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閱讀現場
李柳南/媽媽的悔過書
李柳南(中)的兒女曾一夕休學、封閉、自殘,視父母如仇人,直到李柳南承認過往錯誤,改變自己和溝通方式,挽回了親子關係。(圖片提供/采實文化)
李柳南(中)的兒女曾一夕休學、封閉、自殘,視父母如仇人,直到李柳南承認過往錯誤,改變自己和溝通方式,挽回了親子關係。(圖片提供/采實文化)

【編按】

本文為《媽媽的悔過書》部分章節書摘,經采實文化授權刊登。

作者李柳南是一位國小校長,在專業領域上表現十分優異。凡事竭盡全力的她,回到家也是盡力的傳統亞洲式「虎媽」。在她只有批評、沒有鼓勵的嚴厲話語下,兒子是全校前一、二名的學生,女兒也就讀知名女校,所有人都羨慕她家庭和事業如此成功。 但某一天,她就讀高三成績優秀的兒子,突然拒絕去上學。而讀高二的女兒,不久也開始逃課。二個優秀乖巧的孩子,竟然在一瞬間拒絕所有的學習,就只是關在房間吃、睡、打電動、看電視⋯⋯。

當時她是學校意氣風發的老師,包攬各種研習的第一名,以過人的企圖心來帶班,家長們紛紛想把孩子送到她班上,而自己的孩子卻不願上學,這對她來說是多麼不堪的事啊! 她在這樣的壓力下,曾三次昏倒送急診室,多次出了嚴重車禍,其中還動了大手術。但兩個孩子看到母親如此,仍舊像看到蟑螂一樣嫌惡。甚至看到她昏倒後,還冷笑著說:「作什麼秀啊!」過去聽話的孩子不知何時開始變得可怕、冷漠。

某一天她再度想找兒子談,但卻被兒子逼到角落羞辱,接著又看到女兒發狂大哭的模樣。那震憾的畫面,讓她備受衝擊,原來痛苦的不只有她,孩子們更是傷痕累累。於是,她開始回顧過往,開始反思自已到底做錯了什麼?

還是孩子的我們,都曾在內心深深的被父母傷害過;成為大人的我們,在不知不覺中是否也曾傷害過孩子?

那位母親說:我錯了。她深深的向孩子懺悔,放下一切的自尊、自我和驕傲,奮力的改變,為了找回孩子的愛,為了挽救回孩子的未來,她開始接觸「教練式輔導」(coaching),重新學習怎麼當老師,怎麼當媽媽,一切從頭開始⋯⋯。

出現讓人心動的事

學習教練式輔導(註1)
作者在歷經兒女休學、親子衝突之後,開始參加各種父母教育、溝通相關課程,認識了教練式輔導等各領域的專家。作者到韓國教練式輔導中心、MIDAS學習研究所、韓國願景教育院、崇實大學CK教育研究所、TMD教育集團、領導力教練中心、HD幸福研究所、韓國夫妻幸福教練式輔導中心和亞洲教練式輔導中心的教育機構進修。取得了韓國教練式輔導協會認證(KPC)資格外,還有其他20多種各式證照。
作者在本書中提到,教練式輔導的核心三要素為「自己選擇、支持性的回饋、成就感」,也就是支持、肯定孩子說的話,協助他獨立思考並做出正確選擇。
前,我一看到孩子,就會逼問她:「什麼時候去考學力鑑定考試?什麼時候要讀大學?」學習教練式輔導後,我問的問題不一樣了。
我開始問:「你想要嘗試什麼?有什麼想做的嗎?」可是不管我的語氣多麼溫柔,孩子的答案還是沒有改變,仍然是「不知道」、「為什麼老是問這個」、「沒有想做的事」,而且口氣極差。我這麼認真努力學習教練式輔導,孩子卻回答得這麼敷衍,讓我不禁又火冒三丈。
但某一天,我卻突然領悟到,我雖然問著:「你想要做什麼呢?想做哪方面的事呢?」但心裡仍是期待著「媽,我現在想要念書,我要去上大學」這樣的答案,這就是教練式輔導中的「自我」。我已經有了先入為主的想法,孩子自然也能感受到我希望他們那麼回答。
孩子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就算父母不說孩子也很清楚,就連小狗面對人時也馬上就能知道對方喜歡或討厭自己,我小時候曾被狗咬過,所以不喜歡狗,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如此,每當我造訪有養寵物的人家時,小狗絕對不會靠近我。連這樣的小動物都能看穿人的心思,有著無限潛力的孩子,怎麼會不知道問題中潛藏著什麼樣的答案呢?
孩子之所以會說不知道或逃避回答,是因為大人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而進行誘導式的提問。這樣的提問不是「提問」而是「訊問」,提問可以活化孩子的額葉,並提高孩子的思考能力,但訊問只會讓孩子生氣,活化爬蟲類腦(註2)
根據作者所述,美國學者麥克蘭(Paul MacLean)認為人類的腦是「三位一體腦」,第一部分的腦(腦幹)、第二部分的腦(邊緣系統)、第三部分的腦(皮質大腦)會相互作用並以此來維持生命。第一部分的腦可稱為「爬蟲類腦」,第二部分的腦為「哺乳類腦」、第三部分的腦則是「靈長類腦」。爬蟲類腦主要負責呼吸、心跳、血壓、體溫調節等維持生命相關的工作;哺乳類腦負責情感、食慾、性慾、短期記憶等。以學習和人性來看,靈長類腦最重要,包含了「腦的司令官」之稱的額葉。 生氣時,心跳會變快,控制心臟的爬蟲類腦便會積極活動,血液集中至爬蟲類腦,靈長類腦的額葉就缺血,記憶力、集中力、理解力、判斷力等思維能力變得麻痺。
,使孩子的能力下降。
某天領悟到這個驚人的事後,我就把一切放下了。面臨著孩子說不定會死的緊迫情況,我的野心以及對孩子充滿私心的期待,全都可以放下。
「大學有那麼重要嗎?讀書有什麼重要的?只要孩子活著,只要孩子是正常的,什麼都無所謂,不是嗎?」
就這樣放下一切後,內心變得輕鬆起來。然後某一天,我這麼對女兒說:
「妳有沒有想做的事?不念書也行,不上大學也行,只要妳有想做的事,媽媽都可以幫忙。」
「媽媽,真的可以說嗎?不會被罵吧?不會被罵吧?」孩子反覆問了好幾次。因為以前的她如果說了媽媽不滿意的答案,總是會被責罵,孩子很擔心又要挨罵了。
「聽了我說的事,媽媽說不定會暈倒,媽,真的不會罵我嗎?」
「我不罵妳,媽媽現在不是爬蟲類,而是靈長類(註3)
爬蟲類腦主要負責呼吸、心跳、血壓、體溫調節等維持生命相關的工作;靈長類腦位於顱骨下方,其中前側為有「腦的司令官」之稱的額葉,後側為「枕葉」,兩側為「顳葉」,頭頂部分則稱為「頂葉」。 靈長類腦與人類的學習、品行發展息息相關。生氣時,心跳會變快,控制心臟的爬蟲類腦便會積極活動,血液集中至爬蟲類腦,靈長類腦的額葉就缺血,記憶力、集中力、理解力、判斷力等思維能力變得麻痺。
了,妳說說看吧!」
這時,孩子應該是安心了,於是說:
「我是有一件想做的事啦,嗯⋯⋯嗯⋯⋯」
「別擔心,快說吧!」
「媽媽,我想做糕點烘焙。」
孩子支支吾吾說的「糕點烘焙」真的是我無法理解的領域。在這個大家都已經在讀大學的年紀,現在才開始說想做什麼?更何況女孩子做什麼糕點烘焙?
當時,有部收視率第一名的電視劇叫《我是金三順》,不少韓國青少年看了都爭相要當甜點師,很明顯的坐在我前面的這個也是。
「什麼糕點烘焙!女孩子做那個要幹麼?妳知道那有多辛苦嗎?還有要花多少錢嗎?」我心裡想說的話實在太多,但我同時又覺得這個答案比孩子活不下去要好太多了,於是強忍著怒氣回答:
「是喔,原來妳想做的是糕點烘焙的工作啊!」給予支持性的回饋後接著問,「媽媽可以幫什麼忙呢?」
「媽媽幫忙出錢就好了。」
女兒從那天開始就在網路上搜尋,找到一家烘焙教室,繳交了大筆的學費,從早上10點開始到晚上6點,報了上午的甜點班和下午的麵包製作班,連同準備考試的實習班也一起報名。
去補習班上課的時間是6、7、8月,一年之中最熱的時候,在酷熱的盛夏,孩子要拖著80公斤的身軀,一整天站著練習,回到家裡像是被水淋過般,全身都是汗,兩條腿腫得像柱子一樣。原本以為她會覺得太辛苦而放棄,但因為是自己選擇的事,怎麼也不能輕易放棄。
某一天,她開心的對我說:
「媽媽,老師今天稱讚我了。」
「他說了什麼?」
「他說我的麵糰揉得很好。」
我女兒為何麵糰揉得好呢?用80公斤的塊頭來揉,麵糰揉不好才奇怪吧?孩子做的麵包真的鬆軟又好吃,我會愛上麵包,也是因為那段時間不斷吃著女兒做的麵包。女兒吃了自己做的麵包後,又變得更胖,曾經還一度超過80公斤,看到她的樣子,真的覺得我瘋了吧!
孩子上了糕點烘焙的課程後,為了準備考試,每天要製作10人份以上各式各樣的麵包和甜點,這些麵包和甜點每天都會帶回家裡,由於分量太多,家裡消耗不完,便帶到社區、教會、我任職的學校分送給大家。「這是我那個想要成為世界級甜點師的女兒做的,請享用並幫我們集氣祈禱。」很多人都稱讚女兒做的麵包真的很好吃。
女兒認真學習之後,沒多久就意氣風發的通過糕點烘焙技師考試,還考取了兩個證照。證照頒發的那天,她手裡揮動著證書說:「媽,我第一次完成了自己想做的事,接下來其他的事也都辦得到了。」那開心的模樣就在我眼前。
我雖然不怎麼滿意,但孩子透過自己選擇的事,知道自己也能完成什麼、辦得到什麼,並獲得了自信。之後,孩子通過了高中學力鑑定考試,還參加大學入學考試,考上3所以烘焙著名的大學。
取得證照再加上考上大學,孩子對於烘焙就更感興趣了,進一步的也想去看看在該領域佔有領先地位的日本。原本只沉迷在電動中的孩子,不管開始對什麼事產生動力,都很令人開心。當時因為丈夫事業倒閉和種種事情,真的是家境很艱難的時期,但我仍想要幫女兒完成心願,在拮据的情況下,我決定要和女兒趁著過年連休到日本旅行5天4夜。
當時還有些社交恐懼症的女兒不喜歡跟團,說要自助旅行。我對孩子說:「試著自己規劃旅行行程,看看能否用最少經費走最多的點。」於是女兒開始翻閱日本旅遊的相關書籍,規劃了起來。就這樣在一句日語都不懂的情況下,我們的日本之旅成行了。
天氣依然冷颼颼的2月裡,我們在5天4夜中,幾乎造訪了日本知名的甜點店。這樣的旅行當然非常辛苦,其中最辛苦的莫過於還要配合情緒起伏大的女兒。我心裡常常覺得「為何我要花錢來受這種罪?還是自己回去算了。」但是仔細想想,在家只會打電動與廢人無異的孩子,竟然願意出來走走,光憑這點就很值得感謝了,感謝她能這樣好好活著,還跟我一起出來旅行。
孩子在各家甜點店買的形形色色美味蛋糕,價格並不便宜,這讓沒帶多少錢過去的我內心焦急不已。她買了蛋糕回到住處後,一一拍照記錄並品嚐味道,直到深夜。原本以為走了一整天的路應該會瘦一點吧!但每晚我們母女倆得吃下各式各樣的蛋糕,在5天4夜裡,白天吃日本料理,晚上是各種蛋糕與點心,別說變瘦了,回來時更是胖了一大圈。
不過,看到孩子漸漸變開朗的模樣,讓我無比欣慰。到了3月,孩子開始進入糕點烘焙大學就讀,雖然不是我屬意的學校,但孩子至少開始活動並且進了大學,讓我鬆了一口氣,我相信女兒一定能成為「世界級的甜點師」,並支持著她,然而這只是暫時的,孩子去了兩個月左右,某天突然對我說:
「媽,糕點烘焙應該要當成興趣,不能當成主修,看來學校得停掉了。」
我氣得說不出話來,「什麼?學校才去兩個月就說不去了?到目前為止我花了多少錢啊?付了這麼貴的學費,現在說不上了?」無數成為仇人的話語(註4)
意指否定讚美、踐踏自信的傷人話語。一直聽「成為仇人的話語」成長的孩子,內心會滋生復仇心,想著長大後總有一天要報仇,彼此成為仇人。
差點就要脫口而出,但我明白就算說了也無濟於事,忍住爆發的怒氣,我用平穩的聲音說:「人活著就好⋯⋯人活著就好。」
於是,孩子又開始在家閒晃了,但不同於過去,她不打電動而且出來的時間也變多,也會看看書,做些什麼事。有次孩子從某本書上看到「寫下來就會實現」的內容,覺得「玩的時候至少要減肥成功」,於是便在房裡貼上「48公斤S曲線」的紙條。
後來女兒終於減肥成功了。瘦下來之後,孩子又更有動力,不曉得是不是「寫下來就會實現」讓她特別有共鳴,她又貼上這樣的句子,「中央大學心理學系」。
接著開始認真看書,有次她讀了史考特.亞當斯〈Scott Adams〉的著作《呆伯特大未來》〈The Dilbert future〉,其中寫到「 一天寫15遍自己的目標, 持續50年就會實現。」她便開始每天執行。
就這樣拼了命似的在閱覽室奮發念書念了3個月左右,又再度參加大學入學考試,考取心目中理想的學校了嗎?答案是沒有。如果只念了三個月就能考上那所學校的話,應該很傷該校學生的自尊吧!
語言領域二等級分、數理領域二等級分,雖然考出一定的成績,但英語只有五等級分(註5)
韓國大學入學考試成績採級分制,共分為九等級,最高為一等級分,最低為九等級分。
。英語並不是短時間就容易改善的科目,再加上她從小對語言比較沒有天分,英文較難拿到好成績。儘管最後沒有考上那所大學,但孩子考取了還算志願之一的某大學社福系。雖然不是我和她的心中首選,但孩子正在做些什麼,就足以成為我的安慰了,然後我又抱著她能成為世界級社工員的希望,再次全力給予支持。
然而,入學後不到兩個月的某一天,我出差提早回到家裡,卻發現孩子在房裡睡覺。看來看去都不像去過學校的樣子,便問她:
「妳怎麼在這裡,沒去學校嗎?」
「媽,班上同學的程度太糟糕了。我讀不下去了,我要休學。」
聽到這些話的瞬間,差點氣得想把孩子的頭髮全都扯掉,怒火湧了上來。
「什麼?又要休學?妳到底精神正不正常?有什麼事是妳能貫徹到底的嗎?家裡都沒錢了,妳竟然還連續從兩所私立大學休學?妳瘋了嗎?」我努力壓抑著差點就要脫口而出的仇人話語,真的快把人逼瘋了。
「再怎麼樣也要打起精神,是啊,我是教練式輔導專家,教練型的父母⋯⋯」我在心裡反覆默念著,然後再度找回理智,用溫暖的聲音對女兒說:
「是啊,活著就好,只要活著的話,就有機會找到讓妳心動的事吧!」
然後孩子又開始無所事事。

在沙灘上寫下的願望

某天孩子說想要去旅行,我心裡雖然想著「妳這閒人還想什麼旅行?」但另一方面又覺得至少比她在家只是打電動滾來滾去好多了。如果是以前的話,我會說:「好啊,去○○吧!」但學了教練式輔導後,我改成問孩子:「好啊,妳想去哪裡?」
「我想去濟州島。」孩子說。
「好啊,那麼媽媽可以幫上什麼忙?」
「幫忙出錢就可以了。」
孩子在規劃好濟州島的行程後又這麼對我說:
「可是媽,我沒有朋友,要跟誰去呢?一個人去又不太好,媽媽要不要跟著來?」
儘管當時我忙得暈頭轉向,但孩子卻找我這個過去對她來說就像仇人一般的媽媽一起去旅行,實在是太讓我感動了,於是我想盡辦法排開所有的事和孩子一起出發。和日本自助之旅相比,4天3夜的濟州島旅行雖然好一點,但孩子的情緒起伏依然很嚴重,很多時候我都想自己搭飛機回來,幸好終究還是忍住了。
我們一起去了濟州島的海邊。
「媽媽,聽說寫下心願就會實現,快點拍下來吧!」
孩子一邊說,一邊開始在沙灘上寫了字,仔細一看,女兒寫著的是:「○○啊,男朋友快出現吧」,我的心裡突然火冒了上來。
「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懂事啊?好好的學校不念,休學在家裡閒閒沒事的米蟲,想交什麼男朋友?」這樣的話差點就要脫口而出,心中又不斷默念「我是教練」忍了下來,然後對孩子的話給出了回饋。
「哎呀,妳想要交男朋友啊?有男友的話想做什麼呢?想要怎麼樣的男朋友呢?」
我提出了這樣的問題。
「媽,妳知道我為什麼想要交男友嗎?」孩子反問我。
我心裡雖然想著「我一點都不想知道,這丫頭」,但依然用柔和平穩的聲音說:
「是什麼原因呢?」
就這樣孩子對我說出了心底的話:
「在家打電動打到膩的時候,偶爾會想到那些自殺的孩子,我也來自殺看看吧?怎麼樣才會死呢?去撞車嗎?還是跳樓?什麼方法都想過了,有天我仔細想了想,我有三個還不能死的理由。第一我身為女生,卻老是穿大尺碼的寬鬆衣服,實在太丟臉了,我也想要穿露肚裝,也想要穿穿看比基尼。第二我也想進一所像樣的大學,好好認真念書。第三是看到那些孩子從來沒交過男朋友就死了,感覺實在太委屈了,所以還不能死,於是就把自殺的事往後延了。後來從某個時候開始,媽媽改變了,媽媽變了我就沒有死的理由,就這樣繼續活了下來,現在也減了肥,如果還有男朋友就更好了。」
聽了女兒說的這一番話,真是慶幸她沒有死好好的活下來,可同時腦中也浮出另一個念頭:「是喔,就只會想到男朋友嗎?什麼時候要念書?」當然這次也忍住了,用溫和平穩的聲音說:「妳身材好又有漂亮的臉蛋,妳想要的男朋友一定會出現的。」
Fill 1
(圖片提供/采實文化)
(圖片提供/采實文化)
女兒走了一段路之後,又在沙灘上寫了一些字,接著對我說:
「媽,快拍下來,把心願寫下來就會實現。」
我趕緊過去拍照,看到她這麼寫著:「○○去美國吧!」
看到這個的瞬間,我實在有太多話想說了,「妳爸爸經商失敗差點就要流落街頭了,怎麼敢想要去美國?還是看清現實在韓國好好念書吧!」
儘管想這麼說,又不斷告訴自己我是教練,然後給出支持性的回饋,「哇!妳想去美國啊?到了美國想要做什麼呢?美國是個好地方,還有人稱它為希望之地,我也想去。」
「媽,妳知道我為何想去美國嗎?」
「為什麼?」
「我想去美國念心理學。」聽到這句話,我彷彿挨了一記悶棍一樣。
「什麼?心理學?大家都說要快速拖垮家裡的話就去念政治,要慢慢拖垮的話就念心理學,雖然現在家裡也沒什麼好讓妳拖垮的,但沒完沒了的就是心理學啊!妳是有多了解美國的心理學?連一句英語都說不好,憑什麼去美國讀心理學?」我實在有太多話想說了,但儘管如此還是要給孩子支持性的回饋。
「妳想念心理學啊,現在心理學很熱門呢!妳一定可以念得很好,念了心理學想要做什麼呢?」
這麼說了這些支持的話後,女兒又再次問我:
「媽,妳知道我為什麼想讀心理學嗎?」
「為什麼?」
「雖然我有勇氣休學離開學校,但沒有勇氣的同學有的得一邊上課,一邊吃精神科的藥,還得接受心理諮商。媽,我的學校一年有一到兩個學生自殺,我們國家的青少年自殺率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中的第一名。媽,妳知道孩子們為何要死嗎?我之前想自殺時,目的是為了報復,只要一想到如果我死了,媽媽和爸爸會最難過,就想這麼做。可是真的要去自殺時,又有太多繼續活著的理由,我是想著那些理由才沒有死。而那些選擇自殺的孩子,都是因為找不到活下來的理由才會那樣。我想幫助那些跟我一樣青春期在痛苦中度過的孩子。」
我聽了女兒的話充滿無比的愧疚與心痛,父母不是沒學問,也不是沒出息,而是高知識分子家庭的女兒,但她的青春期卻是在痛苦中度過,我實在是無話可說。
「女兒,對不起,請原諒我這個媽媽,剝奪了妳幸福的幼年時期和青春期。」我用淚水向她賠罪。
「雖然有些晚了,但幸好媽媽想通了,在這個世上還有無數未領悟的父母與老師,請幫他們上課告訴他們吧!」孩子說。
現在的我會站在各位面前說著這些,也是因為孩子的關係。只要時間允許,我會繼續走遍全國、走向全世界,或許一直到死才會結束。我期許自己能去改變像我這樣的父母、老師,並為了孩子繼續做下去。
那天孩子回到民宿,在停車場停著的進口車旁邊使勁擺著姿勢,接著對我說:
「媽媽,快幫我拍下來,我到美國後,要坐這種車去上學。雖然是別人的車,但我先擺擺樣子,快點幫我拍。」
我心裡雖然想著「妳知道這車有多貴嗎?」但還是「哇,妳想坐這樣的車啊,是啊,總有一天我女兒一定能坐到這種車的。」給予她支持。

刷了前往美國的機票

當時家裡的經濟情況無法把女兒送到美國,丈夫的事業越來越糟,我們一家人不管在家或學校,甚至在教會都遭受到高利貸業者的恐嚇。我在飽受煎熬的情況下,好幾次住院,經歷了車禍和生病,還動了兩次大手術,要去美國,我連做夢都不敢想。
但即使在這樣艱困的時期,我仍然持續進修與教練式輔導和領導力相關的課程,最後取得了幾個相關的證照。我透過自己的經驗和學習,結合所學的理論來授課,開始出現了熱烈的反應。一開始在首爾的各個學校以及教育相關活動中授課,不久後,全國各地的演講邀請蜂湧而來。
其中有位住在美國的朋友聯繫上我,希望我能過去那裡演講。這位朋友在我最艱困的時期,帶給我最大的安慰,我就這樣安排前往了匹茲堡,仔細想想,如果能帶上教練式輔導的「成功實例」,也就是女兒或許不錯。儘管不確定女兒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旅行經費也是個問題,但還是開口問她:「媽媽要去美國演講,妳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呢?」
「好啊,我陪妳一起去。」沒想到女兒同意了。
既然孩子說要去,接下來就是錢的問題了,我向銀行貸款借了約13萬元後,便和孩子一起前往美國。
演講結束後,我還有學校的課程一定要馬上回來,而孩子則留在美國一個月左右,並且在某所大學上了兩週免費的課程。就讀那所學校的一位韓國男留學生對我女兒一見鐘情,在那短暫的期間兩人似乎已約定好要「交往」。
到了孩子回國的那天,我到機場接她,孩子才剛見到媽媽的臉,就一直捧著電話不放,回到家裡也不停聯繫,和對方每天互相傳著簡訊。從美國回來6個月後,奇蹟般的事發生了,就像她在濟州島沙灘上寫的一樣,女兒要去念美國的大學了。
孩子要去美國時感受到極大的壓力,連英語都說不好,也不是要去念語言學校,再加上沒有人積極給予協助,也沒有足夠的錢,完全就是「硬著頭皮去做」的情況。我因為太忙沒能幫忙她找房子,孩子從護照、簽證到取得大學入學許可,所有的事都是一個一個找人詢問,並親自處理。在那過程中瘦了一大圈,應該是無法好好睡覺的緣故。
出發前往美國的前一天,孩子徹夜把行李放入行李箱又拿了出來,變得極為敏感。
因為沒有錢,只能買多次轉機的便宜機票,那麼多行李更加成為了負擔。「個性內向加上英語又不好的孩子,帶著那麼多行李到得了美國嗎?在那裡能好好適應嗎?到了之後如果憂鬱症變嚴重,不會惹出什麼事端來吧?」我胡思亂想著。
隔天載她到了機場,我這麼對孩子說:
「妳不是去那裡念書,而是去生活的,覺得辛苦的話隨時都可以回來。對媽媽來說,妳最重要,只要妳好好活著媽媽就很感謝了。」
就這樣便將孩子送往美國。而孩子出發前送給我的生日禮物以及催淚的信,將長長久久的保留在我心裡。
給全世界我最愛的媽媽: 我偉大的讓我感到驕傲的媽媽,祝您生日快樂! 對於一事無成的我,很感謝您總是以我為榮,給我勇氣以及正向的想法,幫助我擁有遠大的夢想,在艱困的情況下還送我到美國念書,真的很感謝您! 無論到哪裡只要提起媽媽,大家都說我很幸福,我也這麼覺得。 媽媽總是相信我、信任我、耐心的等待我⋯⋯而且不斷的學習並充實自己。 我真的很以您為榮,也很感謝我的媽媽是這樣的一位媽媽。 我會認真努力學習,一定要成功,讓媽媽老後無後顧之憂。 祝:親愛的媽媽生日快樂 您美麗的女兒○○敬上
曾讓我那麼心痛的女兒,終於知道媽媽相信她並等待著她了。讀了女兒留下來的信,想到這麼有想法又了不起的孩子,我竟然讓她那麼痛苦,又讓我更加心痛了。
Fill 1
(圖片提供/采實文化)
(圖片提供/采實文化)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