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原信/大觀社區的抗爭末路
攝影
歷經3年抗爭,板橋浮洲大觀社區自救會,於3月14日晚間與退輔會進行最後協商,跨日協商9小時後,於15日清晨達成共識。
自救會接受退輔會開出的安置條件,21戶居民均須同意搬遷後,便可免除不當得利追討,其中針對部分弱勢居民,退輔會將給予10萬元補助,原定於18日的拆除行動可望暫緩,退輔會承諾3個月緩拆期供居民搬遷。面對勢必得接受的條件,居民表示,「打拼多久才買下來的一間厝,十萬塊要叫我們吞下去,當然會不甘願,心肝也很艱苦......不過也已經沒辦法了,不然還要被政府拆厝跟罰款」。
大觀社區社區迫遷危機始於2008年,因社區土地所有權為板橋榮民之家所有,僅擁有地上權的居民開始受到板橋榮家分批提告侵佔國有地,即便居民於1993年至1995年間曾提出承購土地申請但未果,部分居民更於1956年婦聯一村成立時便居住於此,但居民仍於2014年敗訴,並且於2016年起收到強制執行令,此後便抗爭至今。
自救會目前與退輔會達成的協議包括,退輔會緩拆3個月,住戶於期限內點交房屋,免除強制執行拆遷費,不追究不當得利,但已繳納者不退還;而10萬元補助,除原有12戶現住戶弱勢外,3位非現住戶、1位已繳交1百萬不當得利的住戶,共16戶可以拿到,於交屋後1週內發給。針對居民未來住所,退輔會承諾協調包租代管、社會住宅、租金補貼的優先抽籤權,若搬遷期限3個月後仍無法獲得安置,則提供3至6個月的短期異地安置。
協商會議中,自救會為降低弱勢居民未來生活的困難,曾提出放寬邊緣戶的社福資格認定以利申請租金補貼、弱勢家戶包含榮民榮眷的照顧、增加弱勢家戶名單、要求退輔會編列預算補貼現行安置方案中住戶負擔不起的差額,以及希望爭取補償20萬元(全數住戶不當得利之平均數),彌補住戶已繳納不當得利的損失。
但針對自救會5項訴求,退輔會表示無法編列預算,僅承諾會嘗試協調相關單位,並針對榮民榮眷發給5萬元,但不得與10萬元併用。
大觀社區居民抗爭3年,還是留不住家,協商結束後,許多居民忍不住落淚。有人只希望18日可以不要來拆就好,不敢想以後的日子能住哪;也有居民則針對21戶全部同意才能緩拆的條件表示不滿,「如果不簽,其他住戶就通通要被追討不當得利跟強制執行費」。
對此,自救會發出聲明表示,儘管免除不當得利與強制執行費,是以自願點交拆屋來做交換,卻已經是非正式住居運動的一點進步與希望,並呼籲退輔會盡快與相關單位協調安置方案,莫讓弱勢居民流離失所,自救會也希望未來台灣社會處理大觀社區這類的非正式住居案例時,不要再有下一次迫遷悲劇。
Fill 1
戚王員一家人歡度母親節。
戚王員一家人歡度母親節。
Fill 1
阿秋檳榔老闆黃世進正在接聽顧客電話。
阿秋檳榔老闆黃世進正在接聽顧客電話。
Fill 1
陶建中身為模板工人,常常得不斷接零工維持生計。
陶建中身為模板工人,常常得不斷接零工維持生計。
Fill 1
素香一家用餐時刻。
素香一家用餐時刻。
Fill 1
劉進賢是搬家工人,房子為向妹妹廉租,劉收入不多,靠著送貨搬家的臨時工作度日。
劉進賢是搬家工人,房子為向妹妹廉租,劉收入不多,靠著送貨搬家的臨時工作度日。
Fill 1
大觀社區居民戚王員,常常在社區散步,常說老了就要多走走。
大觀社區居民戚王員,常常在社區散步,常說老了就要多走走。
Fill 1
許萍是一名清潔工,居住於大觀數十年,失去家將無以為繼。
許萍是一名清潔工,居住於大觀數十年,失去家將無以為繼。
Fill 1
隨著拆遷逼近,湯家梅也試著找房子,但收入不多,也別無選擇。
隨著拆遷逼近,湯家梅也試著找房子,但收入不多,也別無選擇。
Fill 1
最後一次行政院抗爭,朱寧民把勳章掛上,並不斷提起過去榮民之家的種種承諾,仍想向政府講道理。
最後一次行政院抗爭,朱寧民把勳章掛上,並不斷提起過去榮民之家的種種承諾,仍想向政府講道理。
Fill 1
陶建中提起自己年輕時也有很多興趣跟理想,但跟迫遷壓力比起似乎微不足道。
陶建中提起自己年輕時也有很多興趣跟理想,但跟迫遷壓力比起似乎微不足道。
Fill 1
大觀社區搭建的抗爭高台。
大觀社區搭建的抗爭高台。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