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時事

科學觀點:負面的童年經驗如何影響我們

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保護每個孩子健康安全長大,即是保障國家的繁榮前景,沒有人會否定這樣的理念。但無法享有充分保護的孩子,童年經歷對日後有何影響?生命早期的苦難,到底是磨練心智的歷程?還是一生不幸的開端?國家若坐視兒童不幸處境,未來又要付出怎樣的代價?

美國聯邦疾病管制局(CDC)很多年前就開始研究這個議題,不只分析極端個案,而是廣泛討論兒童期不良經驗,包括遭遇──被忽視、貧困、身心虐待、家庭變故等情況,日後帶給成年人的影響,從17,337名長期追蹤案例以及相關研究,所勾勒的事實,令人不由得心生警惕,也帶動美國醫療、教育、社工等領域的實務調整。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2015 年於阿根廷、智利、巴拉圭與烏拉圭等南美國家,以默劇表演,提高大眾對於兒童虐待問題的意識,相關宣導影片請造訪活動網站。

兒童期負面經驗(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的研究,始於 30 年前,美國醫院在診治肥胖症病人的意外發現。

1980 年左右,美國開始流行液體減肥法,美國大型醫療機構凱薩(Kaiser Permanente)的內科醫師費利帝(Vincent Felitti),便用這種方式幫助一群嚴重肥胖的人減重,按部就班的治療效果也很不錯,有人甚至1年減掉130多公斤。

許多肥胖症患者突然放棄減重治療,原因是⋯⋯

但另一方面,減重治療的中輟率(dropout rate)也高達50%,許多原本減肥進度領先的患者,會突然放棄治療,迅速復胖到原本體位,讓醫療團隊很洩氣。費利帝在深入研究2,000個病例後發現:

  • 多數減重中輟者,出生時體型很正常;
  • 他們體重數字並非逐年增加,而是突然大暴走,之後瘦不下來、也不會更胖,體位穩定維持著。

他開始詢問患者可能原因,其中有個問題是:「幾歲開始有性行為?(How old were you when you became sexually active?)」有一次費利帝口誤,不小心把問題說成:「開始有性行為時,體重多重?(How much did you weigh when you were first sexually active?)」

對方回答:「40磅(18公斤)。」當時費利帝並沒有會意過來,又再問了一次。對方回答一樣,然後大哭說:「4歲⋯⋯跟爸爸⋯⋯」

行醫23年的費利帝之前只遇過一位亂倫病患,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應,以為是特殊個案,怎知不到10天,另一名病患也說了相同情況。他詢問其他人是否有相同經驗,結果令人難以置信。(註一
對於「兒童期不良經驗的終身影響(The Lifelong Effects of 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議題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考費利帝年初的演說,影片蒐羅許多兒虐倖存者的現身說法。欲進一步涉獵相關介紹、研究探討資料者,可前往以下網站: 

接著,費利帝跟同事約談了286個病患,這些患者過半有兒時受虐經歷,還有一名23歲遭性侵的女病患,受攻擊後1年胖了47公斤,只因不想被人注意⋯⋯;對於這些超重45到180公斤的人來說,太胖似乎不是問題。

一名減掉三分之二體重之後放棄減重的女病患(見下圖)死前曾告訴醫生:「除了吃東西,我找不到面對痛苦的其他解決方法。」還有一名戒掉每天3包菸後又迅速增胖135公斤的女性坦言:「變胖是為了保護自己。」

Fill 1
科學觀點、童年經驗
費利帝醫師每次演說都會提到一名名為派蒂(Patty)的病患,她 28 歲時主動報名減肥,原本一年減掉 125 公斤,慶祝減肥成功沒多久,體重卻猛然失控,3 周胖 16 公斤,回診時告訴醫生,瘦下來以後,已婚年長的男同事調戲她,開玩笑要搞一夜情,當天她就開始夢遊暴食(sleepeating)。醫生持續追問下,派蒂坦承,她在 10 歲到 21 歲間,遭祖父長期性侵,但從此中斷治療。12 年後,家人籌錢讓她接受胃繞道手術,好不容易減下 94 公斤,卻出現自殺傾向、多次進出精神科病房、健康每況愈下,後來才再找上費利帝,重拾 12 年前中斷的治療。一生境遇乖舛的派帝,42 歲時死於肺部纖維化病變。

也就是說,看似健康問題的暴飲暴食,其實是他們面對痛苦的解決之道;醫治肥胖問題,反而挪走她(他)們逃避問題的出口,放棄減肥的人很多都有類似情況。

費利帝後來在醫學年會發表這286個病患的臨床研究,遭在場訝異聽眾猛烈攻擊,同業甚至質疑病患說謊,患者應是為貪吃找藉口⋯⋯。但當時一位美國疾管局官員認為,兒虐經歷如果影響如此深遠,有必要針對一般人展開調查,也因此意外促成了橫跨地域與學門的大規模研究。

兒童期負面經驗越多,健康狀況越糟

費利帝開始探索,除了嚴重肥胖,童年的負面經驗在日後是否會帶來其他衝擊?他與疾管局流行病學家安達(Robert Anda)合作,彙整資料後提出10種「兒童期不良經歷」(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 ACEs)問卷。

問卷通過專業審查後,研究團隊在1995年到1997年間,在費利帝服務的醫院附近地區展開調查,回覆問卷的1萬7,337人當中,多半來自加州聖地牙哥的中產階級社區,男女各半、平均年齡57歲;8成是白人或拉丁裔、1成黑人與1成亞裔;75.2%大專以上學歷,職業與健康情況都在醫療保險受理的正常範圍。(註二
費利帝所服務的凱撒(Kaiser Permanente, KP)醫療機構,是美國最大規模的連鎖醫院,KP 集團也提供平價醫療保險服務,保戶必須在集團連鎖醫院求診。KP 集團的 37 家分院、合約診所,服務全美超過 960 萬名病患
費利帝所服務的聖地牙哥分院,每年有數萬人接受常規醫療評估,他便以 KP 保戶為基礎,於 1995 年到 1997 年間,分兩次發出 26,000 份問卷,最終有 17,337 人回覆,並接受長期追蹤。
參與調查的人,在家填寫上述的問卷,告知自己在18歲以前,是否曾經歷身體或精神虐待、性侵、失親、家人入監、無人照料、與吸毒或酗酒者同居一室等不良經歷,總計有10個問題,回答「是」者得一分,答「否」者不計分。(註三
兒童期不良經驗不止這 10 種,但在加州中產階級社區,這 10 種不良經驗最為普及。

1998 年的後續研究,交叉比對了1萬3,494名成年人的ACEs得分以及個人健康狀況,所得結果顯示:兒童期不良經驗非常普遍,64%的人至少經歷過其中一種。

1成受訪者遭遇家庭暴力,2成受過性侵害,近3成有過被肢體暴力的經驗⋯⋯;而且,兒童期經歷的負面經驗越多(ACEs得分越高),健康狀況越糟糕,罹患身心疾病、上癮問題的比例越高。

初步調查發表後,吸引更多專家投入研究;童年的負面經驗對成年後的健康影響,逐漸清晰。科學數據揭示,經歷4種以上ACEs的人:

86%有菸癮、肥胖、退縮、憂鬱、蛀牙、或自殺傾向等危害健康的問題;

  • 成年後酗酒、性愛成癮、罹患憂鬱症、或有自殺傾向的機率,(比其他人)高了4~12倍;
  • 自我形象低劣、染上性病的比例高了2~4倍;
  • 嚴重肥胖的比例高1.4~1.6倍;
  • 長期流浪街頭的遊民,逾半數有4種以上兒童期的負面經驗;
  • 罹患肺栓塞、肝炎的比例高了2.5倍⋯⋯

受虐兒罹患癌症機率高,平均壽命少19年

而研究也指出,經歷7種以上ACEs的人,罹患癌症、狹心症機率更高出一般人3倍,平均壽命僅僅60.6歲,比其他人短少19年以上。

兒童期創傷對健康的影響,最突顯的例子,莫過於美國聯邦女法官布勒克(Judge Mary Elizabeth Bullock)的故事。她曾出書公開童年的不幸遭遇,布勒克長達10年遭父親性侵、凌虐、奴役、甚至被迫賣淫,雖然她沒有放棄自己,靠著堅毅與努力取得高學歷與成功事業,但健康上卻災厄不斷,罹患了4種癌症、紅斑性狼瘡、以及多發性硬化症。

這些研究讓費利帝意識到,過去看到的肥胖、煙癮、酒癮等健康問題,一般人視為殘害身心的習慣,其實是許多 童年創傷者面對痛苦時的唯一答案,用以麻痺那些羞於啟齒的感覺與回憶,他以抽煙作比喻:

「抽煙的人,並不是想得肺癌、高血壓、心臟病,而是期望能從中立刻獲得好處,而忽略了長期的壞處⋯⋯正因為幾乎有效,所以永遠嫌不夠(It’s hard to get enough of something when it almost works)。」
費利帝(Vincent Felitti)

除了賴以逃避痛苦的不良習慣,嚴重的童年創傷,讓人長期處於沮喪、焦慮狀態,不由自主的想起可怕經歷,精神壓力讓身體分泌化學物質,造成持續性發炎反應,混亂免疫系統的同時,也導致微血管末端纖維化,對組織器官造成無法復原的傷害。

兒虐問題不解決,將造成國家經濟損失

ACEs的評估量表後來被美國其他州所採納,21年來已有121萬多人接受評估;世界衛生組織(WHO)自2002年起,也鼓勵會員國跟進,英國、挪威、菲律賓、加拿大、中國、捷克等國陸續投入相關調查與研究,以因應相關成人健康問題。(註四
除了成年人的評估,獨立研究機構「兒童趨勢(Child Trend)」引用兒童健康調查(NSCH)資料庫,分析由父母親所填寫的兒童健康資料,2014 年發布全美兒童的 ACEs 評估,顯示 46%的孩子至少有 1 種不良經歷。
ACEs 研究成果,讓兒童創傷的影響獲得更多重視,美國許多州的醫院、學校、社服機構,都開始調整實務工作,以因應受創成人與兒童的需要。

因為,童年創傷若嚴重影響成年期健康,必然衝擊國家生產力,無論是個人健康受損、情緒障礙、社交或經濟困難、醫療成本,都是全社會須共同承擔的代價。

2012年美國疾管局以當年資料,計算出兒童虐待與照顧不當的經濟成本,估算每一位受虐倖存孩子的終身照護成本,包括醫療、社會救濟、司法或矯正機關的支出、勞動生產力的損失,累計金額約為21萬美元(約新台幣678萬元),遠高於中風病患、第二型糖尿病的照護支出。

而那些未能存活的孩子,國家估計會損失生產力每個人125萬美元(約新台幣4,066萬)。可以說,好好保護兒童,也保護了國家的經濟命脈,即時阻止兒虐暴力,也比成年後修補與治療效果更好。

面對創傷:揭露、曝光、消毒

成年人若察覺自己身心失衡,原因可能跟兒童期陰影有關,並不需要獨自承受。成年人的復原,雖比兒童更艱難,但費利帝曾表示,只要願意面對,把痛苦說出來、填寫問卷或透過書寫,都能撫慰心靈。

台灣文心診所院長、權威精神科醫師文榮光也證實,成年人許多身心問題如毒品、藥物濫用、飲食障礙(厭食或暴食症)、病態肥胖、邊緣人格障礙(恐怖情人、分離焦慮),都與兒童期不良經驗高度相關。長期的壓力對於內分泌、免疫系統、甚至基因表現都會有影響,成年人容易生病、壽命會比較短。

如果沒有磨難,孩子如何鍛鍊挫折容忍力?

壓力不見得會造成傷害。

就像是身體負重有助於骨骼、肌肉發育,情緒壓力也能幫助兒童,發展耐性、以及處理問題的技巧與能力,只要不會造成永久傷害,壓力有其正面價值。面對壓力,每個孩子會有的反應不一樣,若兒童能處於體諒與支持的環境中,壓力不必然會導致危害身心的後果。

但是,當兒童壓力來自嚴重、頻繁、持續性的身心虐待、冷漠忽視、照顧者不正常行為或精神疾病、貧窮家庭等困境,孩子又缺乏成人的支持,不良經驗就會持續觸發孩子的壓力反應系統,對健康造成有害影響。(註五)

在各種負面經驗中,性侵害、性虐待的創傷最嚴重,一方面患者最難啟齒,二來若加害者是親屬,受害人會更加矛盾,可能誤認為自己有錯,或是害怕家人被抓去關。即使是主動接受治療,通常需要一段時間,信任醫生才願意講出來,不過一旦能講出來,患者精神上會感覺被洗滌。

古典精神分析認為,讓隱藏在潛意識裡的創傷經驗投現、洗滌,就能發揮療效。對於兒童期不良經驗,在良好醫病關係的基礎上,讓那些痛苦記憶能夠見光、重新解讀,透過討論,處理自責與內心衝突。情感壓力紓解後,就比較能夠放下、解除不必要的罪惡感。

若是有自我傷害的情況,除了心理諮商之外,通常也會輔以藥物、甚至入院治療,一旦情況穩定後,就會強化患者的自我功能,同時鼓勵患者面對、接受,才能放下煩惱與苦悶、過去的經驗。

帶著兒童期創傷成長的身心症、或心理疾病患者,治療後復原良好的案例非常多。文榮光強調,理解力好、性格成熟的人,比較能夠克服障礙;雖然也有人治療十多年,還是無法化解心結,但文榮光說,即便是人格障礙,只要能有好的治療,都能夠避免不幸,「醫病關係良好,就是治療成功的基礎。」

至於,ACEs評估是否能在台灣推行,文榮光認為,若缺乏足夠信任,這種問卷可能會讓許多人有顧慮、害怕別人知道,寧可隱瞞。

童年經歷形塑我們的個性與價值觀,成年後可能因此樂觀、陰鬱、自信、或自卑。那段記憶如果像揮之不去的惡夢,不斷把人捲進痛苦的情緒深淵,壓力將毒害身體健康與人際關係,或因此讓不幸持續下去。

不幸中的大幸是,如今精神醫學、心理治療與輔導,能夠充分幫助人,無論是兒童或成人。面對痛苦,卸下那些侵蝕自尊與健康的重擔,只要我們願意求助。

註釋:

1. 對於「兒童期不良經驗的終身影響(The Lifelong Effects of 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議題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考費利帝年初的演說,影片蒐羅許多兒虐倖存者的現身說法。欲進一步涉獵相關介紹、研究探討資料者,可前往以下網站: 

2. 費利帝所服務的凱撒(Kaiser Permanente, KP)醫療機構,是美國最大規模的連鎖醫院,KP集團也提供平價醫療保險服務,保戶必須在集團連鎖醫院求診。KP集團的37家分院、合約診所,服務全美超過960萬名病患

費利帝所服務的聖地牙哥分院,每年有數萬人接受常規醫療評估,他便以KP保戶為基礎,於1995年到1997年間,分兩次發出26,000份問卷,最終有17,337人回覆,並接受長期追蹤。

3. 兒童期不良經驗不止這10種,但在加州中產階級社區,這10種不良經驗最為普及。

4. 除了成年人的評估,獨立研究機構「兒童趨勢(Child Trend)」引用兒童健康調查(NSCH)資料庫,分析由父母親所填寫的兒童健康資料,2014 年發布全美兒童的 ACEs 評估,顯示46%的孩子至少有1種不良經歷。

ACEs研究成果,讓兒童創傷的影響獲得更多重視,美國許多州的醫院、學校、社服機構,都開始調整實務工作,以因應受創成人與兒童的需要。

Fill 1
Child Trend 評估的 ACEs 只有 8 項,比成年 ACEs 問卷少,研究重點在於了解各州不同族群兒童遭遇經濟、失親、暴力、家庭失能問題的盛行率。

5. 資料來源:美國兒科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The lifelong Effects of Early Childhood Experiences and Lifelong Consequences of Trauma

6. 1989年聯合國通過《兒童權利公約》要求全球各國作出承諾,保護每個兒童免於傷害,有充分機會發展潛能,並為將來生活預做準備。台灣雖非締約國,在兒少團體的努力下,也於2014年通過《兒童權利公約施行法》,並於2015年3月由台灣大學的兒少暨家庭研究中心發表我國首份《台灣童權指標》報告,納入我國諸多18歲以下人口的處境統計,不過,目前尚無針對成年人所作的ACEs影響。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