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董思齊/「準備好的女總統」朴槿惠執政3年,韓國女性地位不進反退?
3月8日國際婦女節的前夕,總統當選人、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出席「Herstory~邁向新女力時代─女青年論壇」時指出,社會長久以來認為男性才是領導國家的人,但2016年選擇了女性擔任國家總統:「未來我們大家不會再認為,總統只有男性可以做」,大家也會相信,不管任何工作,看的是能力,不是性別。最重要的是,當未來不需要在總統前面特別加上「女」字時,就是台灣更接近性別平等的時刻。

「新女力時代」女性領導者的雙重挑戰

事實上不僅台灣社會,過往世界各地對於女性擔任國家領導者的質疑,也就是做為國家領導人的「職場玻璃天花板」,除了是否能兼顧傳統家庭概念中女性角色的守舊觀念之外,還有著對於女性是否能恰如其分地執行國防、外交與國家安全……等國家重要議題的不信任感。
但從性別觀點上,相較男性執政者,女性領導人在執政之後,面對了雙倍的壓力與挑戰。她們一方面自我期許在國防、外交與安全等領域上表現的比男性還傑出與強勢;但另一方面當疏忽對女性同胞的照顧之時,將會受到比男性執政者更大的批判。
而2012年12月,以「準備好的女總統」做為競選口號,主打經濟民主化等「民生經濟」政見的南韓首位女性領導人朴槿惠總統,自2013年2月25日就任至今已滿3年整。她的執政表現以及評價,剛好可以說明上述某些領域不能做得比男性差,卻又得適時照料女性的女性領導者的雙重難題。

勝過歷任男性總統的民意支持度與相對傑出的「外交安保」表現

在朴槿惠總統就任滿3年之際,一份韓國民調公司針對對其施政滿意度進行的調查中發現,在「活化經濟」、「經濟民主化」、「外交安保」、「國民整合」、「國民安全」與「未來展望」等六大議題上,除了「外交安保」擁有54.8%過半以上的支持度之外,韓國民眾對其他領域的執政評比都是否定多過肯定。特別是「國民整合」一項的評價表現最差,這顯見韓國保守派與進步派理念支持者的意見整合不易。
面對韓國對外出口經濟的持續衰退,加上國內貧富兩極化現象的擴大,總統競選期間主打「經濟民主化」、「創造就業機會」與「擴大社會福利」等政見的朴槿惠總統,雖然提出「經濟活化改革法案」,但改革方向卻遭受多數民眾反對,甚至將其「經濟改革」政策描述為「經濟改惡」。在內部經濟不安,加上北韓核武議題發酵,益發使得朴槿惠總統剩下的2年執政之路顯得前景不明。
但若相較韓國民主化後,過去幾任男性總統在執政滿3年時的施政滿意度來看,朴槿惠總統的評價已是最高支持度。她的評價不但勝過前任李明博執政滿3年時的44.7%(否定評價為53.6%),亦贏過盧武鉉總統的36.2%。而當初因女性身份曾被質疑的「外交安全」領域的表現(特別是是否能對應北韓),則因就任之後積極的出訪進行外交工作,在對美、對中關係上大有斬獲,對日上又獲得慰安婦議題的讓步,加上北韓核子試爆緊張情勢升溫所凝聚的國民向心力,使其在原本令人擔心的外交安保領域之能力,反而受到目前韓國民眾的肯定與支持。
Fill 1
南韓總統朴槿惠執政3年的各項施政評價。(資料整理/董思齊;製圖/黃禹禛)
南韓總統朴槿惠執政3年的各項施政評價。(資料整理/董思齊;製圖/黃禹禛)

來自女性同胞的挑戰:韓國女性地位的不升反退

朴槿惠總統在其就任之後,透過積極的出訪美、中、歐洲與其他重要邦交國,頻頻與各國政要會面,同時強硬面對北韓挑釁之下表現出堅強的意志,因而在外交安全領域獲得其國人肯定,總體執政支持度亦勝過歷屆總統。然而,但在國際婦女節前,《經濟學人》所發表的一篇針對OECD29國關於「玻璃天花板指數」的調查報告中卻顯示,即便出現了首位女總統,韓國女性的社會地位仍舊是十分險峻不堪。
在該份報告中,包括了「性別薪資差距」、「高職位女性比率」、「男女育兒停職比率」等重要性平等指標上,韓國的整體表現皆名列後段班,不但遠低於受調查國家的平均分數56分(總合評比僅有25分),甚至居於所有調查國家中的最後一名。而該報告中亦指出,韓國的非正規職中有70%為女性,而女性的平均薪資亦僅有正規職男性的7成。
而韓國女性的社會地位不僅在有富國俱樂部稱號的OECD國家之中落後,從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所發表的「全球性別差距報告(World Economic Forum’s Global Gender Gap Report)」的跨年度比較之中,我們也可以發現韓國女性的地位在朴槿惠總統執政之後,不但未見提昇,反而更為下降。
在2012年11月朴槿惠總統尚未就職前所發表的2012年度報告裡,135個評比國家之中,韓國的性別平等程度居於108位(108/135)。但在朴槿惠總統就任即將滿3年的2015年11月的年度報告中,韓國排名較之前落後,排名從108名退到115名 (115/145)。在某些評比項目之中,韓國女性地位甚至比多數中東國家女性還要不堪。
就2015年145國的評比資料觀之,在「政治參與」(第101名)、「經濟活動的參與和機會」(第125名)、「教育」(第102名)與「健康」(第75名)等四大分類中,韓國的排名都在中段之後。雖然韓國女性的「識字率」以及「期待壽命」高居世界第一,但女性領導者的比例僅排至第31、薪資平等度排名第116、在重男輕女的出生性別比率排名128、女性官員的比率甚至排到130名。
也因此,不少女性團體則從性別議題的角度指出,雖然朴槿惠總統打著「準備好的女總統」之名,但其實是位「沒有女性政策的女總統」。在朴槿惠總統提出諸如「時間制」與易於解僱的勞動政策之中,女性常被迫從事非正規職以及低薪資之工作。而由於沒有對應的托育制度,過長的工時再加上韓國職場上對女性的工作歧視,使得婦女的「職場與家庭兩難狀況」較之過往更為嚴峻。

韓國女總統執政經驗的啟示

從韓國總統朴槿惠執政滿3年的表現來看,姑且先不論外界對其「能力」之實質評價,就民意支持度觀之,她的表現相較過去歷任男總統來說,的確是相對受到韓國民眾的歡迎與肯定。但我們亦可發現,為表現出不輸於男性領導者的能力,除國家政策決策獨斷令人不敢挑戰之外,其投入外交出訪與國家安全領域的時間,亦遠勝過往的韓國男性總統們。
然而,在原本不平等的社會性別結構並未改變,韓國女性地位尚未能有效提昇之前,就算朴槿惠總統能以個人表現勝過過往男性總統所寫下的History,但所謂得要「勝過男性」的思維邏輯,反而更加強化了職場中關於性別的刻板印象,進而強化了玻璃天花板的不可穿越性。而其政策思維與執政邏輯與前任數位男性總統並未有太大差距之下,韓國性別的不平等狀況亦將持續不斷地複製與延續下去。
也因此,即便出現了「準備好的女總統」,即便這位女總統在過去令人憂心的領域上表現的比過往男總統還要優秀,但韓國仍舊有著包括「國民整合」與「經濟民生」方面眾多難解的內政課題。而在邁向性別平等的目標之上,也仍有一大段路得學習與前進。這樣的韓國經驗,值得將由女性執政者領導的台灣社會予以參考,並加以省思。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