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現場【Long Game】

陳子軒/疫情、平權、新政下,美國超級盃的轉變

2020年堪薩斯市酋長隊(Kansas City Chiefs)拿下NFL冠軍之後,今年再度問鼎蘭巴迪獎盃。(攝影/AFP/TIMOTHY A. CLARY)

第55屆美式足球超級盃(Super Bowl)將於台灣時間2月8日上午展開,由坦帕灣海盜隊(Tampa Bay Buccaneers)與堪薩斯市酋長隊(Kansas City Chiefs)爭奪本屆的蘭巴迪獎盃(Vince Lombardi Trophy),為這個史無前例的賽季畫下句點。

海盜隊由43歲、在過去20年間已為新英格蘭愛國者隊奪下6個冠軍獎盃的布雷迪(Tom Brady)領軍,出戰由25歲的新世代超級四分衛馬洪斯(Patrick Mahomes)的衛冕軍酋長隊;因緣際會下,海盜隊也成為史上第一支有機會在自家主場奪下超級盃的球隊。場內各式話題十足,精采可期,但場外,卻是氣氛最為詭譎的一屆超級盃。

疫情風暴:真假球迷環繞超級盃

之所以史無前例,當然是疫情壟罩下的詭異場景,為了讓賽季如期舉行,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FL)必須在如此近距離接觸與激烈碰撞的競賽中,確保球員們的健康,並且不會成為擴大疫情的破口。儘管如此,球季間仍有超過700人確診的紀錄,18場賽事因此改期。

這個球季賽中,更因為各州疫情以及應對的管制措施不一,32支球隊中,有13支球隊的主場是整季閉門比賽,沒有任何門票收入,其中還包含甫落成、全世界頂級規格的兩座場館:一是洛杉磯電光與公羊兩支球隊的共同主場、造價高達50億美元的Sofi Stadium,以及拉斯維加斯突擊者造價18億美元的Allegiant Stadium,原本是見證美式足球乃至全世界運動場館建築巔峰的聖殿,但全季下來,空蕩蕩的偌大觀眾席盼不到任何球迷進場。

不過超級盃,這個美國最大的「非正式假日」,將在疫情得到相對控制的佛羅里達州的坦帕灣Raymond James球場進行,再怎麼樣也要辦得熱熱鬧鬧,所以他們將迎接美國自疫情爆發後最多的25,000名球迷進場,加上30,000幅人形立牌,以達到55,000人見證第55屆超級盃的場景。

另一個來自場外的風暴,莫過於層出不窮的平權議題。

平權風景:It Takes All of Us

Fill 1
疫情、平權、超級盃
曼哈頓街頭,一幅貼在牆上的前舊金山49人隊四分衛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單膝下跪圖像。2016年,卡佩尼克在NFL賽前演奏國歌時以單膝下跪,響應BLM運動,抗議警暴。(攝影/AFP/Angela Weiss)

自2020年3月份以來,泰勒(Breonna Taylor)、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以及布雷克(Jacob Blake)等非裔美國人先後遭到白人警察不當武力而致死的事件,掀起一陣又一陣的黑人民權運動浪潮,使得原先在前舊金山49人隊四分衛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支持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浪潮下噤聲、甚至冷眼以對的NFL官方態度,終於出現了重大轉變。

NFL是擁有超過7成非裔球員所組成的聯盟,這個球季不僅在各球場兩端以及球員頭盔上傳達「終結種族主義」(End Racism)以及「這需要我們所有人」(It Takes All of Us)等種族平等的訊息,更邀請美國首屆「青年桂冠詩人」(National Youth Poet Laureate)得主、也是在拜登就職典禮上朗讀詩作〈The Hill We Climb〉的戈爾曼(Amanda Gorman),在本屆超級盃開場前朗讀詩作,以表彰3位名譽隊長──教育工作者戴維斯(Trimaine Davis)、護理師朵娜(Suzie Dorner)以及退伍軍人馬丁(James Martin)的貢獻。而場內,湯瑪斯(Sarah Thomas)也將成為首位在超級盃中執法的女裁判。

儘管新媒體與各式娛樂的挑戰,使得傳統電視產業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但是近年超級盃在美國依舊維持超過40%的收視率和一億人的收視人口。據報導,在「每30秒平均要價達到560萬美元的超級盃廣告」砸下重本的廣告主,也會以社會正義、平權為訴求的主題,畢竟,這就是這一年的時代精神。

在美國,運動一直有種力量

運動,從來就不是可以自外於社會現實之外的避風港,超級盃作為一個全美最大盛會,亦無法逃避其社會責任。儘管每每NFL官方相關新聞在網路發布之後,下方留言區依舊可以見到分裂的美國,對於種族和性別平權議題嘲諷、甚至攻訐,已經是常態,但這就是運動所必須承載的重量,不論願不願意,社會的紋理都會滲入運動的場域,反映著時代的精神。

1991年,也是同樣在坦帕灣舉辦的第25屆超級盃,正是波灣戰爭期間,美國沙漠風暴行動的最高峰,已故歌手惠妮・休斯頓(Whitney Houston)擔任開場演唱國歌,以其高昂嗓音,引爆美國人愛國風潮;當年度這個版本的美國國歌,甚至還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地躍上美國告示牌流行單曲排行榜的前20名。911事件之後,2002年超級盃中場表演的U2,在演唱〈Where the Streets Have No Name〉一曲時,向911事件罹難者致敬,將其姓名一一投射在布幕上,再再提醒著美國人,發生在美式足球之外的殘酷現實。

許多球迷或許覺得,為什麼不能讓我好好看球就好?我關注種族、性別這些議題啊,但為什麼非逼我在只想放空看球的時候,還要想起這麼嚴肅的議題呢?那正是因為在美國,運動具有如此的底蘊而可以撐得起如此沉重的責任,而且具有如此巨大的影響力,這些運動員們也深知自己可以扮演的角色。

回顧NFL在過去20年,尤其是911事件之後,其政治立場多與保守勢力、甚至愛國主義結合,但是在2020的疫情、平權等各方議題匯集的風暴下,NFL也必須做出立場上的轉變,以迎合主流民意的期待。

今年,我們將迎來最具政治與社會意涵的一屆超級盃,因為疫情、平權與新政下的美國,必須如此。

【Long Game】專欄介紹

運動,是一種文明的演進,在規範與框架之下,將野性的競爭與衝突升華為力與美的技藝。

運動,也是一種經濟的刺激,隨著農業社會、工業社會、資本巿場發展,串接庶民消費與高端精品。

運動,更是國族主義與個人主義的交鋒,在集體榮光共感底下,不斷思辯競技最核心的精神與意義。

運動的社會性,與社會的運動性,是一場永恆的「長盤制」(Long Game),人類的愛恨情仇,喧囂歡愉,當代價值,將天荒地老戰鬥與論證下去。

Long Game,《報導者》的運動專欄,由研究專長為運動社會學、流行文化與媒體觀察的國立體育大學體育研究所教授、美國職棒MLB球評陳子軒執筆。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