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者X串樓口】

博弈公投之後 菊島青年的新鄉愁

「7年前,我們決定了澎湖不要什麼。但當時,我們卻沒有好好回答,『澎湖究竟要什麼?』」

「澎湖人要什麼?」7年前反賭方在公投結束後,拋出了自己對於未來的質問;7年後,澎湖人用2萬6千598張選票告訴了自己和後代子孫答案。
第二次「澎湖博弈公投」的結果在15日出爐,反對方(81%)比同意方(19%)壓倒性的取得勝利。這次投下反對票的比上一次多出來了9,239票。反賭方在這次公投結束後,與民進黨不分區立委陳曼麗召開記者會,宣布未來將會積極推動廢除《離島建設條例》10-2條,並朝生態觀光、綠色能源、深度旅遊發展。似乎,這次澎湖人更加肯定未來要走的方向。

為什麼澎湖人不要博弈?

這次不少民眾認為這是個假議題,炒地皮才是真的。一位澎湖租車店老闆說「有心人利用開放博弈議題炒熱房價,造成房價攀漲,最後我們都買不起房子。」再者,澎湖近年對於觀光進步有感,不少觀光業者認為博弈並非發展觀光的唯一選項,財團進來了反而讓當地攤販沒有生意。
這次博弈公投反對方大獲全勝,連過去傾向開發和藍營鐵票的七美鄉與白沙鄉,反對票都以壓倒性的票數獲勝。台灣反賭博合法化聯盟執行長何宗勳則分析,是因為澎湖鄉親厭倦了這樣的議題,再加上,日前蔡英文總統明確表態反賭的立場,即使澎湖縣通過博弈,中央不提博弈專法,對於澎湖人來說,博弈公投終究只是黃粱一夢。
北風直了,菊島的南風漸漸轉成嚴峻的北風,菜園搭起的硓岵石是當地人的防風林。入秋之後,當地人形容,島上的陣風就是沒有雨的輕颱過境,「風」很早就教會澎湖人如何適應海島多變的天候。
夏做冬休,是普遍澎湖觀光業者的型態。因為受限於氣候困境,一名觀光業者表示,「只好夏天加倍努力工作。」但還是有人撐不過冬季,在馬公市區的民宿,每隔一年就會換另一家民宿經營。這樣的情形,讓這次促賭方提出「以後冬天不能休息。」的口號,藉由開放博弈吸引更多國內外旅客,盼能打動觀光業者支持博弈。
但這次的公投結果,顯然告訴了促賭方,澎湖的觀光問題不在氣候。但是難道拒絕博弈,澎湖的觀光就沒有問題了嗎?
第二次澎湖博奕公投的宣傳單。(攝影/林佑恩)

澎湖的命脈 海洋資源的未來?

在澎湖經營旅遊業16年的陳中行,從衝量觀光做到精緻旅遊,最近剛接了一團中國遊艇大亨生意,5天4夜就開價100萬,他談到澎湖旅遊的最大問題是「把旅遊業當成製造業。」
他解釋,目前低價位是仲介市場(旅行社)主要的行銷手段,要獲利就必須在夏季衝量。他以「夜釣小管」為例,夜釣小管原本是澎湖漁民在夏秋之間重要漁撈活動,近幾年變成澎湖十分熱門的旅遊行程,「每次出船都把遊客載到同一個地方體驗釣小管,久了當地漁業生態一定會浩劫。」他無奈表示,業者賺取蠅頭小利,最後澎湖只能出賣自己的環境資源,斷了最重要的觀光命脈。
至於澎湖冬天真的不能做觀光嗎?陳中行不這麼認為。他說,澎湖長期將市場鎖定在國內旅遊,但能打破淡季沒有生意的卻是要靠國外遊客來消費。目前不只國內和國外旅遊市場在商品內容無法有效區隔,無法創造出澎湖獨特的價值,而且澎湖更沒有足夠的觀光業者有能力做這一塊。他遺憾的表示,「澎湖雖然有國際級自然景觀,但卻沒有國際級的觀光人才來提升當地的旅遊品質。」他認為,提升旅遊品質和維護生態,才是澎湖人未來能走的路。
「到了2050年,就重量而言,全球海洋中的塑膠垃圾總量將比魚多。」海洋公民基金會執行長翁珍聖表示,海洋資源銳減是澎湖正在面臨的問題。
海洋公民基金會作為這次澎湖反賭場運動重要的組織之一,翁珍聖透露,基金會是在2009年因反賭場而生,反賭場運動成功後,他和幾位夥伴成立了海洋公民基金會。他指著黑板上基金會重要的三大核心價值:「海洋守護」、「環境教育」以及「公民參與」,他們透過淨海淨灘、成立獨木舟學校,讓澎湖的孩子有親海、親水的機會,而公民參與的部分則是反賭運動以及阻擋「不當開發」。
翁珍聖積極反對賭場設立,就是不希望加速澎湖的海洋資源枯竭,但不論如何,維繫海洋資源,是仰賴海洋資源的澎湖人必然要面對的課題。
(攝影/林佑恩)

開放博弈就能解決地方問題?

2009年立法院通過《離島建設條例》修正案,新增第10-2條,明定離島地區可以依公民投票之結果開放博弈賭博事業,賭場必須設置在觀光渡假區內。這項條例的通過,為離島觀光發展帶來了一項新選擇。
4年前馬祖成為第一個通過博弈公投的離島,不僅向中央表達馬祖基礎建設落後的心聲,更希望藉此改善生活。但4年過去了,不僅設賭場最關鍵的法源依據《離島觀光賭場管理條例》至今仍無下文,不禁讓人質問,地方問題會因為開放博弈而迎刃而解嗎?
「在台灣,人生病了是送醫院,而在澎湖則是送殯儀館。」澎湖人對於在地的醫療資源顯然不滿意。開放博弈增加地方稅收,以改善地方的醫療和生活品質,是一部分支持博弈者的理由,「不過開放博弈就能解決地方問題嗎?」在地獨立媒體貝傳媒記者廖璟華認為,「地方不發展,不是因為博弈有沒有開放,而是地方政治結構問題。」
今年5月「貝傳媒」要進入澎湖議會進行直播,最後卻被議長動用警察權趕出議會。已在澎湖約成立2年的新媒體「貝傳媒」,社長張弘光是前自立晚報及中央社記者,他的太太廖璟華也是曾在民眾日報工作長達20年的資深記者。2年前因為張弘光承諾了友人要在澎湖辦報,夫婦倆從原鄉到家鄉,在地生活快3年,對於澎湖縣的政治生態觀察,認為地方政治勢力保守,讓許多根本問題無法被明顯改變。
但改變地方政治似乎也不是不可能。這次反賭方重要的組織之一「澎湖青年陣線」,發起人、曾參選過澎湖立委的冼義哲認為,「外來種」未來可能是鬆動澎湖政治版塊的關鍵。澎湖縣的常住人口約8萬多人,傳統的人際社群網路十分緊密,他認為外地人對於政治沒有人際關係包袱,打破既有權力結構,也許會是澎湖未來的新契機。

地方創生:返鄉青年的新出路

「澎湖青年陣線」成員多半參與過7年前的反賭工作,跟大部份澎湖小孩一樣,高中畢業後離開澎湖外出唸書的劉翊暘,7年前因為反賭而回來擔任志工,畢業後回來澎湖的報社工作,不久後又再度遇上這次的公投。
「反賭運動結束後,還會繼續留在澎湖嗎?」。
「其實,每個澎湖小孩都在尋找可以回家的方式。」他不假思索的回答,好像這問題已經反問自己多次。
這個回答,諷刺的是與促賭方的訴求「這一票,為孩子鋪回家的路」不謀而合。似乎雙方都共同在為小島的困境掙扎著。
潮間帶的海水每天潮起潮落。漲潮時,海水輕輕按摩著岩石,然後一一搖醒平躺在岩石的海菜,展開成一撮撮像是複瓣山芙蓉的花朵,遍開在水裡,一望無際。
如果反博弈重要推手鄭同僚的《案山里100號》,是寫給60年代澎湖遊子的鄉愁,這次博弈公投後,澎湖人要面對的課題是如何解決澎湖青年的新鄉愁。
(攝影/林佑恩)

關於串樓口

串樓口(translocal.asia)是一個服務型的議題平台,透過公民培力,由公民自我發聲,串聯人、事、地、物的社群媒體。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