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董思齊/櫻花也是韓國的?韓國賞櫻文化的起緣與轉化
春風吹拂著 隨風飄散的櫻花花瓣 在漫開的這街上 嗚嗚~兩人一起走著
韓國歌曲〈櫻花結局〉裡的歌詞
自2012年起,每年一到3月底4月初春櫻綻開之際,由韓國樂團Busker Busker所發表,且廣受青年歡迎的歌曲〈櫻花結局〉,就會重返韓國的各大音樂排行榜前幾名。當韓國大街小巷都可聽到這首歌時,就知道令人期待的賞櫻季節已來到。Busker Busker的主唱張凡俊日前在接受韓國電視台的訪問時透露,這幾年光靠這首歌播放的版稅,他們就賺進46億韓圜(約台幣1.2億元)。
事實上,每年的3月底4月初,包括國會議事堂旁的汝矣島櫻花祭典、國立首爾顯忠院(相當於韓國的忠烈祠)、慶尚南道鎮海的軍港節與櫻花節、雙磎寺十里櫻花路、釜山、昌源,濟州島等地,都可見到賞櫻的人潮。
由於近年來韓流風潮的興起,加上韓國賞櫻的價格比起日本賞櫻之旅便宜許多,因此不只韓國本地人,近年來越來越多外國人也選擇在3、4月走訪韓國,欣賞春櫻花開之美景。
只是,在一般人的認知之中,燦爛盛開卻花期短暫的櫻花,不是被視為日本武士道精神的象徵嗎?不過,盛開後又迅速飄謝的櫻花,似乎也可視為韓民族受難的象徵與記憶。
曾被日本殖民因而至今仍無法統一的韓民族,為何會喜歡櫻花?為何會開始集體「賞櫻」?又為何會在紀念抗倭(日)民族英雄李舜臣將軍的鎮海軍港附近,種植大量的櫻花樹?
事實上,賞櫻文化在韓國開始流行,的確與日本有關,只是在日帝強佔期(韓國對於日本殖民時期的官方稱呼)結束之後,經歷了一段崎嶇轉折的過程。
對於韓民族來說,最早櫻花的確是外來者入侵的象徵。在1910年「日韓合邦」(指的是日本吞併朝鮮的條約,簽訂於1910的8月22日)之前,在韓半島的史書上可見到梨花、桃花、梅花的相關紀錄,但幾乎未見與櫻花有關的記載。顯見對近現代的韓國人來說,自中世紀以來便深受日本人喜愛的櫻花,原本是所謂的外來種植物,是隨著日本殖民的開始才大量移植到韓半島之上的舶來品。
日本殖民統治韓半島之後,開始在各地栽種櫻花。其中最著名的,是種植在首爾市五大宮之一的昌慶宮的櫻花群。
在日韓合邦之前的1907年,日本人就先在昌慶宮種下了櫻花。1911年之後,日本拆除了昌慶宮的宮門和牆,建造了動物園和植物園,並改名為「昌慶苑」,供一般民眾參觀。自1924年開始,總督府殖民下的韓半島,每年春櫻花開之際,都會在夜間舉辦「昌慶苑賞夜櫻」活動,並佈置五色燈籠。自此,賞櫻文化成為日殖民文化之下的韓國人的文化生活之一。
不過,如此充滿「異國風情」的文化活動,也使得韓國人民對於櫻花有著複雜的心情,至今仍有些韓國民眾將櫻花稱之為사쿠라(sakura),而不以韓文的벚꽂稱呼。
從日本殖民解放之後的韓半島,一開始的確有人希望砍掉街頭日本人所種植的櫻花樹木,以清除日本殖民的印記。但隨即因韓戰爆發,加上南北韓分裂各自獨立建國,使得清除日本殖民遺緒的歷史清算工作,就此停擺。
事實上,賞不賞櫻,並不是那麼重要的活動。比較特別的是,就現有的資料來看,韓國各地開始舉辦櫻花祭活動,幾乎都是在1962年之後。
為何韓國櫻花祭的起點多半是在1962年之後?有一種說法是,因為那時確認了「櫻花是韓國的,不是日本的」。
是的,你沒有看錯,賞櫻文化之所以能在日本殖民結束後仍在韓國存續,其原因之一的確是因為有人主張「櫻花是韓國原產的」。
據聞,當時韓國的植物學者找到一項證據,認為「왕벚나무(王櫻花木)」的原產地是在濟州島,根據1930年代日本學者的記載,來自法國巴黎、到濟州島傳教的神父埃米爾(Taquet, Emile Joseph, 1873-1952),在1908年4月5日於濟州島的漢拏山上,首次發現了韓國原生王櫻花木的蹤影。
這份資料的重要性在於,雖然日本人熱愛櫻花,但在日本各地卻完全找不到原產地為日本的櫻花資料,因此櫻花不是日本的。相較之下,至少諸多櫻花種類之一的王櫻花木是韓國原產的,因此韓國人不需要憎恨櫻花。
這樣的說法,自然引發許多植物學者與歷史學者的爭辯。但是,在日本找不到原產櫻花、而韓國卻有本土原產的櫻花樹的事實,消除了櫻花所帶有的原罪,也讓韓國的賞櫻活動不再是所謂的殖民遺緒。此後,韓國人在春季欣賞美麗的櫻花是理所當然之事,並不需要聯想到日本,被日人所栽種的櫻花樹木也就無需被砍伐清除。
然而,若從政治觀點來看,韓國賞櫻文化在60年代大舉興起,似乎與1961年靠軍事政變取得政治權力的朴正熙脫不了關係。
有一種看法是,朴正熙因喜歡日本文化,加上他上台之後,希望能與日本恢復外交關係,因此除了不再砍伐櫻花樹木,各地也出現了與賞櫻相關的慶典活動。順帶一提的是,1984年總統全斗煥執政期間決定停止昌慶宮夜櫻活動,並開始恢復昌慶宮原貌,這個改變可視為運用國族主義情緒來鞏固統治正當性的政治行動。
但這已經無法阻止自60年代開始,韓國人開始持續不斷的賞櫻活動。遍開的櫻花美景所激發的賞櫻活動,有助於提升地方經濟收入,而且近年來也為韓國賺進了不少外快。
這或許是為何韓國人容許在顯忠院、國會議事堂、還有紀念李舜臣將軍的鎮海軍港等地的櫻花樹不需要被砍倒,看到櫻花美景時也不會直接將之與日本聯想在一起的原因了。
不過,對於研究政治學的我來說,還是專心欣賞眼前的櫻花盛開美景就好。至於櫻花到底是不是韓國的?還是交給植物學家以及歷史學者去進行考證吧!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