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暗黑首爾車站出發 《屍速列車》導演過站希望
攝影
延尚昊走出海關,穿著印有《丁丁歷險記》主角圖樣的粉色T恤,一手推著娃娃車,另一手抓著玩具,一邊幫妻子背起包包,一邊還不時傾身逗弄1歲的女兒,那畫面和樂又溫暖,等在入境大廳的接待人員都好疑惑,不斷交頭接耳:「他真的是我們要接機的那個《屍速列車》的導演嗎?」
延尚昊常常唱著韓國童謠〈島屋孩子〉給女兒聽。(攝影、錄音/余志偉,聲音來源:延尚昊清唱)
掀起討論熱潮、創下韓國電影在台票房紀錄(台灣票房達3.4億元)的電影《屍速列車》導演延尚昊,14日為了參與台中國際動畫影展抵達台灣。
在延尚昊造訪台灣前,各類關於他與電影的評論文章滿天飛,多數繞著「韓國能,台灣為什麼不能」的論調,但實際上對他這位動畫出身的導演所知甚少。
回頭翻找延尚昊過往動畫長片作品,從關於校園霸凌的《豬玀之王》、揭露宗教虛偽與詐騙的《偽善者》,到這次在台中國際動畫影展首映、也是《屍速列車》前傳的《起源:首爾車站》,部部黑暗驚悚,加以貼緊社會黑暗的冷調,直指人性與階級的不堪與險惡,是很成人導向的重口味作品。無怪乎在影展工作人員猜想中的延尚昊,可能就是有點憂鬱、臭臉,或反應冷淡的那種人。
與延尚昊一起工作4年多的製片李東河,過去是李滄東《生命之詩》、李胤基《關不住的誘惑》的製片,這次隨行來台參加影展活動,聽著台灣人所以為的延尚昊,他哈哈大笑。他說私底下的延尚昊十分平常,跟其他會相約打球、品酒、聊美食的電影人相比,甚至有點無聊,「他不愛出門,國外影展的邀約幾乎都不去,願意到台灣,還是因為飛行距離夠短。除了看動畫跟漫畫之外沒什麼嗜好,20年前的衣服到現在還在穿。」
這樣的一個人,若不是看了作品,李東河可能一點興趣都沒有,「5年前的釜山影展,我看到《豬玀之王》,就決心要認識他、跟他工作。」在李東河眼中,他是有才華且誠懇的導演,擅長好好講故事,也很關心社會。「他對身邊的事物很有想像力,會為了一點想法或想像的可能,從早到晚一直思考、跟人討論,我們聊天的內容,全都是工作。不過他現在有了新的嗜好:女兒。」
或許是女兒的誕生,或許是被新生命所代表的希望所感染,無論如何,延尚昊的生命狀態自此改變,其創作也開始共振變化。
Fill 1
延尚昊這次帶著女兒、老婆,全家到台灣參加第二屆台中國際動畫影展。(攝影/余志偉)
延尚昊這次帶著女兒、老婆,全家到台灣參加第二屆台中國際動畫影展。(攝影/余志偉)
在2013年的《偽善者》片中,失意、好賭,卻又渴望被認同、求翻身的父親,以暴力肢體與不堪言語對著妻女傾瀉所有不滿,蔑視女兒所有的努力,最終逼得妻子崩潰、女兒自殺;對比《屍速列車》中,兩位父親為了拯救受活屍圍困的妻女、護存她們的生命,奮不顧身穿越數節車廂與活屍搏鬥,最後不惜奉獻生命的結局,在延尚昊的創作軌跡上,就像是漫長永夜後的黎明到來。
一直讓延尚昊翻來覆去與掙扎著的都是關於人性,他雖然給了《屍速列車》一個帶著微光的希望結局,但在此前,他的作品結局毫不見光,幽黯無邊,充滿社會底層小人物為求生的難堪與悲哀的死亡。像是早於《屍速列車》前所完成的前傳動畫《起源:首爾車站》,某部分情節設定雖相同,也有父親援救女兒、熱心人伸出援手等溫暖情節,但最後一場戲卻來了大翻盤,將那些好不容易對人性抱持期待的觀眾狠狠推下絕望谷底,再次對人性的光明面揮出重拳。延尚昊說自己是那種想透過作品與觀眾溝通的創作者,對於一些既存的社會現狀,他想跟觀眾一起重新思考。
延尚昊聊起2006年韓美簽署FTA(Free Trade Agreement,自由貿易協定),韓國電影人為了其中的電影配額制走上街頭的事件
2006年,韓國政府為了推進韓美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與美方簽署協議,宣佈縮減韓國電影配額,將韓國電影在韓的保障上映天數從146天縮減至73天,此舉引起電影界譁然,相關人士發動了連串的示威抗議與罷工活動。
,「一方面我看到業界為了保護國片的行動,另一方面也看到有些民眾對這些抗議事件的反感,很多人覺得電影人很自私、是為自己利益。但等到政府說美牛也要開放進來時,那些當初冷言冷語的民眾又跳出來說不可以了,這前後態度的落差,以及那種『跟自己有關係了所以有關係』的心態,很有趣。」
對於民眾善變立場、盲從、不求甚解等種種觀察,後來也被延尚昊放進了《偽善者》。片中,打著拯救末世人類口號的騙子,化身宗教人士進駐純樸小村,以溫情關懷迅速搏取村民信任,一傳十、十傳百,幾乎所有人對於信教一事深信不疑,對奉獻金錢興建教堂一事滿懷希望,最終當然是空夢一場。
Fill 1
延尚昊穿著相當隨興,這次穿著《丁丁歷險記》主角圖樣的粉色T恤出席影展開幕記者會。(攝影/余志偉)
延尚昊穿著相當隨興,這次穿著《丁丁歷險記》主角圖樣的粉色T恤出席影展開幕記者會。(攝影/余志偉)
從動畫片導演到執導真人電影,從小眾的動畫片市場到主流電影市場,延尚昊說自己過去其實從沒想過這種可能,「我最關心跟期待的還是動畫。怎麼樣能在題材、成本與規模上有突破,怎麼樣可以讓動畫也操作得跟一般電影一樣,是我跟韓國很多動畫導演不斷討論的。」
1978年出生的延尚昊並非電影或動畫相關科系畢業,他說自己大學讀的是西洋畫科系,「我知道網路上都流傳我是讀西洋文學系的,但那是因為兩個科系的韓文發音太近,最早可能有人聽錯了,我是想就讓他一直錯下去算了。」帶著一種男孩惡作劇的笑,延尚昊說。
當動畫導演是延尚昊從小的夢想,日本動畫導演今敏、大友克洋的作品一路伴著他成長,押井守、沖浦啟之的動畫作品也是他的養份,「那裡面的世界,讓人很多想像,也是另一種看見人生的方式。我因此很愛畫畫,小時候還去上過美術補習班。」只不過,早年韓國的大學科系並沒有動畫相關可以選擇,延尚昊最初的動畫技術都是靠自學得來,大學畢業後,他找到了一份動畫公司的工作,「但那邊的工作內容已是整個動畫產業的最後端,客戶也多是歐美的,我其實很想看到自己參與的作品,但在那邊都看不到。」他苦笑。
延尚昊因此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從短片起家,不過動畫市場在韓國仍是小眾,產業規模也遠比不上一般電影,即使後來開始有了國際影展的肯定
2011年以《豬玀之王》奪下釜山影展最佳導演獎、2013年以《偽善者》拿下西班牙切斯特奇幻影展最佳動畫片獎
,但李東河說,「《豬玀之王》、《偽善者》在韓國的觀影人次仍只有2萬左右,比起一般商業電影動輒百萬的數字是有差距的。」
這一回,從《屍速列車》到《起源:首爾車站》,由真人電影先行炒熱話題再推動畫電影的策略,延尚昊算是獲得了成功,在韓國,《起源:首爾車站》的觀影人次已近15萬,與過去兩部長篇作品相較,至少多了7倍。
延尚昊很感謝李東河與投資他的製作公司,他說從《豬玀之王》開始,就有人建議他能改拍真人電影。不過延尚昊的心思一直放在動畫上,「這一次,是他們一直鼓勵跟給建議,我才開始動筆寫真人版的劇本,但想到投資的金額那麼大,真的很有壓力。」
長年與韓國電影圈往來的台灣電影工作者黃孝儀說,韓國一直有「企劃電影」的概念,「相較於傳統的導演(主導的)電影,另有專人會不斷在市場上找尋合適的、有發展可能的題材跟導演。延尚昊在動畫電影的表現是好的,構圖、敘事的成熟,天馬行空的情節設定,我想投資他的公司一定還看上了他可能突破一般電影思考的潛力,所以不用說他爆紅什麼的話,因為其實他一路走來理所當然。」
雖然《屍速列車》獲得成功,延尚昊明年也將推出第二部真人電影《念力》,以超能力為主題,但延尚昊念茲在茲的是:「這些年,韓國的電影有了轉變,很多電影都是大製作、大卡司,但這真的是觀眾要的嗎?我一直還在想。」另一方面,他無法忘情動畫,至今持續有動畫創作進行中,即使小眾,「還是有它的觀眾。」
Fill 1
第二屆台中國際動畫影展主辦單位在開幕片《起源:首爾車站》記者會上,特別安排《屍速列車》裡的喪屍角色出場。(攝影/余志偉)
第二屆台中國際動畫影展主辦單位在開幕片《起源:首爾車站》記者會上,特別安排《屍速列車》裡的喪屍角色出場。(攝影/余志偉)
從動畫到電影,延尚昊的一個跨步,彷彿將從前曲高和寡的自己遠遠地拋在後頭,在韓國的電影圈裡,已經有人因為《屍速列車》的商業、親近大眾而開始質疑:過去總是充滿批判力的延尚昊是否還在?
對此,他本人似乎也困惑,還在摸索跟調整方向,「有了真人電影的拍攝經驗,現在的創作其實多了很多思考的方向。該是要對小眾說話,深入探討一些專門議題?或者要跟大眾溝通,多點接觸?我一直還在想是否有同時並行的可能。」
可以肯定的是,女兒始終是父親生命中的第一女主角。還記得那天,在台中國際動畫影展的影人記者會結束後,延尚昊的妻子推開了門,推著女兒的小推車走進正在收拾桌椅的會場,延尚昊毫不遲疑拋下圍在他身邊的工作人員,一個箭步就蹲到了女兒面前,呵呵笑著。
儘管自己截至目前為止的作品都很黑暗,還夾雜了背叛、暴力、死亡等元素,但延尚昊說:「如果女兒想看,5歲就可以開始看我的作品,我也是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看這一類的動畫跟書。能跟她討論、溝通裡頭的劇情,是很好的事哪。」

《起源:首爾車站》

《起源:首爾車站》是台中國際動畫片影展中【國際長片:環球視覺脈動】單元影片,單元中另有延尚昊擔任製片,李成彊執導的《小凱:鏡之湖傳說》。影展自10月13日起至21日在台中TIGER CITY威秀影城連續展映9天。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