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夠了,我們要自己蒐證抓空汙兇手
攝影
受夠了,我們要自己蒐證抓空汙兇手_1_高雄市文府國小老師柯慧娟(左)、何勇德(右)。(攝影/余志偉)
1:40

【聽他們說】受夠了,我們要自己蒐證抓空汙兇手

錄音/余志偉 主聲/柯慧娟、何勇德 副聲/林韋萱

文府國小鄰近半屏山,山的一邊是東南水泥,另一邊是中油煉油廠,附近不到3公里處還有仁大工業區,在學校裡聞到臭味,其實並非不尋常的事情。
去年五月,仁大工業區裡的中國人造纖維氣爆,我們聞到很濃的臭味,於是就跟平常一樣打電話向環保局報案。但每次都是早上打電話報案,環保局的稽查員下午才來,隔那麼久才來,當然是沒聞到味道,結果就不了了之。
好幾年來每次報案檢舉都是這樣的情況,我們就覺得受夠了。於是在教師晨會時間,我們跟大家說明情況,希望可以透過簽名連署方式,集結我們的力量,請議員、立委幫忙,讓更多人知道我們的遭遇。
後來,我們得到了六千多份簽名,跟立委及議員陳情,開始我們反空汙活動,也因此得到了許多儀器,像是集氣鋼瓶、FTIR(紅外線光譜偵測儀)、空氣品質監測車,可以自己蒐證。
但是,這些儀器沒有幫我們逮到兇手。我們用鋼瓶集氣至少十次,但化驗後都沒有得到顯著數據。本來很希望偵測結果可以幫我們建立汙染指紋,可以找到兇手,但可能鋼瓶能收集的物質有限,也許造成異味的物質,並不在化驗分析的項目內,造成徒勞無功。
我們沒有呈現足夠證據,讓廠家心服口服承認,所以目前這些工廠的態度也是盡量跟我們拖。
很少人願意跳出來跟工廠對抗,因為這是一條漫長的路,大多數人都不想惹事。像我們舉辦公聽會時,有家長表示,他們也常常聞到異味,但是卻表示「習慣了就好」。另外,里長曾經製作白布條,掛在我們校門口,寫著「還我乾淨空氣」。但也有家長認為,孩子們學習知識就好,不要參與政治,更不要去抗議,希望我們把布條拿下來。
有的家長看到文府國小對抗空氣汙染新聞,想讓孩子轉學。有一個目前就讀文府國小五年級學生,他就讀一年級的妹妹卻被轉學到鄰近學校就讀,因為媽媽認為文府有空汙問題。但是,高雄市PM2.5濃度長期偏高,這是全市的問題,甚至是整個中南部共同面臨的問題,並非文府的個別問題。
我們設立「文府空汙課程小組」line群組,目前有69位同仁加入,希望可以經由溝通、討論,發展空汙相關教材。我們也訓練學生,輪流擔任空汙小志工、空汙小主播。他們每天查詢空氣品質狀況,然後廣播。
空品好,升綠旗時,小志工會說「今天空氣品質良好,請大口呼吸」;PM2.5呈危險等級,升紫旗的時候,小志工就會說「今天空氣品質有害,請戴上口罩並避免戶外活動」。
像今天星期三早上,兒童朝會後,本來很多老師會帶孩子去操場活動,但因為升紫旗,大家都戴上口罩,而且也沒人去運動。我們當老師的,有責任保護班上的孩子,也很希望有更多的學校老師、家長可以加入我們反空汙行動。因為空氣汙染不是文府國小單獨的問題,而是整個中南部的問題。
文府國小附設幼稚園小朋友在「紫爆」日,戴上口罩。(攝影/余志偉)
文府國小附設幼稚園小朋友在「紫爆」日,戴上口罩。(攝影/余志偉)
空汙,爭一口氣
當PM2.5成為事實 防制汙染就是義務

空汙,爭一口氣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