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投書】賭場是懸崖,不是捷徑──澎湖不該走新加坡模式

事隔7年,2016年10月15日在台灣澎湖,又再進行第2次的博奕公投。而過去7年,也讓澎湖成為金錢投機標的。

因為《離島建設條例》 10-2
開放離島設置觀光賭場,應依公民投票法先辦理地方性公民投票,其公民 投票案投票結果,應經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投票人數不受縣( 市)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以上之限制。
前項觀光賭場應附設於國際觀光度假區內。國際觀光度假區之設施應另包 含國際觀光旅館、觀光旅遊設施、國際會議展覽設施、購物商場及其他發 展觀光有關之服務設施。
國際觀光度假區之投資計畫,應向中央觀光主管機關提出申請;其申請時 程、審核標準及相關程序等事項,由中央觀光主管機關訂定,報請行政院 同意後公布之。
有關觀光賭場之申請程序、設置標準、執照核發、執照費、博弈特別稅及 相關監督管理等事項,另以法律定之。 依前項法律特許經營觀光賭場及從事博弈活動者,不適用刑法賭博罪章之規定。
的規定,使得澎湖在2009年,馬祖在2012年分別進行離島博奕公投,結果馬祖同意,澎湖反對,但事情並未了結,因《公民投票法》規定,公民投票案之提案經通過或否決者,自該選舉委員會公告該投票結果之日起3年內,不得就同一事項重行提出,而3年後可以就同一公投事項再重行提出。這促使支持設置賭場者,以博奕公投為手段捲土重來。

民進黨籍縣長陳光復雖然在公投前夕表態反賭,但在沒有「觀光賭場管理條例」的現況下,他首肯並快速的進行了連署與成案,進行「是否設置觀光賭場」的博奕公投。

與7年前一樣,促賭方挾著利益團體的支援,在澎湖各地宣傳設置賭場好處,號稱召開百場說明會,漫天開出沒有任何人背書的空頭支票,諸如:挹注地方稅收、提高旅客人數、增加就業機會,更有甚者,白紙黑字對著澎湖鄉親說,設置賭場可以改善醫療、改善交通、改善教育、改善海洋生態、減緩少子化問題,將設置賭場說成萬靈藥,可以解決澎湖一切難題。

先不論博奕公投會不會通過,通過後管理法令何在?誰來投資?怎麼投資?若賭場開立了,能不能營運?競爭得過周邊設賭國家?真能帶來促賭方所說的稅收嗎?這些都充滿不確定性,促賭方所提的賭場好處,只是空中閣樓與投票話術。

對澎湖人來說,設置賭場後什麼是確定的?遊客人數倍增(要從百萬成長到數百萬)的具體挑戰是確定的,小島資源珍貴有限,水的使用,地面水、地下水是不會再增加的,只能靠海水淡化廠的新設或擴廠來因應,這是一難題,油、電、瓦斯等資源也是。垃圾處理、飲食提供、土地資源、空運運能、海運運能、本島交通、離島交通,數倍的開發壓力,澎湖承受得了嗎?

設賭後帶來的環境承受量問題,過度漁撈、海洋生態、開發地點環境壓力,開發地點周邊與澎湖整體的環境變遷,澎湖縣政府與促賭方可曾為設賭後的衝擊做過科學調查數據評估?沒有。在這種情況下,澎湖人為什麼要同意設置賭場?

而促賭方念茲在茲的金錢利頭,看得到,拿得到嗎?賭場開發的歷程,就是在消滅中小企業,設置賭場,就是明擺著獨厚財團,獨厚賭場,造成當地其它產業普遍蕭條。而賭客哪裡來?不是中國人來賭,不是美國人來賭,不是外國人來賭,那就是本國人來賭,或毒害澎湖自己人?在澎湖設置的賭場,又如何與新加坡、澳門、韓國等鄰近國家競爭?

澎湖人心裡是雪亮的,促賭方藉博奕公投進行土地炒作,投資吸金,大家都看在眼裡。澎湖人提供水電土地給外來財團,甚至由公部門保證讓這些財團融資來開發賭場,在地人得到什麼?未受其利,先蒙其害,弊端遠遠大過於促賭方宣稱的利益。

賭場進來後,影響第一部門,金權掛勾情況會更嚴重;影響第二部門,會有不間斷的財務金融醜聞,第三部門影響,則是造成社會福利排擠。大家擔心的治安惡化問題,組織犯罪、黑道壟斷各階層產業、街頭犯罪、青少年幫派、家庭暴力、詐欺、破產、勒索、職業殺手、自殺、逃漏稅、病態性賭徒、高中生中輟、強暴、墮胎、未婚生子、離婚率攀升,在每個設置賭場的地區,都是不可解的問題。

要解決這些賭場帶來的問題,最佳的策略,就是如同澎湖現況一樣,防患於未然,從源頭阻止賭場的設立。

Fill 1
澎湖、賭場、博奕公投
反對澎湖設立賭場的民眾在市場宣傳。(攝影/林佑恩)

2016年8月,我和反賭聯盟的成員到新加坡探訪戒賭中心,訪問多位嗜賭者和其家屬,並分別到金沙酒店與聖陶沙島看賭場現況。原本反賭的新加坡,在衡量經營賭場的金錢利益後,於2009年開放了博奕產業,由政府立法並建設經營賭場。

外表富麗堂皇的金沙,號稱適合親子同遊的聖陶沙,有著美輪美奐的外表,而裡頭卻都同樣包裹著各類嚴重社會問題。因賭博成癮而衍生出的社會問題,在每個角落發生著,各種年齡層、不同的學歷、不分職業別,都有因賭場設立而嗜賭成癮的國民。

「他曾經坐擁上億元身家,住大洋房、有3輛豪華車代步,經營的出入口貿易公司,每年營業額高達數億元。因為嗜賭,如今他的公司沒了,大洋房、大房車也賣了,破產後的他,改行開計程車討生活,更令他心痛的是,18歲的兒子也耳濡目染走上爛賭之路。因為賭博,他從富翁變成負翁,夫妻失和,父子決裂,人生一片灰暗。在最絕望時,兩父子都留遺書準備自殺,他甚至差點抱著患病老父一起跳樓。」

上述是一個真實案例,像這樣的嗜賭人生,在新加坡各個角落一件一件不停不斷在發生,政府原本設想開立賭場吸引外國人來豪賭,坐收賭場利益,以入場收費、設立禁制令等手段降低本國人士進入賭場,殊不知,因為地緣關係,外國人很少來此「娛樂」而成癮,反而是本地人,因地緣之便,因賭場之力,由小賭而大賭而爛賭,終致賭癮難以戒除,成癮後的下場,令人不忍卒睹。

是什麼樣的政治決定造成這樣的現象?當有人在享受賭場金錢利潤的同時,在這個國家的許多角落,有人因此受著地獄般折磨的痛苦。

賭癮一旦上身,與毒癮一樣,十分難以戒除,二者俱對社會國家有高度危害,賭害甚至尤有過之,根據統計,一人爛賭,20人受苦。

然而,我們看到的卻是,持有販賣毒品在新加坡會被判處極刑,另一方面,又以國家之力開放賭場戕害國民身心,這樣的偽善,有任何值得借鏡的空間嗎?

在台灣,我們還保有空間去討論,要不要以賭場來發展經濟。開放賭場這一題,不在「新加坡能,我們能不能」,而是我們應該自己問自己,要以開放賭場為手段來發展經濟,讓政客與賭團得利,迫使部分國人在生死邊緣掙扎求存,新加坡肯,我們肯不肯?

澎湖人、台灣人都有一種很良善的本質,發展博奕產業,絕對不是我們的選項,台灣的離島的確有地方發展、財政困境、資源不足的問題,而這些問題,需要我們直面去應對,去努力改善,而不是想走捷徑,天方夜譚式的用賭場來解決這些賭場解決不了的問題。

賭場看似一條出口,是捷徑,其實是懸崖,跨下去,絕不會飛起來,跨下去,結局是粉身碎骨而已。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