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現場

【法律人追劇】《屍戰朝鮮》:階級才是心中的瘟疫

(攝影/AP Photo/Ahn Young-joon/達志影像)

(※本文包含《屍戰朝鮮》1、2季劇透,請斟酌觀看)

喪屍這類的題材還能如何翻轉?

作為一個從小打著《惡靈古堡》系列電玩長大的世代,先是看著電玩裡感染T病毒的喪屍走向大螢幕成為賣座電影,接著又有美劇《陰屍路》(The Walking Dead)告訴我們最終喪屍會佔領世界,必須利用手邊僅有的資源讓生命找到出路,後來大帥哥布萊德彼特在《末日之戰》(World War Z)提醒人類,不要放棄始終都該存有希望。無論是電影或戲劇,似乎西方影視作品已經把喪屍運用的出神入化,而亞洲的影視作品也嘗試把視野從傳統靈異、宗教題材移開,從「貞子」、「伽椰子」的「哭聲」中進入喪屍的題材;日本人拍出了諷刺片場血汗、卻又讓人笑著笑著就流淚的《一屍到底》,韓國則藉著《屍速列車》一舉把喪屍電影推到另外一個境界,原來喪屍的可怕,更多是在於人性的卑劣與自私,擁擠的車廂和肆虐的喪屍創造了觀影時無與倫比壓迫的體驗,當你以為這就是頂點,沒料到《屍戰朝鮮》這樣的戲劇無疑立下此類影視史中的里程碑(還是墓誌銘?),自此以後和其他喪屍影視的距離就是咫尺,也是天涯。

《屍戰朝鮮》談的自始至終就是階級的問題,光是戲劇名稱就很有戲,本來第一季的翻譯名稱是《李屍朝鮮》,大家也習慣這樣的名稱,第二季在萬眾矚目下上檔,配合著世界正在蔓延的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實在讓人有滿滿的既視感,可謂是未演先轟動,不料突然殺出程咬金,在韓國抗議下名稱必須換成《屍戰朝鮮》,很多人不明究理,想說追個劇有需要這麼正經八百,不過稍微瞭解一下,才知道「李氏朝鮮
「朝鮮國」由全州李氏成立,是朝鮮半島歷史上最後的王朝,在朝鮮日治時期,日本將該朝代稱為「李氏朝鮮」。
」對韓國人來說,背後代表著曾被日本殖民的過去,而李氏曾經統治朝鮮數百年,我們中文玩的諧音梗固然很切中戲劇主題,但挑起曾被殖民、上對下的敏感神經,單單從劇名轉變,就透露著「階級」是不能說的秘密!

喪屍在《屍戰朝鮮》中可謂是拋頭顱、灑熱血演出,各式死法的讓人目不暇給,而大批大批的喪屍不斷在劇情的推演中蜂擁而上,無論是在第一季作為最終一幕,喪屍在天亮之際,無畏於陽光照射而衝向世子李蒼投靠安炫大人鎮守的尚州;第二季大批的喪屍在中殿娘娘玉石俱焚下,如螻蟻般密集的衝向宮殿,都創造出「數大便是美」的視覺震撼,不過相較於《屍戰朝鮮》真正要談的議題,戲劇中無論是在呈現宮廷鬥爭的詭譎,或反應生死之際的掙扎,乃至於為了發現這場造成喪屍疫情的層層剝繭,喪屍的功能其實只是煙火吸睛,名符其實的工具人,而且還是那種完全沒有自主意識(喪屍的動作都是受蟲驅動)、最慘的那一種。

法律世界裡也有工具人?

在法律的世界裡面有沒有跟喪屍可以比擬的工具人?認真說起來還真的有,這裡要談的可不是男女感情交往中常常戲稱的工具人,在浩瀚刑法學的銀河裡有一種「間接正犯」的概念,「間接正犯」只是被支配的對象,背後的藏鏡人藉由支配關係完成各種犯罪結果。

一般而言,有一種類型是利用無刑事責任年齡或刑事責任能力的人來犯罪;另一種是利用他人不知情的行為來完成犯罪,在司法實務上,「間接正犯」其實很常見,例如為了提領大筆金額臨櫃盜領他人存款,銀行人員在SOP上審核簿子和印章,這時就會看到判決裡面會寫到「利用不知情的行員」完成提領金額;又例如在毒品案件中,也看過利用快遞公司來完成不同地點毒品的寄送,這時快遞公司在不知道寄送內容物是什麼的情況下,就成為判決中的被利用不知情的工具人。

鏡頭回到劇中,為何強調《屍戰朝鮮》中談的是階級呢?這要從最初喪屍為何在皇宮的原因說起,在劇中的大反派領相趙學柱知道殿下已經病逝,可是於此同時,自己的女兒作為殿下身邊的中殿娘娘,肚裡正懷著快要臨盆的皇子(隨著劇情開展方知中殿娘娘並沒有懷孕),殿下這時並不能死,必須撐到中殿娘娘生產後才駕崩,讓帶著自己家族(海源趙式)血脈的後代順利繼承王位,並統領鮮朝,所以領相才會想藉由劇中的生死草,用生死草搗磨成藥,讓剛逝去的人服用,這時附著在生死草上的蟲卵將會在人體內寄宿,並驅動肢體活動,讓死人遠遠看來好像還活著,這方式可以讓駕崩的殿下維持著貌似活著的假象;對領相而言,即便自己已權傾一時、不可一世,但終究和王位有著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這就是君和臣的天壤之別,也是血統帶來的階級之分。

階級埋下的引信

階級也埋下了疫情蔓延的引信,如果只是利用生死草讓人成為喪屍,為了滿足喪屍的活動力,就是繼續投食生人來維持,生人被咬死後只會成為冷冰冰的屍體,但好巧不巧,當時隨著大夫老師前去替殿下看病的學徒,因為被殿下咬了一口之後就毒發病逝,大夫老師把學徒帶回自己的根據地(東萊持律軒),本來到這裡其實還不會有事,但壞就壞在民不聊生,京城的人們還能溫飽度日,但郊區的人們只能吃土吃草裹腹(更別說殿下有活人可吃),這時就有人突發奇想將學徒的屍體煮成肉湯,可想而知飢腸轆轆的人就蜂擁而上大快朵頤。

吃下了毒發病逝的學徒,然後呢?然後就死掉了,每個人都毒發身亡並變成喪屍,而且變化後的喪屍不再像先前殿下那樣咬人之後只會造成死亡,而是如同神奇寶貝超進化,毒發身亡的喪屍咬人後,也會把咬的人變成喪屍,在被逼得人吃人的時代,疫情從此就一發不可收拾,從朝鮮的南部一路漂向北方。

「階級」在司法制度上會是議題嗎?或許可以從「有錢判生、無錢判死」這句都市傳說談起。這句話在過往當然是對從事審判工作的法官最嚴厲的控訴,指的當然就是從事審判工作的人因為貪汙收了錢,所以把刑度變成交易的對價,讓正義女神一轉眼成為魔鬼代言人,不過這類的話語終究空穴來風,有幾分證據再來說幾分話,隨意往法官群體潑汙水並不會顯得自己比較高明。然而,對這句話該如何重新理解,就曾有法官投書表示在司法實務中,不免看到有資力能請得起昂貴律師團的被告,通常比較能找到案件上的破口,進而獲得比較好的刑事待遇,這也反映出訴訟需要資源的事實,貧富差距在社會上存在,在法庭上也會存在。

在制度中,盡力消弭階級的不利

不過司法制度中並不是沒有看到這樣的困境,於是乎我們有法律扶助這樣的機制,透過各地的法律扶助基金會提供法律協助,進到訴訟當中,例如刑事程序也有針對資力弱勢的人(低收入戶、中低收入戶)可以由國家指定律師給予協助,民事程序則可以聲請訴訟救助,先不繳交裁判費,這都是降低進入訴訟程序時的門檻,盡力去消弭在司法程序中可能因為階級帶來的不利益。

在《屍戰朝鮮》第二季的尾聲,太子李蒼選擇放棄王位,讓完全沒有王室血緣關係的護衛之子坐上大位,似乎象徵著階級能夠翻轉,而戲劇中想像出來的很豐滿,可現實卻很骨感。關掉螢幕回到現世,在我們生活的這片土地上,大多數人仍然因為不同的差異性(不僅僅是階級)而苦苦在生活中掙扎,性別、貧富、世代每個議題都是修羅場,或許就如同《動物農莊》的金句一樣,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法律人追劇】專欄介紹

法律人也追劇?當然,只是他們不會在法庭上告訴你而已。有的法律人不僅愛追劇,更希望解讀及探討影視作品中的法治文化意涵,並讓司法改革可以更加通俗易懂。

《報導者》在週末開闢「法律人追劇」專欄,邀請曾以《羈押魚肉》一書獲得金鼎獎的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林孟皇、雲林地方法院法官王子榮等法律人執筆,未來每月一篇與讀者相見。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