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董思齊/解讀關鍵時刻的韓國政局

近來,因韓國有線電視台JTBC的追蹤報導,使朴槿惠總統的密友崔順實干政事件,成為震撼韓國社會的話題。此事件所引發包括:檢調單位的大動作搜索與調查、國民的大規模集會抗議、政治界的動盪不安等後續效應,顯然已危及朴槿惠政權統治的正當性。

由於此事件在國內外新聞媒體追蹤下所揭發出來的報導內容,宛如連續劇情節般引人入勝,一時之間吸引了各方關注。八卦新聞式的追蹤報導雖然對於真相還原有所助益,但卻使得此事件焦點逐漸模糊。個人認為,關於此事件有幾個必須進一步思考與觀察的部分:

其一、韓國民眾憤怒的真正理由

當朴槿惠總統為崔順實干政事件提出簡短道歉時,韓國民眾的反應是極為複雜的。一方面,對於總統違法讓親信亂權干政之事感到不安;但另一方面,卻又十分訝異朴總統輕忽此事件的嚴重性。引發韓國民眾大為憤怒的主因,還不在於經濟表現不佳、大型企業經營困難、青年失業問題嚴重、韓國面臨外交危機等問題。當然,這些議題已引發韓國內部高度的不安,但相較於這些問題的出現,一般韓國民眾認為更重要的在於:朴槿惠總統面對問題時的處理態度。

在朴槿惠就任之前,其不擅長(或者說不願意)與人溝通的問題早已受到大眾注意。特別是經歷世越號事件之後,韓國民眾已對總統對外溝通時的姿態過高,產生極度不滿。而各界亦盛傳青瓦台內,只有少數人能上通天聽,遑論一般民眾的聲音,連重要政府官員的意見亦難以上呈至總統。即便如此,在超級總統制的憲政體制設計之下,一般人即便對朴槿惠的行事風格不滿,仍難以有所改變。

但當做為總統的朴槿惠輕描淡寫地提到,她聽從了一些來自好友的意見,以此向國民道歉的同時,此種不聽民意卻聽信無權力正當性的密友之態度,成了民意激烈反彈的引爆點。特別是在後續媒體揭露此密友的家族濫用特權、不守法紀,以及創造出複合型的政商網絡時,原本對於總統漠視與人民溝通的不滿,如今不再只是道德上的責難,而是在法律上出現了可攻擊點:當今總統明顯違反了《憲法》以及《總統職權法》,濫權瀆職到讓人無法接受,因此應當下台謝罪。

其二、干政門事件背後所隱藏的陰謀論

但熟悉韓國內政者都知道,韓國政治中的親信文化並不是什麼令人意外的事情,政商之間的糾纏牽扯,運送政治資金的掮客活動,更是韓國政治中的潛規則與闇文化。事實上,根據媒體報導,早在1970年代末期就已有人注意到崔家與朴槿惠之間的關係,而在朴槿惠1998年重返韓國政壇之後,這樣的傳聞也從未停過。

熟悉青瓦台運作者,老早知道崔順實家族與總統的關係密切,而且可以沒有證件地自由出入青瓦台面見總統。問題是,為何一直到朴槿惠政權已經到了第4年時,媒體才將此新聞報導出來?特別是爆料的媒體並非是所謂的進步派媒體,而是與執政的保守政權關係密切,屬於保守派3大報之一的韓國《中央日報》所擁有的有線電視台頻道JTBC。

熟悉韓國媒體運作者皆知,《朝鮮日報》、《中央日報》與《東亞日報》3大報社傾向保守派觀點的立場鮮明,而且對於保守派政權以及政治人物大多以同情、支持,或是辯護的立場製作新聞。《中央日報》為三星集團所創辦的報紙,與保守派政府關係良好,旗下的有線電視台過去也從未如此大動作地針對保守派的政治人物進行批判,更何況此次批判對象為現任韓國總統。因此,這幾天亦有人開始意識到此事件並不單純。

而目前為止關於陰謀論的說法至少有兩大方向:其一與對外關係有關。在朴總統決定布建飛彈防禦系統「薩德」之後,引發的後續效應導致有一股與國外連結的勢力,希望朴槿惠下台,因此開始將這個原本就是圈內人所知道的消息擴大報導。其二與內部政治有關。朴槿惠雖然任期即將屆滿(韓國採5年單任制),但卻沒有鬆手的打算,除了希望能夠修改憲法,將韓國總統任期改為可連任一次之外,亦希望能緊抓住黨內的提名權。因此,一些反朴或是親李(前總統李明博)的人士,計畫利用此事件將朴總統的權力限縮到最小。

不論是哪種說法,其背後都顯示,對於目前朴槿惠政權的反彈並非僅來自於敵對政黨,在執政黨陣營以及與保守陣營有關的政商連結中,出現了反對朴總統無限大權力的挑戰勢力。

其三、影響韓國社會的新興宗教勢力

若這幾天檢索韓國的入口網站,會發現有兩個醒目並且佔據前兩名的關鍵字:其一是「彈劾(탄핵)」,另一個則是「似而非(사이비)」。彈劾的相關議題很好理解,稍後會在後續的政治發展中再做說明,但「似而非」這個詞的出現,則與韓國的社會發展有著密切的關係。

所謂的「似而非」其意義若用中文來說,是指基督教裡面所指的「異端」,指涉的是那些表面上教義看起來十分相似,但卻完全不是那回事的宗教。如許多人所知,韓國是個宗教非常盛行的國家。2000年以後做的幾次統計之中,有宗教信仰者皆超過50%以上。其中,最主要的宗教為佛教(約莫23%)、基督新教(約莫19%)、天主教(10%),其他還有包括在韓國本土出現的圓佛教、天道教、大倧教等本土宗教以及民間信仰。

宗教信仰的狂熱,某種程度反映的是對於現實生活的苦悶以及韓國社會的被迫害歷史。先不論似而非宗教,即便是傳統教派,在韓國已經出現了與政治之間過分緊密的批判。此外,一般所謂的「正統」教派在韓國本土化過程中出現的因在地轉化而形成的「新興宗教勢力」,亦成為韓國必須嚴肅處理的社會課題。

特別是結合「新救世主」與新教義出現的新興教派,吸引會眾(特別是年輕人)加入後,往往可以募集大量的宗教資金,而其組織與行動無可避免地對韓國社會產生影響與衝擊。由於此次朴槿惠總統所陷入的風暴,牽連到的是被正統教派批判為「似而非」的宗教,因此造成的社會反彈與反感也益發強烈。

只是,若從另一個角度來思考,當國家的領導人都受到所謂「似而非」宗教的影響,可見這個國家的社會壓力有多大,這個社會又多麼希望能以外於傳統的方式,另謀新出路。

其四、韓國政局後續發展的可能性

根據韓國媒體報導,朴槿惠總統已提名與已故總統盧武鉉親近的國民大學教授金秉凖為新任國務總理,並暗示將內政權力完全委託給金秉凖,希望能平息來自於進步派勢力支持者的抗議之聲。但依照目前韓國政局來看,這項人事任命案通過的可能性並不大。

只是,雖然朴槿惠的支持度已低於10%,但若要走體制之路,交由國會進行彈劾總統之議,讓她提前下台,這樣的方式顯然行之不易。依照韓國憲法規定,彈劾總統必須要有過半數的國會議員提議,而且在提案通過後的24小時至72小時之內,必須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國會議員同意,才能將彈劾案交由憲法裁判所議決。過去對於盧武鉉總統的彈劾案雖然獲得國會通過,但最終卻遭到憲法裁判所否決。而此次考慮到國會的生態結構,即便可能通過提案,但要獲得三分之二以上國會議員的同意,有相當高的難度。

因此,在目前的憲政制度之下,只有總統朴槿惠自己提出辭職,才有可能讓其提前下台。但由於韓國總統制之下並未有備位副總統的設計,在剩餘任期仍有一年多的狀況下,必須立即進行總統選舉。以目前韓國的政局來看,立即改選事實上是不利於文在寅與安哲秀兩大山頭並立的進步派陣營;相較之下,若是保守陣營推出類似潘基文這類人選,反而仍有機會繼續執政,而這也是目前在野陣營推動朴槿惠下台運動的尷尬之處。

不過,在屬於進步派陣營的首爾市長朴元淳提出要求朴槿惠下台的緊急聲明之後,提升了目前的緊張局勢。因此,若朴槿惠不能將社會抗議情勢降低,並且安撫保守勢力中的反對派,將會面臨政令不出青瓦台的窘境,並造成憲政僵局。

而一般在此總統只剩下外交與安全的權力狀況之下,對外關係的運用,將是緩解內部壓力的手段與方法。而提高國際緊張情勢,產生對立與衝突,並運用民族主義情緒,則是最可能出現的結果。然而,若真出現此種結果,不但非韓國民眾之福,亦會對周邊國家與區域產生極大的影響。

韓國憲政體制的關鍵時刻

自1997金融風暴之後,韓國的社會在不斷地「改革」過程中前進。然而,即便已經過兩次政權輪替,但不論是進步派執政,抑或是保守派掌權,韓國民眾仍舊看不清前景。對政治的嚴重失落感使得許多人開始不關心政治,只希望能求生活上的溫飽。

雖說類似崔順實這類的親信政治,在韓國政圈早已不是什麼新聞。但此次之所以引發軒然大波,一方面亦顯示朴槿惠政權對於整個保守派系掌握程度的降低;但更重要的是,這也反映出韓國社會對於改革無望已經到了一個忍耐的臨界點,心中的怒氣期待能找到新的出口。

考察目前韓國社會的整體氛圍,韓國目前的政局狀況儼然已成為其憲政體制的關鍵時刻。朴槿惠的任何一個決定,以及韓國社會對其決定所做出的反應,都將會影響韓國憲政體制的運作,更會影響到其後的憲政慣例與韓國總統權限。

對於隔岸觀火的台灣來說,現任政府必須再次意識到傾聽人民聲音與進行群眾溝通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必須注意韓國政府是否有突發的外交動作,並謹慎評估其對台灣國家安全可能造成的衝擊。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