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縣大陸事務辦公室,能扮演兩岸「緩衝週旋」角色? 

金門縣大陸事務辦公室,能扮演兩岸「緩衝週旋」角色?_2_(攝影/余志偉)

蔡英文總統上任後,兩岸關係凍結在冷冽狀態下,但在地方政府層級,金門縣政府卻已從上一次民進黨執政時的「小三通」,發展到這一次民進黨執政時的「金廈合作」,成為中華民國治下區域中,兩岸關係發展的「熱區」。

你知道嗎?當行政院陸委會與中國國台辦間的熱線中斷之際,金門縣政府已在今年成立「大陸事務辦公室」,由副縣長吳成典兼任大陸事務辦公室主任,提高層級與對岸廈門政府推動合作項目,希望落實金門縣長陳福海的理念,讓金門扮演兩岸「緩衝週旋」和「實驗試行」的樞紐角色。
不過,受限於金門縣政府組織編制,大陸事務辦公室目前仍是「黑機關」,無法正式用人和編制預算;此外,金門縣政府雖強調不會抵觸中央的決策和法律,但其推動金廈合作的方式與內容,也仍待觀察與檢驗。

金門縣政府成立「大陸事務辦公室」,正經八百開辦兩岸事務

金門縣政府組織裡,原在觀光處轄下設有「大陸事務課」,原本業務多是送往迎來接待大陸官方交流團為主。現任縣長陳福海上任後,則多召開了「大陸事務工作會報」,由縣長親自主持,律定金門對大陸交流及實質合作方案的決策。
陳福海為了進一步推動影響金門發展的兩岸交流事務,今年8、9月間,除原大陸工作會報的決策機制,又成立「金門縣政府大陸事務辦公室」,組織架構為1位主任,秘書長,2位副秘書長,並依功能分交流組和事務組。辦公室主任則由曾任立委、現任副縣長的吳成典兼任。
由於金門縣政府組織修編才施行兩三年,暫時無法再修編的情況下,大陸事務辦公室目前仍屬俗稱的「黑機關」,無法正式用人和編制預算,只能先以任務編組的模式,從各單位派員支援相關的業務。
雖是任務型的「黑機關」,但就實際運作的人員而言,原來觀光處大陸事務課的人員,加上臨編人員大約有8名人員辦事,但提升位階後的「金門縣政府大陸事務辦公室」,可整合運用的人力則達15名以上,大約是原可運用人力的2倍以上。
該辦公室專聘高級專員黃允得表示,雖然政黨輪替之後,兩岸關係進入冷凍期,但金門一直以來和廈門互動頻繁,因此「金門縣政府大陸事務辦公室」在今年1月總統大選結果確定後,於3月間開始籌備,並在8、9月間正式成立,至於和大陸廈門政府之間的溝通協調則早已啟動,雙方曾經就十餘項涉關金門發展的議題進行協商討論。
在小三通頻繁往來下,金門廈門兩岸已形成共同生活圈。(攝影/余志偉)
在小三通頻繁往來下,金門廈門兩岸已形成共同生活圈。(攝影/余志偉)
兩岸關係「中央冷,地方熱」的情況,早在陳水扁總統8年執政時期就已發生。由於陳水扁提出「一邊一國」主張,中國當局拒絕與台灣往來,當時就只有推動「小三通」政策的金門不在此列。
吳成典表示,陳水扁執政那8年,金門和廈門之間的交流從未中斷,甚至在汶川大地震之後,金門縣政府出資500萬元人民幣支援救災,並由李炷烽縣長帶隊在北京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感恩晚會。
不願具名的縣府官員也指出,頻繁而不間斷的兩岸交流,已經是金門發展不可或缺的一環,從李炷烽時代至今,歷任3任縣長,均視兩岸事務為施政要務,只是執行的方法各有不同。
李炷烽時代較多的是首長個人的官式拜訪及交流,因此,李炷烽在「一邊一國,兩岸僵持」的時代,是少數經常進出中國的政務首長。李沃士時代則較多接待中國來訪的官方交流團體,故其在任期間每天都有接不完的應酬餐會。到了陳福海時代,索性成立大陸事務辦公室,組織性地推動兩岸合作工作項目,及規畫未來可行的合作計畫,正經八百地在地方政府層級辦起兩岸事務。

金門將扮演兩岸「緩衝週旋」和「實驗試行」的樞紐角色?

金門自古和廈門就屬同一個生活圈,卻因國共內戰形成兩岸分治,金廈分離一甲子;在台灣解嚴、中國改革開放的鬆綁之下,金廈密切互動甚至再度成為共同生活圈,已被金門人視為水到渠成的自然現象。
又因為兩岸經濟發展進程,大量台商進入中國投資作生意,致金門更成為福建地區台商重要的過往通道,而這些台商為交通成本考量,多入籍金門成為「戶籍金門人」,自然成為金門地區各項選舉的「選民」。
由於特殊的選民結構,每逢金門逢縣長或是立法委員這類全區大型的選舉時,就會看到各黨候選人在兩岸三地(台、金、廈)奔波遊走,到台灣拉旅台同鄉票,在金門固本土基本票,到廈門拉台商票。其中台商票大多聚合在台商會組織中,而台商會又和中國的政府部門綁在一塊,以致要催動台商票,就得和中國政府部門的涉台單位打交道。
2014年縣市長選舉,陳福海以無黨籍之姿,出馬挑戰國民黨籍的縣長李沃士,為平衡台商選票的差距,他透過關係和北京的涉台單位接上頭,並讓其政策幕僚擬了「展望兩岸和平進程──陳福海當選金門縣長」、「金門站在兩岸和平進程之行動方案」2份說帖,2次到北京向中國涉台官員遊說,希望中國官方在該次選舉中放棄支持國民黨的李沃士,改支持對兩岸和平進程操作較有利的無黨籍陳福海。
「展望兩岸和平進程──陳福海當選金門縣長」內容,主要預測2016將再度政黨輪替由民進黨執政,地方上由無黨籍人士當選,有利於兩岸關係發展鬆緊選擇的彈性空間,故說帖中強調金門在兩岸關係發展中的定位──「金門 ,在兩岸和平發展進程,基於地緣和政治現實的考量,確定扮演『緩衝週旋』和『實驗試行』的樞紐角色。」
另一份「金門站在兩岸和平進程之行動方案」,則提到具體的軟、硬體建設推動方案,大致可分為7個方向:
  • 交通面:金嶝、廈烈兩大橋建設。
  • 環保能源面:廈電供電金門,金門協助風電發展。
  • 關稅貿易面:給予由金門出口貨物之關稅優惠。
  • 醫療面:金門醫院定位為含括服務海西地區台商及眷屬的特級醫院。
  • 觀光旅遊面:開放對金門觀光旅遊的人數。
  • 金融面:爭取金門成為人民幣業務的離岸中心。
  • 人員交流面:金廈兩地人民永久簽證。
這些具體的行動方案之中,中國發行電子台胞證,配合兩岸免簽證的政策,等同於實現了陳福海具體方案中的金廈兩地人民永久簽證政見。而陳福海在蔡英文總統520宣布就任後,則以提昇「金門縣政府大陸事務辦公室」位階方式表明對兩岸事務的重視。
吳成典指出,中央無論誰執政,金門一直都沒有放棄和大陸溝通交流,畢竟金門就依在大陸邊上,從距離來看,金門不和大陸互動交流,實在很難生存下去。
金廈之間的小三通不僅促進兩方人民生活往來,也成為兩岸間重要的觀光方式。(攝影/余志偉)
金廈之間的小三通不僅促進兩方人民生活往來,也成為兩岸間重要的觀光方式。(攝影/余志偉)
他表示,金門和大陸之間最實際的交流互動,就是小三通船運業務和票價訂定,以及通水工程施作與營運事宜,這2項工作的業務主管權責都在中央政府,執行面在地方。而執行過程中必須要持續和大陸方面溝通,金門縣政府不可能依權責事事由中央單位和對岸協調,只能由地方政府自行擔起執行面的協調工作,因此成立專責統合對大陸事務工作的單位,已是勢所必行。
而目前「大陸事務辦公室」除了正在執行的業務之外,另列有幾項迫切要跟廈門政府討論溝通的議題,其中包括:希望廈方能夠就旅遊人口部份對金門鬆綁,年旅遊人次達200萬人次。而一向被人詬病的「一條龍」式的出團方式,我方也要求陸方旅遊管理單位能夠調整陸方業者的收費及出團方式,以利接團方業者能從團費取得利潤,進而改善陸團的旅遊行程品質。
不過吳成典強調,金門和大陸之間再怎麼頻繁交流,畢竟仍屬中華民國所轄,任何實質的工作都不能超出中華民國法律的規範之外,也就是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規範,也不能抵觸中央的決策和法律。
他舉例表示,9月中旬莫蘭迪颱風過境,大陸籍的港泰台州輪從廈門漂流到金門古崗海岸邊,船上油污外洩汙染海岸,但其原有船公司已破產,目前是由代理人進行管理,對於後續拖船和污染求償事宜,即便縣府已設立任務編組的大陸事務辦公室,全案還是得靠交通部航港局和陸方相關的單位對口協商後續事宜。
而月前藍營8位縣市長赴大陸與國台辦進行交涉,期待中國在藍色政黨執政的縣市,給予「冷凍豁免」將陸客放行到這些縣市,幫助這些縣市的發展和生存。這「藍八縣」之中,當然也包括了金門。
綜合金門縣政府各級官員的說法,加強、加速、加大兩岸的交流,已是金門生存的問題,和金門偏藍的政治傾向無涉,因為沒有大陸,金門便無路可走,成為真正的「孤島」。
正因為金門地區發展的需求,金門縣政府「大陸事務辦公室」未來將常態、組織性地與對岸協商,形成兩岸中央政府冰凍僵持,但金廈地方政府卻互動合作的局面。這種地緣政治的緊密關係,有沒有可能發展成陳福海期待的兩岸「緩衝週旋」和「實驗試行」樞紐角色?抑或只是金門縣政府一廂情願的過度樂觀期待?後續發展已值得密切觀察。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