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以後,再也吃不到台灣蒜頭

(攝影/余志偉)

入夜,閃電大作,雷聲被悶在黑暗的雲裡,雨水不知從何而來,不停地倒下。清晨5點出頭,業主家燈火已亮,人語頻繁交換,門裡門外進進出出,業主林輔賢獨坐在戶外屋簷下打電話,取消了原本的派工。「天公伯不賞臉,今天沒辦法挽蒜頭啊。」我知道這天的損失與焦慮他得要吞下肚。

Fill 1
蒜頭、雲林、林厝、林輔賢
(攝影/余志偉)

今年(2017)蒜頭栽種過程天候不佳,產量較去年減少2成,相對價格上漲,清明過後的採收時間,家家業主都在搶工搶收。蒜頭採收過程,機器能做的很少,只有割葉跟翻土,接下來就要靠人力一顆一顆收成,拉出土、剪蒜莖、蒜根、成簍、裝袋,如果要精緻點,還要日曬、去土,「我們林厝村的蒜頭最好、又香又辣,如果有日曬過更好,」 林輔賢說 。

蒜頭採收手續繁複,以1分地
一甲10分地,一分地約等於293.4坪。
、10個工來說,扣除掉用餐、休息時間,有時從早上6點做到晚上6點都還收不完,如果請來的工沒經驗,那就要加班好幾個小時,因為如果一天內沒收完,絕大多數都會被偷走。

農村的長期缺工和人口老化,採收蒜頭愈來愈難叫工,長一輩逐漸凋零,而年輕一輩又不太受得了採收的辛苦,日曬、彎腰、搔癢及反覆剪收引起的水泡。找不到工、人事成本提高,間接影響了蒜頭的栽種面積和產量,「或許以後我們會吃不到台灣產的、又香又好吃的蒜頭,」林輔賢感嘆的溜出這句話。

天色漸晚,在田邊樹下拍掉腳上的泥土,一整天跟著他們採收、運送、曬蒜,赤腳踏在泥土、柏油路和水泥地上,最真實的溫度從腳底傳來,不遠處的他們,還在辛勤地勞動。

Fill 1
蒜頭。農工。農業。
Fill 1
蒜頭。農業。缺工。
Fill 1
蒜頭。農工。缺工
Fill 1
農業。蒜頭。
Fill 1
蒜田的勞動
Fill 1
蒜田的勞動。(攝影/余志偉)
Fill 1
蒜田的勞動。
Fill 1
Fill 1
蒜田的勞動。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