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外一章:後真相時代的社會現象
做假照片笑看網軍瘋傳,印尼最爭議攝影師:人們不在乎真假!
設計

阿甘.哈瑞哈普(Agan Harahap)可能是印尼名氣最大、也是爭議最大的攝影師,讓他出名的,不是他拍的照片,而是他「創造」出來的假照片。他不拿照相機,而是用Photoshop,做出一張張幾可亂真的假照片,逼輕信謊言的民眾省思、更逆轉輿論風向。對他來說,Photoshop和社交網站都是創作的地方,也是在真假之間摸出人心、滿足欲望的工廠。

39歲的哈瑞哈普說,社交網站是他的靈感來源,當大眾有情緒、辯論,他就想要回應。
這是他教育大眾的方式之一:用合成照片讓人們信以為真。他相當樂見自己合成的假照片,被網軍瘋傳,對於引發的迴響和爭議,他的反應分成幾個階段:先是開心和成就感,接著對人們的無法判斷感到憤怒跟不解;再來是失望,因為人們只拿走了照片表面的娛樂效果,但沒有在知道它是創作之後,得到作品本身要傳達的訊息。
他的作品更從網路走入實體,在過去5年間,被邀請到上海、峇里島、新加坡、鹿特丹、東京等城市巡迴,他也曾受邀至德國柏林,參與「改變歷史」(Hello World – Revising a Collection)的創作計畫。
以下為採訪中哈瑞哈普對作品的自述,以第一人稱呈現,如導覽般帶領我們穿梭在真與假之間。

我的創作是政治娛樂,不是用於選戰

我是從2001年開始合成照片的,那時候還是個平面設計的大學生,我修了一門攝影課,可是我沒有照相機,所以借我朋友的照片來Photoshop當作作業,然後就過了(笑)。
2006年,有一份音樂雜誌的攝影工作,可是我不會攝影,我借朋友的作品集去面試,沒想到就上了,在那之後我才開始認真學攝影,就這樣做了6年。後來我也開始為時尚雜誌做特約攝影。我慢慢發現,有了Photoshop,有沒有照相機好像不太重要。
社交網站的時代,其實我發現,人們很喜歡被騙。像是這一張,是佐科威(Joko Widodo)
印尼現任總統,並在2019年4月的選戰中勝利,可望繼續連任。
年輕時候的照片。佐科威出身平常人家,在年輕的時候,是很難有相片的,所以我就幫他弄了一張,弄一點龐克的頭髮,幫他穿上皮衣,還有樂團的T恤。
網軍製造篇圖卡-佐科威
沒想到大家很喜歡,總統只好自己Po了一張小時候登山的照片,(出來澄清)說那才是他的樣子。
反對佐科威的人呢,也沒有錯過機會,捏造了很多不同版本的年輕佐科威,有的做得很醜,還說他是共產黨
1965年,印尼共產黨發起政變失敗,遭到強人總統蘇哈托血洗式的清洗,蘇哈托並發起對全國洗腦式的灌輸反共思想,將其視為威脅印尼生存的敵人。從此,共產黨成為禁忌話題,說佐科威是共產黨便是瞄準這一禁忌。
被攻擊後,佐科威出面澄清,共產黨被解散的那年,他才3歲。
那一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的會議在峇里島,同時峇里島也有藝術展,我們就挑釁地把這張假總統照片拿去展覽,結果所有部長都跑來打卡!我還把這張照片做成T恤,幫我賺了不少錢(笑)。可惜後來選戰開始了,我不想被捲進去,只能停賣。
我的創作是政治性的,但我的創作不是選戰的一部分,我的東西只是政治娛樂。像川普(Donald J. Trump)就是很好的素材,他無時無刻都很有喜感。金正恩也差不多,天生就是個meme
迷因,指網路上流行的事物。
的樣子。
網軍製造篇圖卡-川普金正恩

我想停止愚蠢的情緒操作,讓大家去思考

那一陣子,印尼有一家服飾店,因為賣的其中一件衣服上,印著很像以前共產黨的logo,造成網友的憤怒、恐慌。於是網路上瘋傳,說那家店的老闆鼓吹共產黨復辟,最後,那家店還真的被關起來了。
我實在不太理解這件事情,於是創造了一隻魚的故事,讓魚身上出現印尼共產黨的記號。大概只花了我5分鐘吧,照片做好之後,我就用新聞媒體的口吻,在Facebook上面寫這隻魚被逮捕了,然後還附了我部落格的連結,但根本沒人點進去,大家都直接分享,還以為是真的新聞。第一天,這個圖超過4,000個人分享;第二天,直接上了新聞。直到《CNN Indonesia》《雅加達郵報》(The Jakarta Post)跟我聯絡求證,才有人想到,這可能是假的。
網軍製造篇圖卡-金魚
我當時實在太憤怒了,我沒有想到人們瘋成這樣,很多媒體、個人帳號,轉貼前都不用查證的。
大家發現魚的故事是假的之後,關於共產黨復辟的歇斯底里也不見了;這波愚蠢的情緒跟新聞操作,能夠在我這裡停歇,其實我還滿開心的。
(在那之後)我有時候會特意把一些檯面上的仇人、看似不可能和平共處的人們合成在一起,人們會覺得「不可能吧,這不可能是真的,但這看起來好像真的,這如果是真的,事情會有什麼不同呢?」這是我的希望,讓人們去思考。

大家唯一在意的是那貼文、照片對他重不重要

現在就連我媽,73歲的人了,都會告訴我看WhatsApp訊息的時候,要小心,會有假的。我覺得這是一個過程,需要花一點時間,讓人們去了解這一切是怎麼運作的,他們在自己的設備上,看到什麼信什麼,不過現在已經有人坐牢了,一整個集團在創造謠言的,被抓起來了。
他們跟我一樣做很多假的東西,但關鍵是你選擇把你的技術發揮在什麼之上,也因此,藝術創作是有責任的,你要能夠回答自己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技術不是重點。
網軍製造篇圖卡-林書豪
我不擔心我媽,她對政治或宗教不是太過熱衷。是因為很多人對政治、宗教太熱衷,所以網路謠言才會傳得快。我教你,如果你想要被瘋傳,你就在貼文裡寫一句「阿們」(Amen)之類的。
(在社交網路上)最重要的事,不是東西是真是假,對人來說,唯一在意的是那貼文、照片對他重不重要,如果重要,就算是假的,他們也會分享。資訊爆炸,人們每天有太多東西要看,他們沒辦法分辨真假,(於是)對自己有多重要,成為第一要素,人們已經無法思考。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揭祕跨國網軍製造地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