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總統大選前線觀察2

「韓粉」無法定義我:那些走進候選人總部催票的教師們

前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理事長黃耀南自認非韓粉,但經歷反年改運動後,為了搏一個檢討年金改革的機會,他和眾多教師組織選擇力挺國民黨。(攝影/蘇威銘)

2018年1124九合一選舉前,許多反年改教師的政治立場從隱性轉為顯性,首度走進候選人辦公室打電話拉票,積極選出代言人進入議會。這股強大動員力量已延伸至總統、立委大選,他們不認為自己是「韓粉」,但支持國民黨候選人幾乎已成為他們的唯一選項⋯⋯。

當去年九合一選舉進入白熱化階段,天氣逐漸轉涼的初秋,前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簡稱「全教產」)理事長黃耀南才剛上完一整天的課,開車離開任教的新北高工,前往位於板橋新板特區的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競選總部,與全教產的老師們約好一起在總部內輪班打電話催票。對於一個從事教師組織工作20年的工會幹部來說,這是完全陌生的新體驗。

拿起電話,看著密密麻麻的號碼簿,一通一通的撥號呼籲:「你好,這裡是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競選總部,1124要到了,希望您支持、投我們一票。」每個晚上至少打100通電話,累積兩個月的時間,週一到週日老師們自主排班,光黃耀南一個人就打了至少2,000通電話,但他不改批判本色地說:「看到一大疊的室內電話、行動電話號碼,曾經擔憂台灣的個資保護。」

過往黃耀南總是以教師專業組織的幹部身分進出競選總部,出席助講或針對教育議題發表看法,走進總部直接坐在電話前打催票電話,還真的是頭一遭。而跟黃耀南一樣獻出第一次催票經驗,並將熱情從1124選後延續至總統大選的教師族群,並不在少數。

從隱性變顯性

轉捩點在「年金改革」

採訪當天,記者反覆詢問:身為老師,踏進競選總部拉票不會有違和感嗎?黃耀南不認為這個問題嚴重,強調這是「利用下班時間表達立場」。

過去政治進入校園是大忌,老師們對於政治立場也不會輕易表態,但自從2016年年金改革,民進黨以國會多數強勢三讀通過政院版,反年改團體慘敗收場之後,黃耀南說:「經歷年金改革的慘痛教訓,讓老師們深刻體會,沒有認同自己的代議士,在場外『喊燒』,根本無法改變結果。」因此去年1124選前3個月,全教產內部達成共識,一改過去只是舉辦教育論壇的形式,直接號召教師與眷屬們力挺候選人,要藉由選舉改變現狀。

以往教師參與競選活動是以退休老師居多,比較不會引起爭議。曾歷任台北市、新北市教育局長的現任立法委員林奕華分析,多數教師以前的生活很單純,工作就是把書教好、孩子帶好,政治是非常遙遠的事,跟他們無關;但年金改革後,這一切好像有了質變,發現「政治其實和他們有關,而且可能衝擊他們自身權益」,促使教師團體開始積極參與政治,希望政治人物當他們的代言人,為他們發聲、爭取權益。

林奕華擔任新北市教育局長時,就利用公務之餘當起窗口,協助教師團體與侯友宜競選總部接觸。不只是全教產,全國退休教師聯盟(簡稱「全退盟」)也是在這樣的機緣下,派出不少退休教師直接進駐總部擔任志工,並透過退休教師的網絡串聯拉票。

「教師組織參與選舉從以前的隱性,開始轉變為顯性,」林奕華分析,全國最大的教師組織、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在選戰期間,通常都是以舉辦教育政策辯論,藉此觀察候選人對教育的熟悉度,並作為老師們投票的參考;但去年1124選戰中,另外兩個組織全教產新北工會與全退盟直接力挺候選人,實際進入競選總部當志工,甚至透過教師組織網絡動員,對九合一選舉藍軍候選人絕對有加分。

不是一毛不改,而是不滿被打成「貪婪」

2016年民進黨力推年金改革時,原本只是國小教師的台北市學校教育產業工會(簡稱「北學產」)理事長李惠蘭,從一個原本世界裡只有家庭與學校的老師,變成站在立法院外的街頭陳抗者。她自我分析,出現這樣的轉變其實原因很簡單,只是看到電視上政論節目不斷以「肥貓、米蟲」形容軍公教,「我完全吞不下這口氣!這是我奉獻一輩子的工作,而且盡心盡力教導學生,問心無愧!」所以李惠蘭選擇參加全教產、投入反年改運動。

李惠蘭是部落小孩,媽媽是賽德克族人,過去以自己的教職為傲,照顧家庭、長輩與學生,絲毫不用擔心未來退休的生活,但經歷年金改革運動的過程,「眼睜睜看著我的雇主(政府)動用資源抹黑僱員(教師)」,不服輸的性格讓她成為教師組織的幹部,「我們也覺得不可能一毛不改,但至少要用數據證明,我們不是人們口中的貪婪者。」一晃眼3年過去,她選擇退休,但依舊忙著整理老師們的行政訴訟資料,繼續為反年改工作忙碌著。

北學產手上有數百筆退休教師年改後的資料,初步統計,平均每位退休教師年收入減少約20%至30%,這數字比總統府年金改革委員會公布的數字還要高。李惠蘭說明,一個退休老師有舊制年資、新制年資、補償金、公保養老給付與優惠存款,全部加起來才是實際所得,如果財政困難,怎麼樣的公式都可以討論,但從3年前教師們不斷提出建議,每次會議都參加,結果通過的還是民進黨的版本,「這根本不是溝通,只是找我們去背書。」

從校園到街頭

快退休的中年世代學陳抗

Fill 1
韓粉、總統大選、軍公教、反年改
軍公教在年改推動期間,數度上街頭抗議政府,支持國民黨似乎成為他們眼中唯一選項。(攝影/吳逸驊)

受到年金改革衝擊的軍公教族群,年紀介於45~60歲之間,這群戰後嬰兒潮之後出生的世代,進入社會是台灣錢淹腳目的風光年代。黃耀南從台灣大學機械研究所畢業後,沒有選擇進入企業,而是走進校園擔任高職教師;當同學工作沒幾年就年薪破百萬,他選擇教職除了穩定之外,還有對於教育的責任。很多參與反年改運動的老師們,其實完全沒想過上街頭,他們直到快退休的年紀,才開始學著怎麼在街頭陳抗,也因而被外界形容為「中年世代的太陽花學運」。

軍公教族群在2016年93大遊行號召20萬人上凱道,當時擔任總指揮的黃耀南認為,「軍公教」三大職業不偷也不搶、光明正大領每一毛錢,卻遭到輿論無情抹黑,負責規劃年金改革的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從來沒有站出來幫他們說一句話,放任這樣的輿論不斷發酵,這段時間非常難熬,連自己都曾在網路上遭到臉友無情的謾罵,幸好當老師還算成功,學生沒有在課堂上直接挑戰他。

很多退休老師就沒這麼幸運,黃耀南描述,當時社會氣氛太過撕裂,不少退休老師連買菜也被白眼,甚至外出旅遊都不敢說自己是退休教師,這樣的氛圍怎麼可能理性討論年金改革?他強調,過程中參與超過20次會議,每次全教產都發言表達立場,但民進黨政府依舊完全不採納他們任何一點意見。

年金改革法案2017年6月在立法院三讀,在此之前的一年半時間裡,黃耀南最高紀錄連續在立法院外陳抗半個月,直到三讀落槌的那一刻才結束。那段時間每天5點起床,讀完資料趕往立法院外緊盯修法進度,晚上12點回到家,過程中有課才回學校上課,他說:「身為一個社運的領導人,雖然我不是年金受傷最慘重的對象,但我有責任也有義務要帶著軍公教一起爭取權益。」

這段期間因為頻繁上電視與接受訪問,課堂上有學生好奇地問老師關於年改的議題,黃耀南說:「只能告訴學生們,自身權益從來都不是天上掉下來,得靠自己力量去爭取,而我身為老師正在為自己爭取權益。」

年改溝通受挫,認定「只能透過選舉改變」

一年半的反年改抗爭運動,黃耀南打了上百通電話給立法院民進黨黨團,希望能安排時間與總召柯建銘見上一面,表達反年改團體基本的訴求與主張,但直到年改三讀後,他們才第一次見到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召委周春米,始終沒有見到柯建銘,「每次打電話到黨團辦公室,他們都叫我黃老師,只能跟我說再轉達,沒辦法,我們就是人微言輕。」

全教產向立法院申請成為合法遊說團體,這段期間不斷穿梭立法院,黃耀南印象很深刻,幾次走進民進黨立委辦公室,明明看到立委在裡面,卻立刻關上門,僅由助理收下資料告知會轉達給委員,碰壁都是家常便飯。只是黃耀南不懂,為什麼執政黨連最基本的溝通都不肯,連看都不看怎麼知道他們的訴求毫無參考價值?

反年改運動最終失敗,讓全教產與全退盟體認到,光靠街頭陳抗是無法改變現狀。全退盟副理事長李榮富強調,退休教師只有單一議題,就是年改,既然執政黨不願意傾聽民意,那就只能用選票讓它下架,「去年的九合一選戰已經完成第一次操兵,我們擁有300多個退休教師聯誼會,每個都有群組,當時還成立雙北教師聯盟,透過組織網絡推薦理念相合的市長與議員候選人,加上不少退休教師自願到競選總部擔任志工,結果證明我們仍有一定的影響力。」

全教產新北工會也是如此,去年九合一選前兩個月就決定推薦包括葉元之、李明賢、李柏毅、游淑慧、唐慧琳等議員候選人,黃耀南透露,他們在組織內討論後決定支持名單,以年輕、形象好、無地方派系、支持教育政策等標準來挑選,只是名單沒有白紙黑字寫下來,靠組織網絡通知會員,最終只有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與市議員王正德高票落選,其餘名單全數當選。

黃耀南強調,約60萬在職軍公教、40萬退休軍公教以及眷屬,軍公教族群至少有200~300萬投票人口,「未來隨著總統大選逐漸接近,立法委員候選人逐漸明朗後,也會循這樣的模式推薦,高標是國民黨立委席次能過半,低標則是至少讓幾位區域立委可以當選,進入國會幫軍公教發聲。」

「我不是韓粉」

民進黨鐵板,支持國民黨只好成唯一選項

「老師很有自主性的,絕對不是什麼粉,」擔任過雙北教育局長、與基層教師關係非常緊密的林奕華分析,有很多公教人員私下抱怨,都是因為公教實在太聽話,即使被這樣糟蹋也默默忍受,不像軍人有槍桿子當靠山,加上動員能力好又敢衝,所以軍改砍的比公教少很多,因此這次總統大選不管如何都會出來投票,就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與立委候選人們能不能提出具體政策,拉高公教的投票率。

黃耀南也認為,老師很難用「韓粉」來界定,就像是他們去年底推薦的議員候選人,必須有好的學經歷背景、清新的形象以及清楚的政策論述,否則就會被教師組織會員們挑戰,因此這次的支持對象「也不是所有國民黨候選人都力挺」,依舊會經過盤點與接觸後,才會確定到底誰才適合被推薦。

雖然外界都以反年改團體來看待軍公教,但李榮富澄清,年改制度可以討論,他們也不是寸步不讓,訴求一直都很清楚是「暫停調整年金、先盤點再檢討」。他們無法接受的是對年金的「無差別式屠殺」,因此只要總統候選人或立法委員願意認同這個理念,他們都會考慮納入推薦名單。

至於總統候選人,黃耀南坦言,韓國瑜必須減少失言的機會,有些公開場合不適合講話太直白甚至接近髒話,這也是老師們很介意的點。只是站在反年改團體的立場,既然民進黨鐵板一塊不肯改,那支持在野黨中最有機會勝選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就成了唯一選項。

索引
從隱性變顯性
從校園到街頭
「我不是韓粉」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