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羅冠聰/《十年》對這一代香港人的意義
《十年》,是一帖戰書,向圍繞中國主旋律滋生的大眾文化圈開戰,重構港人主流對政治、大眾文化與生活的思維框架。 
50萬港幣的預算,5個寂寂無名的導演,一個新穎大膽的念頭和5支短片,組成了《十年》。《十年》是一套預言電影,探討未來十年,香港飽受大陸赤化和侵凌下所失去的文化和自由,例如廣東話被邊緣化、共青團模式在港複製等,以及種種預期的陰謀和陷阱。基於時間、資源限制,《十年》在技術造詣上並未獲廣泛讚許,而受人鼓舞的,是電影帶出無畏、自強的精神,以及當中不遮不掩、光明正大的政治訊息。 
《十年》走得很遠,遠超創作人的預期。本來,他們預期《十年》只是一套會在獨立電影院播放、無聲無息地在香港電影史過場的電影,到後來在參加電影節、票房爆表、與不同機構合辦放映會,到獲得香港電影界最高殊榮:2016年金像獎最佳影片。《十年》所創造的文化漩渦已將席捲香港,電影的中心,在香港最困難的時刻,也可以是政治抗議和異議。 
文化的震撼彈,確認了一個新浪潮:大眾願意隨政治意識起舞,願意在消費上支持與中國主旋律對抗的在地文化,願意在文化生活上共同築起一條「防赤」的洪壩。政治爭議在電影的角色,從只是黑色幽默、反諷的素材,到今天走進電影的中心,預示了未來建構「香港本位」的文化作品,將會隨著民間的支持而蓬勃起來。香港電影的目標由國際爬進大陸、再走回本地,重新站起來。 
《十年》的成功,象徵著香港在最艱困的時刻重奪尊嚴:面對本地政治生活議題的文化作品,我們至少有能力不因大陸資本紅利而卑躬屈膝,拒絕被人民幣框限港人對香港現在與未來的想像。在新時代,香港有著支撐自己文化的決心。 
《十年》是由5個短片組成的,當中,最為政治敏感的短片,是《自焚者》。《自》刻劃了當下香港對抗爭路線的定位、主權狀況的爭議,直接提出「港獨」作為政治宣傳的綱領,挑動了保皇黨的敏感神經。然而,大部分在場人士沒有反感,更在影片中出現自焚者時觸慟落淚。顯然地,他們不全是(甚至是很少數)同意港獨立場,但他們共同體驗了來自中共的壓迫和屈辱,自然有了強烈的同理心,同情採取任何手段抗爭、發聲的人。這種由心而發的體諒,只會在飽受壓逼的人民心中滋生。《十年》對現況的質疑和挑戰、對未來的疑惑和思考,以及促使每個人都可盡綿力扭轉社會的氣勢,正正是建立主體意識的過程,推動著未來香港的自決運動以及社會抗爭。
預言電影,志在警世。但《十年》對香港的影響,也比「警世」來得更遠。台灣的鄉土文學、香港的政治電影,在不同時空高唱,警醒、改變了一代人對吾鄉吾土、我城未來的看法。
文化離不開生活,生活就是政治。破開了政權的囚牢,政治走進文化,是無可避免的事情。未來十年,我們都不知道政治會走向何處,但我們清晰的知道,乘在這個《十年》浪潮上的,是捍衛自由的最新盟友。
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落戶《十年》,電影金像獎董事局主席爾冬陞頒獎時說道:「羅斯福總統講過一句話,我哋(們)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
《十年》就是撇除中共所施加對政治恐懼,直接面對香港未來所有的可能性,這是每位評審的政治選擇,這也是對生活、未來的選擇。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