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2021年起禁塑,加紐等國將跟進

當人體器官驗出塑膠微粒:台灣限塑18年,然後呢?

經過多年研究與呼籲,歐盟即將於2021年7月3日啟動全面性的塑膠禁令。圖為2011年歐盟總部前的塑膠怪獸裝置藝術。(攝影/AP Photo/Yves Logghe/達志影像)

微塑膠(Microplastic,又稱塑膠微粒,指直徑或長度少於5毫米的塊狀、細絲或球體的塑膠碎片)對海洋生物造成的危害,近年來已受到重視。然而,美國亞利桑拿州立大學團隊日前在美國化學學會會議上首度證實,微塑膠可以被人體器官吸收並累積,這項最新研究發現隨即造成熱議。

有鑑於塑膠汙染的嚴重性,歐盟即將於明年(2021)7月3日啟動全面性的塑膠禁令,多項一次性塑膠產品將被禁售與禁用;加拿大明年也有相關禁令。台灣從2002年起限用塑膠袋,但至今18年的限塑成效仍然不明;而依照環保署規畫,台灣要到2030年才會全面禁用四類一次性的塑膠產品(如塑膠袋、吸管、餐具和外帶飲料杯),這場限塑之戰顯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我們從來無意要危言聳聽,但這些無法生物分解的物質無所不在,並且可以被人體組織吸收並累積,確實令人憂心,」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博士生克爾卡爾(Varun Kelkar)於8月17日在美國化學學會會議上說道。

指導此項研究的教授哈爾登(Rolf Halden)則表示,「塑膠到處都是,不要笨到相信人類和環境是互不影響的,我們從COVID-19病毒的傳播了解到,人和環境是密切接觸的,如果相信塑膠不存在人體內,就太天真了。」

世界各國最新研究紛紛顯示,微塑膠可透過食物、空氣和水在人體中累積。各國因而推出多項限塑政策,台灣也已面臨重要挑戰。

走進微塑膠與他們的產地:海漂垃圾淹大腿

Fill 1
全球每年製造約3億噸的塑膠垃圾,而其中約有高達800萬噸的塑膠垃圾流入海洋,海洋成為微塑膠透過食物鏈進入人體的最重要管道。圖為台灣北海岸沙灘上散布的海洋廢棄物。(攝影/陳曉威)
全球每年製造約3億噸的塑膠垃圾,而其中約有高達800萬噸的塑膠垃圾流入海洋,海洋成為微塑膠透過食物鏈進入人體的最重要管道。圖為台灣北海岸沙灘上散布的海洋廢棄物。(攝影/陳曉威)

微塑膠要透過食物鏈進入人體,管道之一就是海洋。根據聯合國環境署(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 UNEP)統計,全球每年製造約3億噸的塑膠垃圾,而其中約有高達800萬噸的塑膠垃圾流入海洋;如果維持目前的生產速度,到了2050年,海中的塑膠甚至會比魚還多。

如果你對這些冰冷的數字無感,不妨走一趟全台海廢最多的澎湖。

受到洋流的影響,澎湖成了西太平洋海漂垃圾的攔截點。這裡的海漂垃圾量驚人,海洋公民基金會顧問巫佳容來到澎湖研究海廢議題已有4年,她向《報導者》表示,在澎湖海灘上看到的垃圾是有厚度的,「有些地方踩下去甚至會到大腿!」而淨灘活動雖經常舉辦,但過了一個冬季,東北季風一吹,卻又會恢復原狀充滿海漂垃圾。

這些塑膠廢棄物受到海浪衝擊和陽光照射等因素,會分解成直徑5毫米以下的微塑膠,或是直徑0.001毫米的奈米塑膠。海洋生物大至鯨豚,小至蝦蟹,尤其是人類會整隻食用的貝類海鮮,都可能誤食微塑膠;微塑膠小到可進入其血液循環系統,如今證實可被人體器官吸收與累積後,對於人體健康的影響更受重視。

「其實大部分的人沒有引導,或者在淨灘前沒有上課或宣導,不會把海邊的垃圾跟自己的生活做連結,這件事情滿嚴重的,」巫佳容指出,參與淨灘的志工會看到海漂垃圾都是國外來的,「特別都是簡體字的垃圾,反而會更生氣,為什麼其他國家的垃圾都是我們來處理?」卻不會想到自己也會製造這些垃圾,而且日本沖繩也撿得到從台灣海漂過去的寶特瓶。

全球性的塑膠汙染議題,台灣不能忽視自身的責任與貢獻。

即使好好回收,還是可能變汙染

令人驚訝的是,並非只有亂丟的垃圾才會流落到海裡,就算我們回收了塑膠垃圾,這些垃圾還是有機會回到大自然,成為微塑膠的來源

看守台灣協會祕書長謝和霖接受《報導者》訪問時指出,以台灣的垃圾處理情形來說,新竹縣、南投縣、花蓮縣和台東縣等沒有焚化爐的縣市,要仰賴中央調度或者請託其他縣市,垃圾才有去處。「他們的塑膠垃圾就會先堆在海邊的掩埋場,像新竹縣就是這個狀況,新豐掩埋場就是在海邊,堆置時,風一吹可能就跑到海裡了。」

而根據環保署統計,全台的一般垃圾回收率是56.27%,被回收的塑膠垃圾中,有許多是屬於價值低、無法再利用的粗塑膠。這些粗塑膠進了焚化爐,成了有毒氣體飄散至大氣中,反而會製造更多塑膠汙染。

站在第一線處理回收垃圾的大豐環保科技大里回收站負責人林小姐表示,現在塑膠回收價格很不好,因為沒有辦法出口,所以很多地方都不收,而且,「(粗)塑膠燒起來又是黑煙,所以現在盡量不收塑膠,因為它的汙染性太高了。」

謝和霖也指出,登上回收車的塑膠垃圾還要考慮到分類的成本,因為分類的成本太高,還高於焚化成本,除了飲料瓶之外,許多很難再利用的,例如複合材質的塑膠,「分類太划不來了,就進了焚化爐。」

巫佳容強調,一般人會覺得雖然自己製造了塑膠垃圾,可是有丟到垃圾筒,就會被好好地處理,「認為海邊這些垃圾是沒公德心的人亂丟。」但事實是,只要有製造垃圾,包括回收業者不要的、堆置被風吹走的和被亂丟的等等,就有機會出現在海邊,成為破壞生態環境,甚至回到人體內的微塑膠來源。

不僅如此,即使是回收後能夠被再利用的塑膠,也還是會產生微塑膠。

以一般寶特瓶材質PET而言,回收後經過切片漂洗,製成PET碎片,大多成了衣服的原料(聚酯纖維),將寶特瓶再生拿來製衣看似環保,但「洗滌衣服時,PET的纖維就會脫落,脫落了就是(順著水流)跑到海洋,」謝和霖指出,PET也拿來做成救災用的毯子、或做成鞋子,「但這些磨損也都變成塑膠微粒,這些再生製品使用階段產生的塑膠微粒對環境的影響,是欠缺考量的。」甚至寶特瓶多用幾次,PET的纖維也會掉落,「塑膠這種東西真的太普遍了。」

鹽、糖、啤酒「加料」,每人每週吃下一張信用卡

既然環境中塑膠無所不在,你知道你吃進了多少塑膠嗎?根據全球第一份相關報告指出,每個人每週大約吃進5公克、等同一張信用卡的塑膠量,一年下來就吃進了超過250克的塑膠。

2019年6月,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ldlife Foundation)公布委託澳洲紐卡斯爾大學(University of Newcastle)進行的報告,綜合全球超過50份關於人體攝取塑膠情形的研究,得出上述結論,而且強調該現象非區域性、而是全球性。

美國的《環境科學與科技》期刊(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也在2019年發表了另一份「人類的微塑膠飲食」研究,更廣泛地從人類經常攝取的食物中,計算微塑膠含量,結果發現不只海鮮,甚至啤酒、鹽巴、糖和蜂蜜等,都含有微塑膠;若根據美國農業部的建議食用量,來計算一年內透過上述食物攝取的塑膠量,依年齡和性別的差別,估計每個人一年吃進了大約3萬9千到5萬2千個微塑膠。

值得注意的是,該研究僅以提供人均所需熱量15%的食物來統計,因此研究認為,實際每人每年攝取的塑膠量應遠高於5萬個微塑膠。

其中,幾乎是調味必須品的鹽巴,2年前綠色和平(Greenpeace)曾與韓國仁川大學共同進行全球食鹽微塑膠含量研究,發現來自全球21個產地(包括台灣)共39個食鹽樣本中,超過9成驗出含有微塑膠,且亞洲食鹽含塑量明顯高於歐美地區。若以每日人均食用10公克的鹽巴估算,每人一年可能透過鹽巴攝入逾2,000粒微塑膠。綠色和平認為,鹽巴中的微塑膠含量極可能來自被汙染的海水。

除了吃進微塑膠,喝進人體的塑膠量也很可觀。

你喝的水真乾淨嗎?瓶裝水微塑膠比自來水更多

Fill 1
進行塑膠微粒對海洋生態危害研究的歐洲科學家,正在檢視從地中海海岸採集的海水樣本。(攝影/REUTERS/Eric Gaillard/達志影像)
進行塑膠微粒對海洋生態危害研究的歐洲科學家,正在檢視從地中海海岸採集的海水樣本。(攝影/REUTERS/Eric Gaillard/達志影像)

「人類的微塑膠飲食」報告同時指出,如果只以瓶裝水達到每日喝水建議量,一年會喝進9萬個微塑膠。直接喝自來水的人,每年也會喝進4,000個微塑膠。

早在這份報告之前,總部位於美國華府的非營利媒體Orb Media於2018年即已委託紐約州立大學進行研究報告,調查共9個國家、11個國際知名品牌的250件瓶裝水樣本,發現竟然有高達95%的樣本含有微塑膠。若以體積來分,平均每公升瓶裝水含10.4個尺寸大於100微米(micrometer, μm)的塑膠微粒;計入尺寸更小的微塑膠,總量則更驚人,平均每公升瓶裝水含有314.6個塑膠微粒。學者推論這些微塑膠的來源,可能大部分來自瓶身與瓶蓋,以及自動裝瓶的生產過程。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FAO)2017年發表關於食品安全的報告,110微米左右的微塑膠可以進入肝門靜脈,若是小於20微米,則可以進入血液循環系統,流入如肝、腎等人體器官。而在紐約州立大學測試的瓶裝水樣本中發現的塑膠微粒,有90%大小介於6.5到100微米之間。

然而,多數人顯然忽視了微塑膠的飲用風險,寶特瓶的市場持續迅速成長,市場研究公司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 曾統計,在2018年,全球估計消費了4,820億個一次性的寶特瓶,對比2009年,成長達50%。到了2021年,預估寶特瓶的銷售將突破5,833億支,但以往每年只有不到一半的寶特瓶被成功回收。這意味著每年至少數千億支的寶特瓶進了掩埋場或流入自然環境。

台灣人也愛喝瓶裝水。據環保署估計,2019年全台一共消費了10億瓶的瓶裝水,加上其他飲料,則總共消耗了約50多億個寶特瓶,等於每人每年平均使用了約250個寶特瓶。

有鑑於塑膠汙染的廣泛,英國最活躍的海洋保護團體之一Surfers Against Sewage甚至認為,塑膠汙染造成的危機,不輸給氣候變遷,因為它汙染了每一個生態系統,並且在持續惡化中。紐西蘭環境部長賽吉(Eugenie Sage)更直指,塑膠汙染已成為當前世代面對的最大環境挑戰

空氣也有微塑膠!不只大城市,北極也吸得到

更壞的消息是,科學家甚至證實了,就連呼吸也會吸入微塑膠。許多人為了呼吸新鮮空氣,會特別走到山上或海邊,科學家卻發現,微塑膠可以透過空氣傳播,大自然並不是塑膠空氣的避風港,從大峽谷到北極都可以在空氣中呼吸到微塑膠。

美國猶他州立大學(Utah State University)生物地球化學家布列妮(Janice Brahney)率領團隊,收集了美西11個國家公園和保育區內分散地點的塵土,發現所有採集的樣本中都含有微小的塑膠碎片,最後根據採集的結果計算出,在這些偏遠地點的塵土中,大約有6%由微塑膠組成,換算下來,光是這11個地點,每年靠風吹和降雨從鄰近城市甚至更遠處帶來的塑膠微粒,就超過1,000公噸。

布列妮教授和團隊將發現的結果發表於《科學》期刊(Science),並指出多數空氣中的塑膠都來自衣服纖維裂解而成的碎片。她更在今年6月投書《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表示,對於團隊意外發現的結果,其實外界不應該感到驚訝,畢竟,光是2018年一年,全球就製造了大約3億多噸的塑膠。「有一件事情是明確的,我們正在呼吸進微塑膠,這並不是件好事。」

城市中的塑膠空氣汙染情況又是如何?

2019年,首度有科學家針對英國倫敦空氣中的塑膠汙染情形進行調查,並且和法國巴黎、德國漢堡和中國東莞的調查結果比對後發現,每個城市的空氣中都明顯存在微塑膠,但倫敦最嚴重,空氣中的微塑膠含量分別是東莞的20倍、巴黎的7倍、漢堡的3倍。研究人員不確定造成空氣中微塑膠濃度差別的因素,但推測可能與各自不同的實驗方法有關。

研究倫敦塑膠汙染的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研究員萊特(Stephanie Wright)認為,僅管倫敦空氣中的微塑膠濃度高到令人驚訝,但她相信世界上任何城市的情況多少都會相似

研究發表在《國際環境》(Environment International)期刊,主要的發現還包括空氣中92%的塑膠都是纖維狀的微塑膠,來自於衣服、室內裝潢和地毯等;而且,微塑膠可透過空氣傳播,最遠可隨風吹到95公里遠的地方,但城市內的塑膠汙染仍以在地的來源影響較大。

此外,在倫敦空氣發現的微塑膠大小介於0.2毫米到0.5毫米之間,大到足夠沉積於呼吸道,也可以被口水吞入,更小的微粒則可以進入肺部和血液系統,這已顯示微塑膠的潛在健康風險。

容易攜毒,從生殖到免疫系統都可能受危害

然而,塑膠汙染對於人體健康造成何種危害?目前醫學界尚未有定論。 台北榮總臨床毒物與職業醫學科主任楊振昌表示,以塑化劑為例,20、30年前,幾乎沒有人認為塑化劑會有健康危害,但後來科學研究卻顯示塑化劑有不少健康危害,特別是生殖系統。

楊振昌指出,微塑膠屬親油性,容易夾帶如塑化劑、重金屬、戴奧辛和多環芳香烴碳氫化合物等有毒物質,但具體健康影響必須從微塑膠實際夾帶的是什麼物質或金屬?有多少的量?才能判斷。

2019年發表的〈全球塑膠大災難〉(The Global Plastic Calamity)報告,是目前少數完整檢視塑膠如何影響人體健康的研究。這份由瑞典淨水公司Bluewater委託專研荷爾蒙的醫師米爾普麗(Ivone Mirpuri)完成的報告指出,過去50年來,用來製造塑膠的化學物質引起了更高程度的發育異常與各種疾病,包括降低生殖能力、肥胖、糖尿病、癌症、心臟與其他腦部相關的認知問題等。

此外,在超過8萬5千種化學物質中,有數千種屬於內分泌干擾劑。米爾普麗表示,有確切的科學證據指出,由於塑膠汙染的緣故,一般的內分泌干擾劑(EDCs)現在可普遍在自然環境中被發現,後果就是妨礙了荷爾蒙的自然作用。

對於內分泌干擾素的普及,米爾普麗稱之為人類生存的首要威脅。她甚至認為,除非採取緊急行動減少塑膠汙染,預測人類會在200年內因此滅絕。

歐盟2021年起禁一次性塑膠,強調延伸生產者責任

Fill 1
位於瑞士比爾滕的塑膠回收工廠裡堆放的塑膠瓶壓縮塊。(攝影/REUTERS/Arnd Wiegmann/達志影像)
位於瑞士比爾滕的塑膠回收工廠裡堆放的塑膠瓶壓縮塊。(攝影/REUTERS/Arnd Wiegmann/達志影像)

如何因應無所不在、無孔不入的塑膠汙染?幾乎所有研究微塑膠的學者專家都認為,只有從源頭減量才是最根本的解決之道

針對源頭減量,歐盟即將於明年(2021)7月3日啟動一項全面性的大規模塑膠禁令,多項一次性塑膠產品包括餐具(刀叉、湯匙和筷子)、餐盤、杯子、吸管、攪拌棒和棉花棒等,將被禁售與禁用。此外,此案法案內容也涵蓋消費者教育,一般較少注意到的塑膠產品,例如濕紙巾、衛生棉和香菸濾嘴等,都必須在包裝上清楚標示含有塑膠成份,若隨意丟棄可能造成環境破壞等。

歐盟未來更將逐步擴大減塑的範圍,PET塑膠瓶在2025年前至少要有25%的再生塑膠,2030年前則所有的塑膠瓶都要含有30%的再生塑膠。歐盟區內人口達4億4千6百多萬,是僅次於中國和印度的世界第三大人口區,該禁塑令的執行意義重大。

而歐盟執委會提案禁塑也不過是在2年多前。2018年5月,歐盟禁塑法案起草人、來自比利時的歐洲議會議員里斯(Frédérique Ries)強調,該禁令可大舉淨化歐洲海灘、搶救海洋生物。她並指出,該法案可為日後省下220億歐元(約新台幣7,315億元)的環境損害成本,影響巨大。

有鑑於塑膠汙染的嚴重性,禁塑成了世界潮流。歐盟之外,加拿大也將從明年起禁用多項有害的一次性塑膠產品,紐西蘭和中國等也將在2025年起禁用多項一次性塑膠產品。

禁塑後會帶來什麼樣的環境變化?不妨看一下肯亞的例子。肯亞有著堪稱全世界最嚴格的禁塑令,自2017年8月28日起即不得製造、販賣、進口或持有塑膠袋,國際旅客也不得攜帶入境,違者可重罰200萬到400萬肯亞先令(約新台幣54萬到108萬元)或者被判1到4年的有期徒刑。

長年在非洲經商的亞而特科技董事長王素英向《報導者》表示,法令生效後,肯亞的街道明顯變乾淨了,「以前街上可以看到滿天飛的黑色塑膠袋,現在不見了。」她覺得這個變化很棒,也沒有造成任何的不方便,「因為我本來就有自備環保袋和環保水瓶的習慣。」她認為台灣也應該盡快跟進,以減少汙染。

台灣塑膠袋用量是歐盟3.3倍,限塑成效待檢驗

依環保署目前規畫,四類一次性的塑膠產品如塑膠袋、吸管、餐具和外帶飲料杯等,在2030年起才會全面禁用。

而政府自2002年開始推動限塑政策以來,限塑成效也有待檢驗。

環保署廢管處技正李宜樺受訪表示,目前的官方統計方式是從2002年、開始限用塑膠袋時的年度用量200億個為基準,估計從超市和便利商店等7大類商店不得免費提供購物用塑膠袋,再擴大到目前的14類店家後,每年共省下45億個塑膠袋,以此推算出目前年用約155億個塑膠袋這項數據。

對於環保署的估算方式,綠色和平資深媒體與推廣主任李芳怡提出質疑,「假設塑膠袋消耗量每年在增加,但減少數量低於年增量的話,相抵之下等於是沒有效果可言。」她認為,目前塑膠袋管制的問題在於缺乏總量的統計,「台灣推動限塑18年來,效果到底是什麼?其實看不出來。」

綠色和平專案主任唐安進一步補充,總量之外,「各個場域的塑膠袋使用量也應該統計,不然怎麼知道禁塑的效果?對數字要有掌握,才能知道目前禁用的對象是不是最大、最需要優先處理的對象,」例如政府限塑政策已把藥局和洗衣店等對象納入了,但對於用量大的市場和夜市,卻仍未提出任何具體措施。

再以飲料杯為例,同樣突顯出年增量遠大於減少量的實際狀況。9年前,環保署以減少一次性飲料杯用量為目的,推出自備環保杯獎勵辦法,當時估算連鎖飲料店、便利商店和速食店的外帶飲料一年賣出15億杯,並評估獎勵辦法應可減量約1成、即年減1.5億個飲料杯。

但唐安指出,綠色和平實地走訪飲料店調查,發現自備環保杯的比例根本不到1成,甚至對比荒野保護協會推算的飲料杯使用量,2018年台灣用了高達20億個飲料杯,就算自備環保杯的比例達到1成,實際增加的量和環保署認為減少的量,相抵之後,還是正成長,台灣每年比推出獎勵辦法時還多用了至少3.5億個飲料杯。「獎勵政策的效果趕不上每年超商和飲料店銷售增加的速度,」但近10年來,環保署未針對飲料杯再採取其他的減量措施。

而以塑膠袋減量的急迫性來說,歐盟平均每人每年使用200個塑膠袋,台灣則在「未計入年增量」下以年用155億個購物塑膠袋計算,平均每人每年使用即超過670個,幾乎是歐盟的3.3倍,台灣實際上存在更大的減塑急迫性。

面對無所不在的微塑膠、日益嚴重的塑膠汙染,世界各國已積極採取對策,台灣政府何時採取下一步行動,各界都拭目以待。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