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陸客時代──觀光紓困的歸零與轉型?

加入數十群組接地氣,被質疑灑幣紓困、業者有tag必應

專訪交通部長林佳龍:不是補助,是我的用心感動了挺韓業者

交通部「防疫踩線、從心啟動,全台旅遊業大會師」記者會後,幾位旅遊業公協會長、觀光局長送林佳龍(中)上車,彼此拱手道別,氣氛熱絡。(攝影/張家瑋)

「上任以來,這個是危機不斷啦,還好我們關關難過關關過!」走進交通部會客室,林佳龍拿著《危機最前線》一書燦笑迎接,書裡記載普悠瑪事故後續Uber爭議華航罷工到疫情下救觀光的「成績單」。「林佳龍如何帶領交通部跨越難關?」書上斗大的字提問。

最意外的答案之一,書上沒寫,而是部長手機裡的各種LINE群組。他是第一個加入群組、並積極回應業者的交通部長。「我們都叫部長絕對不要加入那個群組(指500人組成的「前瞻觀光政策交流區」LINE群組),他就決定要加入,一個一個去回覆,」一位部長幕僚說。林佳龍從被加入、到主動建立群組,至今光是觀光產業群組他就參與了2、30個,人人都能標註他、要他回覆。問他為何冒著爭議性這麼做,他談起韓流、陸客、中共。

走上鋼索拔河,林佳龍就能跨越陸客不來、台灣觀光轉型的難關嗎?

對林佳龍來說,上任交通部長以來一項驚喜的里程碑,是過去的挺韓大將以他為名,成立了「觀光界挺『龍』群組」。

「看我的面子,去年選總統的時候,(觀光界)比較沒有那麼的一面倒,」林佳龍笑說。2018年他連任台中市長失利後,接掌交通部,緊接著面對普遍支持韓國瑜的觀光業,他一改過去慣例,加入「前瞻觀光政策交流區」等LINE群組,親自與業者對話,也讓觀光局全體「動起來」,在群組內回覆業者提問、需求。許多位業者都對《報導者》表示,直到凌晨了還能看到部長貼文,林佳龍也在群內分享讀書心得、本日行程等。

交通部幕僚表示,在此之前,群組內對民進黨政府只有罵聲,但現在,罵聲轉為「接地氣」、「雨露均霑」等好評。只是LINE群組如同兩面刃,群組裡,一旦林佳龍不直接答應業者的需求,或是好言相勸要傳統業者轉型、自救,業者便提醒部長,必須「接地氣」,否則不再支持。

多位自稱「看不下去」、憤而退出群組的前任官員、業者、學者都大表不解,林佳龍為什麼如此重視LINE群組裡的意見?為什麼放下既有的決策制度與流程,讓業者甚至可以用私訊直通決策高層?一名民進黨籍官員表達疑惑:這些過去經營陸客團的傳統業者聚在一起,在同溫層內彼此迴響、壓迫基層官員,部長為什麼不直接退群?

林佳龍的回應是:「就像surfing一樣,你在衝浪,你要某種程度駕馭(民意)。

他認為,LINE群組讓他聽見外面的聲音,「是讓你決策的時候更準確。」他從被批評過度浮濫的補助政策開始解釋,並且強調,「不是因為補助,而是我的用心感動了他們(挺韓旅遊業者)。」

以下為林佳龍接受《報導者》專訪紀要,經記者整理,以第一人稱呈現。

面對小英政府的觀光難題,他說補助有其必要

Fill 1
交通部長、林佳龍、挺韓
交通部長林佳龍為了推廣北中南東8條精緻旅遊路線,頂著正中午的太陽到台東鹿野的鳳梨田做宣傳。(攝影/張家瑋)

《報導者》(以下簡稱報):這次疫情,交通部推出至少59億安心旅遊補助,鼓勵國人旅遊、刺激旅遊業收入。但過去2年已經推出7波補助,國內旅遊人次仍持續下滑,為什麼仍要持續補貼政策?

林佳龍(以下簡稱林):第一個,我們如果不做補助,可能更差。

國內旅遊面臨的挑戰,一個關鍵是陸客,2016年蔡英文總統上任後就開始緊縮,衍生出很多問題,一個就是韓流,夜市生意差、計程車沒人坐啊(註)
意指因陸客不來,所以夜市和計程車生意差,業者氣英挺韓。
。我們為什麼要擴大國旅?就是要填補這個,這是一部分。另一個關鍵是廉價航空,讓國外旅遊很便宜,三天兩夜就出去了,日、韓、東南亞都很方便,所以本來國旅就會萎縮了,還好我們有做補助。

(國內旅遊)量稍微減少,質也不好,沒有吸引力,所以產值就減少,這是長年造成的問題,我們現在要去處理⋯⋯我提計畫都是超前部署,都是看到這個長期的結構性問題。治本要治標嘛,不然馬上就會看到失業潮了,曲高和寡啦,我並不是只做短期的(補貼),我們自己知道,補貼下去之後確實創造了一定的產值,這個都算得出來,沒有這個的話更糟啦!

報:做了這麼多波補貼政策,政府如何追蹤成效?

林:因為是變動的,我們沒有辦法事後去做比較。(追問:所以沒有追蹤?)所謂追蹤是去看有沒有填補了這個(陸客不來的缺口)、不讓觀光產業崩盤嘛,你有沒有辦法把它hold住?你有沒有辦法讓它轉大人?

⋯⋯說這個觀光產業轉型,就是「穿著衣服改衣服」,台灣的觀光有相當好的條件,但長年就是會造成問題,我當然知道(補助和轉型間的)輕重緩急,可是你還是要讓業者活下去啊!

⋯⋯但補助後,下個階段,你不轉型、不升級的,不是說COVID-19來了,是雄獅(指雄獅旅行社等大型業者)來了!中、小型的(生存空間)本來就都會被擠壓。

加了2、30個觀光業LINE群組的交通部長

報:我們的採訪過程中,部分業者稱你為「最接地氣」的部長,能否談談你如何運用LINE群組接地氣?聽說業者都能直接標註你?

林:我是都會看(LINE群組)啦。對我來講,我不把這當作抱怨,是當作體檢。我當行政院發言人的時候,記者的電話都是自己接,記者一定有狀況才會聯絡你,這些資訊的回饋,是讓決策的時候更準確。

單單觀光旅遊群組我就有2、30個以上,而且有些人會私LINE我,以前(台中市長時期)就發簡訊。我把它當作一種寶貴的資訊,過去下情不能上達,就是因為官僚體系。我沒有越級喔,我聽到外面的資訊,我還是會分層去做,觀光局就會動起來,因為他們知道我聽得到外面的訊息,他不會壟斷資訊。其實很多決策錯誤,是建立在不對稱的資訊。

「聽他們講,讓他們競爭,我則是把關係都弄清楚」

報:你如何確定自己得到對稱的訊息?

林:他會有compete opinion(競爭意見)嘛,在這個群組看、跟在那個群組看的不一樣。久了之後,我就比他們(各方意見領袖)每一個人都熟悉,因為我都聽得到啊,I am all ears(我全都聽得到)。我第一時間會給回應,會轉給同仁去了解,有些(業者質問)我可以說明,有時一面倒在罵政府,就開始變化了,你發現群組裡已經有人幫你解釋了,把人民跟政府之間的矛盾,轉化成人民之間的意見。

以前為什麼「官不聊生」,做到流汗、被嫌到流涎,有些其實是一種群眾審判,一窩蜂你知道嗎?然後就造成寒蟬效應。我們也要檢討嘛,是不是沒給資訊、造成一種印象,「他們都對、我們(政府)都錯」,事實上沒那麼絕對吧。我在裡面用心,也許一開始比較辛苦,可是一陣子之後就轉變了。而且我們確實可以因此聽到很多寶貴的意見。

這個我很堅持,作為一個首長,我一定要聽到外面的聲音,與其張三、李四、王五,跟你有特別關係,有事情還要約、還要來,事情都已經爆開,就來不及了(註)
意指過去中央部會與民間代表互動的方式,無法快速甚至預先對應問題。
。你說會不會很難平衡各方意見?其實要用系統性的方式去處理,我對政策了解、我也知道業者們有問題,跟誰可以拿到什麼資訊,所以很快就可以把利害關係釐清。
Fill 1
交通部長、林佳龍、挺韓
自拍、發布IG限時動態是林佳龍每到一處的固定行程。圖為林佳龍與觀光局同仁自拍合影。(攝影/張家瑋)

報:你參與的群組數量有上限嗎?還是破百都願意?

林:對我來講我都願意,我今天去雲嘉南濱海風景區,因為要做DMO(區域觀光聯盟),事實上我們已經運作半年了,也有一個群組,已經都很清楚業者的問題。我一到,馬上就先解決大部分業者的問題,我在inform(通知)、empower(幫助)他們,因為他要強大起來,我(政策)才能夠對接啊。

政策制定跟執行是要一起的,你在這個時候就把業者加入到決策,那政策內容就是他的意見啊!他當然很樂於幫你去宣傳,因為這個也算是他爭取到的。

我跟你講,我有2、30個群組,13個風管處也都在成立群組,還有一個合法旅宿業者群組,很多!觀光業很有趣,什麼都可以稱為觀光,食宿遊購行,但大中小差很多。例如台北觀光飯店最早都沒有來找我紓困,這些都是很大的老闆,面子問題,但你知道他們(公協會)理事長是誰?是蕭景田!這些飯店遇到的問題,跟中南部就差很多,我後來才掌握了他們的情況。我群組有2、30個,我就知道他們在討論什麼了。群組裡面常常兩個意見都不一樣,吵架的一堆欸!

報:你在群組裡發過脾氣嗎?

林:很少,我有時候會用問號,提供一些不同的資訊,你會發現有一些追隨者在後面,按讚讚讚讚讚,一直+1、+1、+1!我不會給對方難看,(群組裡)很多很難聽的,意見都不一樣,罵來罵去。

像旅館業就跟民宿業會有衝突,旅行社跟導遊、領隊就不一樣。旅行社的說,不用去補助領隊、導遊,有雇用就好;領隊、導遊就說,要補助我們啊!餅有限的時候大家就會爭啦。⋯⋯我不能讓他們獅子大開口啊,有些導遊領隊協會什麼理事長,說(全台導遊領隊)有10萬人,聽了也嚇到,社會也會講話欸。

在執行面很有趣,你就聽他們講,讓他們競爭,大餅有限,做到最後觀光產業裡面的矛盾是非常大,池子就這麼大、互相競爭,我則是把他們關係都弄清楚。

「怎麼去搜集、分析跟判斷有限的資訊,是我的專業」

報:但是LINE群組是封閉的,如果裡面的討論影響政策,這樣跟開放、透明、課責等民主體制下的決策原則是否有衝突?

林:如果你把資訊當作決策重要的依據,懂得做判斷,那愈多的資訊愈好,政策方向清楚,有好的意見就修正。如果你沒有自己的政策方向,這就很麻煩,順了公逆了婆。

我是比較政策導向的人,就像surfing一樣,你在衝浪,(追問:浪是民意?)對啊,你某種程度就是要「駕馭」啦。怎麼去搜集、分析跟判斷有限的資訊,是我的專業。不然,大事情一來,第一句話講錯了,就覆水難收。

診斷問題、提出對策、做好溝通,然後全力去宣傳,我決策第一步會知道問幾個關鍵的人,大概就知道這可不可行,如果他又有參與(指被諮詢),又覺得他(對政策)有貢獻,他就會說「這個很好!」

我講一個例子,這一次武漢肺炎(COVID-19)一發生,我馬上就面對要不要停團、停飛。武漢團、湖北團、還有整個陸客團,甚至有上萬武漢、湖北旅客已經在台灣了。我如果隨便說我要停止這些旅遊團、停止航班,你看那個民怨會多大、會不會涉及賠償?

因為我以前有SARS的經驗,我判斷如果這個不擋,過年之後就來不及,會像SARS爆開,你還什麼(確診數)歸零?所以推出防疫邊境政策超前部署,當時整個行政院、CDC(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都還不敢做這種決定,因為他們覺得這個是全球第一個、這個跟WHO決定不一樣,我是冒這個險去溝通,後果就自己擔啊。

我打電話去給關鍵的人,包括蕭博仁(旅行公會全聯會理事長)、幾個意見領袖,跟他們分析,爭取他們支持,而且我承諾補償,每一團少則5萬、多則8萬,已經出團的我就行政成本都幫你出,這個就是利害關係人。

「和挺韓業者交朋友啦!我是真的用政策來解決他們的問題」

Fill 1
交通部長、林佳龍、挺韓
旅行公會全聯會理事長蕭博仁出席5月27日的「防疫踩線、從心啟動,全台旅遊業大會師」活動挺林佳龍。(攝影/張家瑋)
在「前瞻觀光」群組裡面,所有的意見領袖都跟我互動過。觀光產業有8成都是挺韓國瑜,韓國瑜成立後援會,所有人都去給他搖旗吶喊,包括旅館業的公會理事長張榮南,他在墾丁;包括品保協會
中華民國旅行業品質保障協會。
更離譜,出的刊物、廣告啊,北京早就很清楚交付他們要表態,不能來參加小英的後援會。所以小英成立的觀光業後援會,裡面大部分都是退休的、沒有當屆的公協會理事長。

結果後來,蕭博仁去網路成立了一個觀光界挺「龍」群組欸!他不是挺小英,他說「我們只能做到這個,挺你」,但這樣小英就感受到你有在耕耘。投票前一個月,很多人都被叫去北京,組團要去報告。因為旅行社、觀光業還有陸客,它(中共)可以選擇性的胡蘿蔔跟木棒,我們是很辛苦的,姚人多(前海基會祕書長)最清楚,姚人多陪了多少笑臉,去跟這些旅行社玩,我到了之後姚人多嚇一跳啊,說你真的處理有一套。我是真的去幫他們解決問題。

我算是也有一點聲量,府院也支持我。他們說,你也做過新聞局長、台中市長,該怎麼做你去做嘛,該怎麼支持上面挺就好,也不用什麼行政院觀光推動委員會
由政務委員張景森召集,選定各傳統旅行業者和行政院15個部會代表組成。
,從我當部長到現在(委員會)沒開過一次!因為蘇院長不想開,他們(委員會)七嘴八舌、都利益團體。我的分量讓執政團隊能一致、不會被分化,不然(委員會)七嘴八舌,這些人都直通天聽欸,吼!關係好複雜!

報:所以在部長的耕耘之下,群組裡的這些意見領袖現在不挺韓,挺你?

林:應該說「看我的面子」,去年選總統的時候,比較沒有那麼一面倒,現在小英完全執政、兩岸關係又比較冷,我們又確實做出了一點成績,交朋友啦!我是用政策來解決他們的問題。

報:這些群組裡的意見領袖,相較2018年地方大選,2020年總統大選前批評聲浪小了許多,有人說是因為補貼政策奏效?

林:不是因為補助,而是我的用心感動了他們。LINE群組,還有我整天都上山下鄉欸!

今年中華民國民宿協會總會長叫劉寧源,在阿里山種茶,他也是挺韓國瑜的大將,我年初去阿里山,因為民宿業都慘兮兮,我去跟他們座談、決定紓困。嘉義有派系,所以過去兩派不會一起出席,但我做到今天,我去的時候大家都到了,因為大家感受到我們在做事啦!這不是只是說我們在空手嚼舌、或是群組而已,是真要解決問題。

戒斷陸客依賴、觀光轉型怎麼解?

報:要解決的問題是?

林:問題是過去國內旅遊業高度倚賴陸客,中共操縱陸客,使這些人覺得小英政府害了他們,韓國瑜是他們的希望。其實韓國瑜選輸總統,我掌握的情報,中共還是指定了2個省分,要大量地來高雄玩,就選擇性的開放。

2016年小英上任之後,中共的策略就是地方包圍中央,選擇一些縣市(開放陸客觀光)。很奇怪台灣就一體的,你怎麼選擇這些縣市、而不去其他縣市?可是老共就是這樣,selective incentives(選擇性誘因),胡蘿蔔、木棒分得很清楚,捏下去你就痛、放了你就輕鬆,現在對香港也是這樣。很唯物主義、很獸性的啦。

你一旦依賴它(陸客),你就不正常;北京不正常,搞得我們也很不正常!4年來境外來台旅客,陸客佔比從4成降到2成,我認為這是比較好的,因為它佔4成的時候,喊水會結凍欸!老共就這樣子,你愈倚賴他就愈操縱你。大家現在平起平坐,觀光不要帶政治企圖、互惠,我們當然是歡迎陸客來台灣體驗,只是我們希望(經營陸客的業者)不是想得到特權的待遇,最後就是會受制於它(中共)。

「台灣有三缺:缺乏整合、投資、行銷」

Fill 1
交通部長、林佳龍、挺韓
台灣觀光旅遊業經這次疫情後將面臨嚴峻的淘汰與轉型。(攝影/張家瑋)

報:但這群經營陸客的業者,從2016年起就受到政策的照顧,當時政府就提供預算讓他們轉型,真的有效?

林:(陸客來台受限)已經4年了嘛,有一些業者也是要慢慢退場、要做轉型,畢竟山不轉路轉,做不到陸客生意,他就要去做其他生意,就是要push(推促)他改變,(追問:所以政府有在push?)我們是在應變啦,陸客來,我們歡迎,但我們不要依賴陸客。對觀光產業發展,會掩蓋很多問題,因為陸客一條龍,繞一圈、八天七夜,購物也去很多地方,餐廳啦、旅館啦,都特定人賺到嘛,這個不是長久之計啦。

報:有人批評台灣觀光政策太政治化,被陸客議題綁架?

林:不會(被綁架)啦,兩岸關係就是進進退退嘛,我意思是說平起平坐,用平常心來看待,觀光業不是什麼西進、南進,是自己要上進啦!台灣是世界的觀光島,可是到現在「三缺」啦——缺乏整合、缺乏投資、缺乏行銷。所以我才說要「觀光立國」、「觀光主流化」,然後以觀光做我們國家的目標。

去年一整年我們應付很多問題,但是也做了很多功課,就是2030年台灣觀光政策白皮書,包含所有的治標治本、短中長期(計畫),包括大家討論的DMO。產品不是只有台灣,台灣各地也不一樣,花東跟雲嘉南不一樣、山脈跟海洋也不一樣,這是台灣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方。

我們觀光局國際行銷整天就在那裡「Taiwan、Taiwan」,講得再久,人家也搞不清楚你是「Thailand」還是「Taiwan」,「Taiwan」是什麼?是內容!我們要精準行銷,來了之後就成為我們的big data(大數據),智慧觀光跟數位轉型其實都是現在可以做的,消費行為在改變,資訊很普及,這時我們去行銷台灣、做一個產品,讓大家有生意做,可以賺錢,這會變成我們國家的目標,台灣的觀光可以有十、百倍的成長空間。

索引
面對小英政府的觀光難題,他說補助有其必要
加了2、30個觀光業LINE群組的交通部長
戒斷陸客依賴、觀光轉型怎麼解?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