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慘絕人寰惡火 燒出倫敦現代「雙城記」

6月13日深夜,倫敦格蘭菲爾大樓(Grenfell Tower)火舌猛烈,快速吞噬24個樓層,死傷慘重。這把令消防人員疲於奔命、旁觀者驚心動魄的烈火,發生的地點竟在全英國房價最高昂、富豪人數最密集的肯辛頓與切爾西區(Royal Borough of Kensington and Chelsea),這場祝融之災,讓居民切齒的顢頇官僚現形,赤裸裸呈現富豪區旁貧窮百姓求助無門的悲涼。
肯辛頓與切爾西區是英國與全球富豪雲集之地。已故黛安娜王妃的故居、威廉王子夫婦與兒女居住的肯辛頓宮(Kensington Palace)、倫敦最知名的海德公園、號稱全球最昂貴的公寓「海德公園一號」(One Hyde Park)、五星級文華酒店、哈洛氏(Harrods)高級百貨公司、法國等多國大使館、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V&A)國家級博物館等都座落在此。
肯辛頓與切爾西區政府1974年興建的格蘭菲爾大樓,位於北肯辛頓區,共有120間公寓,根據倫敦消防局截至6月15日晚間的統計,這場大火造成至少17人死亡,消防局因擔心大樓可能崩塌,將在加強內部結構後再派消防人員進行搜尋,死亡人數很可能再攀升,並警告恐無法辨識所有罹難者的身份。目前已有74名傷者送到6家倫敦醫院治療,30名住院者中有15人傷勢嚴重。
肯辛頓與切爾西區政府將格蘭菲爾大樓的出租管理工作交給「肯辛頓與切爾西租戶管理組織」(Kensington and Chelsea Tenant Management Organisation)負責,去年5月區政府斥資860萬英鎊完成格蘭菲爾大樓的整修工作,主要包括加蓋大樓外部包層,換裝窗戶,及更換暖氣與熱水系統,建商萊敦(Rydon Construction)公司強調一切合法,失火的原因仍待調查。
倫敦有不少像格蘭菲爾大樓這樣的福利住宅,專門提供給低收入市民申請居住,大樓內也有私人擁有的公寓。目前在肯辛頓與切爾西區高級地段,兩房的公寓月租金可達2,500英鎊(將近新台幣9萬7千元),但福利住宅只要600多英鎊 (將近新台幣2萬4千元) 。
根據英國土地登記局的統計資料,肯辛頓與切爾西區的平均房價約為137萬英鎊,居民的平均年收入是22萬英鎊,隨處可見駕著頂級跑車和名車的富豪與貴婦,然而幾街之隔,則住著為生活辛苦打拚的藍領勞工,貧富差距懸殊高居英國之冠。

地方政府根本不關心窮人

育有2名年幼子女的瑪莉亞(Maria),在肯辛頓區生活了27年,住家就在格蘭菲爾大樓對面,她受訪時說,隨著富人不斷湧入炒高房價,當地的居民早已買不起房子,連付費戶外兒童玩樂區的費用,「從過去的每次2英鎊漲到7.5英鎊,沒有家長負擔得起了,大家都很不滿」,地方政府根本不關心窮人。
早在2013年2月,格蘭菲爾大樓住戶組成的「格蘭菲爾行動團體」(Grenfell Action Group)即警告肯辛頓與切爾西區政府,大樓內的消防設備已超過12個月沒有檢測,安全堪虞,但是區政府相應不理。2016年倫敦消防局在格蘭菲爾大樓完成整修後進行防火檢測,最後給予「中度風險」的評等。
去年11月「格蘭菲爾行動團體」再次發文批評肯辛頓與切爾西區政府,未提供住戶充分的火災逃生資訊,大樓的公佈欄裡從未有任何火災逃生須知公告,各樓層也沒有住戶應如何因應火災逃生的說明,僅草率地在電梯裡張貼了一張臨時公告,告訴住戶一旦發生火災應該留在屋內關門關窗等待救援,除非火勢進入自己的公寓。
因為數度和肯辛頓與切爾西區政府溝通無效,「格蘭菲爾行動團體」最後沈痛預言,唯有發生重大災難,地方政府和管理單位才會重視問題採取行動,沒想到竟一語成讖。
柯林斯(David Collins)2014年4月至2016年10月住在格蘭菲爾大樓並擔任住戶委員會主席,他受訪時表示,14日上午起床得知格蘭菲爾大樓發生大火的新聞,「我很難過、憤怒但是並不感到驚訝,最壞的情況就是發生火災,我們早就知道一定要發生悲劇,政府才會回應」。
柯林斯說,2016年1月他與肯辛頓與切爾西區政府的房屋與規劃檢查委員會開會時,要求他們對住戶管理單位及進行整修的包商進行管束,因為住戶遭到威脅與騷擾,同時要求更新防火設備。當時肯辛頓與切爾西區的保守黨國會議員包維克(Victoria Borwick)也列席會議,他們對住戶的意見置若罔聞。地方政府的放縱,讓「肯辛頓與切爾西租戶管理組織」為所欲為,無視居民的安全。
柯林斯激動的說,當時他拿著超過90%住戶簽署的請願書,請肯辛頓與切爾西區政府儘速調查處理防火相關事宜,包括防火路線必須暢通,有充分的照明設備等,「我們苦口婆心多次要求,管理單位無能失職必須調查處理,但地方政府根本不理會,什麼都不做,這場大火本來是可以避免發生的」。
兩位民眾在格蘭菲爾悼念板前相互擁抱。(攝影/AFP PHOTO/Daniel LEAL-OLIVAS)
兩位民眾在格蘭菲爾悼念板前相互擁抱。(攝影/AFP PHOTO/Daniel LEAL-OLIVAS)

高樓竟未安裝自動灑水設備

格蘭菲爾大樓在燃燒36小時後,仍可零星見到小火苗。這樣的高樓裡沒有安裝任何的自動灑水設備,造成火災死亡率增高,原因是法律沒有強制規定,地方政府也就不願投資。
根據英國法律,2007年起英格蘭與北愛爾蘭地區興建高度超過30公尺的大樓,都必須安裝自動灑水設備;蘇格蘭規定所有高於18公尺的新住宅都必須有灑水裝置,去年起威爾斯地區也要求所有新建及整修的住宅都必須有自動灑水設備。
格蘭菲爾大樓是於1974年興建,若要安裝灑水系統,專家估計至少要20萬英鎊;2010年位在南開普敦市的雪麗大樓(Shirley Towers)發生火災,造成2名消防人員不幸喪生,3棟大樓的灑水設備安裝費用就高達100萬英鎊,人命關天,當地政府不敢便宜行事。
格蘭菲爾大樓裡不僅沒有自動灑水系統,也沒有煙霧警報器,一名住戶靠著鄰居用力敲打大門從睡夢中驚醒,才得知大樓著火,連忙抱起女兒拉著女友衝出大樓,「這場大火就像是部恐怖電影,如果不是鄰居通報,我們全家都已葬身火窟」。
另一名居民不滿地表示,肯辛頓與切爾西區政府寧可花2千6百萬英鎊整修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旁的人行道路,吸引外國觀光客,卻不肯照顧家境貧苦的居民,令人情何以堪,天理何在?
肯辛頓與切爾西選區長期被保守黨把持,6月8日的大選工黨在此區以20票險勝保守黨,破天荒首次拿下席次,政治意義重大。新當選的國會議員科德(Emma Dent Coad)長期關注福利住宅的品質及開發計劃,她痛批地方政府是這場大火的罪魁禍首,不當對待格蘭菲爾大樓的居民。
科德指出,肯辛頓與切爾西區政府一直計劃將福利住宅裡的居民,遷移到英格蘭東部的彼德伯勒(Peterborough)等倫敦市外便宜的區域,她擔心數百名因大火而無家可歸的居民,最後可能被安置到外地。
對於格蘭菲爾大樓的慘案,科德認為,區政府一直想在附近開發新建案,但認為格蘭菲爾大數的外觀很醜,所以花錢進行外部美化,「我一直在想,可能施工的建材品質欠佳,造成這起令人無法原諒的可怕悲劇」。

消防人員身心受到重創

倫敦消防局長卡頓(Dany Cotton)說,格蘭菲爾大樓大火慘烈的情況是她29年消防生涯前所未見,不少消防人員身心都因此受到重創,日後恐需要安排接受心理輔導。
西英格蘭消防隊聯盟主席史卡特谷德(Andrew Scattergood)指出,英國政府近年來推動的撙節措施,已對消防服務造成衝擊。自2010年以來,一萬名消防人員被裁員,數十所消防站關閉,其中倫敦已有10所消防站關閉,27輛消防車被取消,600多名消防人員失業,面對有增無減的救災工作,消防單位承受巨大壓力,火災死亡率2015和2016年間增加15%。
首相梅伊(Theresa May)已下令對格蘭菲爾大樓大火案進行全面獨立調查,15日她到火場附近聽取簡報,卻以安全為由不接受媒體採訪,也未向安置在附近教堂與社區活動中心的災民問候,引發強烈民怨。
最大反對黨工黨黨魁柯賓(Jeremy Corbyn)則耐心聽取災民的抱怨,給予安慰和支持,承諾將會在國會為他們發聲尋求正義。二大政黨領導人對重大災難的回應高下立判,人命關天,公共安全實不容政府再有絲毫苟且。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