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森林浩劫

馬來西亞森林消失中 台灣人是幫兇?

「你們保護自己的森林,卻來破壞馬來西亞雨林。」這是馬來西亞環保運動者對台灣的犀利批評。因為台灣是馬來西亞原木出口的第二大國,砍伐自砂勞越熱帶雨林的珍貴木材,有相當大部分流入台灣,成為廉價的家具,為台灣人打造了低價成家的美夢,卻成為當地雨林、原住民與野生動物的惡夢。《報導者》深入馬來西亞現場,帶回第一手觀察報導。

「只要看見綠油油的森林裡,突然出現一條又一條的車路,就表示那片森林已被伐木者入侵了,表面上看不出來,但只要待得久一點,就會發現將木材運出森林的車輛,就在附近。巨大的樹木被拖到河邊堆積、由拖船運走。」

台灣荒野基金會董事長徐仁修,長年在馬來西亞雨林穿梭,提出他對雨林砍伐現象的觀察:「當那些好的木材被砍走之後,種油棕的財團會開始焚燒剩下的樹木,再種上油棕。接下來的數年內,這一帶的中下游,就會常常淹大水,溪水變成黃濁的奶茶色。」

熱帶雨林消失,帶給地球的後患無窮。不但讓馬來西亞當地的野生虎因失去棲地而開始攻擊居民,更讓水患與霧霾情形加劇;國際綠色和平組織更警告,大氣中二氧化碳含量也會隨着雨林消失而增長,加速全球暖化。

馬來西亞森林小檔案
  • 森林面積:2,900萬公頃(2000年)
  • 森林覆蓋率:90%
  • 消失面積:563萬公頃(2001~2014年,消失近20%面積,消失速度最快。
  • 森林耗損面積排名:全球第9(過去14年)

世界三大雨林之一 婆羅州雨林

面積僅次於亞馬遜雨林,目前分屬3個國家,印尼(加里曼丹)、馬來西亞(沙巴、砂勞越)和汶萊,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雨林之一,也是生物多樣性豐富的寶庫。

1996年以來,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 WWF)在婆羅洲雨林內進行研究,平均每個月新發現3個物種,估計雨林內尚有上千個物種尚未被發現與研究。2016年,世界自然基金會宣布,在婆羅州雨林內發現蘇門答臘犀牛,根據估計,目前全球蘇門答臘犀牛數量不足100隻。(資料來源:世界資源研究所全球森林監控地圖

由於東馬砂勞越政府(編按:砂勞越州擁有馬來西亞超過6成的森林面積)不准國外對其森林進行檢視,馬來西亞森林消失速度一直是個謎。

直到2013年,Google開發出全球森林地圖,世界資源研究所調查,在2001年到2014年間,馬來西亞森林消失的面積超過563萬公頃,超過丹麥國土,等於這14年馬來西亞雨林面積就消失2成。雖然用總面積算,森林消失面積排名第9,但就各國森林消失的比例看,馬國速度驚人,「馬來西亞的森林損失面積是全世界之冠。」Mongabay研究指出。

這些原生樹種被砍伐,除了被作為原木材料使用,另外有250萬公頃左右的伐木行為,是為了將熱帶雨林轉作為徐仁修口中「矮小而物種單一」的油棕園,或者橡膠與其他值錢的經濟作物。

馬來西亞是全球第二大的棕櫚油生產國(僅次於印尼),這種油被大量使用在食品加工上,或者加工成為人造奶油、酥油,也因此成為全球消費量最大的植物油。馬來西亞最重要的出口農作物就是棕櫚油。

雖然國際社會與環保團體不斷施壓,馬來西亞部分州的森林砍伐有減緩趨勢,惟獨在砂勞越州卻有增無減。

根據馬來西亞統計局發布的《2014年環境統計概要》,砂勞越在2009年時擁有的806萬4,646公頃森林(佔全國65.5%),在2013年跌至786萬6,700公頃(63.7%),總共減少21萬7946公頃。

該份《統計概要》指出,同樣擁有豐富熱帶雨林的沙巴,在2009年批出的執照,允許伐木商砍伐13萬1,000公頃森林,2013年時則微降至12萬5,000公頃,稍微減少2.7%。然而,砂勞越在2009年時被允許砍伐的森林為19萬2,000公頃,有關數字在2013年時飆升至23萬公頃,增幅高達19.8%。

台灣也是馬來西亞雨林消失的兇手

令人驚訝的是,當地環保團體異口同聲地表示,「台灣其實也是殺死熱帶雨林的兇手之一。」這些砍伐自熱帶雨林的珍貴木材,有相當大部分流入台灣,成為廉價的家具,為台灣人打造了低價成家的美夢,卻成為當地雨林、原住民與野生動物的惡夢。

根據2013年馬來西亞海關資料顯示:馬來西亞的主要原木出口國,台灣佔第二位(14.18%),僅次於印度。在夾板出口項目,台灣佔第三位(9.51%),前兩名則是日本與中東。即便是鋸木出口項目,台灣也佔第四位(8.31%),前三名是泰國、中東、菲律賓。

「你們台灣人會保護自己的森林,卻轉而來破壞馬來西亞的森林囉!」在接受《報導者》訪問時,資深的砂勞越環保運動者、牧師黃孟祚犀利地批評。

馬來西亞雨林的犧牲,造就了許多台灣家具業者的榮景。例如高雄知名的家具商葉氏木業,便長期以馬來西亞為據點發展家具事業,外銷至日本。在日劇、漫畫中時常出現的「暖被桌」、日本小學生伏案讀書的「學生桌」,便是葉氏企業的主力商品。

除了家具,紙漿也是熱帶雨林的殺手之一。

行政院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2014年台灣白皮書指出,「台灣森林禁伐落後環保紙品認定規範,早已成為鄰國熱帶雨林破壞幫兇。」永續會報告指出,台灣對自身的森林資源有相當嚴格的禁伐規範,卻對「進口紙漿纖維是否來自永續認證與負責任管理的森林」一事毫無規範。

在寬鬆的法規下,非法木材得以趁隙而入。根據永續會估計,約有24%~31%台灣進口的紙漿纖維,來自馬來西亞、緬甸、印尼等國內未經永續森林管理體系認證的森林。

台灣大學森林系副教授邱祈榮指出,目前台灣99%仰賴進口,每年木材進口約600萬立方公尺,足以塞滿一整條雪山隧道。根據邱祈榮的估算,台灣約有2至3成的原木及製材為「血木材」,「我們喜歡用便宜的家具,但它可能是不法商人賄賂開發中國家官員盜伐的林木。」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建議,「透過立法,禁止非法木材進口,包括木材進口時必須附產地證明,還可以進一步延伸,要求家具等木材製品標示來源,規範家具業、造紙業等使用經過森林認證的木材,從政府、企業端和消費者端都共同負起善盡地球公民的責任。」

但是,即便在台灣國內認真執行認證工作,很有可能也是徒勞。事實上,馬來西亞木材認證步伐早在上世紀末就已啟動,但政府在推動認證時,卻被認為明顯在護航開發商。黃孟祚分析,砂勞越的非法伐木與非法貿易行為普遍存在,但森林局與木材工業發展機構同屬一個部門,彼此間根本缺乏監督機制,「簡單說一句,馬來西亞的木材認證制度,根本不值得國際信賴。」黃孟祚如此評論。

黃孟祚舉例,馬國三林集團旗下子公司,其伐木許可區在2005年時被列為國家公園(Pulong Tau National Park)保留地,按照規定,應該是嚴格禁止在當地有伐木行為。但在衛星圖像中,卻顯示2008、2009年間,三林公司仍在密集砍伐國家公園內的林地。

Fill 1
註:砂勞越州三大中文日報為《聯合日報》、《星洲日報》、《詩華日報》

馬來西亞在源頭法規執行成效不彰,下游的進口國如台灣、美國要經由鑑定方式辨認非法木材,不但艱困且必須耗費巨資,執行起來相當困難。

要討論馬來西亞雨林非法砍伐問題,不可能忽略華人角色,這也正是徐仁修一直想把自然生態教育推展到國際華人社區的原因:砍伐雨林的企業,幾乎清一色是華人企業。

以伐木情形嚴重的砂勞越州為例,當地的六大伐木家族(big 6)是:啟德行集團(KTS)、常青集團(Rimbunan Hijau)、黃傳寬集團(WTK)、三林集團(Samling)、昇陽集團(Shin Yang)、大安集團(TaAnn),根據砂勞越州環境部統計,該州所發出的伐木特許經營權中,六大伐木公司所佔比例,便高達65%。而這六大家族當中,除了前州長泰益表親在晚近創立的大安集團之外,都是華人家族事業。

前州長執政30年 砂勞越州「伐木恐龍」橫行

為何砂勞越州的華人企業得以如此順利地砍伐雨林、甚少受到監督與阻力?隸屬於執政黨「國民陣線」的砂勞越前任州長泰益,無疑是其中的關鍵人物。

Fill 1
馬來西亞,森林,雨林,保育,環保,亞洲,木材
砍伐雨林只是少數權貴獲得好處,把災難留給大眾與子孫。(攝影/徐仁修)

在馬來西亞的聯邦政治制度下,開發森林的許可證照核發權在州政府,州長掌握了生殺大權,連州議會的反對黨議員,都未必能有效監督。阿都.泰益.瑪目(Abdul Taib Mahmud,以下簡稱泰益)自1981年開始擔任砂勞越的州長,同時兼任該州財政部、計劃與資源部首長,是砂勞越史上在位最久的州長。

2011年2月18日,Bruno Manser基金會展開「停止木材貪腐」計畫,經過長期調查後,基金會正式指控,「泰益家族成員從破壞熱帶雨林賺取大量財富。」在2011年大選中,反對黨也大力抨擊,州長家族成員與華人伐木企業結合,造就了砂勞越州「伐木恐龍」橫行、雨林急速消失的危機。

用台灣的流行話來說,泰益是不折不扣的「政二代」。繼承其舅舅在砂勞越的政治勢力起家,擔任州長後,很快將砂勞越的伐木公司、棕櫚油種植地(Sarawak Plantation)、壟斷性木材出口(Achi Jaya Transportation)、建築公司(Cahya Mata Sarawak Berhad, Naim Holdings, Titanium Management)、電力公司(Sarawak Cable, Sarawak Energy),甚至是州立媒體(Cats FM, New Sarawak Tribune)等事業收進家族勢力版圖。

2014年2月28日,泰益終於宣布退位,次年5月,馬來西亞反貪污委員會調查組發佈消息,宣布在砂勞越州6個省,包括美里、古晉、詩巫、民都魯、峇貢及加帛等48個地點,取締涉嫌盜木、賄賂及逃稅等活動的375家木材公司,並充公500支原木,凍結公司及個人帳戶的總金額高達5.6億馬幣。

「砂勞越當地居民教育程度不高,很容易受到國陣(泰益所屬的執政黨)的欺騙愚弄,是相對弱勢的一群人。」聲援環保運動的公正黨(在野黨)華人議員蔡依霖,向《報導者》如此分析。

別跟當地人談保育 保護雨林換句話說

面對馬來西亞政商綿密結盟的結構,要如何才能突破?知名國際組織綠色和平,致力推動大型企業拒絕「毀林棕櫚油」,要求包含嬌生、百事可樂與高露潔牙膏等知名企業拒用以非永續方式取得的棕櫚油,同時推動永續木材認證。英國的Bruno Manser基金會也持續以發佈調查報告、召開國際記者會等方式,企圖向馬來西亞政府施壓。

但是,部分民族主義者以「白人不得干涉亞洲政治」的論述,用以支持華人開發商的伐木行為,也抵消了西方環保團體介入雨林保育的努力。

「那些白人砍光自己的樹木,卻來要求我們不要砍樹,我認為這是不合理的,所以我並不在意聯合國或者什麼環保團體的警告。」一名吉隆坡的年輕華人出租車司機,在聊起雨林保育話題時,便堅定地這麼說。

面對馬來西亞政治環境保守,激烈抗爭難以為繼,徐仁修採取的是生態教育方式。「白人講話他們不會聽,我們華人自己知道,該怎麼用他們聽得進去的語言溝通。」徐仁修說。

談到如何找當地部落一起合作突圍,砂勞越荒野協會現任會長黃齡慧說:「我們現在進去雨林跟當地社區人談,都拿掉『保育』兩個字,因為保育對他們來說,是城市人的觀點,對城市人有好處,對他們沒有好處。他們認為,我一個社區20戶人家,常住的只有8戶,才15人,森林那麼大,需要保育嗎?」

2011年起,砂勞越荒野協會的工作者,花費2年時間,在烏魯艾(ulu ai)地區進行生態教育,讓當地原住民理解熱帶雨林的價值、同時發展生態旅遊業,讓居民與州政府都看到當地發展生態旅遊產業的潛力。

他們的努力,說服了當地原住民,群起向州政府表達「反對森林被砍伐」的強烈意願,成功讓州政府收回伐木許可,保住將近2萬公頃的原始雨林。

「在環境保育的課題上,砂勞越荒野非常重視民眾教育,讓民眾對自然生態的重要與角色有所認知。」砂勞越荒野會長黃齡慧如此闡述推動「雨林學校」的意義,正如同「為森林提出可以生金蛋的方案」,他們致力於讓居民與州政府了解,保存雨林才是替子孫留下寶貴的金蛋,而現行將森林變油棕園的方案,猶如殺雞取卵。

自2014年開始,砂勞越荒野開始進行第二個雨林保護計劃案──同樣位於婆羅洲、5.7萬公頃的隆拉浪(Long Lellang)雨林。

2015年9月,在當地村長的支持下,成立了居民自主籌備的「永續生態社區委員會」,積極與雨林學校合作,在獵區設立社區公園作為禁獵保護區,以及雨林學校學員的活動營地。

「搞對抗,硬碰硬是非題。如何讓是非題變成選擇題才有機會改變。」砂勞越荒野第一任會長鄭揚耀說。「前任州政府很久以前就發給伐木公司砍伐許可了,但在隆拉浪當地居民表達反對意見後,現任州政府還在猶豫,當然希望我們的協助,能夠發揮槓桿的作用,讓政府選擇雨林學校而非伐木。」

生態教育的方法聽來有些緩不濟急,但眼見馬來西亞政治黑暗、抗爭不易、公民社會的基礎薄弱,甚至從未經歷過政黨輪替,教育工作者、般若學舍主持人釋妙贊法師,便十分同意這種作法。

出家前,釋妙贊曾擔任過反對黨黨報《火箭報》編輯,她深知馬來西亞政商結構盤根錯節,難以由街頭抗爭方式撼動,「聽到徐老師(指徐仁修)他們預備用這種方式來保護自然環境的時候,我的眼淚忍不住掉下來。」她說。

在參天巨木間搭起教室,讓華人的孩子愛上自然、讓魚梟在人類面前安心闔眼,是徐仁修在赤道無風帶編織的馬來西亞之夢。或許聽來仍有些天真,但卻值得國際華人的關注與期待。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