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之疫──2019新型冠狀病毒風暴

圖文故事

罩住疾病的2公克之重:Made In Taiwan口罩,是這樣送到你手上的

一名戴著口罩的高鐵站務人員。(攝影/余志偉)

今天(4月29日)是台灣對抗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第101天。101天,你領到了幾片國家隊日夜趕工做出來的MIT醫療用口罩?

1片僅有2公克的口罩,幫台灣承受住101日的疫情考驗,也給了社會大眾心理的安全感,甚至成為台灣能提供國際援助的餘力。但薄薄的口罩,從化學小分子、不織布料、成形,到運送、發放,成為你臉上安心的防護,是經過無數雙手與專業識能和心意。《報導者》以影像完整記錄一片口罩誕生的過程,向這次防疫火線上的每一個口罩無名英雄,致意。

「每天忙著全力生產口罩,並親眼看著郵局人員搬走,這是我在這次疫情中唯一能做的事,」從SARS就投入防疫口罩生產的八里加利科技口罩廠老闆林明進說。

「每天忙著分裝口罩不算什麼,只希望大家在這次疫情中都能健康就好,」 台北萬芳醫院的綠杏萬芳藥局蘇藥師說。

台灣,現在每天以1,600萬片的速度生產出印上Made In Taiwan字樣的醫療用口罩。薄薄的口罩,一點都不簡單,總共由6種材料組成,從塑膠粒到不織布、組合並加上鼻樑條耳帶,各有各的專業技術;由工廠製成、再由國軍官兵們協助分裝,綠衣天使們辛苦地搬上貨車配送抵達藥局,全國6,000多家健保藥局,政府每日雖微薄補貼藥局800元到1200元,但藥師們得集中心力,每天花幾小時細心分裝,每一雙手負擔的任務不同,但同心協力串聯起此次堅強的口罩國家隊連線。

對他們而言,珍惜每一片得來不易的口罩,就是給他們最大的鼓勵。

Fill 1
可用來生產熔噴不織布的PP聚丙烯,為口罩重要原料。(攝影/吳逸驊)
可用來生產熔噴不織布的PP聚丙烯,為口罩重要原料。(攝影/吳逸驊)
Fill 1
熔噴不織布經機器噴出成型。(攝影/吳逸驊)
熔噴不織布經機器噴出成型。(攝影/吳逸驊)
Fill 1
熔噴不織布捲成筒後的成品。(攝影/吳逸驊)
熔噴不織布捲成筒後的成品。(攝影/吳逸驊)
Fill 1
紡黏不織布、熔噴不織布與纖維不織布在國家隊機台上疊合。(攝影/楊子磊)
紡黏不織布、熔噴不織布與纖維不織布在國家隊機台上疊合。(攝影/楊子磊)
Fill 1
布料折疊後以超音波黏著,並裁切成口罩大小。(攝影/楊子磊)
布料折疊後以超音波黏著,並裁切成口罩大小。(攝影/楊子磊)
Fill 1
口罩打上耳帶後包上邊條,逐漸成形。(攝影/楊子磊)
口罩打上耳帶後包上邊條,逐漸成形。(攝影/楊子磊)
Fill 1
完成的口罩被清點後,放入塑膠袋中。(攝影/楊子磊)
完成的口罩被清點後,放入塑膠袋中。(攝影/楊子磊)
Fill 1
國防部的官兵來到口罩廠,協助口罩封裝。(攝影/楊子磊)
國防部的官兵來到口罩廠,協助口罩封裝。(攝影/楊子磊)
Fill 1
口罩裝箱後集中存放,等待郵務士收貨。(攝影/楊子磊)
口罩裝箱後集中存放,等待郵務士收貨。(攝影/楊子磊)
Fill 1
在警察監督下,郵務士將口罩搬運上車。(攝影/楊子磊)
在警察監督下,郵務士將口罩搬運上車。(攝影/楊子磊)
Fill 1
郵務士將口罩送至合作的健保藥局。(攝影/吳逸驊)
Fill 1
藥師將口罩分裝至紙袋中。(攝影/吳逸驊)
Fill 1
民眾前往藥局,憑健保卡購買口罩。(攝影/吳逸驊)
民眾前往藥局,憑健保卡購買口罩。(攝影/吳逸驊)
Fill 1
一位戴著口罩的市民行經台北街頭。經此一「疫」,口罩或將成為全世界的日常。(攝影/陳曉威)
一位戴著口罩的市民行經台北街頭。經此一「疫」,口罩或將成為全世界的日常。(攝影/陳曉威)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