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

與「水豚君」互動的療癒體驗背後──逾4成展演場所不合法,動物福利難把關
水豚是近年許多動物展演場所以零距離互動為主打的動物明星。宜蘭張美阿嬤農場中,水豚以平坦的頭部頂著橘子,吸引遊客拿起手機猛拍。(攝影/楊子磊)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主打無柵欄、近距離接觸動物的觀光農場,近年從宜蘭蔓延到全台各地,形成一股風潮。而目前最具療癒人心的動物明星非「水豚君」莫屬,受歡迎程度甚至也有咖啡廳引進,成為攬客號召。

雖然2015年《動物保護法》已經將動物展演納入規範,但面對這股風潮,執法現實困境畢露無遺,這代表展演動物們的動物福利注定無望嗎?

宜蘭張美阿嬤農場裡,6隻成年水豚和3隻水豚寶寶,嘴巴幾乎沒停過。牠們正用長達3公分的牙齒,不斷嚼食遊客餵的牧草。遊客一批批湧上,繼續以牧草誘引水豚,恨不得牠們再靠近手機鏡頭些。

水豚以呆萌、慵懶外表,贏得人們喜愛。牠們輪廓像葫蘆一般,肥大的頭部和身體與短小的腿形成對比,五官更是水豚療癒人心的精髓──圓圓的鼻孔突出向上,耳朵朝外豎起,上揚的眼尾讓牠們看起來總是瞇著眼睛。

「水豚個性都很溫馴,」張美阿嬤農場工作人員邊抓了抓水豚的屁股,邊向遊客介紹。水豚隨即蹲坐在碎石子地,任人餵食牧草,並用平坦的頭部頂著橘子。遊客看見水豚展示招牌動作,又是一陣手機猛拍。

張美阿嬤農場是宜蘭縣第一家引進水豚的展演業者。他們將水豚打造為遊客爭相拍照的動物明星,此後更引起宜蘭、乃至全台各地業者競相模仿,一窩蜂追捧水豚,形成近4年台灣的水豚熱潮。

從張美阿嬤農場開車越過羅東溪,距離約17分鐘車程,休閒農場斑比山丘除了成群的鹿,也養著2隻水豚。以一座山丘為中心,丘頂大樹蔭照草皮,斑比山丘兩隻名為地瓜球和可樂餅的水豚,正以緩慢步伐在草地走動,不時低下頭啃食。遊客默默接近水豚,蹲在牠們身旁餵食,自然不忘合照。

2019年6月,主打本土梅花鹿與水鹿的斑比山丘,在宜蘭冬山鄉開幕。斑比山丘是宜蘭第一家零柵欄、加入大型動物,並系統性規劃動物互動的休閒農場,也是宜蘭第一家合法展演場所,於2021年1月取得許可。他們開闢的動物互動方式,成為宜蘭業者競相複製的商業模板,就連張美阿嬤農場負責人張美都不諱言,她兒子是因為看見斑比山丘造成轟動,才動念經營農場。

Fill 1
張美阿嬤農場是宜蘭兩大動物展演場所之一,以無柵欄、可與動物零距離互動為主要攬客號召。(攝影/楊子磊)
張美阿嬤農場是宜蘭兩大動物展演場所之一,以無柵欄、可與動物零距離互動為主要攬客號召。(攝影/楊子磊)

張美阿嬤農場和斑比山丘如今穩坐宜蘭兩大動物展演場所,繼它們之後,宜蘭掀起動物觀光農場競爭,短短4年內,許多主打與動物零距離互動的農場在宜蘭相繼出現。「光是三星,就有6家!」張美拉高聲調,手比數字6說道。斑比山丘動服主管林鼎翔也表示,2019年後宜蘭新開的動物農場、餐廳,少說10家以上。

宜蘭的水豚熱潮,也吹向台灣各地。根據記者去電各地方政府統計,光是宜蘭縣境內,共23家動物展演業者
根據宜蘭縣動植物防疫所統計,該縣已核發動物展演許可證的業者有9家:斑比山丘有限公司、富盛休閒農場(甲鳥園)、張美阿嬤農場、金車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金車礁溪蘭花園)、宜鹿發企業社(心花鹿FUN)、回巢簡餐、農夫青蔥生活館、鴻鹿野爺有限公司(鹿爺爺)、綠舞觀光飯店有限公司。
正在申請許可證的業者則有14家:艾玹爾休閒渡假會館(天使星夢渡假村)、可達休閒羊場、牛頭司企業社、謝記休閒農場(鴨母寮故事館)、宜農牧羊場、頭城休閒農場、水鹿殿堂咖啡館、豐田樂活股份有限公司(長埤湖精靈村)、星寶蔥仔餅(星寶鄉間小路)、廣興農場、心心農家樂、鳳梨屋休閒農場、噶馬蘭馬術運動場、經綸企業股份有限公司(青青休閒農場)。
,即至少7家飼養水豚,數量全台最多。而全台百餘家展演場所中,至少27家業者飼養並展示水豚,遍布北中南東各地。水豚,可說是近年風靡台灣的動物明星。
水豚賣萌也賣錢的誘人商機,從日本吹向台灣

這股水豚觀光旋風,約3年前從日本吹進台灣,從業者為水豚悉心打造的舞台,便可略知一二。張美阿嬤農場中,設置2座專屬水豚的水池,約1至2坪大,以水泥和磚石砌成。細長空心竹筒將水注入池裡,一旁木製牌匾以日文寫著「カピバラの露天風呂」,意為水豚的露天溫泉。園內還有日本神社鳥居、庭園造景,一再暗示日式風情。

其實,水豚並不源自台灣,亦非日本,而是遠在太平洋另一端的南美洲。

水豚君小檔案

水豚之名,源自生物分類中的水豚屬(Hydrochoerus):hydro表示水,而choerus在希臘語中意為豬,台灣稱之為水豚。牠們在水中排泄和交配,以水生植物為食,腳掌帶蹼,以便游泳。

野生水豚主要分布於南美洲海濱地區,是世界上最大的囓齒動物。牠們在1歲半左右性成熟,成年水豚體重可達70公斤,身長約100公分,相當於4歲兒童身高。雌性水豚體型通常大於雄性,每胎約生4隻小水豚。

在南美洲,有人繁殖水豚以利用其毛皮,也有人食用水豚肉,而牠因為討喜的外表和容易馴養的特性,自1960年代起,從南美洲飄洋過海出口至日本。80年代初期,日本靜岡縣伊豆仙人掌公園意外發現,水豚泡溫泉、頭頂水果的模樣相當可愛,進而將此打造為展演手法,一舉提升這種外來動物的名氣。

至於水豚進入台灣的精確時間,已難以查證,因為早期缺乏法律規範動物輸入,無法掌握動物流通情形。不過,南部某動物園一名王姓工作人員指出,最晚在2000年,他們園內就已飼養水豚,當時業者以「百斤大老鼠」之名宣傳水豚。2018年,台北市立動物園則向台南頑皮世界野生動物園借殖4隻水豚,在動物園中飼養。

水豚在台灣爆紅的時間,約為2020年底。當時,張美阿嬤農場自南美洲引進水豚,搭配園內日式造景,效仿日本動物園,更進一步將水豚推上動物明星舞台。張美阿嬤農場,也一躍成為網路打卡景點。

社群媒體上,不乏上萬觀看次數的水豚影片,當中十之八九強調水豚「超萌」、「可愛」、「療癒」。這些影像背後,藏著龐大商機。

動物展演業者的門票定價,大多落在150至200元不等。以宜蘭規模最大的張美阿嬤農場為例,全票一張200元,而負責人張美透露平日遊客人次每天約1,000人,假日約2,000人,推算每月約5、600萬元收入。斑比山丘同樣全票200元,至於精確遊客人次,動服主管林鼎翔表示不便透露;不過經觀察推算,斑比山丘約200個停車位,假日時通常全滿,每組遊客停留約1小時,人潮不下張美阿嬤農場。

此外,農場買入水豚時,每隻價格約25至30萬;有些業者待農場內水豚繁殖,又轉手賣出新生的水豚寶寶。賣萌也賣錢,水豚可謂業者的搖錢樹。

動物明星光環下,近3年水豚進口隻數攀升
Fill 1
原本主打梅花鹿與水鹿的斑比山丘,2022年接手國內其他農場繁殖過多的水豚,成為吸引遊客的另一個明星物種。(攝影/黃世澤)
原本主打梅花鹿與水鹿的斑比山丘,2022年接手國內其他農場繁殖過多的水豚,成為吸引遊客的另一個明星物種。(攝影/黃世澤)

近年,愈來愈多業者嗅出這股商機 。根據農業部動植物防疫檢疫署(簡稱防檢署)統計,2019年台灣第一批合法進口水豚輸入,該年總共引進僅僅7隻。接下來3年間,水豚輸入量逐年攀升,2020及2021年分別為30、50隻,2022年更躍升至80隻。自2019年至今,台灣合法輸入的水豚總共167隻。

水豚能成為動物明星,原因其來有自。台北市立動物園獸醫師王寶榮解釋,囓齒類動物只要給予生活空間、吃得好,照顧上不會出現太多問題。台北市立動物園兒童動物區區長彭仁隆,時常以專家身分受邀審查展演場所,他說明,「目前展演場所常見的動物,通常飼養條件不嚴苛」,例如,可以適應台灣的溫度、飼料取得難度不高、體型不會太大。

再加上,水豚本身容易輸入。關注動物福利議題的台灣防止動物虐待協會(TSPCA)調查專員黃威霖指出,在南美洲部分地區,水豚被視為家畜,繁殖技術已然成熟,很容易找到進口管道。同時,水豚在台灣不是保育類,只要經合法檢疫便可輸入,目前國內並無任何法規禁止買賣或繁殖。

現在,水豚甚至繁殖過剩。林鼎翔說,斑比山丘的2隻水豚,是2022年國內其他農場繁殖多餘,才轉送過來,不過他不願透露水豚是自哪家農場溢出。此外他也補充,現在日本也面臨一樣的狀況,今年(2023)斑比山丘就預計接收自日本轉贈的10隻水豚。

(延伸閱讀:〈烏拉圭水豚如何遠渡重洋來台?走進台灣最大水豚貿易繁殖場〉

從農場到網美咖啡廳,一路燒向屏東的動物展演熱

如今宜蘭縣內合法展演場所,高達三分之一都飼養並展演水豚。

引發宜蘭水豚熱潮的張美阿嬤農場,位在三星鄉行健溪旁。農場這塊地相較於周邊道路,地勢低窪,不適合蓋房子。即使土地仲介賣了5年不斷降價,地都賣不出去。直到2011年,擔任行健村村長20年的張美,以一坪7,500元買下這塊400坪大的土地。當時張美根本沒想到,10年後這裡會搖身一變,成為全台熱門動物觀光景點。

Fill 1
張美阿嬤農場老闆娘張美以經營有機農場起家。(攝影/楊子磊)
張美阿嬤農場老闆娘張美以經營有機農場起家。(攝影/楊子磊)

張美今年76歲,年輕時在醫院當護士,因而認識身為退伍軍人的丈夫,1971年嫁到宜蘭三星。識字且具護理技能的她,婚後除了在村子裡經營一家雜貨店,平時也幫患有慢性病的長輩打針、讀信和寫信。

1990年,村民們拱張美出來選村長。張美搖搖頭說「那時沒有女人當村長」,結果她一選就上,而且一做就是20年。當村長時,張美看見許多農民因農藥中毒,因此她自2009年開始,積極說服農民改用有機農法。

如今,張美從有機農業村推手,成為觀光農場老闆娘。不過其實,張美自己對動物沒興趣。開業契機,是因她那從小愛養動物的兒子,察覺動物展演的商業潛力。

張美阿嬤農場營業頭兩年,與斑比山丘一樣,以本土梅花鹿起家。不過2020年底開始,他們持續自海外進口特殊動物,並以此為主要賣點。農場明星除水豚外,還包含羊駝、瓦萊黑鼻羊、兔豚鼠等。張美表示,他們為引進動物,至少花費新台幣1,000萬至2,000萬──不過這筆投資,明顯讓農場生意變得更好。「尤其水豚,到現在都還很紅,」張美說。

水豚熱潮還從農場進入咖啡廳。

午後台南市東區長榮路上,緊鄰著呼嘯而過的汽機車,一幢純白色矮房,與周遭林立的連鎖手搖飲料店、素樸的便當店形成對比。乍看它不過一家網美咖啡廳,然而走近細看,大面落地窗背後,是4隻將滿2歲的水豚,津津有味地啃食店員剛放出來的狼尾草。店員們一致身穿白色襯衫、粉色裙子,小巧的綠色領帶上印有細緻卡通水豚花樣。他們除了在甜點櫃後方介紹產品,不時也要查看動物狀態、餵食、清掃環境。

這裡是台南甜點店MOGU KABI,主打夏威夷豆塔等甜點,以及店內4隻供觀賞的水豚,於2022年元旦開幕。與多數飼養水豚的場所不同,MOGU KABI主要販售甜點,而觀賞水豚雖是附帶亮點,卻也在台南市區的車水馬龍中,形成一幅奇景。

Fill 1
甜點店MOGU KABI與多數飼養水豚的場所不同,店家主要販售甜點,觀賞水豚是附帶亮點,卻在熱鬧的台南市區形成一幅奇景。(攝影/黃世澤)
甜點店MOGU KABI與多數飼養水豚的場所不同,店家主要販售甜點,觀賞水豚是附帶亮點,卻在熱鬧的台南市區形成一幅奇景。(攝影/黃世澤)

店長陳品妤表示,當初老闆在規劃甜點店時,恰好受日本水豚吸引;平常就愛養動物的老闆,便突發奇想,透過進口商從美國動物園引進水豚,將MOGU KABI打造為水豚甜點店。除了水豚外,店內還有老闆的寵物烏龜、柯爾鴨等動物。

陳品妤回想,MOGU KABI開幕頭兩個月,等待入店的隊伍沒一天停歇,欲一睹水豚風采的人潮,擠滿店面僅有的2張座位區和約2公尺寬的走道。「可能因為很難得在市區,能看到這種『野生動物』,」陳品妤說。然而她也表示,開幕至今超過1年半,全台灣擁有水豚展演的場所愈來愈多,現在較少客人特地為水豚造訪MOGU KABI。

再往南到屏東,水豚熱潮同樣持續發酵。2022年11月,屏東四重溪公園溫泉季開幕,同步開放新闢的卡比園區──「卡比」取自水豚的日文諧音,園區占地約1,660坪,共飼養10隻水豚。售票亭砌成小木屋,加上燈籠、鳥居、流水庭園造景等元素,日式風情十足。園區以水豚互動為新賣點,結合依時令舉辦的溫泉季、納涼季和裝置藝術展示,有意塑造為屏東新景點。

卡比園區由屏東縣政府外包廠商營運。在溫泉公園引進水豚,是縣政府的想法嗎?卡比園區承包商郭承智噗哧一笑:「怎麼可能!當然是我們想的。」郭承智表示,因屏東的氣候適合原生於南美洲的水豚,所以才選擇水豚作為新園區的主角。當然,水豚近年大受台灣遊客追捧,也是牠們「獲選」的原因。

郭承智經營動物觀光,已有將近10年經驗。2014年,郭承智和2名大學朋友自澳洲打工回台。起初他們想開間民宿做生意,後來一併從地主手中承接17隻梅花鹿,於是索性開了動物觀光農場──也就是位於墾丁的熱門景點,鹿境梅花鹿生態園區。

起初郭承智和合夥人根本不懂如何養鹿,但一切都得從零開始,「剛開始都我們3個自己餵鹿、洗鹿舍,連水電也自己做,」郭承智說。為了和鹿群培養感情、讓鹿熟悉人性,「我們吃喝拉撒都跟牠們一起,把自己想成梅花鹿,讓鹿群習慣我們在旁邊,」郭承智笑道,這是個有效的笨方法。

2022年,郭承智為了卡比園區引進水豚,先暫時將水豚留在鹿境,結果發現遊客反應佳,於是即便後來卡比園區落成,仍保留5隻水豚在鹿境。日後郭承智還打算替水豚闢建更大的展演場地。

郭承智觀察,屏東這10年來,同業開開倒倒,大約2、30家。「競爭對手愈多愈好啊,這樣才有趣。但是拜託,好好照顧動物,」郭承智強調。

Fill 1
屏東鹿境梅花鹿生態園區的水豚展區。郭承智當初為四重溪溫泉公園卡比園區做準備而引進水豚暫留飼養,結果遊客反應佳,至今仍保留5隻水豚在鹿境,成為新的展演明星。(攝影/馬雨辰)
屏東鹿境梅花鹿生態園區的水豚展區。郭承智當初為四重溪溫泉公園卡比園區做準備而引進水豚暫留飼養,結果遊客反應佳,至今仍保留5隻水豚在鹿境,成為新的展演明星。(攝影/馬雨辰)

事實上,宜蘭斑比山丘也是郭承智的公司。郭承智強調,鹿境和斑比山丘在遊客入園前,一定會由工作人員導覽,對遊客說明與動物適當的互動方式──例如在公鹿長鹿茸時不可觸碰、不同動物分別應餵食何種蔬菜。此外,斑比山丘的腹地較鹿境小,因此設有入場人數限制,維持園內人數少於120人。

郭承智說,相較鹿境,斑比山丘吸引北部客群,經營路線更加精緻化。林鼎翔也說明,面對宜蘭競爭的動物展演市場,斑比山丘不同於競爭者之處,在於打造原創IP,和完整的體驗設計──包含入園解說、園內的「愛情這條鹿」籤詩遊戲,逛完園區後,還有拍照背板可攝影留念,以及周邊商品販賣部。「我們希望遊客來,不只是看看動物就沒了。更希望遊客願意回來,像找朋友一樣來找我們的動物,」林鼎翔說。

動物熱潮往往一波又一波──幾年前羊駝火紅,今日輪到水豚,下一個動物明星會是誰?郭承智認為,台灣民眾喜好追隨日本、韓國,因此日韓趨勢是重要線索。不過郭承智表示,他希望專注於照顧既有動物、做好旅遊體驗,而非迎合消費者一時的風向。無論在鹿境或斑比山丘,未來他都不打算再引入新的物種:「再有新動物進來,對動物和員工,都是壓力。」

全台至少4成展演場所未取得許可,動物福利水準堪憂
動物展演熱潮,也引起公部門注意。根據農業部調查,國內寵物業每年產值至少500億新台幣。有感於寵物產業正處上升期,當時的農委會畜牧處
農委會已於今年8月1日升格為農業部,畜牧處改為畜牧司。
因此在2022年4月新設立寵物管理科(註)
今年8月1日農委會升格農業部後,寵管科改為農業部動物保護司下轄單位。
,下轄全國動物展演業務。然而,自2019年修正《動物展演管理辦法》(簡稱《展演辦法》)至今4年,目前寵管科仍未公開合法的動物展演場所數量。

經記者致電各縣市動保機關後統計,截至2023年5月初,全國已取得展演許可的場所共59家,正在申請中的場所至少39家。其中,宜蘭縣23家展演場所,合法者僅9家,另14家正等著申請許可──宜蘭無論是取得許可,或申請中的場所,都為全台最多。

亦即,​​總計全國至少98處動物展演場所,其中近4成還未取得展演許可。然而這僅是有向政府單位申請許可的總家數,如果加上未主動提出申請的展演場所,全台保守估計百餘家,農業部寵管科內部粗估,全台動物展演場所的真實數量應在200家以內。

針對全台至少4成展演場所尚未取得許可,TSPCA執行長姜怡如擔憂,這表示很多場所的動物福利水準,可能未符合法律最低要求;至於連許可申請都沒提出的場所,動物飼養狀況更是無法得知。

曾經審查多家展演場所的彭仁隆觀察,展演業者的動物福利知識參差不齊。以宜蘭張美阿嬤農場和斑比山丘兩大展演場所為例,彭仁隆指出,業者利用動物的強度差距很大。他說,從遊客數量及動物與人接觸的頻率來看,張美阿嬤農場利用動物的方式,會給動物較大壓力。然而彭仁隆補充,這兩家業者都算具備或有意學習動物福利觀念,他直言:

「宜蘭有更多展演場所,是用以前養經濟動物的方式對待動物。」
法律愈修愈嚴,仍管不住展演商機
Fill 1
面對宜蘭競爭的動物展演市場,斑比山丘主打自己的動物IP,精緻化的體驗遊程與周邊商品。(攝影/黃世澤)
面對宜蘭競爭的動物展演市場,斑比山丘主打自己的動物IP,精緻化的體驗遊程與周邊商品。(攝影/黃世澤)

近10年,即便動物展演業受政府和民間團體關切、法律逐步加嚴,卻仍擋不住業者投入搶占商機。

動物展演議題浮上檯面,起因為2014年,台中天馬牧場的明星河馬「阿河」,在運輸過程中摔車傷亡。立法院因此於2015年修正《動物保護法》(簡稱《動保法》),將展演動物納入規範;農業部則於2016年公告子法《展演動物業設置及管理辦法》,目的都是希望有效管理展演場所
根據《動保法》定義,「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以動物供展示、表演或與人互動」的行為,都算展演。

不過,起初法律定義的展演,僅限「以娛樂為目的,在營業場所以動物供展演及騎乘之業者,」因此實際上,政府只管得到少數幾家馬場。其他如動物園、動物觀光農場、度假村等業者,則不受規範。

此項漏洞直到2018年立法院修正《動保法》第6-1條,和2019年農委會將子法《展演動物業設置及管理辦法》修正為現行《展演辦法》才得到彌補。新法放寬定義「展演」為:「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以動物供展示、表演或與人互動」的行為,都算展演。

此外,現行法規設計,也盼能遏止更多業者開業,並藉審查淘汰不合格的展演場所。因此《動保法》第6-1條規定,除非經地方主管機關許可,否則「任何人不得以動物進行展演」。若要申請展演許可,還須具特定資格:原則上,申請人僅限社會教育機構、休閒農場、觀光遊樂業等三項業別,或其他經主管機關指定的資格者。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簡稱動社)曾參與修法,希望拉高業者進行動物展演的門檻。動社主任林岱瑾強調,利用動物進行展演,責任重大。她皺眉說:「既然要養動物,就應該把牠們養好。」

然而立法上路後,執法卻遇到不少問題。理論上,既有展演場所,須於新法施行1年內申請許可。不過全台許多業者,雖有利用動物進行展演之實,卻不屬《動保法》規範申請人的三類業別。

動物展演場所數量全國第一的宜蘭,就是一例。宜蘭縣內還有許多畜牧場
如養羊、產羊奶的農場。這些農場近年為了轉型,許多也會開放民眾參觀、隔著柵欄餵食動物,但是未必領有休閒農場執照,也就不屬於原本《動保法》的「三項業別」,因此無法申請展演許可。
和餐廳,不僅飼養動物,還供消費者觀賞或餵食互動,實際上已屬展演,卻因並非《動保法》的三項業別、不具申請展演許可的資格。
為此,宜蘭縣政府才在2022年1月公告,增加指定申請資格
此法源根據《動保法》第6-1條「其他經主管機關指定的資格者為限」。
:只要領有商業登記、畜牧場登記,或畜禽飼養登記,就可向政府提出展演申請。如此一來,依法須向政府申請展演許可的業者數量增加。除宜蘭縣外,台南市、嘉義縣等地也實施類似做法。
Fill 1
在宜蘭路邊可見店家直接以可愛動物互動為號召吸引客群。(攝影/黃世澤)
在宜蘭路邊可見店家直接以可愛動物互動為號召吸引客群。(攝影/黃世澤)

儘管如此,展演產業納管仍長路漫漫,尤其針對至今未提出申請的動物展演場所,地方政府取締或輔導納管的態度相對被動。宜蘭縣動植物防疫所技士陳彥百表示,地方政府一方面礙於人力不足難以有效取締,另方面即使知道有非法業者,也不會輕易勒令停業而傾向輔導申請合法,因為停業後,如何處理動物去處更是傷腦筋。

納管展演業者數量全台最多的宜蘭縣,其實也是因2022年7月,民眾檢舉張美阿嬤農場非法展演,輿論關注迫使防疫所主動要求縣內全部業者申請展演許可。陳彥百坦言,此事確實對防疫所形成壓力。

人力不足、專業資源有限,公職動保量能難撐納管重任

陳彥百除了是宜蘭縣動物展演業務承辦人,最近也暫時身兼收容所獸醫。一走進陳彥百所在的防疫所中途之家,流浪犬貓陣陣嚎叫。這裡共收容約300隻流浪犬貓,以致在犬舍內與人交談,必須用吼的才能勉強讓對方聽見。

地方政府動保單位業務繁多,動物展演往往只是一部分職務。以宜蘭來說,包含陳彥百在內,防疫所僅3名人員,卻必須負責全縣隱藏億萬商機的動物展演業務。

農業部寵管科技正吳晉安,同樣有感於地方動保人力不足。他指出,去年(2022)4月寵管科成立前,全國公職動保人員僅110人;寵管科成立後,花費近1億元預算,為全國各地方政府撥補約100名專任寵物管理人力。人力多一倍,「看似很多,其實整體還是不足。但絕對比以前好,」吳晉安說。政府的展演產業納管腳步,除受限於人力不足,還缺乏專業量能。黃威霖指出,展演場所多利用野生動物進行展演,然而,地方政府並不具相應的野生動物專業。吳晉安也表示,光教育新進動保員看懂法律、正確執法,就得花很多時間;教育動保員了解動物的福祉需求,是更龐大的工作。

因此吳晉安說,公部門非常仰賴學界專家協助;然而在動物展演領域,學術資源並不多。他指出,台灣動物相關科系,以生命科學系、動物技術和獸醫系為主。不過,這些科系的專業,都不在教人如何圈養野生動物,以及圈養動物的福祉議題。而具備圈養、展演野生動物及福利專業的專家,大多集中在台北市立動物園。

Fill 1
具備圈養、展演野生動物及福利專業的專家,大多集中在台北市立動物園。圖為台北市立動物園的水豚展示區,根據水豚特性規劃多樣化的環境並與其他物種混養。(攝影/黃世澤)
具備圈養、展演野生動物及福利專業的專家,大多集中在台北市立動物園。圖為台北市立動物園的水豚展示區,根據水豚特性規劃多樣化的環境並與其他物種混養。(攝影/黃世澤)

面臨專業資源和人手短缺,吳晉安坦言,動物展演這項2019年後新增的業務,對公部門而言很陌生,壓力也很大,「要怎麼讓政府量能跟得上社會期許?很掙扎。」

正因政府量能不足,吳晉安認為,管理動物展演業不能只靠政府干預,短期內應訓練業者專業化。目前無論中央或地方,針對尚未取得展演許可的業者,都傾向以納管優先、輔導改善,最終手段才是開罰。此外還須向民眾宣導,支持合法動物展演場所,拒絕至未經許可的展演場所消費。畢竟,業者最在乎消費者是否買單,「政府罰他5萬、10萬,根本不痛不癢,」吳晉安說。

然而,納管困難,執法第一線的地方政府最有感。地方政府收到展演許可申請後,審查重點是業者提交的營運計畫書,其中須紀錄的事項包山包海,例如:展演場所空間配置、安全措施、展演方式與時間、動物來源與數量、照護與醫療規劃等。陳彥百指出,很多業者就連這份營運計畫書,都不知如何寫。

更何況,展演場所改善,並非一朝一夕可達成。林岱瑾指出,展演場所當初設計時,通常未納入動物福利考量,就開始營運,以致如今在申請許可過程中,即使政府要求改善,業者卻已很難調整。

陳彥百舉例,張美阿嬤農場申請展演許可時,已開始營運;且作為國內熱門景點,常受動保團體質疑動物福利問題,像是空間太擁擠、遊客密度太高。後來,張美阿嬤農場反覆修改營運計畫書,實施人數管制、增加動物遮蔽物、為動物剃毛散熱、改善動物休息空間等措施,才達到法規基本標準。

張美阿嬤農場最終於2022年9月取得展演許可,前後費時約1年,但在場所改善過程中,仍繼續營運,受外界高度檢視。陳彥百因此直言,「張美阿嬤農場,就是最棘手的案例。」

確保展演動物福利,業者專業能力是重點
Fill 1
斑比山丘的工作人員在遊客入園前說明與動物適當的互動方式。隨著動物展演產業不斷擴大,業者飼養動物與展演的專業能力也須同步提升以確保動物福利。(攝影/黃世澤)
斑比山丘的工作人員在遊客入園前說明與動物適當的互動方式。隨著動物展演產業不斷擴大,業者飼養動物與展演的專業能力也須同步提升以確保動物福利。(攝影/黃世澤)

面對勢不可擋的展演產業,林岱瑾認為,必須提升業者飼養動物的專業能力。她指出,業者申請許可時附上的營運計畫書,往往期待與實務有落差,多數業者缺乏飼養專業,僅憑養其他動物的經驗,就營運展演場所。

「這是動物展演業,最大的問題,」林岱瑾放緩語速強調。不過她補充,許多業者並不想對動物不好,只是不懂怎樣才對動物好,而提升業者專業技能,需要時間。

農業部自去年起,推出動物展演業輔導管理精進計畫(簡稱精進計畫),針對不同種類的展演動物,為業者辦理動物照護課程、動物玩具製作工作坊等。寵管科表示,去年該計畫在北、中、南部共開課10場,每場約50至60人參加,今年預計辦理25場。

彭仁隆身兼精進計畫主持人。雖然計畫去年10月才開辦,但彭仁隆認為,只要有課程,一定有幫助。他強調,這些課程以實作應用為主,從中建立業者的動物福祉觀念。「當業者有同理心,就會知道動物也像人一樣有需求,」彭仁隆表示。

目前,農業部鼓勵業者參與動物展演專業訓練課程,但並不強制。不過吳晉安透露,《展演辦法》最快會於今年9月修正,將要求展演業者每年接受在職教育訓練。

此外,「讓合法展演場所透明化,這很重要,」吳晉安把食指舉在鼻子前,特別強調。他表示,預計今年底,寵管科會推出動物展演管理平台,屆時只要上網就可隨時查詢全國合法展演場所名單,希望消費者藉此選擇合法展演場所。

監督業者的力量,也來自每個消費者。姜怡如觀察,過去很少民眾會檢舉非法展演場所,然而她認為,《展演辦法》實施4年來,民眾意識正在提升,推進展演產業改善:「當大家會討論,主管機關就會更重視。」另一方面,姜怡如也強調,只要市場需求存在,展演場所就會繼續開。

林岱瑾甚至認為,人們不必要透過觀賞動物獲得休閒娛樂。她說:「對我們來說,看動物是一時,對牠們卻是一輩子。」

此時此刻,日復一日,來自海外的上百隻水豚,正在全台各地用可愛外表勞動,服務遊客的療癒需求──彷彿那是牠們生命的唯一價值。

Fill 1
水豚在全台各地用可愛外表勞動,服務遊客的療癒需求,牠們的動物福利品質更需要業者、消費者與政府的重視與把關。(攝影/黃世澤)
水豚在全台各地用可愛外表勞動,服務遊客的療癒需求,牠們的動物福利品質更需要業者、消費者與政府的重視與把關。(攝影/黃世澤)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式投入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你的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和我們一起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的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支持,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

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完成,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