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朗熹/「無毒」的耕耘者

陳炫村的父親是在南投種植檳榔樹的農人,他因為父親經歷被虎頭蜂螫咬後求助無門的意外,在高中畢業後投入務農。此後4年間,炫村過著白天務農、晚上上課,半工半讀的生活。

在栽種火龍果之前,炫村先跟兩位採用不同農法種植火龍果的農友學習,打穩根基,之後每週遠赴台中,跟隨中興大學植病系教授蔡東纂學習友善、有機的栽種技術。

獲得不同的技術和經驗後,炫村開始跟父親一同管理自己的果園,堅持無毒種植。經過無數次嘗試和改良,炫村的努力獲得兩個農業比賽的肯定,這兩次的獲獎經驗令炫村更確定往後無毒務農的方向。

他希望以自己微小的力量,改變食品的本質,對環境更友善,也負起食品安全把關的責任,讓大眾更認識「有機」或「無毒」的好處,好讓他們吃得安心。他強調「有機」或「無毒」的栽種方式不是完全不使用農藥(
關於「有機」,農委會的定義是:「遵守自然資源循環永續利用原則,不允許使用合成化學物質,強調水土資源保育與生態平衡之管理系統,並達到生產自然安全農產品目標之農業。」
根據法規,除了做到不灑農藥、不施化肥、不用抗生素、不破壞生態等生產過程之外,還須經過驗證單位的認證,依法標示,才能算是合格的「有機」產品。
而「無毒」則範圍較廣,原則上比照有機栽培方法,生產沒有化學藥劑殘留的農漁畜產業,但目前沒有標章。
另外還有「自然農法」一詞,原則是採用大自然法則耕種,比有機農法嚴格,不只化肥,連有機肥都不使用。
),而是嚴格控制使用的劑量、種類、時間和方式,讓農藥殘留在農作物的比例降至最低(
在產期結束前後、颱風損傷嚴重情況下,仍會使用政府推薦農藥藥劑,達至清園效果,大幅降低產期過程中病蟲害的好發率,並在固定時段使用有機藥劑資材對抗病毒前來敲門,但並不使用殺蟲劑,以無毒的環境培養大自然的生物鏈生態。
)。

說到實際的農事工作,那些別人眼中重複而沉悶的工序,對炫村來說卻深具意義。每個步驟都像是與土地和農產品的一次對話,從而更了解它們的需要,令炫村更期待下一次的收成。

如今,炫村的種植技術已趨成熟穩定,除了管理自己和父親的果園外,也跟其他先進農業公司合作,更取得有機轉型期的認證。希望透過雙方合作,令自己有機栽種技術更加精練,也希望自己的火龍果能夠面向更多人。

Fill 1
1「無毒」的耕耘者。(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2「無毒」的耕耘者。(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3「無毒」的耕耘者。(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4「無毒」的耕耘者。(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5「無毒」的耕耘者。(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無毒」的耕耘者。(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無毒」的耕耘者。(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無毒」的耕耘者。(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無毒」的耕耘者。(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無毒」的耕耘者。(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