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向戰爭與它的推手

直擊鬼島狂新聞、全球華人聯盟背後的內容農場帝國

LINE群組的假訊息從哪來?跨國調查,追出內容農場「直銷」產業鏈

LINE已變成內容農場肆虐重災區,圖為位於日本東京的LINE總部。(攝影/REUTERS/Toru Hanai/達志影像)

一邊,是起床後每天打「地瓜葉牛奶」來喝的台灣叔叔阿姨;一邊,是寫出「地瓜葉牛奶預防三高」等文章,賺飽流量,可以買車、買豪宅的台、港中、星、馬的「商人」。不知情的叔叔阿姨們,被煽動性的爭議資訊吸引,在「內容農場」上貢獻點擊率與眼球,進而點滴累積成這群商人在Google、Facebook、LINE平台之間,數年不死、源遠流長的生意。

《報導者》團隊花費兩個月時間,從台灣民眾的LINE群組出發,一路追蹤,揭開一架至少已運作4年、橫跨台星馬港中、以新加坡幣別計算的跨國生財機器,我們潛進多個內容農場經營者所在的Telegram、WhatsApp、Facebook群組,打開成員名單,發現除了跨國華人,還有來自台灣的統一促進黨員,以及人在高雄,連續創立「藍白拖的逆襲」、「鬼島狂新聞」的資訊戰商人。

第一站:台灣,不實資訊在LINE群組肆虐

11月底,台北萬華火車站旁,下午時分,4、50個中老年人坐在社區活動中心,今天,他們不打牌、不唱歌,每個人桌上放著一份「查核假新聞工具教學」,長者們乖乖坐著上課,眼睛盯著台上Ivy的簡報。

「大家每天起床就是用LINE對不對?」1989年次的Ivy問,長者們像小學生一樣,整齊回答:「對!」

「那有被騙過的請舉手?」Ivy這句話,讓空氣突然凝結,一秒後,笑聲、「假新聞」的喊聲此起彼落,幾隻手緩緩舉向空中,「來,我們幫他們拍拍手!」Ivy說要為承認錯誤的勇氣鼓勵。

長輩手機內,「災情」慘重

從2018年底至今,Ivy與其他3位夥伴創立的「假新聞清潔劑」,到各地走訪宣講,社區大學、宮廟、菜市場,全台除台東外,都有他們足跡。百場活動下來,累積700多名來自各個年齡層、不同縣市的志工;他們是地方假新聞自救小組,每天回報LINE群組的可疑訊息。

透過「假新聞清潔劑」團隊,我們看見一份大部分台灣人未曾聽聞的食譜清單:

地瓜葉打牛奶:可治三高、痛風 香菜水:可洗腎、排毒、降血壓 南非葉:可降血壓、治糖尿病、降低膽固醇、保肝、抗癌
Fill 1
內容農場、line、假新聞。
內容農場KanWatch每天生產許多內容,許多不實資訊也摻雜其中。(圖片來源/KanWatch網站截圖)

這份清單,來自「今天頭條」、「KanWatch」、「beeper.live」等不知名網站,這些網站使用條款上明文寫道不負責訊息真實,但他們的內容卻在台灣以LINE為主要訊息來源的中老年民眾間,發揮影響力。清單上的例子,台下長者紛紛附和看過。「我們曾經去竹東(宣講),發現整個村莊都在曬乾南非葉要泡茶喝,」Ivy說,在南投,還出現全社區發展協會每天早晨固定喝地瓜葉牛奶的例子。

「情況比我們想像嚴重,我們愈做愈害怕,」假新聞清潔劑另一名志工Melody說,在接觸長者的過程中,志工們有時也扮演家教的角色,手把手替長者們解決數位產品的疑問,意外地讓他們看見長輩LINE群組裡的「災情」。

「有的人一打開LINE,從上往下滑是4、50個內容農場的群組⋯⋯講課的時候有人來問我們怎麼封鎖它們,」假新聞清潔劑志工Mark說,夾帶不實資訊、爭議訊息的內容農場,不僅僅是透過單篇連結流傳,一旦你點入網站,有些強迫使用者加入該內容農場的LINE帳號,每天強發訊息。

什麼是內容農場(content farm)?

內容農場是指為了創造流量、賺取網路廣告分潤建立的網站,它們多以各種合法、非法手段大量生產文章,原創性少,內容的真實性難以確認。由於內容農場並不主動管理內容,許多文章是由侵權盜用、抄寫、改寫而來,常摻雜浮濫內容與不實訊息,形成漏洞。

在北、中、南都有志工群組的「假新聞清潔劑」,還發現這些不實資訊的發送,極有組織、策略,也有了影響。「我們常常一、兩天內看到同一連結從各地大量回傳,鋪天蓋地的感覺真的很可怕,」Mark說,來自鄉村的獨居老人經常無助向他們詢問LINE上的訊息是真是假,一不注意就成了受害者。

6成不實與爭議訊息,來自海外網站

從LINE群組裡感受到砲火攻勢的,還有2015年就開始查核不實資訊,在LINE上有18萬使用者的核實團體MyGoPen
意為「嘜擱騙」。

專案經理Robin指出,特別在選舉期間,同質性的內容,常常大量出現,引起各地民眾回報。例如一則「中國飛鐵」時速可達4,000公里(為飛機3倍)、中國高鐵出現竹製車廂的訊息,在一天內被回報上百次。

4年來,MyGoPen累積大量不實訊息資料庫,Robin觀察,台灣本土的內容農場類資訊生產力並不高,至少有6成不實與爭議訊息來自海外網站,細看網站內容,可看見帶有簡體字的照片、中國用語,或是中國官方宣傳訊息。MyGoPen將已被查核完畢的900多篇查核結果,建立成資料庫,讓使用者透過機器人程式自動比對,若是之前就查核過的消息,使用者可以直接看到結果。

但當自動化程式建立完成,他們卻看見另一方又展開攻勢。不明人士會在台灣的凌晨,把重新修過的標題、圖片、影音、文章連結,傳向MyGoPen的自動化程式,測試能否躲過MyGoPen的資料庫。若是受到歡迎,幕後經營者還會重置成影片、圖片,再傳一波。

兩方對戰的戰火一波波燒。香港反送中運動發生,一波謠言指出運動者「殺警獎金2,000萬」;台灣總統大選前半年,如中國飛鐵般的讚揚中國言論,早湧向台灣LINE群組,「這是一場無止盡的戰爭,」Robin看著18萬用戶回傳的不實資訊,這麼說。

我們跟著對戰的另一方留下的足跡,尋找他們的真面目,其中一條線索,帶我們到了馬來西亞。

第二站:馬來西亞,跨國內容農場站主現身

Fill 1
內容農場、line、假新聞。
全球華人系列內容農場經營者余國威,向朋友抱怨自己的網站被Facebook多次封殺。(圖片來源/余國威Facebook個人頁面截圖)
2019年12月13日,台灣Facebook以違反社群守則為由,移除118個粉絲專頁、99個社團,以及管理這些粉絲專頁與社團的51個多重帳號(註)
理由是管理這些社群的多重帳號,試圖以「虛假手法提高貼文內容人氣,違反社群守則。」

兩天前,來自馬來西亞蒲種市(Puchong)的余國威,搶先一步發出哀號。他在Facebook動態時報上,分享了Facebook發給他的違反社群守則通知。一路回溯余國威的Facebook動態,我們發現,9月、10月、11月他也有類似貼文,包括他生日那天,也因為帳號被停止發言,無法回覆祝賀。「真被FB封到麻痺」,余國威寫道。

在個人檔案上自稱「Facebook全球華人聯盟媒體集團主席盟主」的他,手握內容農場、粉絲頁、線上社團,就是「無止盡戰爭」中另一方的成員之一。

余國威的事業從2014年12月17號展開,建立「全球華人聯盟媒體集團」、「全球華人台灣分部」、「全球華人東南亞分部」等Facebook粉絲專頁、社團,他還分眾經營「全球華人軍事聯盟」、「重機車社團」等等,光是他主動揭露、登記在Facebook個人檔案上直接管理的粉絲頁以及社團,就有超過30萬名粉絲和社團成員。

自稱為人低調,余國威卻把所有Facebook貼文都設為公開,分享日常。愛騎重機的他,幾次跟紅色愛車拍照,2019年10月,他連兩則貼文,展示要價200多萬的BMW523i照片,「該買台新車了!」他寫道。

Google分析反追蹤,不同內容農場背後是同一群人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14
記者追蹤全球華人軍事聯盟、全球華人風雲聯盟、全球華人盛世聯盟、琦琦看新聞等內容農場網站,發現GA帳戶皆是UA-19409266。
作為全球華人聯盟盟主,余國威心向中國,在中共黨慶時貼文慶祝,在反送中運動上,也清楚表態力挺香港警察,整個「全球華人聯盟媒體集團」也都表達相關立場,大量轉發傾中意識形態,讚揚中共成就。余國威透過粉絲頁與社團分享的內容,大多是台灣人也在閱讀的KanWatch、Beeper.live、奇趣網等內容農場;不只轉貼,他還建立自己的內容農場網站:全球華人風雲聯盟
即www.globalcafyun.orgs.one
全球華人台灣聯盟
即www.globalct.orgs.one
。2017年,他繼續擴大事業,設立子專頁「慧琪世界觀」,照片中穿著紅色露肩旗袍的「慧琪」,長得跟另一系列粉絲頁中的「琪琪看世界」、「琦琦看新聞」、「琦琦看軍事」、「琪琪看生活」一模一樣。

我們向長期進行網路資訊觀測的資安公司TeamT5確認,擁有數萬粉絲的「琪琪、琦琦系列」粉絲頁,與余國威的全球華人系列模式相同,用不同名字的粉絲專頁,發送以「琪琪看世界」、「琦琦看新聞」為名的網站內容,TeamT5的調查報告不僅發現資訊操縱模式相似,透過網站相似度分析,也發現兩方網站前端程式碼相同。

我們檢視兩個系列網站所埋藏Google Analytics(Google提供的網站流量統計服務,後稱GA)追蹤碼,發現他們的GA ID,都是UA-19409266。它可以用來辨認網站所屬者,幾個網站若有一樣的GA ID,代表網頁背後是由同個帳號、同個人或組織在觀察流量(註)
根據Google規定,單一帳戶( account)旗下可以產生50個不重複的追蹤 ID,提供使用者追蹤不同網站流量數據。開設帳戶者除了有管理權,也能開放管理、編輯權限給他人。

下一步,我們利用網頁原始碼搜尋工具PublicWWW,搜尋UA-19409266,竟出現386個擁有相同GA ID的網站清單,排在清單首位,就是台灣人常見的「今天頭條」。

原來,在一般使用者眼中,Facebook上不同名字的粉絲專頁,或是網站命名、網址不同的內容農場,背後,可能都是同一群人。

為了進一步了解「集團」的組成,《報導者》團隊在Beeper.live、Kanwatch.best都註冊帳號,成為前者的10636號、後者的5452號會員。

商業模式靠流量生財,會員多分享就有錢拿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12
在KanWatch平台填上基本資料之後,附上第三方支付Paypal帳號,就能加入平台,平台則提供發稿、金流、個人點數累積等功能。(圖片來源/KanWatch網站截圖)

集團非常開放,登錄不用3分鐘,填上基本資料之後,附上第三方支付Paypal帳號,就能加入平台。在免費獲得帳號之後,我們發現整個網站,如同一個數千人共同經營的部落格一般,網站有一整套後台系統,提供發稿、金流、個人點數累積等功能,在平台上,每一天互不相識的會員們,分頭在各自的粉絲頁、社群發布文章,廣為流傳,為的是累積財富。

在平台上賺錢,有兩種方式,第一,分享平台上既有的文章,特別是針對新進會員,有的內容農場平台要求新人先分享一定數量的文章後,才能獲得撰寫文章的資格。分享文章後,按連結的點閱次數,每千次能分到2到10元新加坡幣不等。第二種賺錢方式便是撰寫文章了,特別的是,撰寫者有調整「分潤比」的機制,設定幫你分享文章者,能夠分到幾成的廣告分潤,如同直銷上下線的網絡設計,鼓勵文章在網路上流傳。

平台的設計完整,每一個會員都能看見平台上當日最熱門的文章,每一篇文章旁邊顯示著瀏覽數,還有複製按鈕的設定,讓人能輕易的複製他人文章。

Beeper.live與KanWatch.best雖然都是內容農場,但前者以文字為主,並詳細分成8種分眾市場,仔細耕耘從女性到動漫的各種讀者族群,8個網站在Facebook上也都設有粉絲專頁。KanWatch則以影音為主,跟上消費者最新的影音消費需求。

成為會員之後,我們看得更清楚,這門生意的成敗與生產內容無關,關鍵是流量。擁有一個眾多粉絲的粉絲團、社團,讓人點擊連結,是關鍵。這一點,余國威5年來表現不俗,Facebook社團全球華人聯盟群組裡的兩萬人,可能提供點閱率,也可能加入會員,一起做華人市場的生意。

中華統一促進黨成員也在社團內

Fill 1
2014年,余國威開始主動邀請各方夥伴加入Facebook社團,名單中包括了台灣中華統一促進黨成員張東南。(圖片來源/全球華人聯盟Facebook社團截圖)
2014年,余國威開始主動邀請各方夥伴加入Facebook社團,名單中包括了台灣中華統一促進黨成員張東南。(圖片來源/全球華人聯盟Facebook社團截圖)

當網友們帶給余國威流量的同時,余國威也為相同政治傾向的網友們,提供閱讀材料,讓人們得以在網路上抒發己志;積極的內容農場經營者,有機會進一步成為社群網站上議題設定的中心。

2014年,余國威就開始主動邀請各方有力夥伴加入Facebook社團,邀請名單中包括了台灣中華統一促進黨成員張東南。「特別感謝!台灣中華統一促進黨德懷黨部張東南先生,加入本社區擔任管理員。」余國威在全球華人聯盟中公開迎接張東南,並任命其為Facebook社團的管理員
Facebook社團的管理員是任命制,往往只有個位數,有刪文、踢人等權限。
。張東南是2015年被邀至北京中國共產黨黨校,參加海外及台港澳統促會中青年骨幹研習班的台灣代表之一,與余國威擁有類似的政治意識形態,自然成為彼此轉貼文章的好網友。

另外,余國威也分群經營健康、軍事、科技、國際不同領域,試圖把不同興趣的觀眾,都成為他「媒體事業」的貢獻者。

在馬來西亞,內容農場已成產業

「在馬來西亞,這(經營內容農場)已經變成一個產業了,每天靠做這種(不工作),就做得很不錯了,」馬來西亞獨立數據記者郭史光慶告訴我們,馬來西亞境內,有三大內容農場經營業者,他們事業最高峰時,靠著文青文、激勵文,就能賺錢,後來社群平台開始管制,「很多人那時候就低價賣掉(粉絲頁)了。」

還沒賣掉的、還在做這筆生意的,現在則在各內容農場、不同平台間持續淘金。

我們發現,這些看似彼此無關、透過網路相遇的內容農場會員,常常能快速反應,進行轉換。11月,《報導者》記者試著加入成為「今天頭條」的會員時,就發現登錄頁上要求會員「改做Beeper.live」,疑似要求會員變更平台,不久後,「今天頭條」會員登錄鍵就消失了。不僅如此,網站規範也不停更新,耶誕節前夕,網站出現禁止政治文章的規範,讓過去熱門的政治文,在後台被貼上違規標籤,警告會員們不得轉貼。

是誰在設定規則?誰建立獎罰機制、指示會員們轉移陣地?

我們跟著平台上的指示,走進內容農場在線上的祕密基地,終於,見到了幕後主事者,人稱「老闆」的Evan。

第三站:481人的Telegram群組,驚見內容農場平台幕後「老闆」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14
加密軟體Telegram上,一個名為「大榴蓮群」的群組裡,會員向「老闆」Evan請教經營問題。(圖片來源/Telegram群組大榴蓮群)
「請問這邊有大大知道哪邊可以買FB帳號麻?」 「會員編號#5450問題,點閱數突然停止,朋友點擊網址確認後也不會增加。」 「努力做,很快就能買豪宅。」

這是加密軟體Telegram上,一個名為「大榴蓮群」的群組日常對話。481人的群組裡,簡繁體中文交雜,可接受的支付工具有微信、支付寶、Paypal、新加坡銀行等,群組內的每個成員都是內容農場的操作者,他們操作的內容農場系統,包括閃文聯盟、奇趣網、KanWatch、Beeper.live等。

閃文聯盟是Evan旗下,內容農場之外的服務,跟前述「打群架」分潤的方式不同,閃文聯盟讓人可以獨立收費,一個月付出30美元之後,就能擁有自己的網站,獨立經營流量、內容,賺取廣告費。閃文聯盟還提供客服,每次收費6美元,一般人靠客服一步一步的指導,靠網站廣告掙錢的事業就能開張。

換句話說,余國威可以自己透過閃文聯盟的服務,成立全球華人軍事聯盟網站,自己經營流量、獨攬上頭的廣告費,也可以加入KanWatch的會員,打群架分潤。

Fill 1
閃文聯盟是Evan旗下,內容農場之外的服務,跟前述「打群架」分潤的方式不同,閃文聯盟讓人可以獨立收費,一個月付出30美元後,就能擁有自己的網站。(圖片來源/閃文聯盟網站截圖)
閃文聯盟是Evan旗下,內容農場之外的服務,跟前述「打群架」分潤的方式不同,閃文聯盟讓人可以獨立收費,一個月付出30美元後,就能擁有自己的網站。(圖片來源/閃文聯盟網站截圖)

買帳號、招下線,儼然直銷產業鏈

在網路上隨意搜尋大榴槤、閃文聯盟,便會發現「月入數萬」、「賺錢之路」等教學影片、部落格文,最早可追溯到2015年,開始有人從網上教民眾如何靠著內容農場發大財,在一支YouTube的大榴槤網的教學影片,留言處可以看到許多人貼上自己的邀請連結,招募下線,也有不少近期留下的留言,指出大榴槤網已經換到新的網域「今天頭條」。由此可證,這個群組裡的「生意人」,最久可能已做超過4年生意。

我們潛伏在群組中觀察,會員的問題從「內容農場」的定義,到假帳號哪裡買、轉帳細節等,五花八門,給出答案的人是被稱為老闆的Evan。Telegram帳號為daliuluan的他,會在群組裡釋出最新的跳轉連結、宣布分潤時間、傳授賺錢祕訣:「后天付款,大家加油」、「買一個10萬粉絲頁,貼進去。(點閱)會快」。

我們從解釋內容農場運作的截圖中,找到Evan的個人Facebook檔案。低調的他除了幾張卡通、狗的照片之外,只剩下一張微信好友連結的QR Code,以及一張陌生人的照片,要警告同行照片中的人是老千。

在招募好友的微信的照片旁,他難得一見的寫了600個字,為GA ID同樣是UA-19409266的閃文聯盟招商。

「歡迎做我們的閃文聯盟:http://www.orgs.pub/ ,会员直接收取FB的汇款,多少点击,多少收入,一目了然,一分不会少。」

Evan在2018年寫道,來自香港、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的點閱,可以分到較多的廣告收入,千次點閱可有10美元左右,台灣千次點閱則會收到4美元,大馬千次2美元。我們試著在各平台上聯絡Evan,直到12/26文章發佈之前,都未獲得回覆。

(編按:12月26日晚間,本報導發布後,Evan聯繫記者,談論他對內容農場的看法,內容請見文末。)

我們又透過Beeper.live的分支,Facebook專頁「女人幫」的聯絡方式,找到Evan的電子郵件,以此,終於拼起Evan的事業版圖。

事業跨4國,「老闆」至少與399個網站相關

Fill 1
內容農場、line、假新聞。
在Website Informer網站上輸入Evan的郵件,能發現他名下其他電子郵件,進而揭開他的事業版圖。(圖片來源/Website Informer網站截圖)

我們在Website Informer網站、DomainBigData網站上,輸入Evan的郵件,看見Evan Lee名下的其他電子郵件,依此追蹤他在不同領域中開創市場的腳步。例如,新加坡最大免費廣告平台「獅城網」,由Evan名字登記,GA ID亦相同;我們也看到他在網路上收購5萬人以上的粉絲專頁,他還曾開發多國新聞聚合的app,甚至連網絡內部幣值換算的換匯網站,也與Evan相關。

我們也透過電子郵件,發現除了UA-19409266外,另一組GA ID UA-59929351也屬於他,細數清單,Evan一人所建平台,有如帝國般,誕生至少有399個網站。

399個網站中,光是內容農場,就涵蓋新加坡、台灣、中國、馬來西亞、香港市場,話題五花八門,有香港大學生愛看的校園八卦,或是華人父母愛看的孝親系列,或是寵物相關內容。其中,關於馬來西亞、台灣、香港、中國的政治內容也不少,與中國相關的話題,大多屬於親中、大中華意識形態,包括一篇在馬來西亞內容農場上,篇名〈嚇傻了!港警竟然在理大搜出這些東西!還好沒發現製成品!〉內容,裡頭是改寫自香港《文匯報》等親中媒體的文章;除了內容農場之外,399個網站也包括新加坡天氣、求職網、匯率計算、情色內容等網站。

資訊操作-配件10

經營網路生意經驗豐富的Evan,在Telegram群組裡,多次安撫會員們賺不到錢時的焦躁,他會給出掙流量的建議,會將發薪訊息置頂做為鼓勵,還會截圖向會員證明,好的文章,還是能吸引超過30萬人點閱。若以每千次點閱4新加坡幣計算,一篇成功的文章就能創造約1,200新幣,大約新台幣27,000元收入。

群組大開討論會,規避Facebook封殺

耶誕節當天上午,Evan扮演聖誕老公公,在群組發出發款通知。會員們除了感謝老闆,也回覆詢問,Facebook的觸及率是否恢復?「FB觸及還沒有恢復,」Evan寫道。《報導者》專訪Facebook台灣區公共政策經理陳奕儒時,陳奕儒曾表示對於「使用者體驗」不好的網站,Facebook會進行演算法上的抑制。

群組裡紛紛提出解方。@ink99以自己為例,6萬人的粉絲專頁,在兩天前創造14萬觸及數,創下最高紀錄,Evan評析稱@ink99為上天眷顧之人,@ink99表示,貼文要盡量以正能量的口吻寫,就能避開檢舉;另一位成員Yu2附和,他的貼文觸及也有4萬,主因是Facebook推薦了他的連結,其他人還分享了讓帳號輪休、避開垃圾內容等策略。

陳奕儒在專訪中表示,Facebook會觀測平台上的活動,持續更新社群守則,以減少有組織的不實帳號操作行為,但「大榴蓮群」群組裡的對話卻讓我們看見,不管是來自Facebook或是Google Adsense的處置,他們都有對策。

擁有多年經驗的Evan,在平台上將政治類文章改列為違規內容,可能就是為了避開在兩岸三地近來政治話題的敏感,因為反送中、台灣總統大選,此類訊息已成為各平台偵測的焦點。即使如此,Evan還是無法與政治保持距離。

在「大榴蓮群」群組成員名單,除了余國威的帳號Louis Yee,還有一位取名「鬼島」的成員,他的顯示圖片正是台灣人都不陌生的「鬼島狂新聞」。

《報導者》記者查看鬼島狂新聞網站的GA ID,再次發現同一組號碼──UA-19409266(-3),與余國威、琪琪系列相同。進一步用鬼島狂新聞的兩個網址taiwan-madnews.com和ghostislandmadnews.com調查,兩個網域都登記在 joXXXXXX@yahoo.com.tw之下,我們循線找到電子郵件的主人,阿華(化名)。 電話那頭的他說,他人在高雄。

第四站:高雄,鬼島狂新聞幕後經營者露面

Fill 1
內容農場、line、假新聞。
台灣人都不陌生的「鬼島狂新聞」,經營者正是「大榴蓮群」成員阿華(化名)。(圖片來源/鬼島狂新聞網站截圖)

「對啊,(大榴蓮)群組裡面的是我,」電話那頭阿華說,Evan是住在馬來西亞的中國人,經營大榴槤平台,讓眾人一起賺Google、Facebook的廣告費。如今大榴槤平台禁政治類文章,很可能就是因為阿華一、兩個月前的一篇文章。

「那一篇4個小時就3、4萬人看,結果就被Facebook注意到了啊,」阿華回憶,他差點因此拿不回400塊新幣的收入,「Evan就怪罪在我身上啊。」

回憶過去在大榴槤平台上的時光,阿華說最好的時候每個月有2,000多美元收入,大約新台幣6萬多元;他說祕訣是從主流媒體上面複製文章,然後加入自己的意見,最重要的是「要知道你的粉絲是誰,」他以「鬼島狂新聞」為例,「就是說韓國瑜好啊,說他造勢有十幾萬人啊,然後罵罵蔡英文,(文章)表現就會好了。」2018年大選中票投韓國瑜的他,自稱無黨無派,經營政治網站只是興趣,他在談論其他做這筆生意的同行時坦承,「有時候是要那個,造假啦。」

政治資訊生意夯,自稱各政黨都曾來找他

這次大選,阿華表示,民進黨、國民黨、民眾黨方面都有招募網軍,他自己就收到陌生Facebook帳號的訊息,要他替藍營、綠營打網路輿論戰,對方看起來都是外國人的帳號,但發現阿華無意接案後,帳號就會消失。需要透過這種方式發案,阿華說就是為了切割,「政治人物現在都很害怕跟網軍連上關係啦!」由於他稱自己不知道兩陣營的幕後窗口是誰,我們無法求證,因此這部分僅止於他個人說法。他唯一承認的,是日本媒體在高雄對他的採訪,邀他評析台灣的網路戰。

會被招募,是因為阿華的經驗豐富。除了太陽花運動時期的Facebook粉絲專頁「白色正義聯盟」,2016年,他參與民間財團法人中華民國端正選風促進會,替藍軍建制網軍的案子,還參與建立擁有3萬多粉絲、支持國民黨的Facebook粉絲專頁「藍白拖的逆襲」。對於後者,他稱,一開始本來只是想做個中間偏藍的粉絲頁,但團隊成員愈走愈激進,讓他選擇退出。

幾年經驗下來,他說生意愈來愈難做。他曾因為製造假新聞,而被當事人告上法院、判罰3萬多元。選舉期間,國安單位、韓粉壓力,也都讓他動輒得咎。老闆Evan,也是施壓者之一,「他是中國人嘛,如果要批評中國的話,他就會把你的文章拿掉啊。」

他觀察,要靠政治輿論操作賺錢,就必須要在社群平台上創造聲量,作圖、影片,吸引足夠粉絲,「罵得夠兇就會有人帶錢來找你了⋯⋯錢比較多的是綠營啦,」阿華這次準備票投韓國瑜,在大榴槤平台禁政治文之後,他轉而使用源自中國的影音內容農場平台「ViVi視頻」,繼續闡述他對政治的看法,經營生意。

如阿華般的個體戶,對台灣的輿論市場影響能多大? 《報導者》發現,當泛藍陣營中最有影響力的內容農場「密訊」,在Facebook上被封,平常傳閱密訊的粉絲頁,轉向分享大榴槤系統的文章。我們統計近2個月、加總起來約46萬支持者的10個泛藍粉絲頁轉貼的8,886則貼文,發現這些平常仰賴「密訊」、「鬼島狂新聞」資訊的粉絲頁,發布了3,298則來自大榴槤系統的訊息。從數據中,我們發現Evan、余國威、鬼島狂新聞參與的內容農場(下方表格中藍綠色處)已經成為台灣粉專的跨國備案。

資訊操作-配件9

酷愛政治的阿華看好未來,拿了50萬要另起爐灶。他仿照其他脫離大榴槤系統、自建平台的台灣人,準備建立自己的影音網站。他特別強調,只要跟對岸工程團隊合作,就能以台灣四分之一的成本,繼續強攻台灣的政治資訊市場。

最終站:資訊戰商機無限,內容農場春風吹又生

從一個GA ID、一個481人的封閉群組,我們看見Evan的平台,如何一步步擴散、複製,成為乘載台、馬、新、港、中,五地輿論的平台,讓多人從跨國資訊流中淘金。如阿華這樣的個人,事業得以內容農場平台開始,走向粉絲頁經營、自建網站。

這一筆跨國、打不死的生意不斷演進,形式從文字轉向影音。淘金者方面,有個體戶、也有大榴槤500人群組,若再加上華文世界至少6個內容農場系統、淘金者,Evan所及網絡幾乎只是冰山一角。如果加上阿華所言,民主社會中來自政黨們的訂單,幾乎確定了這些有特定意圖的內容,將在LINE群組、內容農場、影音平台上,繼續增生、佔領我們的眼球。MyGoPen專案經理Robin舉例,內容農場不僅變身成為LINE上的群組,文字內容也影音化,蕨類致癌的不實消息化身為80萬人觀看的影片,關於香港反送中、台灣選舉的不實資訊,近來都以文字、影音,雙軌形式在台灣的LINE群組中擴散。

資訊與新聞邊界模糊,恐成政治風向漏洞

面對亂象,許多人不解這筆生意怎麼會有市場,也好奇,它對台灣社會的真實影響。

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副教授鄭宇君以10年趨勢來理解內容農場的崛起。過去,新聞報導和廣告資訊的差異,如同報紙與傳單一樣明顯可辨。但當媒體也以業配文或是工具文的方式,來生產報導內容,新聞報導與資訊的界線慢慢模糊,人們的識辨能力也降低。

第二,人們透過社群網站、通訊軟體吸收資訊時,常常是以「誰」分享了資訊,所以決定是否要點閱,哪一家媒體發布的、作者是誰,消費者反而不在乎了,這也給大部分為匿名作者的內容農場,崛起的機會。長期觀察台灣網路言論與政治影響的鄭宇君提醒,對於媒體、意見領袖的咎責機制必須建立,否則無法咎責、加上資訊與報導不分的資訊傳播環境,「會成為紅色言論可利用的漏洞。」

最後則是網路平台演算法的規則。「Google的演算法強調連結跟點閱率,內容農場都是為了SEO(演算法)打造的,但新聞是為了事實打造的。」鄭宇君舉例,「當人們用這個弱點去攻擊它(Google),它又沒辦法分辨真假。」

對此,平台業者們稱自己無時無刻都在尋找解方,包括調整演算法、封鎖帳號等手段。以台灣三大不實資訊災情嚴重的網路平台,Google、Facebook、LINE為例,都推出透明化、教育使用者為主的政策,同時,他們都以平台業者不該干涉言論自由為由,將辨認真偽的工作,交給以志工為主,員工只有個位數的外部第三方、非營利組織負責。

平台開始查核事實,卻趕不上假訊息傳遞速度

這些沒錢、沒人的第三方機構,成為這場無止盡戰爭中,最為疲勞、緊繃的前線。

一位同時為三大平台合作夥伴的第三方機構成員告訴我們,一則不實資訊的澄清,最久需要兩個月,如果遇上不實資訊從文字走向圖片、影音,難度將會更高。同時,平台交給他們核實的清單,以Facebook來說,直接以排行榜呈現,但排名的依據是什麼、不實資訊從哪兒來,查核者無法得知,而LINE官方的不實資訊回報清單,則從2019年10月起,就被疑似網軍塞滿大量一般新聞連結,讓這些查核者更難以進行。

另一位第三方非營利組織成員,則不具名的表示,透過Google廣告平台Google AdSense切斷內容農場金流,是抑制不實資訊的關鍵之一,但他們多次透過Google AdSense檢舉機制提出申訴,卻遲遲未收到回應。他也警告,YouTube雖然這半年來積極介入台灣不實資訊的情況,但卻趕不上不實資訊傳遞的力道。

Fill 1
內容農場、line、假新聞。
Google台灣政府事務及公共政策資深協理陳幼臻表示,YouTube透過自動化程式,以社群規範為基準,持續刪除不良內容,同時也在全球推出機制,打擊不實資訊。(攝影/蘇威銘)

Google台灣政府事務及公共政策資深協理陳幼臻接受《報導者》專訪時表示,YouTube透過自動化程式,以社群規範為基準,持續刪除不良內容,同時也在全球推出機制,打擊不實資訊,包括揭露政府出資媒體、或是搜尋時提供不實資訊的警告。

但這位Google的外部合作核實夥伴卻稱,「他們推出來的核實機制,是在他們自己的平台首頁搜尋才有效,但台灣人都是從LINE進去看影片的啊(指會跳過YouTube首頁,看不到警示或揭露的提醒)」,他觀察,科技公司從偵測到不良行為者的行為,到推出全球性通用的政策,往往需要相當長的時間,但這些資訊戰商人,卻彈性無比,例如,一支影片被下架,只要稍微更動裡面的內容、換個帳號,就能再次上傳,或是像Evan旗下的內容農場一樣,當一個網站被封,只要東西都還在伺服器上,換個網域、用新的網址,就能重新開張。

而作為台灣不實資訊最主要傳送管道的LINE,則將第三方合作夥伴的成績,作為他們官方政策的成果,其他,則以教育為最主要對應不實資訊的對策。

這場無止盡戰爭,如何遏止?

這場無止盡的戰爭背後,是資訊消費習慣的改變、媒體的質變、網路平台業者的系統性漏洞,所誕生的「市場」,只要現況沒有逆轉,趨利的人類會讓這筆生意長存,他們的盈餘,會不會造成民主的赤字?

先從前線來看,走訪全台的假新聞清潔劑指出,LINE群組內的不實資訊、爭議訊息,透過社區、宮廟、政黨、民間團體的群組,造成社會分化、汙名特定族群、強化對立的結果,讓公共討論失去理性對話的可能。

在亞洲擔任選戰網路策略顧問的AutoPolitic創辦人杜元甫眼裡,則是各陣營鞏固既有支持者的有效手段。「只要你能夠吸引人家的眼球,Google就給你錢,內容農場很容易被利用,」杜元甫也提醒,內容農場模式的資訊管道,有可能被極權國家利用。若極權國家介入,以國力、財力大量生產或影響內容,能明顯改變網路上不同立場的輿論多寡。

重要的是,在人工智慧的精進下,內容生成已經出現自動化的可能,杜元甫以一西班牙的公司為例,他們能夠以程式尋找表現最好文章、自動生產影片,成為快速製造瘋傳內容的最佳工具,公司才剛創立,每年盈餘已高達5、60萬美元,成為資訊戰商機中的新贏家。

資訊戰商人腳步快、手段彈性,不斷開發新的武器佔領眼球,同時,稱霸全球市場的科技平台,獲利都建立在廣告之上,需要緊抓消費者的注意力。當網路巨擘們繼續以同一種商業模式無止盡追求獲利,資訊戰商人也將繼續搶奪注意力,在各意識形態的群體中逐利,現今的漏洞不補,兩者宛如以寄生關係共存,從未完善的機制中謀利。

「地瓜葉牛奶」治三高的不實資訊還在台灣叔叔阿姨的LINE裡流傳;在印度,健康類不實資訊的傳播導致大量假藥盛行,讓印度出現不少醫生志工,來對抗不實資訊;在美國,關於疫苗的假新聞已影響孩童健康⋯⋯或許只有當打擊不實資訊成為迫切議題,資訊戰商人們,才會承認自己一手創造的商機,也是危機。

後續與迴響

12月27日,《報導者》調查報導「風向戰爭與它的推手—揭開台星馬中資訊戰商人面紗」的文章上線隔天,經營4年跨國內容農場的幕後老闆,來自馬來西亞的華人Evan,終於主動接受我們採訪。他堅持以文字對話、不現聲的方式,表達他對內容農場的看法、以及台灣農場公司的現況。問他的國籍是不是如他人所言是中國人,他則說是祕密。 我們傳訊對話了3個小時,他強調自己的事業,分成自媒體平台「閃文聯盟」,以及KanWatch、Beeper.live、奇趣網三大內容平台,前者是公開向外出租的自媒體,他作為平台角色,堅守言論自由,不負責平台上訊息。經驗豐富的他,還教我們怎麼看待內容農場的文章,並公布他心中,世界最大的內容農場名字,就是YouTube。 以下是訪談Evan的重點(以第一人稱敍述): 有一天,阿華發了一篇政治文章,很多人看,我覺得風險很高,所以禁止,只有一天,阿華的文章熱度排第二名,當日,我就感覺風險太高,就全部禁止了。當時只發現兩位發政治的,一個是館長,一個是阿華。當日我就封殺館長和鬼島兩個台灣政治內容,然後清除全部和蔡英文、韓國瑜,台灣大選的全部內容。

我的平台裡面對立的言論很多。我不支持任何一方。裡面的人如何使用(我的平台),觀點如何,有沒有收到民進黨或者國民黨的政治獻金,我不得而知。 政治文章風險很大,我過後也是會全部刪除兩岸三地全部政治文章(不分藍綠)。我的台灣好朋友coco01阿信,以前提醒我不要碰政治。我也不以為意,因為政治內容並不多。 我這裡的直營平台全部禁止政治,發政治文章扣雙倍收入⋯⋯(但)自媒體平台,是言論自由地方,目前還沒有禁止政治⋯⋯每個人都有言論自由,民進黨來寫,我也不禁止。(民進黨支持者)也有,只是不多。我這裡沒有被操縱輿論,也沒有收到任何人的錢寫文章。

還有誰在做內容農場?

農場分兩種,一種只是分享無關緊要的文章,賺錢而已,另外一種達到某種目的,我也不懂什麼目的,做事情肯定有目的和動機的。 目前農場我知道華人市場經營的至少六大家,這個文章只提及我一個,感覺天下農場全是我幹的。台灣的大粉絲頁,只要不是正規新聞媒體,都是農場。我知道的(台灣內容農場公司)就有3家很大的,總粉絲超過一個億,當然裡面很多重複粉絲。他們公司是LINE和Facebook同時運營。(名單)不好透露,我怕被報復。 台灣農場都是公司形式,幾十人在一個大辦公室,你滲透不過去,所以大家知道的信息很少。我只寫代碼,寫平台程式,不寫信息(不生產文章影音內容),那些大型公司,員工很多的,才親力親為。這種有寫手的才可怕,因為生產內容,寫手寫什麼,老闆說了算。 台灣公司都是本土公司運營,機器人操作大量手機分發;但大批量分發的,應該不是在我的域名下⋯⋯我都不怎麼會用LINE。

你怎麼建議我們看待來自內容農場的資訊?

農場就是農場而已,不需要想得太複雜。絕大部分農場,都是營利而已,都不想和政治牽連。那些出現在農場裡面的政治內容,至少有恰好有支持某一方的會員寫的,並不代表站長立場。政治內容很多思想偏激,不能夠客觀地看待事物。只抓到某些和自己思想喜好的內容寫,難免造成瞎子摸象的情況。例如有個人有缺點,也有優點,喜歡他的人會只寫他的優點,討厭他的人只寫他的缺點。單方面看,兩邊其實寫的都對,沒什麼問題,但是寫多了,就有失偏頗。 希望你能公正客觀寫,那個牛奶三高文章,YouTube 83萬點擊量,比我全部網站一天的點擊量都多,我看這篇文章只提到我,麻煩你把最大農場,YouTube寫上。

閱讀英文版,請至:The Content Mill Empire Behind Online Disinformation in Taiwan

索引
第一站:台灣,不實資訊在LINE群組肆虐
第二站:馬來西亞,跨國內容農場站主現身
第三站:481人的Telegram群組,驚見內容農場平台幕後「老闆」
第四站:高雄,鬼島狂新聞幕後經營者露面
最終站:資訊戰商機無限,內容農場春風吹又生
後續與迴響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