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售「國營夢」的舞弊集團

蒐證、追捕、心理攻防,檢廉如何聯手溯源國營甄試舞弊集團?

高雄地檢署檢察官和南部地區的廉政官攜手協力, 在3年間讓國營甄試作弊案攤在陽光下。圖為位於高雄市前金區的法務部廉政署南部地區調查組。(攝影/楊子磊)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前往專題

從一封檢舉信,到起訴整個集團成員的證據確鑿,高雄地檢署檢察官和南部地區的廉政官怎麼攜手協力,在3年間讓3起國營甄試作弊案變成攤在陽光下的罪行?過程中偵辦團隊做了哪些努力?而在除弊之後,還能怎麼發揮案件餘熱,帶來正面效益?

由舊屋改建的廉政署南部地區調查組(簡稱南調組)辦公大樓,殘留著新裝潢的味道,所有設備泛著新穎的亮光,甚至連辦公椅的塑膠膜都還沒拆掉。辦公大樓內的詢問室也一樣嶄新和燈火通明,卻無法讓進去的人感受到明亮寬敞。

詢問室內沒有窗戶,四周牆面都被藍色的防撞墊覆蓋,避免被詢問的嫌疑人情緒激動撞牆自殘。兩張辦公椅和一張較高的桌子屬於負責詢問的廉政官,桌子前緣是幾乎頂天的透明隔板,隔開了對面只有簡陋木椅、低矮桌子的嫌疑人座位。

像這樣的詢問室,整個南調組約有10間。從2021年啟用開始,這裡就是調查國營事業甄試舞弊案的重要地點。

單一舞弊案就有101名被告,檢廉動員上百人力應戰

Fill 1
南調組含科長僅33名廉政官,轄區從嘉義以南到台東、澎湖,勤務繁重。(圖片來源/廉政署南部地區調查組)
南調組含科長僅33名廉政官,轄區從嘉義以南到台東、澎湖,勤務繁重。(圖片來源/廉政署南部地區調查組)

早在十多年前,國營事業內部就曾多次接到有考生在新進人員甄試作弊的檢舉,這些檢舉可能會指明作弊者,但光是根據「工作表現不佳」、「聽過他在炫耀靠作弊進來」等理由,司法警察和檢察官無以證明考生作弊,更難以往上追溯舞弊集團與首腦。

不過從2020年開始,高雄地檢署(簡稱雄檢)已經起訴兩起國營事業甄試舞弊的案件,目前還有第三起正在偵查中。三起案件都成功從考生追溯到作弊集團成員、首腦,發現作弊人數遠遠比想像中龐大。

(延伸閱讀:〈從槍手代考到電子作弊,揭露兜售「國營夢」的舞弊集團模式〉

高雄檢檢察官范家振、蔡杰承是啟動調查舞弊案的靈魂人物。2020年,當時雄檢派駐在南調組的檢察官范家振收到檢舉,從中油甄試的現場逮捕10名槍手,發展出第一起國營甄試舞弊案的調查。

2021年,蔡杰承擔任南調組駐署檢察官,當時他收到檢舉,交由南調組的廉政官先行調查,發現了第二起舞弊集團案的痕跡。

南調組廉政官接受《報導者》訪問時表示,當時第二案被檢舉的考生完全沒有相關科系的背景,錄取分數卻不低。他們前往考生家中搜索、帶回詢問,發現考生留有和集團仲介聯絡的紀錄,於是繼續往上游追查,並斬獲考生名單。

「我沒有想像過名單會這麼長,」這位調查的廉政官苦笑說,光是第二起電子舞弊案未被銷毀的名單就有101名考生,代表單一案件中至少有101名被告。

然而整個南調組含科長不過33名廉政官,轄區從嘉義以南到台東、澎湖,還得同時處理其他勤務。人力吃緊下,只能花費數月時間將考生分批帶回詢問,但每次詢問還是要投入近20名廉政官、全組近三分之二的人力。至於整個辦案過程中,雄檢、南調組、法務部調查局高雄市調查處、各國營事業的政風處,在不同階段通力合作,總計動員了上百人次的人力。

心理攻防之外,更要掌握擲地有聲的金流證據

Fill 1
檢察官范家振表示,這幾次能順利起訴國營甄試舞弊案,是因為累積了大量指向集團首腦、成員的證據。圖為法務部廉政署南部地區調查組辦公室內的案件新聞剪報。(攝影/楊子磊)
檢察官范家振表示,這幾次能順利起訴國營甄試舞弊案,是因為累積了大量指向集團首腦、成員的證據。圖為法務部廉政署南部地區調查組辦公室內的案件新聞剪報。(攝影/楊子磊)

國營甄試不是國家級考試,過往監考機制也不嚴格,考生即便作弊被抓,只是當場不能繼續考試,並沒有明確的處罰。這讓作弊集團幾乎無所顧忌,紛紛對潛在的考生祭出「考場查得很鬆」、「不會被抓」、「被抓也不犯法」等話術。

「公司(指國營事業)懷疑的時候,考生事過境遷已考上,若收案的檢察官不清楚代考者或其他證據,難以處理。」

范家振說,這幾次能順利起訴,是因為累積了大量指向集團首腦、成員的證據,讓法院認定作弊集團詐欺得利。

檢察官必須設想法庭上可能發生的抗辯,指導第一線的廉政官應該蒐集哪些證據、如何詢問。

而廉政官從接觸到考生的那一刻起,就開始了和考生的心理攻防。一位參與調查的廉政官說:「不管是搜索也好,或是我們去現場帶人也好,其實對於當事人來說,那個當下壓力是最大的。」

「我們通常都會跟作弊考生說,你不要再妄想說工作還可以繼續做(指保住國營事業的工作)。」廉政官會提醒作弊考生,檢察官會根據考生配合調查的態度,決定是否提出緩起訴:

「緩起訴對當事人來說是個很大的誘因。工作可以再找,但有前科紀錄就會有影響。」

就算如此,還是有考生在檢察官訊問時認罪,之後到法庭上再翻供:「我確實有找過他們(指舞弊集團),但是後來放棄了」、「舞弊集團為什麼會有我的資料?我的個資被盜走了!」

「所以我一定要有能夠反駁他們的證據,最基本的就是金流,」蔡杰承說。

錄取後支付給作弊集團百萬元現金的紀錄,可以確認考生有花錢作弊的事實,還能證明集團首腦與仲介藉此謀取不法利益,成為詐欺得利罪強而有力的證據。

機關缺資源、主嫌逃亡難追捕,辦案團隊如何突破?

Fill 1
高雄地檢署檢察官蔡杰承與廉政官以偵辦貪瀆案件的手法調查舞弊案,層層突破。(攝影/楊子磊)
高雄地檢署檢察官蔡杰承與廉政官以偵辦貪瀆案件的手法調查舞弊案,層層突破。(攝影/楊子磊)

雖然在電子舞弊案中,雄檢以詐欺得利罪起訴多名集團成員,但回顧辦案歷程,檢察官和廉政官除了證據,資源上的挑戰也不少。

廉政署調查組的主要業務是《貪汙治罪條例》的公務員貪瀆案件,「跟調查局要抓的毒販走私、警察局常要抓的一些擄人勒索,那種犯罪型態不太一樣,」參與調查的廉政官無奈解釋,「他們(指調查局與警察局)有很多方式可以即時掌握到犯人的行蹤,但我們主要(面對的)是白領犯罪,未有立即危險,沒那麼多的設備跟資源可以即時掌握一個人的動態。」

缺乏資源下,廉政官開玩笑說他們要追人只能「土法煉鋼」,必須跟各個分局、各個派出所,調閱路口監視器影像;如果向附近店家調閱,還要發文、帶著公文去現場。

2022年1月4日,南調組幾乎全員出動,搜索電子舞弊集團首腦吳岱霖可能出沒的8個地點,卻無法掌握半點他的行蹤。原來吳岱霖早在2個月前得知下游仲介被抓並開始逃亡。當日廉政官們去到他的住家搜索時,看到保險箱為之振奮,覺得應該會有許多犯罪所得的現金,卻沒想到,請鎖匠花了一、兩個小時打開保險箱,「裡面就放一顆金莎跟零錢,」看到現場的廉政官說,「當下我們整個夯(giâ)
台灣閩南語,在此指脾氣發作。
起來!」過程就像是吳岱霖早早準備好要給司法人員的嘲弄。

檢察官蔡杰承猜測吳岱霖已在脫產,於是當機立斷扣押其名下所有財產、帳戶,並發布通緝。在此之前,吳岱霖已脫產一部分,將一台2、3,000萬元的賓士超跑賣掉,又將帳戶裡的錢換成支票拿走,但留下了大約價值4,000萬的不動產被檢方扣押。

「發現他有跑去屏東入住高級旅館,我收到資料當天就殺去墾丁,當天來回,」參與調查的廉政官追著吳岱霖的行蹤跑遍南台灣,「為了抓他,我們幾乎整個科都一直跑台南調監視器。那段日子真的是非常痛苦。」最後吳岱霖受不了檢廉追捕與財產被扣押的壓力,自行投案。

搜捕吳岱霖的過程充滿挫折,於是廉政官宣示,一定要再找到更多作弊考生,把吳岱霖的犯罪所得往上加,讓他繳回更多的錢。

但現實是101名考生帶給南調組的負荷實在過大,於是2022年7月蔡杰承再以「國營甄試舞弊是重大經濟案件」說服高雄市調查處加入偵辦行列:「我跟他們說,2,000萬(註)
依《法務部調查局重大經濟犯罪案件認定要點》,在高雄地檢署,2,000萬元以上被害法益金額的詐欺得利案件,屬於重大經濟案件。
在我們這個案子是a piece of cake(小事一樁),找十幾個考生就有了。」聽起來輕鬆的話,隱含著國營甄試作弊的龐大規模,及兩年來辦案人員的辛勞。

雄檢主任檢察官董秀菁看到檢察官和南調組非常細緻,以辦貪瀆案件的手法調查,不只是衝去機房,衝一衝就沒了,「是一層一層去突破,帶人去詢問,是一般司法警察不容易做到的。」

董秀菁欣慰地說:「案子一波波辦下來傳染力滿強的。」如今名單上的考生已經超過一半都承認作弊,辦案團隊對根除舞弊集團和作弊考生愈來愈有信心。參與案件的檢察官和廉政官受訪時都認為「這是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案子」。

要求代考槍手為弱勢學童授課,期待平衡社會資源

把舞弊集團連根拔出之外,對於在集團內擔任最基層工作的代考槍手,高雄地檢署則做了新嘗試。檢察官一方面給予緩起訴處分,一方面要求他們繳回犯罪所得,並完成義務勞務,輔導弱勢學生的課業。

由於代考國營甄試的槍手大多來自頂尖大學的理工科系,范家振和蔡杰承認為,將槍手關進監獄,或是安排清潔的義務勞務,無法發揮槍手的「價值」,也無法引導槍手回歸正常軌道;這些聰明的槍手應該就自己所學,為社會做一點貢獻。

在時任南調組組長、現任連江地檢署檢察長黃元冠的提議,以及台灣更生保護會高雄分會主委陳義成的牽線下,在起訴第一起代考案後,雄檢和南高雄家扶中心合作,以「名師專案」的形式請槍手到家扶中心幫弱勢學童授課。

這對雙方來說,都是前所未有的一次合作。

「要(槍手)用自己的專長陪伴學童,磨合過程中有滿多狀況,」負責專案的南高雄家扶中心督導陳靜怡回憶,當時以營隊的方式,安排槍手幫小四到小六的學生上課。但槍手大多缺乏與小孩互動的經驗,很難進入教學的狀態;而年齡較小的學生,也讓槍手的學識發揮空間小。後來隨著家扶中心在每次服務結束後留下檢討,與槍手老師溝通,和小孩的互動才漸入佳境。

吸取了第一次的經驗,雄檢和家扶中心將在今年(2023)為第三起國營甄試作弊案的槍手,展開新一輪合作。

「我們去問每個槍手的專長、適合教什麼,」蔡杰承說,這次為了發揮槍手的最大效用,將媒合一對一教學,以單科考前衝刺為主。而家扶中心的扶助對象其實從0到18歲都有,除了有會考、統測、學測需求,其中不少孩子也在高中畢業後會選擇考國營事業或軍警,對於這些代考國營甄試的槍手來說,正是相對應的專業。

Fill 1
雄檢和家扶中心合作,讓國營甄試槍手幫弱勢學童授課作為義務勞務,也實踐社會公益。圖為2022年國中教育會考情境,非當事人。(攝影/中央社/謝佳璋)
雄檢和家扶中心合作,讓國營甄試槍手幫弱勢學童授課作為義務勞務,也實踐社會公益。圖為2022年國中教育會考情境,非當事人。(攝影/中央社/謝佳璋)

「我們期待,讓槍手看到社會公益,把自己的專才用在對的地方。」陳靜怡分享家扶中心承辦夏令營的初心:

「背後用意是想讓他們真切地感受到做這件事情(作弊)對社會是不公平的,對一些沒有資源,卻努力力爭上游、想要翻轉(階級)的孩子是不公平的。」

檢察官們協力30多位廉政官與調查人員,以3年的時間深入虎穴,起底作弊集團。而採訪時問受訪廉政官能否具名,他/她們說,因平時調查案件需要低調,就叫他們「小螺絲廉政官」就好。

從檢察官、廉政官,到調查人員,在國營事業甄試案裡,他們選擇投入心力,打了一場漂亮的仗,讓國營事業考試有機會走向公平,更進一步運用彈性,把資源流向真正弱勢的群體。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式投入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你的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和我們一起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的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支持,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

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完成,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