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全球女力大盤點
女總統之後的性別平權
中華民國 105 年,台灣人選出了第一位女總統,此時距離我國結束戒嚴將近 30 年,開放總統直選 20 年。
民選總統上台,憑藉的不是少數權勢偏愛,而是 689 萬多張選票的支持。59 歲的蔡英文在 2004 年,48 歲才投入政黨政治,加入民進黨,她既不是政治強人的遺孀、女兒,也沒有坐過半天的政治黑牢。
蔡英文不隸屬於任何政治家族,相較於其他競選者,背景更接近一般人。這樣的常民女總統,是否就代表台灣女性地位大幅提升?她接手執政以後,能否一舉消除性別不平等問題?我們不妨看看其他國家的例子。
全球婦女陸續取得參政權至今,已一個世紀左右,近兩百個國家裡,已有 50 個國家選出 36 位女總理、26 位女總統,當中不乏多次當選者。《報導者》彙整 195 國元首資料,對照各國性別平等進展,得出一份挺有意思的資料表。
Fill 1
為了聚焦「民選女元首」,本資料表剔除君主世襲、虛位元首、總統制總理、總統因故下台後接任的副總統、看守閣揆、臨時政府元首等接受指派或任命者,後兩者通常由內閣部長或議長兼任。完整資料請點選《全球民選女性元首執政國家一覽表》:https://goo.gl/1H9De8
為了聚焦「民選女元首」,本資料表剔除君主世襲、虛位元首、總統制總理、總統因故下台後接任的副總統、看守閣揆、臨時政府元首等接受指派或任命者,後兩者通常由內閣部長或議長兼任。完整資料請點選《全球民選女性元首執政國家一覽表》:https://goo.gl/1H9De8
爬梳全球「民選」女性領導人的相關紀錄與報導,可以清楚看到 4 個重點:首先,亞洲國家的女性元首,幾乎全數來自政治家族,舉凡斯里蘭卡、印尼、孟加拉、巴基斯坦、菲律賓、泰國、南韓、以至於 2015 年底剛當選的尼泊爾女總統班達里(Bidhya Devi Bhandari),無一不是如此。新當選的蔡英文是唯一例外!

亞洲女性要出頭 家族背景不可少?

全球第一位民選女性元首,其實出自亞洲,是 1960 年上任的斯里蘭卡總理班達拉奈克夫人(Sirimavo Rat-watte Dias Bandaranaike),她出身貴族,丈夫是名勝一時的「政治金童」班達拉奈克(Solomon West Ridgeway Dias Bandaranaike),他創建今日執政黨(斯里蘭卡自由黨),1956 年當選總理後遇刺身亡,由原本在家相夫教子的妻子接棒,繼承家族勢力。
班達拉奈克夫人 4 任總理 18 年期間,牢牢掌握國家實權,還培養女兒錢德里卡(Chandrika Kumaratunga)接班,後者自 1994 年起擔任 10 年(兩任)總統,下野至今仍主導反對黨運作。母女縱橫政壇數十年,卻無助於提升國內女性地位

《全球性別平等報告》

Global Gender Gap Report

世界經濟論壇每年發佈的《全球性別平等報告》,評估追蹤全球國家的性別平等落差,評估方式是根據各國經濟地位、教育機會、健康醫療、政治參與等四大層面 14 項指標,換算各國的兩性待遇落差。追蹤指標包括:就業率、薪資落差、收入所得、高階與專業職務人數、識字率、各級教育人數、出生性別比例、健康壽命年數、議員人數、部會首長人數、女性領導人執政時間等。

報告只記錄結果,不分析問題根源。報告數據反映男女差距,而非絕對值。舉例來說,國會議員若男女分別為 80、20 人,性別落差值(female/male ratios)的計算是 20 /80 = 0.25,因此數值越接近 1,代表性別趨近平等;接近 0,代表男女處境差異越大。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2015 年 11 月發佈的《全球性別平等報告》,列入觀察的 145 個國家,斯里蘭卡名列第 84。女性經濟狀況尤其弱勢(排名全球第 120 位),多數底層婦女飽受失業、低薪、受虐之苦,無法過著有尊嚴的生活。女性參政環境也相當惡劣,暴力威脅揮之不去,國會女議員僅佔 2%~5%(排名倒數第 9),立法時輕易便忽略婦女的需要。
世襲政治背景的女性領導人無法帶來性別平權,並非斯里蘭卡獨有現象,而是亞洲普遍常態。
婦女生存處境同樣惡劣的孟加拉與印度,前者輪流執政 22 年的兩位女總理,分別是國父之女、故總統遺孀;印度故總理甘地夫人(不是聖雄甘地的遺孀),則是獨立運動大老與首任總理之女。
這些打著家族招牌的領導人,不只繼承樁腳、選票,連帶承擔派系包袱,為了保護既得利益,很難跳脫舊有格局,也無心解決婦女遭遇的歧視、障礙,以至於國會長期缺乏女性聲音,性別不平等情況依然如故。
這些資料分析的第二個重點,就是政治家族出身的女性元首,往往無助於亞洲國家翻轉女性困境。即便是經濟大國南韓,其獨裁者朴正熙之女朴槿惠當選後,國內男女不平等的情況更形嚴重。
最近三年,韓國性平排名全球 115~117 名之間,議員、部會首長等女性從政人數,僅有男性的十分之一,女部長人數甚至比 2006 年──李明博執政期──少了將近一半,雖然國民生活水準持續進步,性別鴻溝始終難以拉近。
第三個重點,則是亞洲以外國家的女性元首,很少出自政治家族。尤其是性別平權領先的歐洲國家,女性元首大多背景平凡,學而優則仕、或從民運活動起家,然後從官僚、或基層選舉步入政壇,逐漸累積政黨實力與民間聲望。
英國鐵娘子柴契爾(Margaret Thatcher)是小鎮雜貨商之女,父親當過鎮長與鎮民代表,但柴契爾婚後才從基層進入政壇。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是東德牧師之女,學生時期很看不起共黨幹部,東西德統一後,擔任技術官僚才涉入政黨運作。這兩位領導人娘家與夫家,都與政治扯不上半點關係。
相較於其他亞洲女元首,蔡英文的從政經歷,可說是更接近西方國家領導人。
第四個重點,則是冰島、挪威、愛爾蘭、芬蘭等北歐國家和波蘭等部份中歐國家,已經有多任女性元首,女性治國是常態、而非特例。《全球性別平等報告》也顯示,北歐國會的女議員約佔 4 成、女性部長則有 3 成以上,由於從政女性相當踴躍,內閣要職出缺、各級選舉,不愁沒女性人選。
北歐只有瑞典還沒有女性元首,不過,瑞典議會、行政首長的男女比例接近 1:1,女性從政(包括政務官)比例最高,政黨不乏女黨魁,女總理治國只是遲早會來臨。

芬蘭經驗:不是解放婦女,而是對付「不平等」問題

Fill 1
1907 首次普選,19 位婦女當選國會議員,堪稱全球第一屆民選女議員;其中 4 人來自社會底層,還有老師、裁縫、以及女傭出身的工會領袖 Miina Siianpaa,她後來成為芬蘭政府首位女部長,推動性別平權不遺餘力。(圖片取自 Ministry of Social Affairs and Health and the Christina Institute of the University of Helsinki.)
1907 首次普選,19 位婦女當選國會議員,堪稱全球第一屆民選女議員;其中 4 人來自社會底層,還有老師、裁縫、以及女傭出身的工會領袖 Miina Siianpaa,她後來成為芬蘭政府首位女部長,推動性別平權不遺餘力。(圖片取自 Ministry of Social Affairs and Health and the Christina Institute of the University of Helsinki.)
從女性從政踴躍度來看,最值得借鏡的莫過於芬蘭,2000 年至今,芬蘭已經有兩任女總統、以及兩任女總理,目前議會席次男女比例 117:83(女議員佔 41.5%),政府部會首長 63% 是女性。如此突出表現,乃芬蘭人累積超過一個世紀的努力成果。
芬蘭於 1917 年才脫離殖民地身分,1906 年爭取成立國民議會,當時的人民不分男女、階級貧富,全都獲得平等參政權,創下全球之先。隔年首次進行普選,就有 19 名婦女進入議會。各階層婦女的踴躍參政,使芬蘭國會的政策制定、立法修法、預算審查等運作,有機會納入女性觀點,重視婦女的需要。
芬蘭人追求性別平等,並不是為了解放受壓迫的婦女,而是希望消弭社會上所有的不平等,因此早在 1972 年,就成立直屬於總理的性平政策委員會 (TANE),負責顧問指導、推動法案、促成官民合作、並資助相關研究。
從國會歷史紀錄來看,芬蘭性平政策委員會成立之後,女議員比例由 2 成,穩定增加至 4 成,儼然成為性平政策的最有力支柱。在國會的驅動下,芬蘭將育兒、照顧家庭、社區服務等傳統女性任務,提升為公共責任的層次,由國家全力支持婦女兼顧事業家庭。
芬蘭透過一次次立法、修法與檢討調整,逐步排除婦女在職場、家庭與經濟上的發展障礙,1970 年的芬蘭已經立了許多前瞻的法案,例如:免費基礎醫療照護(1972 年);補助幼兒托育、設立公家托兒機構(1973 年);職場《反歧視法》(1977 年);18 天父親育兒假(1978 年);雙親同休的育兒假(1980 年);發放家庭照顧津貼等等(1985 年)。
芬蘭國會女議員席次增加的趨勢(左)與經濟發展曲線呼應(右)
種種貼心政策,讓婦女勞動率提升到 70%以上,也讓國家競爭力與 GDP 規模得以快速擴張。目前,在教育資源、醫療健康兩方面,芬蘭已達成性平目標,兩性政治參與度也接近平等。芬蘭性平政策委員會後來成為常設委員會,由衛福部接替其角色,成為專責單位,負責監督性平政策的落實,近年施政重點,則是消除 18%的性別薪資落差、以及家庭暴力。

邁向性別平等 女總統也要努力

回過頭來看看台灣,台灣不在《全球性平報告》觀察之列,但我們仍然可以從幾份政府報告,拼湊出國內性別落差的大致面貌。
政治參與度方面,國會女議員比例佔 37.2%,早已經超越婦女保障名額(10%)的水準,領先亞洲各國,全球約排名第 8。不過,女性民選首長、政務官仍然稀少。
企業核心高層、董事會的高階管理領域,女性比例落後歐美國家甚遠。另有問卷顯示,基於家庭因素放棄升遷的婦女高達 3~4 成。勞工平均薪資性別差距達 19%(接近 1 萬元),高中以上學歷、就業率,也有 1 成多的差距。
從歷史的軸線來看,選出蔡英文這樣常民出身的女總統,台灣已創下亞洲之先;但女總統之後,台灣能否像歐洲國家,晉用有性別平等意識的部長和行政首長,甚至鼓勵更多傑出性別進步者和女性進入政治,這才是台灣人民和亞洲各國,對於台灣女總統後的期待。
Fill 1
蔡英文不隸屬於任何政治家族,相較於其他競選者,背景更接近一般人。這樣的常民女總統,是否就代表台灣女性地位大幅提升?她接手執政以後,是否能一舉消除性別不平等問題?(攝影╱余志偉)
蔡英文不隸屬於任何政治家族,相較於其他競選者,背景更接近一般人。這樣的常民女總統,是否就代表台灣女性地位大幅提升?她接手執政以後,是否能一舉消除性別不平等問題?(攝影╱余志偉)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