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島剛/歐美相挺香港「反送中」,日本為何冷漠以對?
香港年輕運動領袖、香港政黨「香港眾志」的創黨成員周庭,日前在東京召開記者會,呼籲日本政府和政治家能在國際上多為香港發聲,重視《逃犯條例》的危險性。(攝影/REUTERS/Issei Kato/達志影像)
香港年輕運動領袖、香港政黨「香港眾志」的創黨成員周庭,日前在東京召開記者會,呼籲日本政府和政治家能在國際上多為香港發聲,重視《逃犯條例》的危險性。(攝影/REUTERS/Issei Kato/達志影像)
目前香港的情勢十分緊迫,但是日本政府依然保持沉默。美國、英國和歐盟(EU)陸續對香港政府強硬推行《逃犯條例》修訂一事,表達了嚴正關切,在主要國家裡,唯獨日本政府的表態似乎是在打太極拳(不痛不癢)。香港年輕運動領袖、香港政黨「香港眾志」的創黨成員周庭,日前在東京召開記者會,強力呼籲「希望日本政府和政治家能夠在國際上能夠為香港多發聲,重視《逃犯條例》的危險性」。
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波洛西(Nancy Patricia Pelosi)11日就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及市民上街抗議發表聲明,表示支持香港的示威者,並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她甚至進一步指出,一旦《逃犯條例》修訂通過,美國國會將重新評估香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是否充分自治。聲明裡面,一開頭是「被這些以和平方式捍衛主權的香港人所感動」來讚許香港人的勇氣,同時也嚴厲譴責「中國所控制的立法會正在審議的條例,展現北京肆無忌憚地踐踏法律,壓制異議,扼殺香港人的自由」;並且表示近期可能向國會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
其他,還有像曾經統治香港的英國政府及加拿大政府也共同發出聲明,表示對此條例的關注。此外,歐盟也是自香港1997年回歸以來,首次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發出外交照會
這次,各國對於《逃犯條例》的修訂表示擔憂,是因為如果香港包含司法獨立在內的一國兩制無法正常運作,他們就必須重新審視在香港設置的對中貿易本部的定位等,也會全面性地影響到對中國的經濟政策。而且,歐美社會對人權問題敏感,原本就很關切近年在香港發生的一些民主運動家或政治家遭逮捕、拘留、取消議員資格等的事件。

商業及旅遊往來眾多,日本真能迴避香港問題?

相較之下,現階段的日本政府保持低調的態度,從香港方面看來似乎缺乏強而有力的主張。實際上,在香港設置辦事處的外國企業裡面,除了中國大陸以外,日本企業的數目是第一,超越美國。每年也有100萬以上的日本遊客到訪香港,所以香港一旦發生問題,日本也無法完全置身事外。
但是,根據周庭表示,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在6月5日衆議院外務委員會上被問到香港問題時,回答「香港一國兩制維持高度獨立性,不一定用大聲批評就好的」。但是,在國際社會看來,實際上香港的一國兩制正瀕臨崩壞邊緣,這是客觀的見解吧。13日,河野在私人Twitter上談及了香港問題:「作為香港的朋友,我對最近發展非常關心,尤其發生許多受傷者,感到心痛。期許通過和平談判,得到早日解決,能夠維持香港的民主和自由。」
周庭在記者會上也不斷強調,希望日本政府也能夠採取像歐美那樣的強硬態度,「日本政府和政治家可以多關注香港問題」、「也是為了保護日本國民的安全,(針對《逃犯條例》的修訂)日本政府應該要表達意見,不是嗎?」

G20在即的顧慮

目前日本政府對港人上街示威的行動並沒有明確表態,背後原因是因為在6月28~29日舉辦的G20大阪峰會在即,若是太過關注香港問題,包括中國與美國,在場的國家都有不同立場,日本作為東道主,很難處理這個問題。還有一個重點是屆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會訪日,作為國家主席是紀念性的第一次訪日,並且和安倍晉三首相進行首腦會談,加溫長期對立的中日關係。
中日兩國都非常重視這場首腦會談,希望能夠盡可能地在友好的氣氛下迎接國家主席習近平,這也是事實吧。
但是,回顧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當時日本政府也沒有明確表達立場。反倒是近幾年,包含安倍晉三在內,即使明知道可能引發中國反彈,卻經常地為香港隔壁的台灣發聲。這導致在香港民主派人士裡面,有愈來愈多人認為日本政府對香港問題的態度冷淡。
6月12日,周庭在明治大學舉辦的演講,除了媒體之外,還有幾百位的香港留學生等人也到場聲援,氣氛顯得緊繃。很多人是高舉著海報,上面寫著香港陷於危機等字眼,但是校方以在大學裡面從事政治活動而出面制止。在會場上,有位香港女學生站起來呼籲:「我現在戴著口罩,是因為不知道哪一天會不會被偷拍下來,甚至被起訴,我為了保護自己才這麼做,香港正處於這種狀況。希望日本的大家能夠把情報擴散出去。」會場上響起了如雷的掌聲。

日本人對港感知變化的脈絡

要說日本人真的對香港漠不關心嗎?以歷史來看,其實未必如此。日本從以前開始對香港有著高度關心,到1970年代為止,一直是日本年輕情侶夢寐以求的蜜月勝地,在那個時代「蜜月旅行不是夏威夷就是香港」。
日本對香港民俗文化的研究水準,甚至是不少香港人和中國人望塵莫及的;在外國語大學裡面也設有廣東語學科。然而,大約在香港回歸前後,日本人對香港的關心急速下降,原因之一是中港關係良好的時候,香港的獨特性就相對薄弱,因此研究香港的意義也愈來愈淡薄。不過,2014年發生的雨傘運動,是近年開始讓不少日本人重拾對香港的興趣和關心。
但相較於香港,日本人對台灣的關心比對香港高得多,這是從很早以前開始就是眾所皆知的事了。這是因為台灣方面有很多精通日文的人才,一直以來對日本的政經界與媒體積極發言,盡量把台灣情報傳遞出來。相反地,比較重視歐美的香港民主派平時就對日本政治或日本媒體缺乏完整的理解,沒有建立好足夠的人脈,導致在如此緊要關頭達不到預期的反響,這也是香港方面應該認知到自己的弱點。
最近在日本媒體受寵的「香港眾志」周庭,本身有日語能力之外,定期來日本努力開拓自己人脈表達香港年輕人觀點,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反送中:強權與反撲.絕望與希望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