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i Reporter

真的假的?公害汙染發生,人民可以兩肋插刀告政府?

環境汙染衝擊地球!如果遇到這種情形,政府又擺爛不作為,身為公民的我們除了哭天喊地、訴諸媒體外,還能怎麼辦呢?

其實遇到類似情況,就算不是直接受害者,也可以透過「公民訴訟」尋求正義。

什麼情況可以打公民訴訟?

根據現有的《行政訴訟法》第9條規定:「人民為維護公益,就無關自己權利及法律上利益之事項,對於行政機關之違法行為,得提起行政訴訟。但以法律有特別規定者為限。」

簡單來講,就是一旦有公害汙染事件發生,比如不當的海岸開發案,或空氣、水體汙染,當主管機關疏於執行管制或拆除等業務時, 無論是否直接受害者,公民可以向行政法院提出訴訟,請法院督促政府負擔起應有責任。

公民訴訟制度是師法美國,用意是希望能藉由此種訴訟的壓力,來提醒企業不要心存僥倖、主管機關不得心存懈怠;另一方面,也提供民眾一條體制內的參與管道, 以免相關受害者訴求無門、動輒走上街頭抗爭。

在公民訴訟的勝訴案例中,最有名的就是纏訟多年的「美麗灣開發案」。2008年,為了促使業者停止在杉原灣的開發施工行為,由台灣環保聯盟向主管機關台東縣政府提出公民訴訟;2012年,最高行政法院判決開發違法,要求台東縣政府應命令美麗灣渡假村公司停止開發行為,全案定讞。

公民訴訟須有特別法規定,工輔法不適用

但並非所有法律都適用公民訴訟制度,我國首次建立公民訴訟制度的,是1999年1月20日所修正公布的《空氣汙染防制法》;之後才陸續擴及至《廢棄物清理法》、《水汙染防治法》、《土壤及地下水汙染整治法》、《海洋汙染防治法》以及2003所公布修正《環境影響評估法》。

不過,2019年6月修法完成的《工廠輔導法》,最後決議不納入公民訴訟條機制。也就是說,一旦出現農地違章工廠不當排放所導致的汙染,除了主動吹哨檢舉外,人民沒有辦法透過司法來督促主管機關執法,等於少了一個民間參與的管道。

諮詢專家/詹順貴(前環保署署長、環境訴訟律師)、林子琳(環境法律人協會秘書長、律師)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俄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