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選觀察

【大選評論】陳美華:性別歧視歷年之最,高雄市民對韓投下不信任票

2020大選投開票所開票情況。(攝影/張家瑋)

「韓流」在高雄市長選舉攻下89萬票,一年多過去,韓國瑜在高雄的總統選舉得票只剩61萬票,足足少了28萬票。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陳美華分析,歧視女性的輕蔑發言,不只嚇跑婦女票,連年輕選票都失去,加上韓才上任市長未滿一年就落跑參選總統,此次高雄人投給蔡英文破百萬的選票,等於是對韓投下不信任票。以下為陳美華接受《報導者》專訪紀要,以第一人稱呈現。

前年底韓國瑜在高雄市長選舉掀起「韓流」,當時得票數達到89萬,陳其邁拿到74萬票,差距15萬票。但僅僅一年多的時間,總統大選開票結果,蔡英文在高雄的得票超過100萬票,韓國瑜僅剩61萬票,一來一回差距63萬票,這是高雄人對韓國瑜執政不滿的表態。

尤其是1221罷韓遊行,那是一場對韓國瑜的「假投票」,就算沒有50萬人,折半也是高雄在地最多人參加的遊行,但韓國瑜竟以「遮羞布」對人數提出質疑,沒有傾聽高雄人的心聲,恐怕都是造成高雄選票流失的因素之一。

選舉期間,性別歧視語言層出不窮

從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台灣女性都不化妝直接上街嚇人」、韓國瑜說「每天看坐在前面的女同學又白又漂亮的小腿」、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暗罵陳菊「肥滋滋,走路像一隻大母豬」,就連知識藍的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張善政都指「蔡英文沒結婚、沒生小孩,所以不懂為人父母心情」,這些都是公然的歧視,顯示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性別知能」遠低於一般民眾。

而這些歧視語言以出自老藍男居多,尤其是當韓國瑜在公開場合「意淫」女性的小腿,竟然在國民黨內沒有政治人物公開指責他,導致其他政治人物有像學樣,甚至變本加厲,這是在以前的選舉從未見過的現象,將公共領域的性別平等往下拉一大截。

此外,韓國瑜在選舉過程當中,以瑪麗亞等字眼形容外籍配偶,然而新移民不只是台灣人的太太,更是新台灣人的媽媽,身為一個研究性別議題的社會學者,很難理解一個總統候選人怎麼會這樣子發言?

我認為這些言論已在年輕人社群當中引起反彈,因為1990年代出生的年輕人,從小學就開始上性平教育,不只是「天然獨」,也是「天然性平世代」,因此國民黨從婦女票多於民進黨的態勢逐漸翻轉,這次選戰中嚇壞婦女選票,也一併失去年輕選票。

從同婚到稅改,蔡政府催出更多年輕選票

Fill 1
總統大選、蔡英文。(攝影/陳曉威)
蔡英文陣營凱道選前之夜,支持者中有非常多年輕面孔。(攝影/陳曉威)

另一方面,蔡英文政府在這4年來,不斷拉攏年輕選民,從同性婚姻、年金改革到稅制改革,尤其是稅制改革,讓月薪3萬多元的年輕人可以不用繳稅,我周遭的年輕人就對此非常有感。

光從選前兩天的電視畫面,蔡英文造勢場合鏡頭所及都是年輕臉孔,選前一天在焦慮感驅使下,非常多認識的年輕人在現場打卡催票,反觀藍軍陣營,畫面上泛淚的臉龐多少都有點年紀,兩個陣營此消彼長下,加上選前幾天的選情緊繃,催出更多年輕選票投向民進黨。

這次藍營大敗後,恐怕不得不承認傳統票倉正在老化中,國民黨一直不與年輕世代對話絕對是警訊,選舉結果更警惕各政黨,必須更勤於回應性別議題與族群正義。

家庭撕裂?學習彼此溝通

而選舉結果也對國際社會傳遞清楚的訊息:「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自己的總統自己選」與「拒絕一國兩制」。對台灣內部影響,或許有些人認為會產生族群撕裂,但我觀察這與過去省籍議題的族群撕裂不一樣,2018年挺同反同公投大戰後,已經出現家庭撕裂,但也因為挺同方大敗,很多年輕人開始學習怎麼與長輩溝通,甚至出現給長輩一封信這種比較易懂的文字,加上選前蔡英文演講時的溫情喊話後,撕裂並不嚴重。

值得注意的是,同婚法案審議過程中,不少民進黨區域立委一直表達支持者無法接受同婚法案,但我們經過田野調查後發現,傳統綠營支持者在行政院長蘇貞昌用比較淺顯的語言說明原委後,對於同婚專法逐漸不再反彈,這次民進黨區域立委的勝選結果更加驗證,部分當初憂慮同婚專法的民進黨立委恐怕不知道基層真正在想什麼,以及如何在溝通對話後讓基層支持進步立法。尤其是蔡英文的總統得票率是57.1%,但民進黨的政黨票得票率僅33.9%,這之間的落差將是民進黨的警訊。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報導後續影響,可參考《報導者》影響力報告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