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博弈公投後,下個博弈特區戰場在金門

2016年10月15日,澎湖博弈二度舉行公投,反對博弈以81.07%遠超過支持博弈的18.93%,對想設置賭場的支持者來說,完全是「絕望比數」,特區已再無可能。台灣三離島——澎湖、馬祖與金門都曾寄望賭場帶來地方建設,但在澎湖居民明確表態後,馬祖、金門離島設置賭場還有可能嗎?

2009年9月26日,澎湖舉行全國首次博弈公投,結果反對澎湖設置博弈特區的票數比例以56.44%小勝支持的43.56%;時隔6年後,比數大幅拉開,推動澎湖博弈的「澎湖國際化推動聯盟」(由澎湖旅行商業同業公會、澎湖觀光協會、澎湖旅遊發展協會等多個地方社團共同成立)只好發表聲明,表示未來不會再推動博弈公投。

澎湖博弈喊7年,建設還沒蓋,房地產先漲價

記者來到澎湖馬公機場,和旅遊詢問處的服務人員攀談,想了解在投票後以及數字之外,一般人對博弈特區設置的看法和理解。「當然不要賭場啊!」約莫30開外的女性服務人員聲調高亢地說:「那都是財團在玩的金錢遊戲,對我們澎湖當地根本就沒有實質的幫助。」
另一位較年長的服務人員幫腔表示,「對啊,上一次辦博弈公投,消息一出來,澎湖當地還沒有看到什麼好處,只有房地產一直漲價,現在我們當地人要在馬公買個房子都買不起了,房子越來越貴。」
第一線旅遊接待人員對於澎湖博弈的認知相當負面,他們認為這只會讓澎湖人活得更辛苦,與促賭方洋洋灑灑地說著博弈可以帶領澎湖國際化的說法南轅北轍,完全搭不上同一個調,因此不難理解第2次公投的差比為何會如此懸殊。
7年前,澎湖如火如荼地推動博弈公投,早有業者入駐圈地蓋飯店。位在馬公市新店路上的「博弈概念BOT案」,原得標廠商在2009年公投失利之後,將已完成基礎工程的大樓工地停工,撒手而去。
澎湖縣府官員表示,這個工程是政府BOT標案,一切都有合約規範,原廠商勢必要履約;縱使博弈公投沒有通過,澎湖既定的觀光政策仍在執行,渡假村興建仍舊是澎湖必要的建設。因此,原廠商找了旺旺集團介入,最終還是依約完工,現成為馬公的新地標——「福朋喜來登酒店(FOUR POINTS)」。
公務機關退休的老丁帶領記者尋訪馬公地區的博弈概念建設,在馬公四維段的重光BOT案,占地5.5公頃,也是一個博弈概念案。但因為第1次公投未過,又苦等多年未有新的進展,於是原來得標建商撒手而去,經過4年之後,在2015年1月正式轉移給遠東航空所屬的樺澎集團接手開發。
老丁表示,「這個案子也是衝著博弈來的,說好聽是為了2018年海島會議而建,其實骨子裡還不是為了博弈,否則幹嘛趕在二次公投前兩、三個禮拜辦開工,無非就是要為支持賭場者創造一個願景假象。」
老丁指著只插著開工典禮後留下的開工動工標竿,且四週空盪盪連圍籬都沒有的工地說:「你看開工典禮到現在過了一個多月,也沒有看到有任何要施工的動靜,大概是公投沒過,投資者又躊躇了,否則為了應付2018年活動得蓋120間獨立式villa的渡假村,還沒要施工怎來得及?」
對於澎湖發展博弈的看法,老丁邊開車邊向《報導者》說明,「澎湖本身有著豐富的海洋資源,只要好好的利用,觀光事業怎會發展不起來,以剛去看的重光案那個海灣,是國際風帆板協會評定全世界3個適合競賽的海域之一,還有藍洞,絕不輸義大利卡布里島外海的藍洞,說不完的觀光資源和養活澎湖人的產業利基,都比賭場要來得強。」
位在馬公老街中正路上的特產業者,對於澎湖設置賭場的看法更是有口一致地表示,對特產業者一點幫助都沒有,甚至還有可能消滅這些特產店。陳姓老闆表示,賭場強調就是吃喝玩樂一條龍都在賭場裡頭,來賭場的「遊客」被賭場的設施和服務給圈在賭場裡,誰還到街上來逛、來走,「我們根本就賺不到設賭場以後的錢。」
根據統計,澎湖在2009年反賭公投後兩年,至2011澎湖的觀光人次增加15%,數據證明澎湖擁有的觀光資源,不需要開設賭場也能促進觀光。官員指出,這幾年來澎湖有了博弈公投,許多澎湖年輕人為了拒絕設置賭場,從台灣畢業之後,願意回到故鄉發展、創業,形成年輕人回流的社會現象。

公投同意賭場後,馬祖博弈特區仍是無望

相較於澎湖民意的反對,馬祖反而是第一個公投過關,同意設置博弈特區的離島。2012年7月7日,馬祖人以57%贊成、43%反對的投票結果,通過馬祖設置觀光賭場。但本該是進度最快的馬祖,至今也看不到任何進展。
還記得,當時積極參與博弈建設的台灣懷德公司曾為馬祖地區畫下了大餅,包含北竿機場升級,至少可容納波音737型客機起降,除了博弈賭場,還有超過2,000間房的五星級飯店、會展中心、購物中心、秀場等,以及一所可容納4,000人的大學,可形成大學商圈,甚至發展成大學城。懷德公司原本還預測,如果中央的觀光博弈專法通過,馬祖博弈城可以在2017年底啟用。
博弈城預定地是馬祖北竿螺蚌山的後澳海灣,地理位置緊鄰北竿機場,馬祖列島的丘陵地形到處是高聳山頭,預定地的區域是一塊還算平整的海灘地。
時隔4年,《報導者》來到北竿,在後澳海灣並沒有出現土木大興的景象,卻是冷洌東北風夾帶著風沙襲面,海灣沙灘上則是散佈著颱風過後及平時海流漂夾來的大陸垃圾,有的垃圾則在岸邊海面上載浮載沈。
台金大飯店位在北竿機場旁明顯可見處,老闆娘陳瑞英回憶當時支持博弈的緣由,語意中帶著深沈的無奈,「你看我們馬祖這地方,到處是山,隨便到另一個村子去就得上山下海,這種條件怎麼能有發展,我們馬祖和金門、澎湖不能比,我們這裡連找個像樣可以種菜的平場都難找,要活下去就得出外,所以人口流失得這麼嚴重。」
陳瑞英又說,「我們當然知道賭場一定有不好的東西,可是回頭看看馬祖現在的樣子,我們只能讓賭場進來試看看,看能不能讓馬祖的經濟和發展起死回生,至少讓馬祖熱鬧點,不要像現在這樣死氣沈沈。」
陳瑞英道出了馬祖博弈公投之所以會過的原因——拿賭博事業來賭馬祖未來的發展希望。只是,這一把「豪賭」事實上成了一場烏龍,經過4年後澳地區的情況仍是紋風未動,得標的懷德公司究竟在賭場預定地做了什麼事,當地的居民一無所知,對於博弈特區的進度狀況,更是完全在五里霧中。
再走訪位在南竿福澳的台灣懷德公司,原來設置在馬祖的辦事處,卻已人去易主,從一家開發公司變成一家早餐店,問到老闆之前公司的情況,答案則是「不知道」。4年前曾經轟動一時的馬祖博弈公投過關後,馬祖人引頸企盼的大投資,如今卻如馬祖列島間的大海般茫然。
事實上,台灣懷德公司早在2015年7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便表示,「台灣懷德國際開發有限公司計畫把馬祖打造成亞洲地中海。但《離島觀光賭場管理條例》於立法院卡關3年,台灣懷德公司宣布暫歇此開發案。」
而懷德公司口中這部《離島觀光賭場管理條例》,就是走遍澎湖、金門到馬祖等地所有反賭者口中的「配套措施」。因為沒有這部法律,使得「博弈公投」最終都只成為「博弈空投」。
不過台灣懷德公司也不是完全沒有爭議,自2012年馬祖公投通過之後,該公司是否為「空頭」一直受到反賭者質疑,後來該公司停止馬祖計畫案之後,還被雜誌媒體以「老千」的負面字眼形容,雙方以誹謗官司鬧上法庭。
事實上業界人士也曾對於懷德公司和美國金沙集團之間深厚的關係存有猜疑,該人士表示,金沙集團原本屬意金門,但是金門的博弈公投一直未有進展,該集團才以懷德為前鋒,在馬祖進行小規模投資試水溫,試圖建立公投通過的成功模式,作為未來進軍金門的樣板。
只是這種猜測都無法得到印證,但懷德公司以博弈專法未通過為理由,悄然撤出馬祖博弈開發是事實。對馬祖而言,懷德原本懷著何種居心涉足馬祖博弈公投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馬祖人原想賭一把的博弈夢,應該是幻滅了。
針對馬祖博弈大夢幻滅,《報導者》採訪到連江縣長劉增應,對懷德公司的離開表現得坦然而自在。「我們這地方已經沒有人在談論這個事情了,也不要再去討論博弈的事情了,他們走了,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們馬祖真正需要的建設是什麼?」劉增應說。
他說,馬祖的發展受限於交通建設不發達,因此,他執政的重點在於彌補馬祖迫切所需的交通建設,如碼頭、港埠的建設、列島間交通船添購以及島內公路建設及養護等。劉增應強調,這些施政都是馬祖可以向中央政府爭取,而且都已經正在積極進行之中的工作。這些基礎建設才重要,而不是寄望博弈城規劃報告書中的空中樓閣。

今年上半年,金門可能舉辦博弈公投

在澎湖與馬祖都對博弈特區死心後,金門反倒是顯出前所未有的積極。
早在2009年,時任民進黨金門縣黨部主委的議員陳滄江,就提出金門博弈公投案,然而提案在縣政府躺了2年仍未處理。據當時部分公投審議委員表示,無論支持博弈與否,以金門政治傾向8成以上為藍的結構言,由民進黨人提案,根本沒有人會配合演出。
時隔5年,金門縣議員蔡春生以「金門縣民」身份,提出地方性公民投票案,內容為:「為振興金門經濟,開創金門的前途,您是否贊成設立國際渡假區並於其中開放5%觀光博弈?」
蔡春生表示,這項提案於2016年9月底向金門縣選委會提案。目前已經進入第二階段的公投連署,他必須要收集5,178份以上的連署書。蔡春生指出,目前已經有2,000餘份連署書,他有信心可以達到法定的連署標準,順利的話,今年上半年,金門就會舉行博弈公投。
金門對於博弈特區的意見,大、小金門有所不同。2009年年初,時任烈嶼鄉(小金門)鄉長的林金量,便以普查式民調方式,在小金門舉辦了一場非官式公投,讓小金門的居民對於博弈表態,結果獲得7成8居民的認同,亦即小金門的居民大多贊同博弈特區設在小金門。
然而博弈議題在金門地區一直都被視為禁忌,除了小金門早已行動表態,在占人口大多數的大金門地區,卻一直有反賭的聲音出現,甚至有反賭聯盟的民間社群,在網路上的公共論壇直言批判,以致金門地區需要靠選票支持的政治人物,對於博弈敏感議題諱莫如深、不敢表態。
在這種反對聲音公開化、支持聲音隱性化的社會氛圍下,蔡春生為何還要往敏感處去?對此,蔡春生受訪時態度轉而保守地表示,他的本意也不是金門非得要博弈不可,只是他希望用這個最敏感議題帶動金門鄉親對金門的發展進行表態,並且利用這個集體表態的力量,向中央政府表示金門亟需正面的觀光政策和資源挹入,讓中央政府正視金門發展的議題。
對於蔡春生的提案,金門縣政府選委會也依法接受各項書文,並且依法進行各種程序。縣府官員表示,若蔡春生的提案連署順利完成,推估今年3、4月份就可以進行金門地區第一次博弈公投。因此,為了未來辦理公投業務更為周全,縣選委會也於去年10月中旬澎湖博弈公投時,派員前往學習,以了解澎湖縣選委會辦理地方性公民投票的作業實務運作。
在此同時,金門的反賭聯盟社群包含前金門觀光協會理事長楊再平,和前民進黨主委、現任福建省秘書長的翁明志,他們兩人在「愛金門聯盟」等地方網路社群,配合澎湖反賭人士的步調宣傳反賭意志。
楊再平結合了金門當地的環保人士共同響應,並以保護金門乾淨的生態環境為主訴求,以他山之石之勢,要金門的老百姓看清博弈對金門環境之害;至於翁明志則延續支持小英競選總統的網路社群,呼應蔡英文對反博弈的呼籲,一方面呼應澎湖反博弈,一方面提醒金門人也要覺醒反對賭場。
相對於反賭人士明燈亮火地公開表態,金門的支持博弈力量則是相形地下化,由於金門的人口結構一直都是以軍公教和其退休人員為主,因此從未有人敢明著就博弈議題正面表態和公開調查,尤其是政治人物,總是用中性又不著邊際的發言來回應博弈議題,深恐在感覺相形保守的金門地區被打入道德的黑區,而毀了個人的政治前途。
地下化的博弈議題並沒有消失在金門社會,在當地許多年輕的勞動階層如計程車司機,對於博弈特區設在金門則多持開放而樂觀的態度。一位來自蔡春生選區金沙地區的陳姓駕駛表示,「喊著觀光立縣的金門,20年來也沒看到什麼大改變,也沒有什麼外來大投資進駐,整天只賴著金門酒廠賺錢來發紅包,整個金門卻是越顯蕭條,不如用蓋賭場的方式,引進大量外來資金,讓金門發展一次翻天覆地的動起來。」
另外長期來往於金廈之間的許姓金商表示,「根據我在廈門這麼多年的觀察,金門如果要發展博弈,重要的是大陸北京方面的態度,因為如果金門搞了博弈,客源就會以陸客為主。」
至於中國方面可能的態度傾向,許姓金商指出,2015年5月夏張會期間,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在金門發表了反博弈的言論,表示如果金門發展博弈就要停小三通的說法,他說:「那是張志軍自己誤以為金門人都反博弈的一廂情願判斷,以為如此可以迎合金門民情的善意表態。但據我所知,他回到北京之後就在其內部被打臉,說金門發展博弈與否非他張志軍權責可以發言的,可見大陸高層對金門博弈發展並沒有絕對的負面態度,而是中性的保留態度居多。」
許姓金商又表示,這幾年有很多從北京繞道香港和澳門的資本,進駐到廈海滄自貿區內,就近接觸金門地區往來的商務人士,探詢金門博弈發展的近況,並不斷在評估資金進場金門佈局博弈的時機。
目前金門有關博弈發展正面支持的議題還僅止於街談巷議的漫談階段,但是有部份政治人物正計畫著,趁2018年縣長選舉時,將博弈議題檯面化,推出以博弈發展為主政見的候選人,將縣長選舉基調直接扭轉成為金門的博弈公投,讓金門博弈發展的議題討論,透過選舉作一次性的了斷。

離島博弈僅金門尚留一絲苗頭

綜觀3個離島的博弈發展議題,在整個法定程序之中,公投雖不是成就博弈特區的充分條件,卻是設置博弈特區的法定必要條件,而澎湖公投結果出爐後,未來恐不會再有公投案提出,有意博弈投資者也將對澎湖死心。
至於馬祖,在懷德公司撤出後,已經通過的公投結果是否還有效力,馬祖人也不在意,其為政者也不會將博弈作為馬祖發展的核心議題,可預期的是博弈應會在馬祖絕跡,通過的公投結果只能成為歷史文件,而不會變成開發的依據。
而金門的博弈公投還在程序進行之中,議題尚未正式檯面化,各方博弈業者有意到中華民國轄內開發賭場者,看來只剩下金門是博弈支持者的「唯一希望」。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