入一次世界大戰時期的壕溝消耗戰

豹2的魅力:澤倫斯基為何堅持要德國坦克?
Fill 1
烏克蘭、德國、坦克、豹式
德製「豹2式」(​​Leopard 2)戰車於軍事演習中發射煙霧彈。(攝影/AFP/Ronny Hartmann)

烏軍的反攻之所以會在巴赫木特停下腳步,一方面是因為俄國藉由「全國軍事動員」向前線增派了15萬名新兵,憑人海戰術的駭人犧牲,讓前線烏軍陷入極大壓力。二方面則是北約擔心烏軍反攻「衝過頭」會過度刺激俄國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將戰事升級為核武衝突,而在10月後減緩了軍援速度;三方面則是10月之後的烏克蘭進入秋冬雨季,大片國土陷入泥濘而無法通行的「泥將軍」狀態(Bezdorizhzhia,意指雨季泥濘導致的大範圍道路癱瘓),接著又進入酷寒嚴峻的隆冬時節,讓兩軍都難以發動大規模的地面作戰。

但在這段「百日停滯期」中,俄軍一方面透過伊朗軍售的無人機濫炸烏克蘭平民與水電建設,也於烏克蘭東南部的俄國占領區裡訓練新兵、增建防禦工事,意圖在2023年春天發動下一波侵烏攻勢,以逼使澤倫斯基接受「割讓領土」的條件,與俄國停火和談。

俄國獨立媒體《新報》歐洲版(Novaya Gazeta Europe)報導,普丁在2022年9月「俄國大徵兵」中,大約召集了30萬名役男入伍,其中15萬人已經被送上烏克蘭戰場當作人海戰術的死傷砲灰,另外15萬人則在訓練整備,是2023年春季侵略作戰的主力;同一時間,俄國國內也傳言普丁將在2~3月執行第二波大規模徵兵動員。一來一往增加的10多萬兵力,勢必將對兵疲馬乏的烏克蘭造成嚴峻威脅。

面對烏克蘭戰況的再次惡化,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也在通過2022年期中選舉的考驗後,重新加碼對烏克蘭的大規模軍援。美方先是邀請澤倫斯基前往華府向國會演講,並由拜登當面宣布加碼提供烏克蘭先進的愛國者防空飛彈系統。接著在2023年1月,五角大廈又先後向烏克蘭送出超過100輛M2「布萊德雷」步兵戰車(M2 Bradley,一種可運載步兵的輕型裝甲戰車),並協同波蘭等北約盟國共同施壓柏林,催促猶豫多時的德國,向烏克蘭出口精銳的豹2式主戰坦克。

事實上,德製的豹2坦克,一直是烏克蘭政府全力爭取北約軍援的重點裝備。因為這款設計於冷戰末期的武器,至今仍是世界上綜合戰力最強的主戰坦克,它不僅火力強大、攻擊精準度高,裝甲防護力、速度、較低油耗與後勤保養成本等條件,也都是一流水準。

與烏俄兩軍主力使用的T-72主戰坦克相比,豹2的火力更強、射程更遠、打擊更準、戰場生存力也更為出色。因為蘇聯時期設計的T-72坦克,製造邏輯追求的是數量與量產速度,並願意因此忽略關鍵細節──例如T-72戰車沒有高速倒車檔的設計,在戰場後退移動只能以緩慢的時速4公里移動;但德製的豹2戰車不僅能夠高速倒車
以舊款的豹2A4為例,公開數據的最快前進時速是70公里,最快倒車時速是31公里——這樣的靈活彈性,讓豹2在閃避敵軍砲火與狹窄地形的操作,比起俄製坦克加倍靈巧而有彈性。
,更以全速衝刺時的「邊打邊跑」的精準射擊聞名,因此德軍過往的展示訓練,就會在戰車砲管上放一杯裝滿啤酒的酒瓶,讓頂著酒杯的戰車在黑森林的訓練場裡全速衝刺而不撒出一滴泡沫,藉此實證豹2坦克超級穩定且精準的射控平衡能力。

除此之外,在北約成員國中,豹2也是使用國家最廣、生產總量最多的主戰裝備──光是在歐洲大陸,至今就有多達2,300輛以上的豹2戰車,仍在各國現役──因此在可轉移的現貨數量、後勤支援、部隊訓練考量上,豹2坦克也是烏克蘭最可能「大量且快速取得」的現役北約裝備。

但面對基輔殷殷期盼的豹2呼喚,德國政府卻始終消極以對。一直到春季攻勢即將來臨之前,蕭茲才在美、英、波、法與其他北約盟國的外交施壓之下,對豹2援烏開綠燈。

責任不只在蕭茲?援烏的坦克車為何遲到半年
Fill 1
烏克蘭、泥濘、黑土、泥將軍
烏克蘭進入秋冬雨季,大片國土陷入泥濘,讓兩軍都難以發動大規模的地面作戰。圖為2023年1月30日,駕駛BMP-2步兵戰車於頓內茨克(Donetsk)巡守的烏克蘭士兵。(攝影/AFP/Yasuyoshi Chiba)

在蕭茲宣布軍援坦克的半年之前,北約成員國就已對「豹2援烏」內部交鋒。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導,早在2022年6月,西班牙政府就曾表示願意向烏克蘭捐贈一批舊款的豹2A4坦克,但這批德製戰車已經封存將近10年,在重返戰場之前不僅需要德國政府的出口許可,還需要德國原廠軍火公司多達數億歐元的翻修整備。

不過當時的蕭茲政府,對於轉移戰車的想法極為反彈,更施壓西班牙與其他豹2使用國擱置援烏想法。蕭茲一方面擔憂烏克蘭的反攻會擴大戰爭,甚至刺激俄國對歐洲使用核武;二方面也是當時的歐洲正在準備冬季能源儲備,要如何在配合美國對俄制裁的同時,加速從俄國進口並儲備天然氣,也都讓蕭茲政府不願加碼提供主戰坦克。

作為折衷,蕭茲政府決定三方交換的方式「間接軍援」烏克蘭──德國透過北約協調,向捷克與斯洛伐克等前鐵幕國家「預售」豹2戰車,換取這些國家把現役的俄系坦克現貨捐贈給烏克蘭作戰使用,而其留下來的武器缺口則要等到2023年底、2024年初,才會由全新出場的豹2戰車補上。

這種三方交換的軍援方式,雖然能讓烏軍在後勤壓力最小化的環境下,取得俄系戰車,但隨著消耗戰的持續,北約手中堪用的俄製裝備也愈來愈少,甚至得仰賴中間軍火商在中東與非洲地區斡旋調度零件與彈藥,最後甚至出現「歐盟授意摩洛哥把從俄軍盟友白羅斯手中購買的T-72戰車,轉贈與烏克蘭」的複雜狀況。

「西方國家拒絕向烏克蘭提供長程火砲、先進防空系統與坦克的決定,限制了烏克蘭反攻的腳步,也讓一度在頓巴斯戰線瀕臨士氣崩潰的俄軍,得到喘息重整的機會。」美國國防智庫「戰爭研究所」(ISW)在今年1月底發表的分析報告嚴厲批評:

「這恐讓我們錯過提早結束戰爭的關鍵機會。」

ISW分析認為,烏克蘭之所以在巴赫木特陷入死傷慘重的消耗戰,主要與北約盟軍在2022年5、6月的軍援放緩有關。以戰車為例,在2022年秋季反攻中大勝的烏軍,雖然在自家戰場上不斷擊破、擄獲俄國的裝甲兵團,甚至一度因此持有比俄軍更多的現役主戰車,但在下半年的消耗戰中,烏軍每個月平均損失的戰車數量卻高達130台以上。因此,在西方國家不願增加援助主戰裝備的同時,烏軍只能「量入為出」,對於保留戰力採取更保守、更長時間蓄力的戰略規劃。

德國對於豹2的嚴厲態度,讓烏克蘭政府與許多西方盟國大為失望。但事實上,抱持類似心態的不僅只有德國,更是北約諸國在2022年下半年的普遍態度。

像是《明鏡週刊》就曾提及柏林的抱怨,指北約各個成員國對外都在放話卸責,把烏軍苦戰的因素都推給「德國不給軍援」。但在2023年初的歐盟外長會議上,當德國外交部長貝爾伯克(Annalena Baerbock)被與會者的批評惹毛(指控德國不願同意其他使用國出口豹2戰車給烏克蘭),當場嗆聲「如果有誰願意把自家的豹2出口給烏克蘭,請向德國正式提出申請,我們馬上批核」時,

「只有波蘭外長允諾,此前嚷嚷的其他歐洲國家全部沉默,沒人回應。」

法國《世界報》(Le Monde)與荷蘭的《公視一台》(NPO 1)皆認為,在戰車增援問題上,只有德國具備足夠的數量與實力能夠有效供給烏國。因為美國的M1坦克裝備精密、操作複雜,在歐洲也還需要數個月、甚至一年以上的時間,才能重建援助烏國前線作戰的後勤網;而英國、法國與同樣使用豹2的荷蘭等北約盟國,現役的主戰車數量不僅少於250輛,妥善率更嚴重堪慮。

以法國的現役主力勒克萊爾坦克(Leclerc)為例,全歐洲只有法國持有226輛,其中40%已挪為訓練使用,能夠轉移且即時投入戰力的數量恐不到100輛,就算把其中一部分戰車撥交給烏軍,數量不僅不足以改變戰局,恐怕反會嚴重壓縮法軍的基礎戰力。而曾經擁有數百輛豹2戰車的荷蘭則更為極端,因為荷軍此前認為冷戰結束以後的西歐,已不再可能遭遇裝甲決戰,因此過去10年內大舉裁撤戰車部隊,最後更把軍中坦克全數脫手變賣,只從德國租借18輛豹2戰車,配屬在德軍共組的聯合部隊「德荷414坦克營」,不再持有荷軍直屬的坦克戰力。

「美國不捐坦克,德國就不捐坦克」
Fill 1
烏克蘭、德國、坦克
2023年1月12日,烏克蘭東部盧漢斯克(Luhansk)修復舊式坦克的士兵們。(攝影/AFP/Anatolii Stepanov)

隨著烏俄春季決戰的戰鼓愈來愈響,北約諸國對德國的豹2施壓也愈來愈強。但德國內部一方面正在苦惱國防改組的預算分配,二方面也還不確定鬆弛已久的德軍防務,究竟有沒有足夠的多餘裝備與訓練能量,能夠承擔援烏戰車所需的後勤壓力?

以2022年秋天德軍送給烏克蘭的PzH2000自走砲為例,德方在匆促移交裝備時,不僅嚴重低估了烏克蘭前線的戰況激烈程度,甚至因為「忘記」提前訂購備用零件與維修耗材,最後只能尷尬拆解其中一台自走砲「殺肉」
指拆卸零件,供其他同級車輛/裝備替換維修。
應急。

更何況在戰車後勤的支援壓力又將比自走砲更沉重。因為作為第一線主戰裝備,坦克遭遇戰損需要維修的機率更高。但目前烏克蘭從北約手中接過的戰車──前蘇聯時代的T-72,波蘭改裝T-72自製的PT-91、英國援助的挑戰者2式、德國送來的豹2A6與波蘭送來的豹2A4、以及美國即將發給的M1A2──就至少有6種以上的不同型號,包括履帶零件、砲管、彈藥、燃料種類各有差異不同,這不僅會對前線補給造成混亂,在波蘭、捷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立陶宛與德國境內的「援烏維修基地」,也同樣會被扯進複雜的後勤調派問題。

於是,蕭茲內閣開始對美國反向施壓,以德國國防能量捉襟見軸為藉口,要求美國也應該同步對烏克蘭捐贈美製的M1坦克──其一方面要是減輕德國援烏的責任重量;二方面也希望以此取得美國的政治擔保,在後勤、技術與訓練問題上,得到華府更多的直接幫助。

蕭茲祭出「美國不捐坦克,德國就不捐坦克」的討價還價態度,據稱讓華府極為光火。但最後拜登仍決定點頭,同意德國的要求加碼軍援M1戰車。只不過美國提供的M1戰車,最快年底才會被送往歐洲;德國援烏的14輛坦克則是從德軍現役部隊抽調的先進主力「豹2A6」款,預計最快2月中旬就開始訓練烏軍,之後德國還將協調其他北約盟邦,預計今年內提供烏軍至少兩個營(80~112輛)的豹2戰車。

《明鏡週刊》認為,雖然蕭茲軍援的決策一直拖泥帶水、躊躇猶豫,但在豹2軍援的安排上,卻比烏克蘭原本的預期更有誠意:

「雖然各方多有抱怨,但蕭茲給烏克蘭的豹2軍援,最後結果卻仍令人驚喜。」

因為在過去將近一年的豹2爭論中,西方各國原本準備援烏的裝備,都是較為舊款,生產於冷戰末期至1990年代中期的豹2A4。與A4款相比,蕭茲給烏克蘭的豹2A6不僅戰鬥力更強,也與北約其他豹2使用國的一線裝備同期,就算一開始撥交數量只有兩個連(14輛)的基礎兵力,但這批受訓的種子教官,未來卻更容易上手北約其他國家送來的同級裝備。

春季決戰十萬火急,接下來的軍援還會重複「豹2循環」?
Fill 1
烏克蘭、米格、戰機
軍援談判的外交拉扯下,北約成員之間也重新討論「提供先進戰鬥機給烏克蘭」的可能性。圖為2016年軍事演習中起飛的烏克蘭空軍MIG-29戰鬥機。(攝影/AFP/Sergei Supinsky)

但這批遲來的豹2,能否即時趕上即將到來的烏東春季大戰?對此英國《金融時報》則提出了不同的時間估計:根據已知情報資訊,俄國的春季攻勢預計最慢在2023年3月下旬發動,其中最糟的可能是重新借道白羅斯,從北部邊境再度襲擊基輔都會區。

對此,烏克蘭軍方目前正在規劃「反制作戰」。其中第一個可能,是在2月中旬至3月之間「先發制人」,趁著3月中旬春季泥濘時節來臨前,主動攻擊集結中的俄國大軍,擊破對方的侵略計畫,甚至切斷頓巴斯盆地通往克里米亞半島的俄軍補給線;另外一個可能,則是等待俄軍發動第一擊再誘敵深入,與以新兵為主、士氣狀態成謎的俄國主力殲滅決戰。

但英國援烏的挑戰者2式坦克,最快3月底才能完成接訓成軍;德軍對豹2的訓練規劃,更以最少2個月、最多4個月的時間表來規劃。儘管已有前線作戰的烏克蘭裝甲部隊,信誓旦旦地強調烏軍戰士最快只需一個月就能換裝完畢,但要熟悉北約先進的戰車瞄準系統與後勤作業、讓數量有限的豹2發揮最大戰力,烏克蘭軍方恐得投入更多耐心。

與此同時,在德國終於跨出「豹2門檻」,決定向烏克蘭提供主戰裝備後,北約成員之間,也重新討論「提供先進戰鬥機給烏克蘭」的可能性。根據《金融時報》的說法,美國軍火商洛克希德馬丁已準備擴大F-16的生產能量以回應可能的烏克蘭需求,基輔當局已主動向美國提出了一份50人的種子飛官名單,希望能預先讓這批空軍飛行員接受美軍訓練;但對此,拜登與蕭茲都明白表示:北約目前仍沒有提供烏克蘭戰鬥機的打算。

雖然蕭茲政府與華盛頓仍公開否認「戰機援烏」的可能性,但在政壇內部的討論聲量卻是愈發響亮。《明鏡週刊》認為,在2月中旬的北約各國國防部長會議中,以波蘭為首的援烏鷹派應該會再次提及轉移戰機的可能性,比較激進的選擇是直接熱機交接,讓烏克蘭空軍直接操作美製的F-16戰鬥機;比較保守的方案則是從北約成員國裡,轉移以爭奪制空權為主、缺少先進對地打擊能力的前蘇聯MIG-29戰鬥機。

「像是波蘭持有的MIG-29戰鬥機群裡,又有一部分來自於東德空軍轉移的裝備──於法而言,除非德國政府同意,否則波蘭不能把這批戰鬥機移交給烏克蘭。」《明鏡週刊》表示:「但蕭茲還在猶豫,這一切就像『豹2風波』的無限循環。」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式投入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你的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和我們一起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的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支持,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

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完成,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