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對待土地再好一點
攝影
晨的露水還飄浮在空氣中,陽光從東方傾斜著灑下,一條蜿蜒的鄉道,兩旁是大片綠色的蕉林,後來才知道,這其中還有檸檬、椰子、瓜果和芭樂,霎時間一幕美好的鄉村印象浮進腦中,如果不是採訪,沒有人會相信在這些背後的土地,有一大片可能已經被被汙染,雨後穿過它身子的水溢了出來,帶著某種病癥的血液正透露些什麼。
車子緩緩駛過反旗山大林回填廢爐碴自救會長鄭妙珍的家,相約的時間已到,為了不打擾她家裡的其他人,於是在門外與她養的狗相互對視,自己前一天的經驗是:「這隻狗是真的會咬人的。」
「對不起、對不起,昨天太累了,早上有點爬不起來。」說話的同時,她丟了一顆白饅頭給與我對視的狗。前一天為了這個案子的二審開庭,鄭妙珍花了很多心力在準備。「你會騎腳踏車吧?這台給你騎。」穿好雨鞋的鄭妙珍拉了一台腳踏車給我,自己則敏捷的跨上腳踏車出發,我背了器材趕緊追上,深怕狗兒吃完早餐又想起我來。
沒有太久的踩踏,我們好像抵達目的地,鄭妙珍還沒有停下來便又和在棚下整理大黃瓜的農人道歉,這位農人是鄭妙珍的先生,看到我來拍攝採訪他並沒有顯得意外,仍專心的挑揀著在地上被排列整齊的作物。
「現在是大黃瓜的季節嗎?」
「不是,就因為不是所以價格比較好。」
「那這塊地是妳家的嗎?」
「是我們租的,這麼好的土地沒人要耕作,所以我們就跟地主租下來,種植一些短期、經濟效益較高的作物。我們這邊是水源保護區,土地很好,水質也好,不耕作太浪費了。」
跟著鄭妙珍在園裡作業,終於明白為什麼農人要早起作農事,才沒一下,就覺得早晨溫柔的太陽現在竟這麼惡毒。「這些瓜,我們都是用自然的作法,雖然產量會減少,但比較健康,對土地也比較好。我們現在也跟一些聽得進去的鄰居、親戚分享,大家都覺得還不錯。」巡過整片瓜園之後,鄭妙珍帶我到附近的農地拜訪,這裡的水質改變確實影響了這個寧靜的鄉村,許多事物都因此被理解與對待,作物、農人、土地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