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圖文故事〉

曹雨昕/布查和伊爾平──在6個月以後

布查的公墓。(攝影/曹雨昕)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自由攝影師曹雨昕今年6月底從柏林進入華沙,記錄烏波關口及難民後續的生活情況,後搭客運從烏西的利維夫(Lviv)一路向基輔(Kyiv)前進,並試著進入其他城市,在3個月的時間裡記錄了烏克蘭戰火下的日常面貌,提出自己第一手的觀察。

布查(Bucha)和伊爾平(Irpin)這兩個城鎮,位於烏克蘭首都基輔西北方。因地理戰略位置,2⽉底俄烏戰爭開始後便成為基輔的前線,受到了俄軍⼤量砲火的攻擊;以布查河和伊爾平河作為屏障之下,烏軍的反擊最終在3月底將⼤量俄軍阻擋在基輔之外、收復布查和伊爾平,這場直取首都的⾏動以失敗告終。然而,俄軍在這兩個城鎮,留下了不可抹滅的殘忍暴⾏。

從基輔進入伊爾平,第⼀個映入眼簾的是左⼿邊的停⾞場,裡⾯堆滿了毀壞的⾞輛,⼀層層疊起來,就像是⾞⼦的墳場。走近⼀點,能看到⾞⾝布滿了彈孔,甚⾄有砲彈貫穿的痕跡。⼀旁的路⼈告訴我,這些⾞⼦都曾充滿著屍體。不久後,我在布查也⾒到同樣的墳場。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伊爾平的車子墳場。

Sasha和我約在伊爾平的中央公園(Central Park)裡⾒⾯。如今,公園裡綠意盎然,適逢週六,許多家庭帶著他們的孩⼦在裡⾯散步、烤⾁,閒話家常,宛如從前。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伊爾平的公園。

距離公園步道10分鐘的路程,是Sasha念的烏克蘭國家財政⼤學(University of the State Fiscal Service of Ukraine),在疫情之前,有超過10,000名學⽣在這裡就讀。她指著⼀棟建築,告訴我這裡曾經是⼈們的避難所,也是⼈道救援的中⼼。靠近⾺路那⼀側的⼤樓屋頂嚴重毀損,在漆⿊的牆⾯旁的是Universitetska街。這條街在當時是俄軍和烏軍的界線,也是戰況最激烈的區域之⼀。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伊爾平市區。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烏克蘭國家財政大學(University of the State Fiscal Service of Ukraine)校園。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烏克蘭國家財政大學(University of the State Fiscal Service of Ukraine)校園。

在戰爭開始⼀個⽉前,Sasha在早上6點敲響哥哥的房⾨,告訴他⺟親離世的消息。由於⺟親死於COVID-19,兄妹無法依照傳統將⺟親的遺體下葬,只能匆忙火化並將骨灰帶回⺟親的村莊,忙了將近⼀個⽉才完成葬禮並回到伊爾平。

⼀個星期後,她哥哥在同樣的時間敲了敲她的房⾨。

「戰爭開始了。」

在第⼀晚,他們一家人和住在附近的親戚一起窩在地下室,狹⼩的空間讓他們甚⾄連躺下的空間都沒有,⽽整棟房⼦也隨著砲擊搖晃著。

「那時候你只能將⾝體縮到最⼩,即使如此你還是⽌不住顫抖,我只能希望我再也不會有如此情緒失控的時候。」Sasha語氣微微激動。

隔天,他們發現俄軍炸斷了通往基輔的主要橋梁,並意識到這裡很有可能成為戰場,於是決定離開這裡,前往⺟親的村莊。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伊爾平住宅區。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伊爾平住宅區。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伊爾平橋。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伊爾平郊區。

「那時⼀片混亂,到處都是恐慌的⼈們,路上到處都是廢棄的⾞輛,⼈們在路邊或樹下⼩解。這在之前是根本不會發⽣的,但在當時,這變得愈來愈正常。」

當Sasha再回來時已是3個⽉後。

「我原本很害怕我即將看到的⼀切,太多的照片,太多的新聞。但當我回來時,我很訝異地發現這裡還存有⽣氣。」

Sasha看⾒⼈們走在路上,⼀些攤販也跟著回來,孩⼦吃著冰淇淋,乍看之下,3個⽉前的⼀切似乎都沒有發⽣。進入住宅區,⼀眼望去是毀壞程度不⼀的房⼦,有些受損程度較⼩的已被修補完成,有些近乎全毀的只能暫時維持現狀,扭曲的屋頂像是件破敗的衣服鬆垮地蓋在房⼦上。

現在⼈們盡力地修補房⼦到堪用的最低限度,並儲備⽊材以應付即將到來的冬天。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伊爾平的Vyhovskoho街。

我們走在Vyhovskoho街(вул. Виговського)上,另⼀條曾充滿屍體的地⽅。

「現在⼈們知道⽣命沒有第⼆次機會,他們變得更友善、更加珍惜現有的時光。⼈們穿上他們最好的衣服,在公園裡散步,享受著陽光,享受著跟朋友家⼈相處的時光。沒有那些為了特別的時刻才能做的事,所謂特別的時刻就是現在。」Sasha看著旁邊跑過去的⼩女孩。

在Sasha家,有⼀塊花園,裡⾯種著各種蔬菜和⽔果,這是她⺟親留下來的,她和她⽗親採了許多⽔果塞到我的⼿上。

「我從⼩就在這裡長⼤,不管如何,這裡都是我最愛的地⽅。」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布查火車站旁。

離開伊爾平往北走,約莫半個⼩時就到了布查。

在這裡俄軍佔領了⺠宅,拆掉圍籬,將坦克開進了院⼦,⽽⼈們只能躲在地下室裡。由於擔⼼誤傷平⺠,烏軍無法針對這些地⽅進⾏攻擊。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布查的車子墳場。

Yablunska,這條原意為充滿蘋果的街道,在俄軍⼤規模的屠殺後,⼤量的屍體四散在街道和院⼦裡。如今街道已被整理和清理過,就和正常的街道沒有兩樣,但⼀些圍籬上仍四散著彈孔,轉進巷⼦內仍能看到砲擊的痕跡。兩旁的蘋果樹結實纍纍,掉落⼀地。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布查公墓。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布查市區。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布查市區的購物中心。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布查市區。

從Yablunska街轉個彎,是Vokzal'na街──從2⽉底到3⽉底,這條街是戰場中⼼,烏軍在這裡成功阻⽌了俄軍進入基輔。這裡曾經充滿著俄軍被摧毀的武器和坦克,如今整條路都被刨掉準備重新鋪上柏油,兩旁的房⼦有些開始重建,有⼀些房⼦仍停留在6個⽉前。

直到上個⽉,布查仍尋獲多具遺體,由於難以辨識⾝分,下葬後的他們只有簡單的⼗字架,上頭沒有名字,只有號碼。

「即使他們摧毀了房⼦,摧毀了這個城市,但他們無法摧毀⼈們的意志──恰好相反,⼈們比以往都要來得更加堅強,但這些堅強底下是深不可⾒,旁⼈永遠無法知曉的悲傷。」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布查Vokzal'na街。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布查Yablunska街。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布查Yablunska街。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布查Yablunska街。
Fill 1
曹雨昕、Bucha、Irpin、烏俄戰爭
布查Yablunska街。
【歡迎影像專題投稿及提案】 請來信shakingwave@twreporter.org,若經採用將給予稿費或專案執行費。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