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圍繞千年神木的罪行與交易

政策改革與治理方向

林務局睽違10年重啟標售貴重木,能否遏止盜伐?或反助長地下市場?

摩里沙卡林木業公司積極標售林務局一級貴重木,業者認為被公家機關認證過的優良「贓木」只會愈來愈稀有,長期存放價值愈高。(攝影/余志偉)

據民間業者估計,台灣每年一級貴重木紅檜、扁柏、肖楠等地下市場規模約50億元,其中至少8成都是非法台灣珍貴木材或藝品買賣;儘管近幾年提高刑責、加強查緝,山老鼠仍前仆後繼。林務局開始意識到,唯有正視需求端,才是正本清源之道,因此睽違10年之後,在去年(2020)重啟標售一級貴重木(歷年盜伐案件沒收的贓木),期望讓非法的珍貴木市場能導入部分合法來源,並透過標章或QR Code讓市場透明化。

然而,因為法令尚未完備,得標業者不須強制配合追蹤流向,如何避免業者用合法文件掩護非法木材已是一大難題。同一時間,已有民間業者憑藉龐大資本與敏銳嗅覺,積極於各地林管處搶標這些過往盜伐案件扣押的珍貴贓木,並不斷挑戰官方規範,儼然成為足以決定市場價格的「地下林務局」。當地下市場和合法市場界線愈趨模糊,林務局標售貴重木能否遏止民間炒作?

「這塊是大雪山來的肖楠,整塊布滿油,我現在工廠都是這木頭的焦糖香⋯⋯」

話沒說完,直播主持人便吩咐工作人員拿來鏈鋸,當著觀眾面前直接刨開肖楠,鏡頭從緻密的斷面,一路移動到樹幹,特寫嵌進木頭裡的8支銀色釘子──若不知情者任意加工可能會使車床或加工機具嚴重損壞。

「這是林務局的釘子,表示這木頭很珍貴,林務局怕被偷走裁切,才打這麼多釘。」

這支木頭,最後喊價15萬。

對著鏡頭侃侃而談的,是摩里沙卡林木業工廠老闆余峻寬,每週三、五晚上8點直播賣木頭,從幾百塊的廢棄下腳料
木頭裁切下來,在市場價值較低的部位,例如零碎的邊條、木頭碎屑、木板等。
,到價格平易近人的印章、精油,再到數十萬的珍貴樹瘤
樹木病變或受傷癒合後、細胞異常分裂造成樹幹上的突起部位,收藏者以具象化的語言來形容扭曲的花紋:鳳尾瘤、釘子瘤⋯⋯每一種紋路與尺寸都有其對應價格,其中以漩渦狀的鳳尾瘤最被買家崇尚。扁柏樹瘤由於很稀有,市場價值從數十萬到數百萬不等。
⋯⋯有別於傳統藝品店或木材廠等待顧客上門,他選擇主動出擊,以誇張生動的主持方式受到粉絲喜愛,直播留言常突破千則,一場營業額可高達300萬元。

林務局10年來首度標售貴重木,「漂白」的贓木卻成業者活招牌

Fill 1
林務局、標售、珍貴木、盜伐、地下市場
摩里沙卡老闆余峻寬在貴重木市場舉足輕重,標售許多林務局貴重木,工廠倉庫堆滿各種型態木材。(攝影/余志偉)
這天被秤斤論兩販售的還有紅檜板材
被切削成片狀的木材,可再加工為桌子、地板、層架和各種傢俱等。
、肖楠的樹瘤、扁柏樹根,林務局去年重啟暫停了10年的一級貴重木
《森林法》第52條第4項,訂定了12種貴重木樹種:紅檜(Chamaecyparis formosensis)、台灣扁柏 (Chamaecyparis obtusa var. formosana)、台灣肖楠(Calocedrus macrolepis var. formosana)、台灣杉(Taiwania cryptomerioides)、巒大杉(香杉) (Cunninghamia konishii)、南洋紅豆杉(台灣紅豆杉) (Taxus sumatrana)、櫸(台灣櫸)(Zelkova serrata)、烏心石(Michelia compressa)、牛樟(Cinnamomum kanehirae)、台灣檫樹(Sassafras randaiense)黃連木 Pistacia chinensis)、毛柿(Diospyros philippensis)。
其中CNS國家標準又將紅檜、台灣扁柏、台灣肖楠、巒大杉(香杉) 列為針葉樹一級木,表示其為最優良的木材。
標售作業後,余峻寬便從北到南跑透透,搶下8個林管處標售的珍貴木材,許多樹幹還留著林務局查緝時留下的紅色噴漆,成了他最好的活招牌,「這是林務局的封印,警察如果抓你(買贓木),你可以告他,說這木頭是從林務局標來的。」他對著直播鏡頭自信滿滿地說。

相較於台灣許多經營了一甲子的老牌木材廠,余峻寬投入木材業僅20年,從買賣山坡地起家,接著投入苗栗南庄山區的造林疏伐,愛上木材的質地,也看見商機,一頭栽進木頭市場。他後來發現坊間對於貴重木如扁柏、紅檜、肖楠需求量大,重心漸漸轉為買賣貴重木;近兩年林務局重啟標售後,更停下造林疏伐業務,全力標售林務局木頭。

「林務局標售的木頭最珍貴了,等於直接認證這是合法、有價值的貴重木。」余峻寬的公司牆壁上,貼著滿滿的林務局標售證明,每次直播更不斷強調木材來源合法,他不諱言自己緊盯著全台各林管處的標售通知,有什麼就標什麼。余峻寬說,林務局的貴重木比造林疏伐好賺多了,先前為了運送疏伐木材開路,曾被檢舉違反《水土保持法》,加上伐木是高風險工作,工人難找,還得遵守公家機關嚴格的施工規範,相較之下,貴重木的市場穩定,金流周轉率高。

林務局自2010年後,已經10年沒有辦理紅檜、扁柏、肖楠、牛樟等貴重木標售,因為過去曾發生得標業者拿著林務局標單,魚目混珠販售非法取得的木頭。但隨著盜伐案件不斷累積,各地林管處的倉庫被查扣來的贓木塞爆,得另外租地堆置、看守;甚至有囂張的山老鼠,直接到林管處倉庫竊取扣押的贓木。在林管處人力吃緊的窘境下,這些活了上百年被盜伐下的優良木材,不但持續面臨被竊的危機,也因空間不足被迫日曬雨淋,年復一年耗損價值。

決策背後的務實轉變:從隱藏家醜到面對市場需求

Fill 1
林務局、標售、珍貴木、盜伐、地下市場
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局長林華慶認為,必須適度讓資訊透明化,才有助於保護山林。(攝影/余志偉)

面對保管贓木的壓力和重啟標售後的管理問題,林務局始終不敢輕舉妄動,直到2017年林務局宣示10年內要提升國產材自給率到5%,並在2019年底完成「台灣林產品生產追溯系統」,建立起國產木材「身分證」後,才終於向前邁開腳步──2020年重啟一級貴重木標售,2020年總共標售了3,016.53立方公尺;今年受到疫情影響數量較少,至6月底標售了260.97立方公尺。

「我們要正視這個市場。」林務局局長林華慶接受《報導者》專訪時坦言,即便投入再多人力查緝,但只要市場有需求,山老鼠就不可能消失,過去林務局標售貴重木的確產生合法掩護非法的問題,但現在追溯制度已經較過去成熟,與其一味禁止,不如將堆放在林管處倉庫的貴重木適度釋出,搭配台灣木材標章、林產品生產追溯條碼QR Code,讓喜歡貴重木的民眾可以買到合法木頭,導正市場,「我想這些愛木頭的人,如果有合法可以買,不會特意選非法。」

這是台灣禁伐政策30年
1980年代末期台灣解嚴前後風起雲湧的社會氛圍中,《人間》雜誌記者賴春標揭露台灣檜木森林被大規摸砍伐的事實,迫使當時的林務局局長親自回信、檢察官介入調查,一系列報導引起保護台灣森林的社會運動,引燃的效應從上到下根本改變了台灣的林業政策:1988年林務局從事業單位改置為公務機關,1989年禁伐檜木林,1993年全面禁伐天然林。
後,林務局首度積極面對台灣貴重木的需求,這樣的轉變在前幾年就有跡可循。2016年7月林華慶就任林務局長後,隔年便公布全台灣盜伐熱點,希望民眾加入檢舉行列,「過去林務局將盜伐當成『家醜』,相關資料甚至連同仁都不公開,只有業務主辦人才知道,」林華慶透露,外界長期關切盜伐問題,但過去林務局認為自家木頭被偷是丟臉的事,不願提供資料,反而引起外界猜忌林務局隱瞞案件、隻手遮天;但在資訊公開的時代,唯有透明化才能化解外界疑慮,引進更多人共同守護山林。

想比照農產品溯源機制卻無強制力,修法之路遙遙

林務局在貴重木的招標文件中規範,投標人要具備CAS標章林產品木製材品、TAP標章林產物木材與竹材,或取得台灣林產品生產追溯條碼QR Code這三項資格中任一項;若三項皆無,也可先申請台灣林產品生產追溯的帳號,得標的林產物和加工品需在一段時間內取得上述任一資格,並將生產及銷售資訊提供林管處查核,申請QR Code追溯流向。

林務局的如意算盤是讓市場盡量透明後,透過QR Code,讓標售的貴重木可如農產品般,釐清農場到餐桌的流向,並定期比對業者得標木頭和銷售數量,防止魚目混珠。然而這樣的理想,落實到產業面卻窒礙難行。

Fill 1
林務局、標售、珍貴木、盜伐、地下市場
摩里沙卡一場拍賣營業額高達百萬,每天都堆滿許多準備出貨的拍賣木材。(攝影/余志偉)

摩里沙卡的倉庫內到處堆著被貼上售出單據的木材,滿滿一籃紅檜邊條,4、50公分長的木板不到千元就能帶回家,這些傳統林業經營視為廢棄物的下腳料,余峻寬靠著網路直播,用低價半買半相送,發揮這些木材最後的價值。

他批評,林務局不懂現場木材銷售,以為這些標售的木頭都像國外進口木頭一樣規格化,可以整批申請QR Code,但標售木頭每個長得都不一樣,修整下來的下腳料若一個一個拍照、申請QR Code會曠日費時,「更何況我的木頭周轉率快,一晚賣出上百件,一個標章申請下來卻要一個月。」他直言,大部分客人也不會看是否有國產材標章、QR Code,自己每一筆銷售都有紀錄、開發票,絕對可以追溯。

摩里沙卡登記的「森田林木業」列名在台灣林產品生產追溯廠商的名單中,符合投標資格,但並非每批木材都有申請QR Code,成為林務局眼中的頭痛人物。林務局造林生產組組長張偉顗坦言,目前申請台灣林產品QR Code仍屬自願性質,沒有強制力,但會納入投標廠商審核機制,林務局會針對有申請QR Code的廠商現場查核,若有缺失會告知要求改善,「但沒有強制力,只能請消費者盡量選購有掛國產材標章或QR Code的廠商。」

余峻寬早把林務局法規研究得滴水不漏,若林務局強制要求需追蹤流向,限制私人財產,必須修《森林法》才能規範;因此目前即便余峻寬將得標木頭分割後轉售,沒有申請QR Code也不違規,仍可參與標售,「我知道林務局都在盯,公司有3個律師,朝向興櫃上市,林務局法令我們很清楚。」對此林華慶也坦言,歸根究柢必須修《森林法》,不過修法要送立法院審查,程序較久,因此先以合約、行政命令規範,但林務局已著手修訂《森林法》。

「地下林務局」壯大,迷霧般的市場秩序亟待重建

雖然林務局重啟標售貴重木,但對於依法行政的公家機關而言,這塊以違法交易居多的市場仍像一團迷霧,許多林務局主管受訪時都坦言,完全不清楚貴重木市場的買家是誰、交易規則、如何演變、規模大小,在法令尚未完備的情況下,公權力幾乎難以撼動這塊市場行之有年的遊戲規則。

余峻寬透露,自己的年營業額約1、2億,10幾家上市櫃公司老闆、司法界高層都是客戶,「對這些老闆而言,玩木頭很舒壓。」他估算這個市場每年交易金額約50億元,但其中7到8成都是非法。然而非法和合法的界線十分模糊,余峻寬除了標售林務局木頭,也到各個藝品店、木材廠、當鋪,收購品質優良的貴重木,但這些木頭來源是否合法,他毫不避諱地說無法研判,只能保護好自己,採購時會要求對方附上身分證,簽立切結書保證合法,簽署「一時貿易所得」以便繳稅,「縱使是贓木,到我這邊是一道防火牆。」

現行的林務局標案制度設計,使得欲參與競標者需要掌握許多鋩角
台灣閩南語,意指芒角、稜角,物品的銳角或轉角部分;引申為事情的原則、範圍、輕重關鍵,比喻事物細小而且緊要的部分。
。翻開標售文件,上頭載明種類不符、材積超過或短少,都由得標人自行承擔,投標業者必須出席林管處開放的現勘日,自行鑑定這批木材的種類、價值,過去就曾發生林管處將鐵杉寫成紅檜、香杉報為牛樟;此外,林務局貴重木標案只公告押標金
有意投標的業者都須繳納一筆押標金,以防範投標業者圍標或妨礙標售程序,並且督促業者得標後履行契約,未得標者會退還押標金。
,沒有公告底價,這意味著業者必須有精準的估價能力,對市場暸若指掌。
Fill 1
林務局、標售、珍貴木、盜伐、地下市場
余峻寬在店門外放置一棵被反覆盜伐的紅檜作為警惕。(攝影/余志偉)

不透明的制度對經驗豐富的投標廠商是一大好處。余峻寬表示,自己過去曾玩過法拍屋,最高一天標15間房,對於標售制度經驗豐富,因此在貴重木標售也佔盡優勢,但這對貴重木市場並非好事,除了助長廠商給予回扣的風險,更讓小廠商玩不起,大者恆大:

「假設林務局這批木材底價是400萬,他們不公開,我用800萬標,無人敢出到這個價格,把所有林務局標案鎖死,反正我只在意木頭能不能拿到,等公司掌握這塊市場後,我就變成『地下林務局』,木頭多少錢,我說了算。」

余峻寬說,到時木頭價格被炒高,反而會使山老鼠更猖獗,如同象牙炒作的影響。

全世界對原始林的保護只增不減,因此業者根本不怕木頭賣不掉。林務局專門委員李允中便表示,宜蘭一帶有木材廠仍儲放著禁伐天然林前砍下的檜木,賣一支少一支,廠商普遍抱著「惜售」心態。例如2019年發生火災的日本沖繩世界遺產首里城早期重建時即是用來自台灣的檜木,顯見原始林木材愈放愈有價值。這樣的現象也在余峻寬的工廠獲得印證,一根根標售回來、形狀完好且通直的肖楠、扁柏原木,被放置在倉庫深層角落,待價而沽。

林務局「國有林產物通訊標售公告及國有林產物投標須知」自1995年公告實施後就未曾修法。張偉顗表示,以前標售就是這樣規定,不清楚緣由,但押標金通常是底價的3~5%,廠商會據此反推底價範圍,跟公開底價其實是一樣做法,但也許現在可以有些調整,林務局會針對這部分再研議。

最後的殺手鐧:比照象牙登記設落日條款,對貴重木市場是福是禍?

當合法標售的木頭和非法來源並存在市場上,林務局自然知道標售貴重木是雙面刃,只是面對層出不窮的山老鼠,林華慶直言:

「如果因此不去做,現況永遠是這樣,不會知道哪裡要改。」
Fill 1
林務局、標售、珍貴木、盜伐、地下市場
摩里沙卡從林務局標售回來的樹木,經過老師傅的初步加工修整就可到市場販售。(攝影/余志偉)

林務局重啟標售僅2年,是否能遏止地下市場仍有待觀察。林華慶說,未來林管處會視情況修正釋出的木材數量,林務局也正訂定「特定林產品出口同意書核發要點(草案)」,管制特定貴重木原木、木材製品(含藝品)出口,限制木材攜出,以防範走私出口的管道,已多次邀集財政部關務署、經濟部國貿局討論,希望明年可以公告實施,多方面管控貴重木。

未來若判斷需要進一步加大管制力道,林務局最後的殺手鐧是比照象牙登記制
1994年修訂《野生動物保育法》,禁止象牙製品買賣,在公共場所陳列、展示,既有庫存則必須向地方縣市政府申報,經核准才能買賣,2020年全面落實禁止買賣象牙和加工品。
,設下落日條款,要求既有貴重木須登記才能買賣,過了登記年限未登記則視為違法。

但林華慶也強調,限制私人財產在法律上必須謹慎以對,修法與登記耗費的時間也相當漫長,仍有待和各部會仔細討論,現階段遏止盜伐最有效的方式還是消費市場,期望民眾選購木頭時認明台灣木材標章。

中興大學森林學系特聘教授、中華林學會理事長王升陽認為,雖然林務局現行的國產材制度不完美,但終於動起來回應市場需求仍值得肯定,「總是得先求有,再求好。」他認為 ,過去林務局許多珍貴木頭在倉庫放到爛掉,必須全面檢視現有的國產材政策,讓追溯制度更完善,加大國產材的供應。

不論林務局重啟標售能否扼止山老鼠與地下市場歪風,在貴重木地下市場和合法市場愈趨模糊的今日,全面禁止買賣已證明不可行;借助市場力量,迫使政府重新檢視與修改老舊的法規,才能以各種與時俱進的作法,讓台灣的貴重木市場逐漸步上正軌。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