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i Reporter

真的假的?不只華航名稱爭議,台灣飛機身分證編碼也和中國「撞名」?

你知道飛機和人一樣,也有「身分證字號」嗎?

機身編碼(Aircraft registration)就是飛機的身分證字號,會印在每一台飛機的機尾處,每一架飛機都有獨一無二的編碼。機身編碼在申請飛航計畫時都會用到,一般來說,降落外站機場,和飛機行經他國領空時,都需要飛航計畫。如果機身編碼出現問題,如外站沒有登記該編號,飛機就會因「身分不明」無法降落。

為何台灣、中國民航機會共用編碼?

國際航空器的註冊編碼最初來自於1919年在巴黎舉辦的國際航空導航會議,當時中華民國分配到的編碼是「X-C+3碼」,「X-C」就是中華民國。

但一次大戰後,全球郵政航空蓬勃發展,各國機身編碼一下子就不夠用了,於是,1927年美國華盛頓舉辦的國際無線電報會議中,又重新分配了一次代碼;那年,中華民國(ROC)拿到了代碼「B」開頭。1947年聯合國成立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rganization, ICAO),台灣飛機也繼續延用「B」編碼。

然而,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並經聯合國2758號決議確認後,台灣也同步脫離了ICAO,而中華人民共和國(PRC)成為聯合國正式會員國。但由於當時航空器註冊編碼還沒改,加上中國(PRC)那時民航機非常少,取代台灣成為聯合國會員的中國,就以「一中」姿態,沿用B的編碼。

飛機「撞碼」怎麼辦?台、中非官方管道協商

從此,便出現了「撞碼」問題。

由於台灣的航空公司編碼分成3種,民航局購入的飛機是B+3碼、民用航空運輸業
民用航空運輸業(Civil Aviation Industry)指以航空器直接載運客、貨、郵件,取得報酬之事業。
是B+4碼、普通航空業
普通航空業(General Aviation Industry)指以航空器經營民用航空運輸業以外之飛航業務而受報酬之事業,包括空中遊覽、勘察、照測、消防、搜尋、救護、拖吊、噴灑、拖靶勤務、商務專機及其他經核准之飛航業務。
則是B+5碼。1990年代,中國的民航業開始起飛,中國民航機的編碼也是B+4碼,跟台灣的民航編碼一樣。

為免混淆,也為了後續港澳的民航市場考量,1995年,台灣和中國經過「非正式管道」協商,結果台灣使用「B+5碼數字」(如B-18901);中國使用「B+4碼數字」 ,不過中國目前4碼數字已不夠用,後四碼開始加入英文字母;港澳則使用「 B+3碼英文字母」(如B-LAD)。

除了編碼,華航名稱也易被「誤認」

雖然編碼後以數字區分,但相同的字母開頭,還是會讓國際混淆。再加上,近日全球受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出現醫療物資短缺情形,台灣派出國籍航空華航班機運送口罩等物資馳援各國,卻出現因為公司「China Airlines」易被誤認為中國,也讓華航是否應更名的議題再度被熱議。

除了飛機編碼,航空公司也會有4個縮寫代碼,包括:正式名稱、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代碼、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代碼及機票代碼。以華航為例,正式航空公司名稱是「China Airlines」、ICAO代碼是CAL、IATA代碼是CI、IATA機票代碼是297。而華航在IATA的認定中,所屬國是與台灣奧運會員名稱一樣的「Chinese Taipei」。

航空公司如果要改公司名字,至少需要向5類單位提出申請,包括自己國家和外站國家民航局、IATA、ICAO以及承保的國際保險公司,才能繼續營運飛航。

為何華航改名較敏感?

一般來說,改名對航空公司來說並不難,除了行政流程外,頂多會需要一定時間的緩衝期,如2017年新加坡酷航才和欣豐虎航合併為「酷航」,並繼承原有航權。但在台灣和中國敏感關係之下,華航改名不但困難,且成本相當大。

對航空公司來講,最重要的就是航權跟時間帶,沒有航權就不能飛,時間帶不好就算開航也沒有競爭力。台灣很多路線空有航權卻沒有使用,主因就是時間帶不好,經濟效益差;COVID-19疫情初期,很多歐洲航空公司即使沒客人的空機也要硬飛,就是怕取消率過多會喪失原有黃金時間帶。握有航權和時間帶決定權的則是各國民航局及其政府,ICAO名義上雖無權力,卻仍有一定影響力,但台灣長年在中國打壓下,連ICAO的會員觀察國資格都無法取得,華航一旦改名,有可能發生既有航權和時間帶也不保住的風險。

同樣地,若要解決台灣和中國的機身編碼同為B的混淆情況,當然也可以申請編碼改為目前尚無人使用的T或TW。但改編碼亦得向ICAO提出申請, 且每一個台灣飛機會經過或降落的外站都需要去申請改編碼;若ICAO不接受,那台灣的國籍航空華航和長榮的飛機,都會被認為「身分不明」,導致申請飛行計劃出現問題。

政治因素阻礙台灣飛機,早有先例

因為政治因素讓台灣飛機無法起飛的狀況早有前例。

2003年9月,時值SARS疫情剛過,台灣同月開始發行加註「TAIWAN」的護照封面,華航也推出塗有大大「TAIWAN, Touch Your Heart」字樣的台灣觀光彩繪機。不料卻因為政治因素,傳出很多外站機場在已核可的註冊資料中,移除這班飛機的機身編號「B-18209」,等於不接受該架飛機降落。

最後,這班華航第一台漆上「TAIWAN」字樣的彩繪機,甚至連從機庫都沒拖出來,就被迫取消原本訂定的日本首航,等到換回華航標準塗裝後,才能繼續飛行。

(諮詢專家/前華航機師陳祥麟)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俄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