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圍繞千年神木的罪行與交易

追查盜伐產業鏈

從牛樟木到肖楠、扁柏,揭開國產珍貴木材的神祕地下市場

台灣全面禁伐天然林30年,然而對珍貴木藝品的欣賞與喜好卻已深植民間部分族群,成為一個依靠口耳相傳的地下市場。(攝影/余志偉)

台灣從1990年代全面禁伐,至今99%的木材已仰賴進口,但民間對國產珍貴木材的渴望,卻在禁伐30年後形成一個龐大的地下市場,有自己的術語、規則、技術與知識,自外於地上的律法。由於缺乏制度性的交易規範,儘管檢警抓到實際上山盜伐、運送的山老鼠,對於如何加工以及買賣交易的管道,長年以來諱莫如深。

宜蘭地檢署去年(2020)破獲一個大規模盜伐集團,在台北關渡平原從事木雕的老闆李明來(人稱「來哥」)被檢方起訴為指揮山老鼠的首腦,具體求刑20年,是相關案件史上最高的刑度。在「來哥」被羈押11個月後,《報導者》記者循線造訪這座木雕工廠,呈現台灣木藝品地下市場運作的一角,並上溯北部原料來源的重點區域──北橫山區,尋找該地頻繁被盜伐的關鍵因素,以及網路販售如何讓查緝難度更加提高。

基隆河下游,匯入淡水河的河口,這座城市最後的大片水田──關渡平原上,一間以舊木料、合版與鐵皮搭建的不起眼工寮傳來此起彼落的鑽磨敲打聲,榕樹遮蔭的院落,一隻蟾蜍的形貌正從噴飛的赭色木屑中現身;面朝自行車道的工作間,另一名老師傅佝僂著身子,將車床上的龍柏修整渾圓,已加工完成的聚寶盆,上完亮光漆後一個個吊在窗口風乾。

牛樟味道跟沙士味一樣,一看就知道放在外面日曬風化很久,應該是漂流木,不要看雖然裂成這樣,整理起來非常漂亮;樹木獨有的折花,是生長遇到岩石慢慢彎折,有藝術眼光的人懂得怎麼欣賞,畢竟台灣木頭很稀有了,不會浪費。」

中年男子一邊用手指微微觸摸一整塊擱在院落、半個人高的天然木材,一邊對我介紹著。他和這間木雕工廠老闆李明來,因為對木頭的喜愛而成為好友。

另一名熟客走進左側客廳內的展示間,打開桌上的木製聚寶盆上端瓶蓋、湊近鼻頭,沉醉在飄散的香氣中:「這就是Hinoki
即台灣扁柏(Chamaecyparis taiwanensis)、黃檜的日文發音,分佈在中部以北1,500-2,600公尺中高海拔山區,1906年6月由日本植物學者川上瀧彌與人類學家森丑之助在玉山山區發現。屬於古老的裸子植物「扁柏屬」(Chamaecyparis),台灣除了扁柏還有紅檜(Chamaecyparis formosensis),合稱檜木。目前全球僅存6種,分布在北美洲和日本,台灣是唯一位處亞熱帶氣候卻能擁有檜木生長的地區。扁柏由於生長緩慢,長出1立方公尺木材約須320年,材質密度高、香氣濃郁,因此從日治時期便被視為最上等的木材。
,貴在它的自然紋路,擺在家裡聞那個味道真的就舒服,對身體有好處!」
1990年代全面禁伐
1980年代末期台灣解嚴前後風起雲湧的社會氛圍中,《人間》雜誌記者賴春標揭露台灣檜木森林被大規摸砍伐的事實,迫使當時的林務局局長親自回信、檢察官介入調查,一系列報導引起保護台灣森林的社會運動,引燃的效應從上到下根本改變了台灣的林業政策:1988年林務局從事業單位改置為公務機關,1989年禁伐檜木林,1993年全面禁伐天然林。
後,這座島嶼的森林從可積極經營與使用的資源,成為必須保護、不可碰觸的自然珍寶,農委會更在2015年公布12種貴重樹種,修法加重罰責。禁伐30年後,國產珍貴木材看似神聖不可及,實際上卻已形成一座地下市場,追求珍稀樹種、花紋與氣味,有自己的術語、規則、技術與知識。

愛材如癡,檢方稱他是盜伐集團首腦

來自各地的同好,像回到自家般,從外頭院落、師傅工作間,到堆滿雜物的客廳與展示間,口中喚著老闆「來哥」。在我到訪前,一位台北市議員的兒子才買了3萬多塊的東西走,要拿去送人;剛上完漆的蟾蜍茶盤,靜靜在角落等待取貨。「來哥」李明來強調著:

「都是做一做都馬上賣掉了,這整塊台灣肖楠一體成型雕出來,開1萬5他就買,我就是拿這種山上的木頭被抓的⋯⋯肖楠跟檜木就是咱台灣最好的木頭,全世界沒有比我們還好的香味,還有像閃電的花紋(閃花)。越南也有檜木,可是聞起來有一股臭臭的味道。」

「我認識老闆很久了,他國小畢業就開始當木工學徒,一路走來40幾年,已經算接近國寶級,一眼就知道是不是好木材、直接按照自然的造型與紋路來雕刻。他已經到愛材如癡的地步,山老鼠採到木材,每個都來找他,就這麼簡單,檢察官先入為主鎖定盜伐集團的首腦角色,真的是太冤枉了!」端詳著聚寶盆的熟客說道。

2020年9月23日,宜蘭地檢署指揮動員上百人力,同步在雙北、桃園市及北橫山區執行搜索、拘提, 逮捕多名嫌犯,並在關渡這間木雕工廠,查獲超過3公噸贓木;經過4個月偵查,檢方大動作共起訴12人,罪名除了《森林法》還有《組織犯罪條例》
在盜伐案中,《森林法》與《組織犯罪條例》兩者刑度有差異,前者52條「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後者第3條,「發起、主持、操縱或指揮犯罪組織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即使貴重木加重其刑二分之一,《森林法》實務中重刑的比例仍相當低。根據最新研究、台北大學「盜伐歷史資料統計分析項目應用於竊取森林主副產物犯罪問題與防治研究計畫」統計,本國籍有罪被告的執行刑平均約為1年,外籍有罪被告之執行刑平均為2年。
,堪稱近年北部地區偵辦最大規模盜伐案,檢方將此案定調為有計畫的盜伐集團,首腦則指向李明來。
「雕刻、車床、上漆、打磨、修復,我們什麼都要會做,每天工作非常多,(看守所)回來也是很累,不是為了賺錢,看到就歡喜,一直買,本來是小小一點點買,到後來愈買愈多,才變成這麼大的案。有做的我全都認罪,跟山老鼠羅永健買了7、8次,是真的喜歡木頭,才玩到走火入魔。」

被羈押禁見了11個月,今年中才剛保釋出來的李明來急著上工,在連續不斷的工作中,找到空檔向我這樣說。

Fill 1
牛樟木、肖楠、扁柏、國產珍貴木
被羈押11個月、交保出來重獲自由的李明來,一回到工廠就馬不停蹄開始工作。(攝影/余志偉)

此案緣於2019年底,林務局羅東管理處太平山工作站與保七羅東分隊查獲兩名山老鼠,盜伐北橫明池山區扁柏;檢方表示,經過長達8個月深入清查與日夜監控,2020年9月23日循線破獲以李明來指揮、羅永健等人為首,共組「盜伐」、「揹工」、「駕駛車手」、「把風」、「加工」與「收贓」犯罪組織。

由於盜伐案件都發生在渺無人煙的深山,從砍伐、運送、加工到銷贓階段,橫跨不同的地理區域與多層分工,在每個階段都形成「斷點」,使警方與巡山員難以搜集完整證據串聯起整體網絡。以往多只能查緝到載送的駕駛車手,只要嫌犯否認,就很難透過木頭連結到盜伐現場與買家身分,僅能以刑度較低的運送或竊取貴重木起訴。此案將整個盜伐產業鏈結構中,上中下游的角色全數清楚呈現,被主管機關視為是近年偵辦盜伐案的一大突破,檢方具體對李明來求刑20年──台灣盜伐案件有史以來最重的刑度。

Fill 1

傳統木工,在夕陽中尋找生機

「這次應該要進去關了。之前有人跟我說保七在注意,已經跟監好幾個月,監聽、車來都有拍到,但首謀、控制組織根本不是事實,怎麼樣都沒辦法說有,」李明來面對檢方起訴的重刑,極力喊冤,「檢方扣押的3噸木材,其中只有300多公斤是向山老鼠購買,其他都是我多年囤積下來的進口、漂流木、非一級木等等,木頭要靠經驗,他們根本分辨不出來。」

他與木頭已有超過40年的淵源,國小畢業後沒繼續升學,就進入八里老家隔壁的木工廠當學徒,從3年4個月嚴厲的學徒制中出師,專門製作手工傢俱,適逢198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小至床腳大到桌椅,用細工刻出龍鳳珍禽浮雕,反映出那個經濟起飛、物質充裕時代對美感與氣派的追求。好景不常,隨著傢俱市場朝向現代風格與量產製造,到了20世紀末,他們這一代木工師傅的手藝已是明日黃花,不得不在民間流行品味的變化趨勢中另尋出路。

「以前我是做這種進口木頭,沒有犯法,」他拿出珍藏在身邊多年的得意之作:LV面紙盒,是用印尼黑檀木與寮國花梨木精細裁切、嵌合,陸續花了10年時間才打磨成渾然一體的樣貌,「但是到最後,人家都要台灣檜木跟肖楠,沒這種貨源沒人要買,我們只能轉型。」

這群師傅在手工傢俱式微之際,運用原有的功夫加工檜木與肖楠,製作文昌筆、聚寶盆、茶盤到各式吉祥動物造型飾物與雕像。由於「產銷合一」,省下在外面開店的成本,東西品質好價格卻不貴,老闆也樂於公開分享經驗,基隆河畔的這座工廠逐漸成為北台灣木藝品買賣、交流與批貨的中心。

Fill 1
牛樟木、肖楠、扁柏、國產珍貴木
李明來早期利用進口木材做成LV面紙盒,以追求民間市場趨勢。然而他稱目前只有扁柏、肖楠等珍貴木製品才有市場。(攝影/余志偉)

全面禁絕,反讓地下市場口耳相傳、益發蓬勃

「因為《森林法》(禁止盜伐),現在(生意)不好做,主要是來源變少了,我們不敢買,賣的人也不敢去山上拿,因此材料變得很貴。之前比較有颱風,漂流木多,貨源也多,最近幾年沒有太多颱風,大家又需要東西,山老鼠就去偷砍,政府查得愈來愈嚴,從兩、三年前開始有很明顯轉變,真的有差。」一位從事木藝品生意十多年,不願具全名的蔡女士解釋市場現況,她是這一行的大盤,產品主要是先生製作的聚寶盆,但是遇到需要客製化,還是得拿到關渡找「來哥」幫忙。

在台灣珍貴木材皆屬非法的情況下,民間形成的地下市場,依靠口耳相傳與人際互動在檯面下運作。從事大盤、也有店面的蔡女士透露,「這是一個完全封閉的市場,資訊不公開,取得管道得看平時怎麼『交陪』,不然就要靠朋友介紹。像這次是老公在網路上看到有人po出東西,光用看的不放心,我親自跑一趟台中洽談,可能台中的下次又介紹我到嘉義,有的頂級玩家會花幾十萬、幾百萬收藏整棵樹瘤,改天有需要做什麼,再找師傅雕刻。」

「中部的Hinoki有一種檸檬和香茅味,比一般檜木好聞,光是一片就超香,昨天我在車上一直吸、一直吸,像在吸毒。我一口氣就訂了10幾萬,還要再訂。」
她從袋子中一一拿出木製手珠、木手排
用片狀、牌狀木頭串起的手鍊。
,在光線照射之下折射出不同層次的紋路,用手愈搓愈亮,遇熱散發出扁柏強烈的香氣。這些單純用砂紙拋光、不經過噴漆的原木,用車床加工成圓珠與木片,用線串成環狀,可隨身戴在手上,是普遍受歡迎的產品,「最頂級的是只取樹木年輪之間的結晶製作而成,只有上千年的神木才有,」她補充。

台灣珍貴林木與木藝品的地下市場從何而來?少有公開的資訊與具體的市場規範。但蔡女士和李明來不約而同提到一個地方和關鍵因素:嘉義、陸客。

「聚寶盆這種東西主要是從嘉義開始流行出來,以前台灣就有人在玩,後來陸客從阿里山下來,發現山下的藝品店怎麼有這麼香的好東西,方便攜帶又有紀念意義,一顆一、兩千也不貴,甚至有人發財車一車賣走。因為陸客帶動,(木藝品)需求量一下子暴增,」蔡女士回憶,開放陸客來台自由行的2011年左右,也恰好是她和李明來踏入這行的初期。

陸客潮退,扁柏與肖楠持續熱絡

2011年開放陸客自由行後,陸客來台觀光人數逐年成長,從2011年的178萬到2013年287萬,根據法務部統計,同時間因《森林法》涉案有罪人數也呈現同步成長趨勢,從2011年的525人到2013年達到820人最高峰。

​市場對貴重木的需求,在過去10年間經歷了不小的變化。早期因許多陸客專程收購據稱有抗癌療效的牛樟芝
寄生於牛樟上的腐生真菌,稱為牛樟芝,是台灣的特有種。
,使其價格飆漲,有一段時間牛樟木是被山老鼠盜伐最嚴重的樹種;後來隨著牛樟芝療效受到實驗結果與專家質疑牛樟木亦非良好的雕刻材質,該樹種的盜伐案件近年顯著減少。但是市場上對於貴重木的喜好,並沒有隨陸客退潮而稍減,反而轉向檜木與肖楠的珍稀型態與紋路。

「2006~2016年,民間流行培養牛樟芝,牛樟樹被頻繁盜伐,特別是2011年是最高峰;中高海拔的香杉,也因樹洞裡的香杉芝成分外觀如牛樟芝,被渲染可治療癌症,跟著價格高,被挖洞採下來,放在隨身背包,取締不容易,」新竹林管處林政課長羅玉財接受《報導者》訪談時表示。新竹林管處轄區的尖石鄉中海拔山區,分布許多牛樟樹與香杉樹,他從實務經驗中,證實在陸客市場驅動下牛樟與香杉被大量盜伐的時期。

「最近較多的則是扁柏、紅檜、肖楠,共通特點是紋路漂亮,可雕刻成工藝品、佛像,或車成聚寶盆、金磚;肖楠密度很高,可製成小件產品,如戴在手上的佛珠,利用價值很高,有市場就有人會去拿,」羅玉財表示。

即使目前兩岸交流緊縮,台灣貴重木製品還是透過各種非正式管道一點一滴出口到對岸。「現在大陸那邊還是有人定期跟我收,再去轉賣或送高官,但像這個年輪結晶做的手排,國寶的東西我不肯賣便宜,一條開4、5萬塊,他們(中國人)不懂花(紋),買不下去;這沒什麼油(結晶)的,我開1萬5,他們只要有香味就好,一次就買兩條。台灣人玩的境界已經到細分花紋層次,他們還差我們很遠!」查緝盜伐愈趨嚴格加上疫情影響,蔡女士仍能維持穩定的生意,很大程度有賴中國買家透過微信照片穩定向她進貨。

Fill 1
牛樟木、肖楠、扁柏、國產珍貴木
李明來工廠中的蟾蜍茶盤作品,帶有木頭自然的紋路閃花。在這個封閉的同好地下市場裡,紋路與氣味是買家們在乎的。 (攝影/余志偉)
「山上的樹全部砍掉會有土石流,我們也知道,但我們不是拿活樹,法官不懂,以為我們是把整棵樹都砍下來,其實不是這樣,我們不要活樹,」李明來解釋,「第一不會香,第二沒有油,死了幾十年、幾百年才有,死愈久愈好,所以大部分取的都是以前日本人伐木留下來的『樹頭』。」
這也是眾多從事相關產業與收藏者自我合理化的心態。根據林務局統計,竊取樹頭殘材
自日治時期到1980年代伐木後遺留不予挖除之樹根基部,以紅檜、台灣扁柏與肖楠等為大宗,因為體積小,無須使用大型機具鋸切、搬運方便、犯案成本低及獲利大等特性,成為山老鼠主要竊取標的。
占65%為最大宗,砍伐生立木
在森林中生長尚有生機的樹木,因過往牛樟芝據說有抗癌療效,市場需求提高,因此砍伐整棵牛樟、香杉留置現場,任其生芝再入山採取之情形亦增加;另為取得樹瘤材作為工藝之用,亦有砍伐生立木以取得樹瘤之情形。
為12%,直接反映出市場需求樣貌。
從2020年9月到2021年8月漫長的羈押期間,為了證明自己只是單純買家,李明來在法院審理時聲請上山參與盜伐者作證,「總共6、7個人都說不認識我,沒人『落勾
台灣閩南語,音讀 làu-kau,意為脫落、遺漏。
』,全都是那個山老鼠羅永健調配工作,我羈押在裡面,要怎麼『
台灣閩南語,音讀thò,指彼此互相串通、配合。
』?我就是買而已。」
然而在記者實際旁聽與記錄此案一審審理程序
11月4日宜蘭地院「110年度原訴字第4號」審理程序,記錄過程如下:
宜蘭地院第三法庭擠滿了人,整個空間顯得擁擠而侷促,近十名被告有的還要坐到旁聽席,前次開庭調了5名證人,這次法官傳喚2名進行交互詰問。受命法官許乃文提醒坐在應訊台上的證人,若涉及自己案件部分,可拒絕證言,做偽證要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
簽完字,複誦完文件上的證人誓言,第一位證人,是擔任揹工的賴世和(阿和),先開始接受李明來的辯護人——法扶指派的律師沈志成主詰問。
阿和從頭到尾都聲稱不認識李明來,包括找去山上、電話聯繫、分配工作、發放報酬,都由羅永健(阿曼)一人主導,在搬木頭去關渡的工廠時,才認識李明來;第二位證人盧聖凱(阿安),負責把風跟揹木頭的工作,回答的內容幾乎是複製貼上阿和所述,都是羅永健——已因另案在監執行,今日並未傳喚到庭。
忽然旁聽席傳來一陣騷動,原來是在本案擔任車手的萬承孝因身體不適,坐在椅子上搖搖晃晃狀似快暈倒,一旁的另名被告馬上向法官反應,法官表示因今天的交互詰問與其案情無關,囑咐先回家休息,並詢問下次開庭可否到,「若可以不來,我當然不想來,因為我很難過⋯⋯」,萬承孝忽然模糊而破碎的高聲說。法官要他斟酌情形,並提醒沒來的話,他的部分沒辦法結案,萬承孝口中不斷向致謝,一邊顫巍巍地走出法庭。
接著輪到檢察官展開反詰問,眼看證言有利於李明來擺脫組織犯罪主導者的角色,檢察官直接在庭上公開調出兩份監聽譯文,欲證明他在案件中的主導角色。第一份是李明來於109年7月16日晚間在北投區打給盧聖凱的電話:
「阿曼昨天跟他講好,現在電話打不通,晚一點會再打給他,如果沒有,你們就自己想辦法」
「現在我一直打他都沒有接,昨天有講好十點前通不到,就沒辦法⋯⋯還有機會啦,看一下不一定啦」
檢方隨即追問盧聖凱,李明來打給他的用意是什麼?相較前面篤定聲稱不認識李明來,這時他停頓了一下,才表示是因為李明來找不到羅永健,於是打給他,要阿安轉告阿曼關於車手的事情,而這位車手就是萬承孝,因為生病需要錢,李明來介紹他來擔任這份工作。
第二份監聽譯文,是盧聖凱打給李明來,問要多大的木頭,後者具體回答:「hinoki厚度正常要20公分」。法官複誦完投影銀幕上的對話紀錄後,檢察官緊接著問當時是在山上還是山下打的電話,「當時在山上,羅永健要我打給李⋯⋯」,「問什麼,要選哪一棵木頭是不是?」不待盧聖凱吞吞吐吐說完,檢察官追問。
「我們之前都沒有用黃檜,這比較專業,不懂怎麼⋯⋯羅永健叫我打去問。」盧聖凱說得模糊,法官插話進來,「意思就是,羅永健要你打電話給李明來,跟你們說要砍多厚的檜木,他才要收?」
「⋯⋯應該是」,沈默了一會,盧聖凱用不確定的語氣說。
最後法官與李明來討論扣押的贓木中,要如何分辨哪些是跟羅永健買、哪些不是,並未取得明確共識,隨後諭知下次開庭時間,12月中將繼續進行審理程序。
中,他強調自己只是購買贓木觸法、並非山老鼠首腦的自辯之詞,遭到檢方掌握證據的反駁。11月4日宜蘭地院傳喚涉案的兩名揹工,他們聲稱不認識李明來,所有工作皆由現因另案已在服刑的羅永健指揮。結束證詞後,檢察官馬上調出兩份警方的監聽譯文,要證明李明來的主導地位:包括從山下直接打電話聯繫車手事宜,另一份譯文中,他甚至直接告知在山上砍伐與運送的被告,需要「20公分厚度的Hinoki」,猶如跟山老鼠「直接下訂單」。此案12月中將繼續審理程序,最終結果仍有待法官根據所有人證與物證判定。

在此案一審尚未判決之際,我們來到北部木藝品原料的重要來源:北橫山區,發現此案中的另一位角色──羅永健,對於實際在第一線防範山老鼠的執法者而言,已是熟悉的老面孔,與公權力長期上演「貓捉老鼠」的戲碼。

交通便利,北橫已成山老鼠「提款機」熱區

「他(指羅永健)和幾名慣犯都是從新竹尖石來北橫四稜,專砍台灣肖楠,有次在台7線巴陵橋被警察攔檢,他全身脫光只穿一件內褲,手插腰靠著欄杆,擺出很帥的姿勢給警方拍照。之後我們就稱他們為:『後山四少』。」林務局大溪工作站技士黃文韡表示,他長期協同森林護管員以及保七警方查緝轄區內國有林班地的盜伐案件,「因為砍完木頭後身上都會有濃郁精油味,所以他們(山老鼠)常會脫掉或換衣服,避免留下證據。」

Fill 1
牛樟木、肖楠、扁柏、國產珍貴木
北橫台7線從巴陵到(宜蘭)明池路段是盜伐熱點,尤其是54K到55K的四稜溫泉附近,林間常見盜伐者脫掉的衣物。(攝影/余志偉)
羅永健活躍的四稜一帶,屬於桃園市復興區的後山
桃園市復興區由於幅員遼闊,習慣上將插天山山脈以南地區稱為後山,以北地區稱為前山,後山地區平地較少、交通不便,人口也較為稀少,包括高義里、三光里、華陵里三個行政區。
,北橫台7線公路下方流淌三光溪流域,溪谷海拔800公尺、陡坡潮濕向陽的環境,剛好有適合肖楠的生長條件
多分布在台灣中部以北,從300公尺到1900公尺的潮濕向陽山區或溪谷兩岸。
,是全台灣肖楠最頻繁被盜伐的區域之一。因質地緻密、香氣醇厚(木材圈內形容為「黑糖味」),肖楠是台灣民間備受珍視的木材,從佛像雕刻到木製佛珠,可「全株利用」,連木屑都能磨粉,作成信仰典儀不可或缺的檀香,因此市場需求不斷。牛樟木從市場退燒之後,肖楠與扁柏成為現今盜伐者最主要的犯案對象。
北橫沿線盜伐猖獗的關鍵,在於便利的公路交通,兩、三個小時車程直接抵達過往的木藝品重鎮大溪,儲存在大盤的倉庫或委託在地師傅加工,再轉手銷往藝品店,近年《森林法》相關案件中,可清楚看到由山上源頭到下游的地緣脈絡
高等法院107年度原上訴字第146號刑事判決,先由越南移工砍伐拉拉山的扁柏,儲存在當地收贓者工寮,再由車手載運至大溪市區的倉庫,以供藝品店經營者前往選購;或是宜蘭地方法院108年度原訴字第6號刑事判決,山老鼠盜伐宜蘭縣大同鄉山區的扁柏樹瘤,沿著台7線運到大溪區仁和路2段之倉庫、大溪區「人客汽車旅館」、大溪區內柵路2段106號之工作室等地加工或交易;而在高等法院109年度上更一字第149號刑事判決中,原住民山老鼠盜伐北橫的台灣肖楠後,收贓者於台7線54.5公里接應,將木頭載去大溪區內柵段下坎小段35之10號承租之倉庫。
。根據林務局委託台北大學的「盜伐歷史資料統計分析項目應用於竊取森林主副主副產物犯罪問題與防治研究計畫」(以下簡稱「盜伐問題與防治研究計畫」),全台兩大主要盜伐熱區,其中之一就是林班地範圍落在北橫沿線的大溪事業區,另外一個則是嘉義林管處阿里山事業區。

「盜伐問題與防治研究計畫」主持人、台北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陳湘繁與研究團隊,同時也進入監所實際訪談《森林法》受刑人,看見這個地下市場深不可測的規模經濟,山老鼠在四通八達的公路與暗夜的深山流竄,台灣森林儼然成為一部源源不絕的「提款機」。

「會有山老鼠跟我說,過去幾十年的收入上億,一個月上百萬的也不少;或許個案沒辦法代表全貌,但仍非常可觀。在牛樟芝興盛的那段時期,也有經驗豐富的原住民,一個月光靠盜採牛樟可賺80萬到100萬。」

根據該計畫統計,盜伐案本國籍被告占95%,其中原住民約占10%。陳湘繁指出,近年越南逃逸移工也參與盜伐的行列:

「早期外籍移工普遍被壓榨,上山出賣勞力一次拿4、5千,現在出去一趟可分2到5萬,一個月可賺20、30萬,連這一群最基層拿到的酬金都愈來愈高,可以想見這個市場的龐大跟稀有性,只怕沒貨,不怕賣不出去。」

網路時代化整為零,盜伐藝品更加普及

網路時代讓這個地下市場傳播得更無遠弗屆。以往銷售管道多半是藝品店、實體交易,客群以收藏家為主,喜好大件的奇木或佛像雕刻;近年社群網站崛起,賣家索性化整為零,透過網路平台銷售,一旦製成藝品,檢警找不到任何能夠連結盜伐的證據,幾乎無法可管。

「現在網路販售猖獗,速度又快,藝品愈做愈精緻,從原木鋼珠筆、原子筆、手珠、手排都有,價格比傳統藝品低廉,更加親民。買家不在意是否合法,盜伐木頭製成成品後,就很難推斷來源,而且這些販售者不用商業登記,根本無從查起,」黃文韡指出,他曾為了「知己知彼」,在Facebook社團下單台灣肖楠鋼筆,從700元到1,000多元就可入手。

Fill 1
牛樟木、肖楠、扁柏、國產珍貴木
近年台灣珍貴木製品愈趨「小規模化」,從手珠(右下)、手排(左上)到原木鋼筆等,較過往大型奇木藝品更容易讓一般民眾入手,其中不乏非法盜伐的木材。(攝影/余志偉)

在Facebook打入關鍵字,成員動輒上萬人的眾多私密社團映入眼簾,申請加入成員後,無數標榜以台灣黃檜、紅檜、復興肖楠、滿月圓肖楠、國寶一級木的台灣珍貴木製品,透過清楚的照片與動態影像,每日每夜在上頭展示與拍賣標售。「倒閣」、「重油」、「沉水」是其中最常見的形容,轉譯成白話文意思是:這塊木頭倒在森林死了很久,裡頭有大量精油沉積,香氣濃郁,密度高、在水中會迅速下沉,是絕佳品質保證。

「從另一個角度想,當近年查緝愈加嚴厲,風險愈來愈高,取得的成本墊高,直接提升台灣貴重木的市場價值。一、兩年前林務局想用區塊鏈技術,幫木頭做認證標記,希望釋放一些合法來源,但目前比例非常小,大部分我們在藝品店或網路上看到的木製藝品,都是盜伐來的。訪談時山老鼠都會說,從山上運下來,過了某個路口就安全了,一但賣給店家,就不用擔心擺出來有什麼問題,所有東西就『漂白』了,」陳湘繁表示。

蘊藏著台灣千百年記憶的樹木,被切削成塊,跨越法律與山林邊界,不斷流轉到實體與虛擬的市場,關鍵在於強大的需求,從北橫到關渡平原,只是這個地下世界的冰山一角,它已如蛛網般層層交織在這片土地,難以根除。

為了往下挖掘這一路交織的軌跡,我們接下來要進到一個原住民家庭的世界,了解何以相對高比例的部落族人步入盜伐之路?同時跟隨巡山員進到盜伐現場,見證山林慘遭盜伐的嚴重程度;最後,我們檢視主管機關的作為,從國家政策與法令尋找有效的治理方向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