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韓國公共電視台的轉型正義──MBC社長崔承浩專訪
被電視台炒魷魚的職員,華麗變身成為電視台社長──這並非韓劇的反轉情節,而是上演於真實世界。
南韓王牌製作人崔承浩,過去帶領MBC調查團隊,獨家揭發黃禹錫幹細胞研究造假爭議,震驚世界,卻因參與爭取新聞自由的罷工,遭經營層解僱。
離開主流,崔承浩轉戰獨立媒體《打破新聞》,執導出披露執政者箝制媒體的紀錄片《共犯們》,在韓、台引起迴響。後來適逢政權輪替與罷工重啟,趕走他的MBC經營層被扳倒,崔承浩則當選新任社長。
只是,曾以戲劇、綜藝與調查報導同時稱霸的MBC,如今滿目瘡痍;崔承浩大刀闊斧,將推動電視台的「轉型正義」,作為讓自己與MBC重新出發的第一步。

從被解僱者到電視台社長

「成為社長後,生活出現很多變化;我必須更早起,有時也要工作到深夜,也得與許多人會面,個人生活空間減少許多…,」就任剛滿半年的初夏午後,崔承浩在MBC社長室接受記者專訪時說道。
早先,步入MBC電梯,抬頭就能看到液晶螢幕上,顯示著一週各台節目收視排名;社長室內,與記者對話的崔承浩,身旁也擺著7台電視,隨時監看國內外影視動向。他剛結束數位內容對策會議,聲音沙啞、臉色疲憊,但眼神表露出堅定意志。
從擁有1,800名職員的主流電視台製作人,到被開除後,轉戰30人的獨立媒體,如今「班師回朝」成為社長,崔承浩的任務,不再是單純的採訪與製片。
現在,他每天得緊湊處理MBC的現實經營問題,特別是媒體環境巨變的幾年間,這家一度最獲民眾青睞的公共電視台,飽受前朝政權箝制後,名譽與收視率同時跌落谷底的多重困境。

公共電視台變質,為保守政權粉飾太平

保守派的李明博與朴槿惠掌權9年間,MBC內,對政權表露忠誠者,大舉被提拔至經營層與各部門主管,封殺對政權不利的批判或揭弊報導;組織罷工的工會幹部遭解僱,參與抗爭的記者們,大舉被調離新聞業務。以調查報導聞名的MBC,變質為打壓在野陣營,並為保守政權粉飾太平的化妝師。
「原本南韓電視台信賴度很高,民眾討論議題時,只要一句『電視播出來了』,大家都會相信;但李明博上台後,人們知道電視台被控制,不再信賴電視新聞…社會沒有信賴,各界懷疑不斷累積,『陰謀』就油然而生。」崔承浩說道。
他認為當眾人互相猜忌,最後演變為只顧私益,就讓在上位者有機會,侵蝕弱勢與異己,並擴張自身權限。崔承浩將現在訂為讓MBC「正常化」的階段;而力行轉型正義,目的就是要恢復公眾信賴。
競選社長時,崔承浩於政見發表會上強調:「不對昨天肇下的罪給予懲罰,就是在為明天的犯罪給予勇氣。」如今順利就任,「清算」與「重建」MBC的作業,正付諸實踐。

面對自身的黑暗歷史

崔承浩推動組成「正常化委員會」,由資方與工會推薦委員、雙方代表擔任共同委員長,展開1年調查,釐清保守政權時期,台內侵犯新聞自由與獨立、違反公視電視製播準則和主管下達不當指示等弊端,做出懲處要求與對被害者的救濟措施,同時公開防止事件重演的對策,交由經營層做出最後裁決。
Fill 1
MBC社長崔承浩。(攝影/楊爾寧)
MBC社長崔承浩。(攝影/楊爾寧)
「過去10年,MBC報導顯露許多錯誤姿態,比如2012年總統競選期間,出現指責在野候選人安哲秀剽竊論文的新聞,結果顯示毫無根據…還有世越號誤報,當時現場記者與木浦分台,都說非全員救出,結果主管不聽勸阻,持續指示要報導全員救起…我們就是在調查這些人。」崔承浩說道。
首爾主管執意發出「全員救出」的誤報過程,也曾在《共犯們》一片中揭露,成為讓閱聽眾最感震撼的橋段。
正常化委員會發現,報導安哲秀剽竊的記者,得手有人舉發抄襲的資料後,諮詢多位教授,其中半數認為剽竊,半數則認為不充分;最後記者卻未給予當事人澄清機會,直接透過報導影射抄襲。
時隔6年,一度與進步派合作、並聲援MBC罷工的安哲秀,如今與改革保守派結盟,但MBC仍決定還當事人公道。
調查更暴露出,保守政權期間,台內還有主播和攝影記者,以參與工會運動的程度為基準,對部屬成員撰寫等級評價報告;上級主管則以這份「黑名單」,作為報復性人事異動與排擠升遷的依據。
最後,以崔承浩為首的MBC新經營層拍板,報導論文剽竊的記者、發出誤報的主管、編列「黑名單」的成員,全數開除,另有多人遭停職懲戒。

轉型正義中的陣痛

崔承浩強調,命名為「正常化委員會」,就是要凸顯10年來,MBC原應扮演媒體監督職責,卻轉變為朝對政權有利方向前進的現象「並不正常」。只是,他打出的轉型正義,並非沒有陣痛。
連日來,數家南韓保守派媒體大做文章,指責崔承浩經營層的人事決策,是在報復過去沒參與罷工的非工會成員。
而至今,還有80多名記者與主管,被暫時停職、或調離原工作崗位,接受調查。人力未獲充分調用,導致MBC線上記者,暫時得承受一人分飾多角的更高工作強度,連帶造成多次缺乏檢證的新聞失誤。
僅管認為目前清算過程還算順利,但對外界認為他的部分態度不友善與帶來員工不便,崔承浩回應:「台內當然仍有反對聲音,尤其那些受調查者一定會反對,但電視台大多數員工都持贊成。」
他更說道:「受調查者們主張,調查基準是依之前有無參與罷工來判斷,這並非事實。我們是調查有犯錯的人,這些人當然不會參與罷工,他們當時跟前朝攜手,做出那樣的報導,現在才用『因為沒參加罷工才得接受調查』來抗辯。」
駁斥「報復說」,崔承浩表示,調查告一段落後,該懲處的就會懲處,無問題者,就能回歸採訪,屆時人力不足問題就能解決。

百廢待舉中「重拾信任」

歷經之前報導變質與罷工帶來的經營差池,上任半年,崔承浩持掌的MBC,仍處於復原階段。晚間新聞收視率,從原本10年前的7-9%,至今已完全折半,於三大無線電視台中墊底。
此外,戲劇和藝能節目表現也欠佳;每日收視率排行,越來越難找到MBC的名字。崔承浩認為,要同時讓節目叫好又叫座,需要更長時間。
「這段期間,廣告銳減,我正為提高廣告收益而努力;無線台都有類似現象,MBC尤其嚴重,因為三家電視台中,MBC被糟蹋得最慘、信賴度下滑最大,許多能生產好戲劇與綜藝節目的製作人出走,因而沒法做出優質節目。」崔承浩透露目前情況。
MBC衰退期間,碰上媒體環境產生巨變。南韓多出4家有線綜合頻道,其中JTBC因揭發崔順實干政案,聲名大噪,其他節目收視率也已能與無線台平起平坐,並輸出海外。而平板與智慧型手機興起,電視閱聽眾也呈現衰退。
睽違5年,崔承浩為MBC重啟招聘,面試過程,他詢問新人們如何獲取媒體內容,發現幾乎無人透過電視接收,這讓他深感當下以電視為媒介產製內容的體系,已存在界限。
只是,MBC在2014年搬遷到上岩洞數碼媒體園區時,斥資上億新台幣,打造全亞洲最先進與華麗的數位新聞攝影棚,就連崔承浩復職就任社長後,親自看到,都覺驚嘆。
但一流設備與絢麗動畫效果,無法遮掩問題;偏頗的報導內容,讓這裡成為傳達不實新聞的基地,並未吸引觀眾目光。因此,除持續推進數位化,崔承浩更重視費時累積信賴的功夫。
他表示:「像JTBC,並非一下就獲信任,他們是幾年來努力下,累積信賴,碰上崔順實案發生,發揮出實力,才獲國民認可。MBC則是過去10年間,因記者被排除在業務外,沒有充分採訪製播的經驗,現在重新開始,累積信任。」

「戳破神話」的幕後

為重拾信任,對內力行「轉型正義」,清算並杜絕日後權力干預與「共犯們」助紂為虐,讓新聞工作者正常發揮職責;而面對閱聽眾,崔承浩認為自己的本業─調查報導,得持續在公共電視台扮演重要角色。
他回憶起12年前,自己領軍的調查節目《PD手冊》團隊,獨家披露被稱為「生技神話」的黃禹錫幹細胞研究過程,出現要求團隊成員捐出卵子的職業倫理爭議。
當時,南韓舉國為黃禹錫而瘋狂,沉浸在躍為生技強國的喜悅;各界無法接受報導結果,發動抗議與抵制節目,造成廣告開天窗。但團隊持續追查與送驗,確認黃禹錫宣稱培養出的幹細胞,與原先患者樣本的DNA,並不一致。
不畏輿論壓力,崔承浩在「國家利益」與「事實真相」間,選擇了後者。但當時社長因承受責難與商業損失,打算收手。
崔承浩說道:「我們報導都做好了,社長卻放棄不播。我們持續向他說,採訪到的東西都是事實,得播出來,不播就是違背公共電視台義務。」
「最後是MBC每日線記者,採訪到黃禹錫同業,一位醫院理事長,說自己直接從黃禹錫口中聽到,培養的幹細胞並不存在,社長才決定把我們調查報導播出來。」這一播,造假真相接連大白,南韓社會在錯愕中被棒喝。
但幾年後,崔承浩又遇上保守派政權箝制與整肅媒體。在《共犯們》中,他前往前總統李明博出席的公開場合,以媒體人角色,質問李明博的工程建設弊案,卻遭隨扈阻擋,崔承浩公開吶喊:「若讓媒體無法提問,國家就會遭殃!」
如今,同樣曾被封為「神話」的李明博遭收押,崔承浩則成為電視台社長,他誓言要盡可能讓MBC的工作者,都能發揮職責,不被阻擋。

以深度調查報導決勝負

崔承浩認為調查報導是MBC的優勢,須予以強化。上任後,遭政權整頓而沉寂多時的《PD手冊》復播,並開拓新節目《調查計畫:直線》,不僅揭發著名導演金基德性騷擾女演員風波,也披露前總統李明博的資源外交腐敗爭議。
他解釋:「有調查報導扣緊發揮角色的社會,始於不信任的『陰謀』就難以得逞。像世越號等大型事件,為何發生?一般每日新聞要去揭發,條件相當不利,因為不是靠單獨一組記者就能做到,而是要團隊行動,赴湯蹈火。」
「以調查報導,找出讓大家都同意的事故原因,就能讓國民告別世越號慘案的陰霾,成為向前行的契機。那角色得由我們扮演,但做得還不夠充分,MBC和其他媒體都是如此。」崔承浩評價道。
新聞收視率「折半慘敗」當下,MBC提出新變革,每日新聞部門增設10人的調查計畫組。崔承浩競選社長時,就提出政見,主張晚間新聞應揚棄「大雜燴」呈現方式;歷經半年過渡,新聞部門如今正式拍板,讓報導「區塊化」。
相較他台每日20-30則不同主題的報導,MBC決定逐步減少到15項上下,長度將擺脫傳統的1分半,延長到2-10分,將調查報導引入每日新聞,聚焦特定議題,要以深度與新聞持久度決勝負。

新聞主管任命同意制上路

而如何避免公共電視台被權力干預,讓《共犯們》情節不再重演?崔承浩認為同時強化內部成員與民眾自主決策權,相當重要。
被解僱期間,崔承浩曾主張,新聞主管應由全體記者直選產生;現在,經營層指派主管的制度,已在MBC出現變化。
上月,他與工會達成協議,讓「任命同意制」正式上路─經營層任命統領各部門編採事務的報導局長,並交由新聞部全體職員投票,在投票與贊成率皆過半下,通過人事案後赴任。
而當成員同意案不通過時,公司就得重新任命。這樣的制度,被認為能讓編採自主與專業,受到進一步保護。
但對曾主張的直選,崔承浩立場出現變化,他表示:「我認為直選似乎不可行,因為若由基層成員選出,會造成組織內產生矛盾或分裂,這樣的意見很多。」

思考電視台社長由公民選舉的可能性

而當下,MBC由朝野政黨與青瓦台各推3人,共9人組成董事會,這被評價易造成誰上台,就能壟斷董事會,並干預電視台走向。為防範政治力介入,崔承浩支持推動往後社長由民眾選任。
曾任MBC工會宣傳局長的李容馬,在近來出版的《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一書中,提到「公民代理人團體」制度──隨機抽籤決定民眾代表,在全程觀看國會檢驗社長候選人操守與能力後,投票選任電視台社長。
對此,崔承浩正面回應:「比起政治圈,市民來決定社長更佳。市民當然也有進步或保守等立場存在,但相較政治利害關係,我認為市民來選任,會對『誰來經營作為全民資產的公共電視台』這問題,思考更多,以此基準選出社長。」
他更說道:「既存具政治影響力的董事來選任社長,不管人選再怎麼好,他們都常依政治傾向來選任,所以公民參與是好的方式。因在野黨仍強烈反對,目前看來不容易,但我們會盡可能讓這制度被貫徹。」

公共與商業利益間的平衡

南韓同時存在KBS與MBC兩家公共電視台,獲益結構卻不同。KBS同時接收國民繳交的收視費與廣告資金;MBC全靠廣告,須自負盈虧,這讓百廢待舉的MBC,先天條件更為不利。
「相較KBS,MBC能做出更有趣的節目,也得費心考量較商業化的內容…但我們不能只想到收益,還得為共同體未來揭示藍圖,製播能使共同體成員挺身奉獻、讓共同體發展的內容,這須成為公共電視台根本目標。」崔承浩說道。
儘管三大無線頻道與公共電視台的影響力正在衰退,崔承浩仍抱持一絲理想,他認為以MBC現有規模資源及社會條件,只要努力做出好節目,必能重拾南韓閱聽眾青睞。
「若公共電視台信賴度上升,我認為南韓社會內部也就能打好信任基礎。」崔承浩說。
比起單純商業利益,他仍賦予MBC更高的社會使命。但踏出轉型正義步伐後,MBC未來如何翻轉,仍考驗著崔承浩的領導與判斷能力。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