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林益仁/Sbalay,要持續下去:評蔡英文總統向原住民族的道歉
蔡英文總統在8月1日正式向原住民族道歉。在道歉文中,她引用了泰雅族的古老智慧Sbalay儀式,這讓我想起長輩好友泰雅族阿棟牧師告訴我的話。他說:「泰雅族隨時隨地都在Sbalay!」當時我好奇地反問為什麼?他回說:「因為Sbalay之後,還是會再犯錯啊!」所以,要常常Sbalay。泰雅族的Balay指的是真相,是事物起初的純真狀態,Sbalay就是追求真相,也就是回到事物的純真狀態。接下來,筆者想從Sbalay談談今天蔡總統的道歉行動。
首先,Sbalay是一個透過真相的釐清而承認錯誤的行動。今天,蔡總統列舉了至少9個以上長期以來統治者所犯的錯誤,包括:不知道錯在哪裡、主流的漢人史觀、暴力的理番與殖民政策、忽略傳統知識、制度與組織、禁止或弱化原住民族語言、製造環境不正義如核廢料儲存在達悟族土地、漠視平埔族群、排斥原住民族基本法、在健康/教育/經濟/政治指標上缺乏多元文化的敏感度等。
事實上,這些錯誤都是複雜的歷史與政治難題,但已經知錯願意改或許都有機會,真正困難的反倒是因為長期處於殖民狀態,不管是殖民或是被殖民的,到目前可能都還有許多人不知道究竟錯在哪裡?蔡總統願意一開始就指出,「在我們生活周遭裡,還是有許多人認為不需要道歉。」這顯示她的用心,相當值得肯定。然而日後更需要注意的是,這些人有許多正是在政府官僚體系中執掌關鍵權力者。要不然,《原住民族基本法》的落實機制為何會延宕如此之久呢?
其次,Sbalay是一個集體共同尋找真相的過程。在筆者的經驗中,不管造成傷害或是被傷害者,在這個過程中都應有機會提出他們自己的說法,彼此驗證並尋求共識理解。就Sbalay的精神而言,這次的道歉行動顯然有許多不足之處。在幾天前的總統府新聞稿中,府方一直強調這次道歉是以原住民族為主體的行動,但殊為可惜的是,這次的原住民代表似乎僅是原民會勾選的口袋名單,而並非族群內部自主選派推舉的代表。
總統府外廣場確實聚集了不同的原住民族自主團體,他們有人是走了一整個月從原鄉來到凱達格蘭大道,盼望表達歷史正義的部落訴求;有些人曾經是2002年參與陳水扁總統在新夥伴關係的再肯認儀式中的族群代表;有些人是今年參加蔡總統就職大典的原住民族代表與貴賓;有些人是關心原住民族健康長照議題的部落族人。但他們都被警察隔絕在道歉儀式之外,這些因應失當導致族群代表性的抗議聲浪。更不要說,一些非民進黨籍的原住民立委以及代表或因政治考量不同,亦刻意不出席今天的儀式。
在會場內,總統道歉文結束後的原住民族回應,僅以達悟族的耆老作為代表,而無法聽到各族群對於道歉文的個別回應,實質減損道歉文中意圖強調的多元族群內涵。如果比較2002年陳水扁總統的新夥伴關係再肯認儀式中,當時個別族群代表與總統以他們傳統方式立下盟約的各自獨特文化表達,這次的族群回應顯得單薄許多。
總統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總統府提供)
總統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總統府提供)
事實上,以上種種現象如果以Sbalay的對等性、公平性與集體性來看,在在都暴露出籌辦單位面對各個原住民族的複雜性缺乏應有認知,選出的原住民代表性也明顯不足,而這正是這個國家官僚體制長期殖民,並有意操弄原住民部落代表性的後果。新政府在這一次的總統道歉儀式上的準備,並未提早因應這個複雜性並進行妥善溝通,大大地削弱了道歉文告所應有的高度與力道。
第三、Sbalay包含賠償、化解衝突與尋求和解的機制。在道歉文中,蔡總統承諾設置「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積極落實《原住民族基本法》、促進歷史記憶的追尋、憲法原民專章的增修、原住民族自治的推動、土地權利的回復、經濟的公平發展、教育與文化的傳承、健康的保障、都市族人權益的維護,以及承認平埔族群的身分與權利、設立具有文化敏感度的「原住民族法律服務中心」、原住民狩獵文化的尊重、傳統領域公告、解決核廢料儲存在蘭嶼的問題等,都是具體且制度性的社會和解修補機制。如果這些制度能夠落實,的確都是實質的政策牛肉,就像是在Sbalay的過程中殺豬賠罪一般,但唯一的差別就是前者尚待時間的考驗。
在文告中,蔡總統展現十足的誠意,並且透露作為排灣族後裔力圖學習、重新認識自己的謙卑態度,確實令人動容。問題是,總統的道歉就像是球賽的開球,主要講究象徵與姿態,但開球時卻少有人注意到接球的捕手。今天的開球,看起來至少有80分以上,但接球卻是險象連連,令人極度擔心球路變化與球速會讓捕手應接不暇。
筆者稍用參與傳統領域繪製工作與制度推動為例,說明投捕之間的落差。傳統領域可以說是原住民族政策的核心議題,但偏偏也是過去原民會官僚系統陌生的內容,它涉及自治發展、土地權利、生態資源利用、教育文化、經濟發展、歷史記憶等以上總統所提重大政策牛肉,但是執行此一工作的業務單位僅是原民會土地處底下的傳統領域科。
試想,這個小單位如何可以承擔這麼龐大的政策落實工作呢?再試想,如果中央部會已經是如此之窘境,那麼地方鄉公所又能怎樣呢?此外筆者刻意跳過縣市政府的原因是,這項特殊原住民業務根本引不起縣市地方首長的注意。難怪,去年剛成立的傳統領域科目前已經更換4、5個承辦人員了!更嚴重的是,原民會之外的政府部門如國家公園以及林務局,好整以暇地作壁上觀。
我們的傳統領域工作隨時在應付原民會的新手以及其他部會的袖手旁觀,這就是理念與實際的重大落差。筆者大膽凸顯此一窘境,無意爆料,但無非是希望蔡總統不要成為一個講空話的政客,最後一事無成。
今天總統的道歉之後,就是行政團隊重責大任的開始。如總統府幾天前的新聞稿所言,道歉行動僅是開始,這個行動不是一個活動,它應該是一個運動。這樣的說法很務實,也值得期待。作為長期關心原住民事務與社會運動的行動者,筆者與投入這些任務的夥伴們並不怕挑戰艱難事情難做,但是最痛恨的就是虛偽造假,欺上瞞下。做錯沒有關係,認錯修改後就可再起,但是筆者認為官僚積弊守舊才是蔡總統在道歉後另起新局的大挑戰。
最後,回到阿棟牧師的話。要常常Sbalay,因為人性中注定有衝突,泰雅族祖先經過歷史的淬煉得到這個智慧,傳給像是阿棟牧師這樣願意領受的泰雅子孫。同樣的,我很感動排灣族的後裔蔡英文總統今天自己說:「我感謝所有的原住民族朋友,是你們提醒了這個國家的所有人,腳踏的土地,以及古老的傳統,有著無可取代的價值。這些價值,應該給予它尊嚴。」Sbalay就是這樣的價值,它透過泰雅族人傳遞出來,成為台灣族群共存共榮的解決衝突、營造和解的生存智慧。這是一項長期奮鬥,為了原住民族、為了台灣這塊土地,讓我們一起持續Sbalay下去!
原住民上凱道陳情,要求政府落實原住民正義。(攝影/余志偉)
原住民上凱道陳情,要求政府落實原住民正義。(攝影/余志偉)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