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傳真〉

張良一/集合啦!割稻農友會──貢寮山區「換工」相挺的稻作傳統

距離貢寮市區十多分車程的石壁坑山上,至今仍有不少農家從事稻作。通往山區的山路過窄,不利割稻機上山,石壁坑的農友們沿用傳統的人工割稻。由於過程需要大量人力,仍保留「換工」傳統,十多位農友組成一個換工團,今天我們幫你割稻,明日你幫其他農家,大家相挺相扶持,在「趕時趕陣」的割稻期間,及時收割已經飽滿成熟的稻榖。

台灣從70年代進入機械化耕作後,很難再見到「換工」割稻,沒想到在偏遠的貢寮山區,因交通不便,意外地保留下來,也見證往昔台灣曾經走過的農村文化。

72歲的簡秋陽在山上種植兩分多地
台灣農田常用分、甲為面積單位,十分為一甲。一分地大約967平方公尺。
的水稻,割稻日是他這一年當中最重要的日子,清晨才剛破曉,田裡的稻穗布滿著露珠,簡秋陽已經迫不及待下田割稻了!不過,他並不是一個人在諾大的田裡孤獨地割稻,他的兩位弟弟和一位妹妹,還有其他10位也在附近種稻的農友們都會上山「換工」幫忙他。

清晨不到6點,太陽還沒爬上簡秋陽屋後的山頂,農友們陸陸續續來到,有人彎腰割稻、有人傳遞一把又一把結滿稻穗的稻桿、有人負責脫榖,而在屋子前的阿嬤們也沒閒著,除了曬稻,還要張羅十多人吃的「割稻仔飯」。水田裡、曬穀場上還有簡秋陽的屋裡屋外,人聲鼎沸,讓平日安靜的山村熱鬧滾滾。

由於換工割稻需要大量人力,也非常消耗體力,因此吃「割稻仔飯」是割稻當天非常慎重的大事。三餐之外,上下午另有兩頓點心,唯有大量的食物才能補充耗去的體力,也因此有「割稻仔飯食五頓」的傳統。

簡秋陽的妹妹─阿質阿嬤,她在上山前已經摘了簡直像一座山的空心菜和地瓜葉,她和鄰居的阿嬤,趁著農活還不太忙時挑撿要吃的菜葉。隨後,阿質阿嬤就開始在廚房忙著早上10點要吃的點心了:她準備了炒大麵、豬腳滷蛋、白斬雞還有現撈現煮的鮮魚湯,餐後還有冰鎮的仙草冰和自家種的西瓜。簡秋陽把家裡最好吃的食物通通拿出來,藉著澎湃的割稻仔飯表達對前來換工的農友的感謝之意!昔日「割稻仔飯食五頓」的農村文化,也因為在貢寮山區的「換工」割稻而保留下來。

簡秋陽的割稻換工團總共有10位阿公、3位阿嬤和一位30多歲的農友,年齡加起來超過千歲!他們從清晨5點開始割稻,一直到烈日灼人的正中午才割完兩分多地。同樣面積的稻田在平地,水稻機不用一個鐘頭就可以完成,簡秋陽他們卻花了整整7倍的時間!清晨才剛下田,他們全身上下立刻濕透,烈日下還要忍受不斷彎腰帶來的全身酸痛,過程極為艱辛勞累。為何要種稻種得那麼辛苦呢?簡秋陽毫不遲疑地說:「你跟我買米,我就有動力做下去!」

Fill 1
張良一、貢寮山區、手工割稻、換工、稻作傳統
清晨的陽光照耀在簡秋陽金黃飽滿的稻穀上,顯得晶瑩光燦。
Fill 1
張良一、貢寮山區、手工割稻、換工、稻作傳統
天剛亮不久,前來「換工」的農民立即下田割稻。
Fill 1
張良一、貢寮山區、手工割稻、換工、稻作傳統
72歲的田主簡秋陽(左)和農友們直接在泡著田水的水田上,將結滿稻穗的稻桿送進水稻脫殼機內脫穀。
Fill 1
張良一、貢寮山區、手工割稻、換工、稻作傳統
簡秋陽肩挑剛從田裡收割下來的稻穀,準備扛到屋子前的馬路上曬稻穀,割稻日是他這一年當中最重要的日子。
Fill 1
張良一、貢寮山區、手工割稻、換工、稻作傳統
簡秋陽和鄰居阿質阿嬤合力將另一張帆布攤開,讓不斷湧進的稻穀有空間曬。
Fill 1
張良一、貢寮山區、手工割稻、換工、稻作傳統
割稻同時也在田裡發現一窩紅冠水雞的鳥蛋。簡秋陽用草帽並鋪上稻桿充當鳥窩。
Fill 1
張良一、貢寮山區、手工割稻、換工、稻作傳統
簡秋陽的妹妹準備了炒大麵、豬腳滷蛋、白斬雞還有現撈現煮的鮮魚湯,餐後還有冰鎮的仙草冰和自家種的西瓜,而這只不過是中餐前的點心。
Fill 1
張良一、貢寮山區、手工割稻、換工、稻作傳統
農友們從清晨5點多割到上午10點多,已經割了一大半,簡秋陽(右)招呼大家吃點心休息一下,由於換工割稻需要大量人力,也非常消耗體力,需要大量的食物補充體力,因此,吃「割稻仔飯」是割稻當天非常慎重的大事!簡秋陽準備豐盛菜飯招待換工農友,也藉此表達謝意。
Fill 1
張良一、貢寮山區、手工割稻、換工、稻作傳統
一位農友割稻割得滿身大汗,稻穀黏在已經濕透的衣服上。
Fill 1
張良一、貢寮山區、手工割稻、換工、稻作傳統
換工農友們彼此分工合作:有人彎腰割稻、有人傳遞一把又一把結滿稻穗的稻桿、有人負責脫榖,大家相挺相扶持,在「趕時趕陣」的割稻農忙期間,及時收割已經飽滿成熟的稻榖。
Fill 1
張良一、貢寮山區、手工割稻、換工、稻作傳統
換工農友將一袋稻穀從田裡扛上來。
Fill 1
張良一、貢寮山區、手工割稻、換工、稻作傳統
這片八分多面積的梯田也是簡秋陽的,不過他租給他的姐夫種。兩天後,割稻換工團也來到這片梯田割稻。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