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林益仁/請蔡總統以Sbalay的精神,回應傳統領域劃設的爭議

總統府副秘書長,也是原住民轉型正義與歷史正義委員會的執行秘書姚人多,日前就傳統領域劃設爭議表示:「傳統領域劃設必須考慮社會衝擊,不是變魔術。」固然有其道理,但如果只是一味地考慮社會衝擊,而忽略了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內涵的完整真相追尋,那就是騙術,更遑論轉型正義的落實。
傳統領域劃設爭議至此,說穿了就是在當代私有財產權概念上打轉,姚副秘書長擔心的社會衝擊似乎也在此。如果這是關鍵的爭議點,那麼在此展開的社會溝通與共識建立就顯得格外重要。值得注意的是,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概念是否僅限於私有財產權爭議呢?筆者認為果真如此,那就太可惜,而且也蹧蹋了存留在台灣這塊土地悠久,足以提供全民福祉的古老原民智慧!
200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伊利諾.歐斯壯(Eleanor Ostrom)女士畢其一生之力所提出的「共有資源」(common pool resources, CPR)理論,很多的原創啟發正是來自這些原民在地知識。顯見,根著於土地的傳統領域知識並非僅有利於原民本身,它亦可造福所有人群。歐斯壯據此提出舉世創見,並在全球環境危機與爭議不斷的時刻,獨排眾議,在共有資源如海洋、森林、河川、空氣等管理上,硬是在國家與市場的機制之外,開出一條在地社群管理的道路。事實與理論都證明,夠強健的在地社群,是足以為更大的社會群體維護共同擁有資源的。
「共有」資源,不是我們一般理解的國家「公有」的資源。它指的是一個在地社群長久與其周遭生態環境互動與適應之下,所建立的一種可持續且整合性的社會–生態系統。這個系統不會將人類的社會制度運作孤立於生態環境資源之外,也不單獨保存生態環境系統而因此忽略人類社群在其中扮演的積極角色。換句話說,人類的社會制度以及自然生態的運作在此整合的系統中是彼此鑲嵌,也互相依賴的。依筆者之見,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概念與內涵相當程度反映了這個社會–生態系統的內容,而且也提供了豐富的人與環境適應性且永續性互動的機制與智能。更重要的是,這是目前台灣在財政困窘以及環境破壞壓力劇增的情況下,非常需要的一股在地社群力量。
但為了體現這些獨特的傳統領域社會–生態系統的內涵,我們必須投入調查資源,用更有系統、多層次且完整的方式去建構它們,這也是原住民族歷史真相調查的關鍵部分。同時,這也是目前面對氣候變遷等環境危機的重要國際趨勢。可惜的是,目前政府在傳統領域的工作推動上,卻自陷於單面向的土地財產權對立爭議,無法自拔,實在令人十分扼腕。退一步想,原民會在傳統領域的工作推動上,如果可以從這些與整體社會關係建立互惠與共好的論述層次上著手,盡量做好社會溝通的準備,嘗試避免因誤解而引起的假性衝突,傳統領域歷史真相的揭露,未必不是台灣之福。
在台灣,我們有豐富的生態多樣性,非常幸運地,我們也有相當豐富的文化多樣性,從山上到海濱,每一個原住民族都反映了在他們悠久歷史過程中所累積的在地生態知識。在某個意義上,台灣的原住民族文化中都深刻地烙印著他們的生態環境特性,從圖騰、服飾、編織、雕刻、故事、舞蹈到歌謠等,都反映了他們對於自己的傳統領域認識。不僅是口傳歷史,這些反應在種種物質文化與實踐中的事例,都在表達傳統領域的內涵。因為傳統領域不只是土地財產或是空間範圍,它更包含社會制度、分工以及種種的象徵、價值與情感的認同。
事實上,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內涵應該是台灣歷史重要的一部分,是非常具有主體性的自然史與文化史,也是民進黨政府南向與海洋國家論述的關鍵價值依據。蔡總統在2016年的8月1日對台灣原住民族的道歉文中,採用泰雅族的Sbalay古老智慧,畫龍點睛地指出台灣整體社會的和解,前提在於歷史真相的還原。Sbalay,正是泰雅族群從數千年歲月中與土地、人群所發生無數衝突經驗,凝煉出來與多元族群以及土地共和的智慧。換句話說,在每一次劇烈衝突的事件中,都必須以回到真相探尋的前提來促進後續的和解以及進一步的團結。
這段時間,因為原民會公布的傳統領域劃設辦法所引發的許多議論,不管是傳統領域的完整劃設或是私有財產權的憲法保障,其實都有論者提供可能解套的機制。然而,單有機制是不足的,對立的各方彼此之間信任關係的薄弱以及因政治角力所導致的恣意作為,都將使任何解套機制因而破局。泰雅族Sbalay古老智慧的做法,是在眾人的見證下,在沒有黑箱的信任圓圈中,逐一讓真相得以揭露與對話。泰雅族人相信事理在公開的場合中將越說越明,台灣整體社會需要有足夠的耐心,處理像是傳統領域以及私有財產權之間可能的衝突。
目前,這個辦法已經在立法院經立委要求交付內政委員會審查。總統所主持的原住民族轉型正義與歷史正義委員會召開在即,筆者衷心盼望在接下來的程序中,總統所標舉的Sbalay精神可以忠實地被執行,在這段爭議時間中所表達出來的不同聲音,經過共同聆聽與對話,真相最後得以突顯。筆者一直相信,轉型正義的歷史真相追尋如果不僅著眼於賠償、補償與歸還,那麼更深遠的和解與社會共識,將是為新的台灣處境找尋認同與價值定位的關鍵力量,大家都必須珍重與耐心地守候。如果可以這樣,轉型正義就不是變魔術,而是台灣整體社會共同創造的文化奇蹟。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