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卡達世足
石明謹/卡達世界盃真正的意義:一場伊斯蘭的世界盃
2022年11月16日,揮舞著各自國旗的伊斯蘭國家足球迷在卡達多哈濱海大道遊行,歡慶卡達世界盃即將開幕。(攝影/AP Images/Federico Gambarini/達志影像)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前往專題

自卡達申辦世界盃以來,就引起了許多爭論。卡達的足球實力在全球排名不算頂尖,甚至從來不曾踢進過世界盃的會內賽,在爭取主辦權之前,全國只有兩座大型足球場館;在票選過程中,卡達更多次被質疑私下行賄國際足總(FIFA)官員及各國代表。而最最令人困惑的是,卡達只有大約30萬公民,加上大批的外來移工,總人口數僅200多萬人,這種規模的國家是否真的適合舉辦世界盃?舉辦世界盃對於卡達的意義究竟何在?

以卡達的人口規模與國土大小,承辦世界盃是個很大的負擔,同時也沒有太大經濟上的意義。雖然卡達蘊藏豐富的石油與天然氣,藉此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花錢對他們來說似乎不是難事,但正因如此,不缺錢的卡達並不需要藉由舉辦世界盃來擴大內需,或是振興其經濟規模。卡達之所以爭取世界盃主辦權,為的是另外一個理所當然的理由──掌握在伊斯蘭世界的話語權。

卡達雖然只是個小國,卻在伊斯蘭世界有很大的聲量,著名的《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便是最好的例子。伊斯蘭世界能夠跟西方主流媒體抗衡的,只有位於杜哈
卡達的首都。
的《半島電視台》──他們主張堅守傳統的伊斯蘭信仰價值,呼籲穆斯林團結對抗西方文化的入侵,在許多國際議題上,有著獨立且尖銳的見解,同時,《半島電視台》也是全球穆斯林最常觀看,也最受信賴的媒體,深深影響著整個伊斯蘭世界。
完成FIFA全球最後一塊巿場拼圖

過去20年,FIFA為了擴大足球運動的全球影響力,同時兼顧區域的平衡發展,打破過去歐洲與美洲輪流舉辦世界盃的慣例,將世界盃選在東亞的日、韓舉辦(2002年世界盃);也為了非洲的崛起,配合反對種族歧視的潮流,將比賽場地首度移師到南非(2010年世界盃)。然而,佔了地球人口五分之一的穆斯林族群,卻還沒有得到主辦足球最高等級賽事的機會,如果真要考量足球實力,伊斯蘭世界的成績並不遜於東亞與非洲。

卡達背後所代表的,其實是整個阿拉伯世界,甚至是全球超過15億人口的穆斯林族群。當FIFA宣布卡達在最後一輪投票,以14比8擊敗美國取得世界盃主辦權的時候,埃及最富盛名的伊斯蘭教法學者卡熱達維(Sheikh Yusuf al-Qaradawi),甚至直接說這是全世界穆斯林對美國的勝利。他是一名被認為站在極端保守主義立場的學者,也因此他對卡達主辦世界盃的發言,幾乎就代表了整個伊斯蘭最右派的價值觀。足球運動顯然是西方世界的產物,一名最保守的學者跳出來認為舉辦代表西方價值的賽事是一場勝利,可見舉辦世界盃,對於廣大的穆斯林來說,絕對具有極重大的意義。

對於積極開發全球市場的FIFA來說,這可能是最後一塊拼圖──如果你把穆斯林世界視為地球上的一個獨立之國,那麼你等於用世界上最小國家之一的卡達,來攻佔全世界最大國家的市場。對卡達而言,舉辦世界盃等於佔據了西方世界與伊斯蘭世界的入口,把自己的影響力擴大到整個世界。如果說《半島電視台》,是他們面向阿拉伯世界的擴音器,那麼舉辦世界盃,就是他們投射到整個地球的投影機。

在穆斯林世界中意外一支獨秀的足球運動
Fill 1
2018年6月25日,在吉達(JEDDAH)濱海一處露天場地,民眾觀看投影播放的俄羅斯世界盃裡沙烏地阿拉伯對埃及的比賽。(攝影/Getty Images/Sean Gallup)
2018年6月25日,在吉達(JEDDAH)濱海一處露天場地,民眾觀看投影播放的俄羅斯世界盃裡沙烏地阿拉伯對埃及的比賽。(攝影/Getty Images/Sean Gallup)

雖然不曾在世界足壇擁有輝煌的成績,但是伊斯蘭世界對於足球的熱愛是無庸置疑的,伊朗、沙烏地阿拉伯長期居於亞洲足球霸主的地位,印尼、馬來西亞則是地球上對足球最為狂熱的國家之一。有趣的是,由於在部分穆斯林的派別中,職業運動被認為是「腐化人心的娛樂活動」,因此在伊斯蘭世界中,其他各種職業運動並不發達,意外地造成足球一枝獨秀,成為最受歡迎的運動。

穆斯林一般會把大部分的事物分為Halal與Haram兩種,意即「允許的」與「禁止的」,而人們從事的「遊戲」尤其受到嚴格的規範。由於足球運動是個在先知時代尚未出現的遊戲,在各種經典與律法中也不曾記載,所以穆斯林到底能不能從事足球運動這個問題,從上世紀1960年代開始,就受到廣泛的討論。

雖然足球誕生於19世紀,但是我們可以從伊斯蘭的某些基本教義中,來推敲足球運動在穆斯林的生活中是否應該受到限制?一般認為穆斯林被禁止從事的遊戲有:

  • 將身體暴露於危險之中,或是可能傷害他人的身體,例如各種格鬥競爭,像是摔角、拳擊等等。
  • 將身體暴露在外,使陌生人得以觀看其身體,例如游泳。這並不只限於女性,男性同樣不允許過度暴露身體,足球員穿著短褲,便是引起爭議的問題之一。若要從事這些運動,需要在隱密且禁止陌生人進入的場館進行。
  • 使動物或鳥類遭受酷刑的遊戲,例如鬥雞或鬥羊,人們不應該從無法說話的動物身上流出的血液,以獲得生活滿足感。

足球比賽難免因為肢體的碰撞造成自己或對手的身體傷害,因此在第一項便處於模糊地帶。而踢足球時穿著短褲這件事,很明顯地也違反了第二項,即便運動的是男性,理論上也是不被允許的。其他還有更多穆斯林不應該踢足球的理由,例如:

  • 足球比賽讓穆斯林浪費時間在無用的事物上。
  • 足球比賽的時間經常與禱告時間重疊,導致穆斯林不進行禱告。
  • 足球比賽讓不同球隊支持者,區分成不同團體,並滋生嫉妒與仇恨。
  • 觀看足球的相關花費不是生活日常必須,違反了節儉的美德。
  • 收集球星的照片、簽名,甚至在牆上張貼照片、海報,都是偶像崇拜的行為。
對抗「美帝」的另一種無形投資報酬
Fill 1
2022年8月25日,在國際足總(FIFA)的關切下,伊斯蘭革命後的伊朗政府重新允許女性進入球場觀看球賽,500名女性足球迷在警察的監視下進入德黑蘭的自由體育場,觀看伊朗職業足球聯賽的比賽。(攝影/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Morteza Nikoubazl)
2022年8月25日,在國際足總(FIFA)的關切下,伊斯蘭革命後的伊朗政府重新允許女性進入球場觀看球賽,500名女性足球迷在警察的監視下進入德黑蘭的自由體育場,觀看伊朗職業足球聯賽的比賽。(攝影/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Morteza Nikoubazl)

基本上,幾乎所有的伊斯蘭教法組織,都認為足球運動或多或少違反了穆斯林的生活準則,是一項「應當被禁止」的遊戲。然而現實中,除了少數極端教派(例如阿富汗的神學士、ISIS伊斯蘭國),幾乎所有的穆斯林國家或社群,都是「有條件」的允許足球運動,例如必須按時祈禱、必須堅持良好的倫理與道德、不能涉及偶像崇拜、不可以對不同球隊支持者仇恨與毀謗等──這些其實都是極為抽象不具體的規範,顯示了足球運動,在穆斯林之間早就是難以禁止的行為,所謂的條件都只是為了讓足球得以發展的解套說法而已。

目前幾乎全世界的國家都有一支「足球國家隊」,即便不是FIFA的會員,不能參與世界盃的盛會,也都有自己的足球隊伍。在伊斯蘭世界當然也不例外,甚至可以說,因為宗教限制的緣故,許多運動是穆斯林無法參與的,足球運動反而成為獨一無二的存在。

足球是西方社會傳來的「毒物」,然而足球又是伊斯蘭世界對抗西方的武器,在足球場上的勝利,往往帶有更具大的象徵意義。1998年世界盃,伊朗與美國在小組交手,伊朗以2比1擊敗美國,舉國上下都認為這是對美帝的重大勝利。因此,除了沒有明文的律法限制足球運動,實際上也很難禁止之外,在足球運動中可以得到的好處,比起那些實際上抓不勝抓,每天都可能有人違反的戒律,其價值實在是大得多。

從北非諸國到土耳其,從阿拉伯世界到波斯高原,從中亞的荒漠到東南亞雨林,穆斯林世界對於足球近乎狂熱,世界上對足球運動投資最多的,正是那些最保守的穆斯林國家,包括沙烏地阿拉伯、卡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伊朗等等,都是傾全國之力在打造足球隊,近年來歐洲職業足壇的那些瘋狂的投資者,也同樣來自中東諸國

理論上應該要被限制甚至禁止的足球運動,反倒成了伊斯蘭世界對外彰顯國家實力,對內凝聚國族認同的利器。來自沙漠的眾多王公貴族,爭先恐後地成為大小球會的持有者,貴賓室成了他們與歐洲政商名流見面的舞台,足球轉播成了最好的廣告門面,甚至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拿下世界盃足球賽的主辦權。

卡達的美夢或噩夢?賽場上見真章
Fill 1
2022年11月6日,在卡達多哈市區的一棟建築物上掛著世界盃比賽專用球Al Rihla的巨幅海報。(攝影/AFP/Giuseppe Cacace)
2022年11月6日,在卡達多哈市區的一棟建築物上掛著世界盃比賽專用球Al Rihla的巨幅海報。(攝影/AFP/Giuseppe Cacace)

卡達之所以想要主辦世界盃,第一個目的當然是能夠直接以地主身分晉級決賽圈,卡達努力了50年,都沒能爭取到一張世界盃的門票,如今變成了用錢就能解決的問題。其次,目前全球規模最大的兩項運動賽事──奧運會與世界盃足球賽──從未在任何一個穆斯林國家舉辦過,在整個阿拉伯世界甚或全球穆斯林眼中,這將是一個無人可以超越的里程碑。

第一次海灣戰爭之後,波斯灣灣區諸國明顯在立場上偏向西方,使得持反西方立場的卡達,與鄰國之間的關係並不和睦,甚至被認為暗中資助恐怖分子,在領土上也與鄰國有許多爭議,卡達《半島電視台》可以說是伊斯蘭世界異議分子傳播資訊、批評各國時政的天堂。加上卡達與什葉派
什葉派占穆斯林人口10%,全球估計有1.54億人至2億人。在伊朗、伊拉克、巴林、亞塞拜然和葉門,什葉派占多數,阿富汗、印度、科威特、黎巴嫩、巴基斯坦、卡達、敘利亞、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和阿聯酋也有大批信徒。 在早期伊斯蘭史上,什葉是一場運動,字面意義是「Shiat Ali」,即阿里黨。
主政的伊朗關係良好,對於沙烏地阿拉伯等遜尼派
目前全球有超過15億穆斯林是遜尼派,占穆斯林多數,約占85%到90%。遜尼派在埃及、約旦和沙烏地阿拉伯占人口90%以上。 遜尼派以伊斯蘭教正統自居,「遜尼」來自「Ahl al-Sunnah」(遵循傳統/聖訓者),這裡的傳統是指先知穆罕默德所言、所為,同意或反對什麼。所有穆斯林都遵守聖訓(Sunnah),但遜尼派強調聖訓第一優先。
掌權的國家來說,同樣是遜尼派為主的卡達,幾乎等同於叛徒。甚至,中東與北非的許多國家也對卡達很有意見,因為在阿拉伯之春期間,卡達到處鼓吹革命,只要地點不在卡達即可。

卡達想要增加自己在伊斯蘭世界的影響力,所以把世界盃攬入懷中,但這如意算盤在現實中受到很大的挑戰。在爭取世界盃主辦權之時,沒想到2010年底阿拉伯世界會發生大規模的革命,也無法預期2017年會有7個阿拉伯國家同時跟卡達斷交、十幾個穆斯林國家與卡達降低外交關係,出現幾乎與半個穆斯林世界為敵的狀況;即便與各國的關係趕在世界盃之前恢復,但顯然不會是2010年全世界穆斯林都以卡達為榮的那種場面了。

如果在政治層面,卡達已經在世界盃尚未開踢之前的10年,逐漸失去了影響力,那麼在足球實力方面,卡達又能否如願以償的成為穆斯林世界的代言人呢?縱使卡達是新科的亞洲盃冠軍
2019年的亞洲盃決賽,卡達以3比1擊敗日本取得冠軍。
,但也無法說服人們卡達在世界盃上會有多大的競爭力,畢竟亞洲盃與世界盃是完全不同規格的比賽;即便是進到世界盃的其他亞洲強權如日、韓等國,在世界盃上發揮的實力,也會遠勝於亞洲盃,而從未踢進過世界盃的卡達,顯然不在同一個等級。

除了卡達,這次還有伊朗、沙烏地阿拉伯、摩洛哥、突尼西亞、塞內加爾等5個穆斯林國家踢進了世界盃,通通都是參加世界盃的老手,只有地主國卡達是真正的菜鳥。世界盃歷史上鮮少有主辦國在小組賽就被淘汰,除了2010年的南非世界盃,而當時南非被喻為史上最弱主辦國,雖仍止步於小組賽,至少也取得1勝1和1負的成績。如今看來,卡達可能要面臨比南非更艱困的挑戰。

可以想見,如果卡達在世界盃表現不理想,在小組賽打包回家,肯定會成為其他穆斯林參賽國家的笑柄,同時也更加坐實了卡達是砸錢「買世界盃門票」的說法,主辦世界盃究竟是掙得面子?還是面子裡子一起輸?還要看他們的表現,很可能卡達成為「穆斯林世界足球代言人」的美夢,很快就會破碎。

一次巨大的文化撞擊

撇去卡達本身想要塑造的形象不談,卡達世界盃或許會是一個伊斯蘭世界與西方世界新的出入口,許多問題都將經過折衷與妥協,例如女性進入足球場館觀賽的問題等。幾百萬「異教徒」湧入伊斯蘭世界的各種生活、文化上的衝突與交流,這些都是過去從來不曾發生過的,也必然會蘊釀、發酵出彼此全新的世界觀。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式投入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你的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和我們一起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的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支持,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

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完成,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