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向戰爭與它的推手

【報導者 × BuzzFeed News】調查報導

揭密全球「暗黑政治公關公司」,如何將手伸進資訊灰色地帶?

(攝影/REUTERS/Dado Ruvic/達志影像)

《報導者》與美國知名網路新聞媒體BuzzFeed News合作,帶讀者來看全球政治公關的操作。

台灣,台北市──彭冠今拿出手機,急切地想展現網路輿論操作的未來。

看不見的伺服器開始抓取中文網站和論壇中的文章和貼文,接著系統很快地將文句重新組織成一篇新的文章。彭冠今的手機螢幕上,這些文章的數量飛快增加,一篇篇文章都是由他命名為「內容農場自動採集系統」所產生的。

有了這些自動產生的文章和貼文,搭配彭冠今手上用來發布文章的網站及上千個社群媒體假帳號,這些文章就能在網路上散播,馬上讓動態消息、通訊軟體以及搜尋引擎結果,充斥這些經過操弄的內容。

「我開發這個系統是為了操縱公眾輿論,」彭冠今接受《報導者》訪問時這麼說。他接著又說,自動化和人工智慧「能很快地創造流量和宣傳效果,比人快多了。」

現年32歲的他,腳上穿著Adidas YEEZY、手上戴著黑金色相間的勞力士,坐在位於台中工業區的兩層透天厝辦公室受訪,裡面擺放著各種開運物,像是招財金蟾以及富貴竹。辦公桌上則放著一把能發射非致命性子彈的鎮暴空氣槍。他說這把槍買來只是為了「娛樂用途」。

在採訪中,他細數自己如何從一個14歲就發送垃圾郵件的少年,成為協助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Najib Razak)在2018年競選連任的幕後角色。

彭冠今的客戶遍及亞洲各地的公司、品牌、政黨和候選人。對他來說,這些客戶都是一樣的。「客戶有錢,我不在乎他們買什麼,」他說。客戶向他購買的,是一個端對端的網路操弄系統,能夠對人們造成重大影響,左右人們的選票、消費及觀念。

彭冠今的產品效法他在中國所見的自動化軟體,並且認為這種軟體只有中國才有。不過,他或許掌握獨特的技術,但是他的公司「玩真創意」卻不是唯一的。現在世界各地有許多公關和行銷公司都在經營假帳號、假內容及假新聞網站,只要有錢就能辦事。(編按:如欲更了解彭冠今操作手法,請見〈寫手帶風向不稀奇:AI產文、侵入私人LINE群,輿論軍火商已全面升級〉

歐亞非美,各國黑公關的各種面貌

如果說2016年假訊息的代表,是由北馬其頓創造出的支持川普的大量假訊息和俄羅斯網軍在各平台的猖獗,那麼,2020年,就是只要出得起錢,專業公關就能被雇用來提供更精密的網路宣傳戰。世界各地的政治人物、政黨、政府和其他客戶,正雇用所謂的黑公關(black PR firm)來進行社群媒體及網路操弄和假訊息服務。

BuzzFeed News針對遭各平台下架的案例及安全研究公司的調查結果發表過一篇評論,發現從2011年起,至少有27起網路資訊戰部分或全部歸咎於公關行銷公司,甚至完全由他們一手策畫,其中光2019年就發生了19起。

最新的案例是Twitter在2019年12月底宣布要移除5,000多個帳戶,而這些帳戶是沙烏地阿拉伯一家名為Smaat的行銷公司,其「顯著是由政府支持的資訊作戰」的功臣。同一天,Facebook經調查後也宣布下架數百個代表喬治亞政府進行「境外及政府干預」的帳戶、粉絲專頁及群組,並且將始作俑者指向名為Panda的廣告公司以及該國的執政黨。

Facebook的資安政策主管納撒尼爾・葛萊歇(Nathaniel Gleicher)向BuzzFeed News表示,「欺騙的專業化」是日益嚴重的威脅。

「廣義的欺騙及風向操作行之有年,但是最近這幾年間,我們發現⋯⋯有數間公司利用欺騙作為商業模式,並日漸茁壯,」他說。

雖然彭冠今算是黑公關業者之中的箇中翹楚,不過並非獨領風騷。在沙烏地阿拉伯和喬治亞的風波之前,以色列、埃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烏克蘭、巴西、印尼和波蘭等多國的行銷和公關公司,早已發生過類似的被下架事件及被調查。

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官員以及《真假莫辨:CIA分析師教你如何判斷假新聞》(True or False: A CIA Analyst's Guide to Spotting Fake News)的作者辛蒂・歐提斯(Cindy Otis)告訴BuzzFeed News,俄羅斯及伊朗等國所進行的資訊戰為那些「受到經濟利益吸引的個人或團體,提供進入這一行的教科書。」

黑公關公司的出現,使得各個平台、網路安全公司及情治單位的調查員,「花愈來愈多時間在關注市面上的假訊息外包服務,」歐提斯表示。

連事實查核專頁,背後可能都是「黑的」

Fill 1
黑公關、資訊、REUTERS、達志影像
Facebook的資安政策主管也承認,「欺騙的專業化」是日益嚴重的威脅。(攝影/REUTERS/達志影像)

以色列的黑公關公司Archimedes Group建立了全球上百個Facebook專頁、帳號及群組網絡,並在自己的網站上宣稱「能根據客戶的需要,使用各種工具並善用各種機會來扭曲事實」。該公司在西非的馬利共和國某次選舉時,管理一個自稱由當地學生經營的假事實查核專頁;在突尼西亞則是經營名為「阻止假訊息及謊言」(Stop à la désinformation et aux mensonges)的專頁;而他們在奈及利亞經營不同專頁,分別支持和反對同一位政治人物──奈及利亞副總統阿布巴卡(Atiku Abubakar)。研究人員推測支持阿布巴卡的專頁「很有可能為了先找出他的支持者,以便日後用反對阿布巴卡的內容加以洗腦。」

在烏克蘭,有一間名為Pragmatico的公關公司雇用數十名年輕的數位人才及Facebook假帳號,來替客戶灌水正面評價。在波蘭,數位公關公司Cat@Net則雇用在家工作的身障人士經營Twitter假帳號網絡。該機構雇用身障人士,是因為他們的薪資低於行情,而且公司還能獲得政府補助。《歐洲調查》(Investigate Europe)的報導還發現Cat@Net替波蘭最知名的一間公關公司Art-Media工作(但該公司否認與Cat@Net合作)。

在波多黎各,記者揭露前總督羅塞尤(Ricardo Rosselló)擔任某個Telegram聊天群組的管理員,裡面有一名行銷公司KOI的顧問似乎在群組中計畫如何操弄社群媒體的宣傳,推動支持政府的訊息同時攻擊競爭對手。而羅塞尤在群組中的發言廣受眾怒,最後成為他在2019年8月辭職下台的原因之一。

記者臥底調查,發現身障人士被僱用當網軍

有的公司透過自動化和程式大量操作,但多數黑公關公司依賴大量人力來達到效果。

對調查記者拜敦(Vasyl Bidun)來說,這意謂著他得在基輔波迪爾區(Podol)的高級社區值8小時的班。他會登入不同的Facebook假帳號留言支持特定候選人、批評對手或是在網路上帶話題風向。當年烏克蘭正在舉行總統選舉,而他當時的雇主Pragmatico公司似乎和政治人物簽了合約。(所有政治人物被問到網軍時都矢口否認。)

「我們的目標是讓人產生情緒反應,」他在一次採訪中提到。「如果他們讀了留言,就算知道是機器人寫的,還是會對他們的情緒造成影響,讓他們更容易受到操控。」

不過拜敦可不只是去上班的。花了3個月在公關公司臥底後,他發表了一篇對公司的深度調查報導。他和其他50名員工在一間公寓裡工作,分成三個班輪值。他說其中主要都是想要多賺點錢的學生,每個月能賺300美元,約新台幣9,000多元。沒有人在討論這個工作是否合乎道德,大家都只是聽命行事,同時為保守派及進步派政治人物助選,其中包含知名音樂家也是政治人物的卡瓦丘客(Sviatoslav Vakarchuk)。

「那時候在放暑假,是個賺點錢的方法,」他說,「大部分的人不太會思考這項工作會造成的後果,他們就只是拼命發文。」

拜敦的調查報導刊登後,Facebook在2019年9月宣布在平台上下架該公司的資產,一共包含168個帳號、149個專頁及79個群組。這間社群媒體龍頭更揭露Pragmatico公司在廣告上花費160萬美元(約新台幣4,800萬元),這筆數目在烏克蘭市場上是非常龐大的。

黑公關持續在其他東歐國家的社群媒體上開枝散葉。記者普魯斯基維奇(Katarzyna Pruszkiewicz)花了6個月擔任《歐洲調查》的臥底,進入Cat@Net工作。這家波蘭公司自稱是「由專家所組成的網路公關公司,主打能在社群媒體上為公司、個人及公部門建立正面形象。」

「Cat@Net表面上自稱是公關公司,實際上則養了一大批網軍,還會使用假帳號,」她在採訪中對BuzzFeed News這麼說。(該公司在自己的網站上發表聲明否認養網軍。

普魯斯基維奇指出,她和同事使用Twitter和Facebook假帳號替公司的客戶工作,像是宣傳波蘭官媒、幫僱用他們的左派政治人物灌水、或是攻擊政府決定購買美國F-35戰鬥機的軍購案。

Cat@Net的員工採遠端工作,透過Slack聊天室來接收工作任務。有時候專業的文案撰稿人會幫他們寫好內容,但一般多半由員工自己想出假帳號要發的內容。團隊會慶祝彼此的成功,像是「政治人物之類的大人物回應假帳號留言的時候,」她說。

普魯斯基維奇更提到,Cat@Net專門聘僱身障人士,是因為這些人薪資比較低,又能讓公司獲得政府補助。

「他們只能靠輪椅行動,還有帳單要付,通常也沒什麼專業技能,但是Cat@Net給他們工作,還能因為僱用他們從國家獲得一大筆補貼,」她說。

波蘭的《新聞週刊》10月刊登她的報導之後,波蘭政府才著手調查該公司所獲得的身障補助款。不過普魯斯基維奇說大部分Cat@Net所經營的Twitter帳號依然在線上活躍。

她說:「假帳號至今依然存在,而且還在Twitter上持續發文,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我每天都還能看到他們在Twitter及Facebook上的貼文。我花了6個月時間(調查),這間公司卻依然存在,真的很令人沮喪。」

探究黑公關產業發源地:菲律賓

Fill 1
菲律賓、黑公關、資訊、REUTERS、達志影像
菲律賓馬尼拉市夜景。在菲國,黑公關服務十分賺錢,導致行銷公司迫於壓力不得不提供這些服務。(攝影/REUTERS/Eloisa Lopez/達志影像)

而菲律賓的黑公關公司崛起,可以說是行銷產業與政治掛勾最糾纏不清的案例,也是這個黑公關產業名稱的發源地。許多看似合法的公司都暗地裡在選舉期間提供黑公關服務,內容包含利用社群媒體假帳號、網站及集結騷擾的宣傳活動。

2019年,Facebook宣布取消菲律賓數位行銷公司Twinmark Media Enterprises及負責2016年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大選的社群媒體主管尼克・加布納達(Nic Gabunada)的資產。Facebook表示,這兩起案件都涉及「協同性造假活動」。

加布納達之前在接受BuzzFeed News採訪時還堅稱,杜特蒂競選期間的Facebook活動都是「自然產生」、「自發性」的參與。

BuzzFeed News曾進行相關報導,揭露那些曾批評杜特蒂在2016年使用Facebook假帳號及網軍的政治人物,也使用過社群媒體操弄服務來幫助自己的選情。

在菲律賓,黑公關服務十分賺錢,導致行銷公司迫於壓力不得不提供這些服務。某間行銷公司的總監告訴BuzzFeed News,由於提供黑公關服務有利可圖,客戶又有需求,實在令人「難以抗拒」。他們表示,要與提供這些服務的公司競爭也變得相當困難。

「已經有好多次競選活動時,對手公司都無所不用其極想要打倒我們。舉例來說,如果我們要推某個候選人,他們就會推他的對手,」為了要暢所欲言而不願具名的行銷公司總監告訴我們。

麻薩諸塞大學阿默斯特分校國際數位媒體副教授強納森・王(Jonathan Corpus Ong)多年來都在研究菲律賓的黑公關公司及網軍。他說這些手段在該國的政治及行銷圈已經是司空見慣。

「菲律賓的現象值得各國借鏡,一旦製造假訊息變得有利可圖,這種產業就會從公關產業檯面下的黑市交易,搖身一變成為公司光明正大的商業模式,」他告訴BuzzFeed News。

王表示,公關公司在和客戶溝通時,會使用業界術語來「掩飾他們的假訊息手段。」

「舉例來說,他們會在向潛在客戶提案時使用『附加網頁』及『數位支援員工』等用詞,來稱呼一般所謂的『假新聞網站』或是『付費網軍』。這麼一來,這筆生意就變得正派許多,重要的是,還能成為政治人物開脫的合理說詞,」他說。

業界能起身規範並反制嗎?

黑公關公司及網路操弄服務的興起受到全球公關業關注,多年來業界也在設法解決自己造成的問題。2017年業界開始挺身對抗社群媒體操弄:倫敦的公關及傳播協會(Public Relations and Communications Association, PRCA)針對大型公關公司貝爾─波廷格(Bell Pottinger)加以調查,發現他們在南非替億萬富翁客戶炒作種族對立,因此撤銷他們的會員資格。

國際公司通常都會遵守業界規範。公關巨頭萬博宣偉(Weber Shandwick)的公關及行銷總長吉兒・譚納鮑姆(Jill Tannenbaum)告訴BuzzFeedNews,他們公司要求菲律賓及其他各處的當地領導人必須「根據事實進行宣傳活動來吸引觀眾」,即便是在「欺騙策略氾濫的市場中競爭」也應如此。

她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客戶在參與過程中,如果不能遵守我們的價值、或是使用不實或不透明的手段,我們內部有一套評估程序,能幫助我們諮詢我們的團隊及客戶。」「我們的當地領導人──無論是在菲律賓還是世界各地──都有權拒絕令人懷疑或是不符合我們價值的合作機會。」

貝爾-波廷格公司遭撤銷之後,代表全球公關同業公會的傘式組織國際公關顧問組織(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Consultancy Organisation, ICCO)在2017年制定了10項原則,也就是《赫爾辛基宣言》(Helsinki Declaration),要求公關業者必須「明白社群媒體的力量,使用時必須負起責任」以及「絕對不從事製造或傳播假新聞。」

PRCA總幹事暨ICCO執行長殷漢(Francis Ingham)表示,黑公關公司會壞了那些謹守道德同業的名聲。

「永遠有少數人,想把手伸進灰色地帶」

「我們的成員對此感到非常憤怒,因為這些不遵守業界道德規範的人會拖垮同業的名聲,」殷漢說。

儘管有愈來愈多公關或行銷公司採用資訊作戰,殷漢說這些只是業界的少數分子。「我認為永遠會有極少數人自稱是公關或是行銷業者,卻將手伸進灰色或黑色地帶,」他說。

公關業界忙著切割這種新型態的產業時,各平台也發現要假訊息業者愈來愈難消滅。

Facebook的葛萊歇表示:「如果公司在好幾個平台上運作,業務範圍又廣,那我們就很難完全摧毀他們。」

他說Facebook的做法是刪除與特定網路操弄有關的資產,以及封鎖整個組織,有些情況則是禁止關鍵員工使用平台。

「我們這麼做是為了明白告訴所有人,這個商業模式在我們的平台上是賺不到錢的,」葛萊歇說,「你如果用這種方式經營事業,我們就會將你刪除。」

不過彭冠今絲毫不受影響。他說要規避Facebook的掌控相對容易,而客戶的需求依然居高不下。

「我覺得要贏過Facebook很簡單。我的軟體就是用來不斷和Facebook作戰,」彭冠今說,「我們會做這一行就是因為有市場、顧客跟需求,人們也願意花錢來買這個服務。我們是因為有需求才做的。」

註:本篇報導為《報導者》與BuzzFeed News合作,英文版請見此,但因部分內容與 《報導者》已刊登的報導重複,我們翻譯約9成,標題亦有所編輯調整。

索引
歐亞非美,各國黑公關的各種面貌
探究黑公關產業發源地:菲律賓
業界能起身規範並反制嗎?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