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揭開澳龍走私海上交易線

船公司、地方頭人、黑道:金馬「龍蝦意外財」捲起的利益和衝突

台灣的進口商正在整理分裝合法進口自澳洲的活龍蝦,準備出貨給消費者。(攝影/黃世澤)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前往專題

澳洲龍蝦從台灣運抵金門或馬祖後,由貨車快速載往港口,再由漁船、動力小船運載出海,最後在海面上以漁船併靠、放置海上浮台等方式,交貨給中國漁船。這條涵蓋陸路到水路的運輸路線,除了有船公司、船長在經營外,還有金門地方角頭勢力介入,甚至曾在2022年夏秋之交差點引發幫派火拼,意外導致龍蝦走私轉往馬祖。活龍蝦的意外財,在金馬捲起了怎樣的風暴?

馬祖的北竿島不大,戶籍人口只有3,000人左右;從北端的機場,到南邊的白沙港,不過就是10分鐘的車程罷了。

這條路,黃紹銘(化名)已經數不清自己走過幾次。

在馬祖,一人身兼多職是常有的事,黃紹銘平時除了正職工作之外,也常承接貨運業務。2022年9月,一個朋友介紹了一筆生意給他,要他從北竿機場貨運站取貨,再用貨車運到白沙港去──只不過這次的貨物有點罕見,是從台灣運來的活龍蝦。

不過再怎麼罕見,對他來說,龍蝦總歸就是貨物。不論是活龍蝦,還是雞蛋、牛奶這些民生物資,只要是能從台灣空運來的,基本上都經過機場X光檢查,不可能是什麼非法物品。

朋友告訴他,這些龍蝦可能每隔幾天就有一批到貨,而每次到貨,大約都有5、60箱。

他們談好的酬勞是:每運輸一箱龍蝦到碼頭,黃紹銘就能拿到新台幣200元。雖然每次領貨、搬貨加上運送車程用不到一個小時,萬元左右的酬勞算是一筆不錯的收入,但每箱龍蝦都有近20公斤重,他認為自己賺的終究是辛苦錢。

這麼大量的龍蝦,常住人口不過幾千人的馬祖,當然不可能消費得掉。黃紹銘不用想也知道,那些龍蝦都是要「到對面去的」。

10月的某天下午,他同樣從機場領了貨,用貨車載著60箱龍蝦往白沙港駛去。前往港口的路上,有個圓環能通往一條步道;天氣好的時候,從步道上就能清楚看見中國福州的黃岐半島。

到了白沙港後,黃紹銘將一箱箱龍蝦從貨車上卸下,直接搬上在碼頭邊停泊的漁船「承豐號」。

黃紹銘的任務,至此便算大功告成,但龍蝦的旅程可還沒結束。「承豐號」接著馬上啟程,駛往南竿的福澳港,靠岸後讓另外80多箱從南竿機場運抵馬祖的龍蝦也上船,然後趁著傍晚的夜色再次出港。

出港前,岸巡人員會前來幫漁船辦理出港登記手續,除了要抽驗出港貨物是否和申報相符之外,也要檢查貨艙、甲板是否有可疑之處,並確認出港船員的人數。

在海巡隊的「出港檢查紀錄表」上,「承豐號」登記的目的地,是一座比北竿還要更北、有大量梅花鹿棲息的無人島:大坵。

馬祖:讓龍蝦走私鏈浮上檯面的邊境小島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12
民進黨立委洪申翰(左)和該黨連江縣黨部主委李問(右),在2023年1月4日召開記者會質疑馬祖龍蝦走私案情。(攝影/黃世澤)

根據馬祖海巡隊提供給立法委員洪申翰的資料,從2022年9月22日至11月12日間,「承豐號」、「海源號」這兩艘漁船從白沙港或福澳港啟程,一共行駛了33個航次,運載3,313箱、總重估計超過6萬公斤的澳洲龍蝦離開馬祖。

從航跡圖來看,這些運載龍蝦的船隻出港後,並沒有駛往大坵島,而是前往更北邊的高登島西側海面,接著便消失在雷達的「盲區」
指雷達在探測範圍內,由於地理條件而無法發現目標的區域。
之外──而高登島西側與中國海岸線最近的距離,只有8公里而已。

洪申翰和民進黨連江縣黨部主委李問在2023年1月4日召開記者會,他們質疑,馬祖海巡隊分明察覺事情有異,為何沒有派船,積極對運載龍蝦的漁船進行跟監、蒐證?此外,馬祖海巡隊早在10月就曾發函給連江縣政府,建議港務處不應再許可漁船出港至高登或大坵,縣府最後卻置之不理;李問質疑,縣府是否在包庇走私業者?

事實上,龍蝦走私轉往馬祖的現象,也能從馬祖兩座機場的貨運量上看出端倪。

一般來說,馬祖航線貨運量的高峰落在7、8月的暑假,主要原因是這段期間為旅遊旺季,馬祖業者會增運物資、因應遊客消費。

翻開近兩年數據,若排除暑假旺季、以及2021年5~7月第一波本土疫情造成的低谷,馬祖兩座機場的總貨運量,通常都在一個月70~100公噸之間。

然而2022年的暑假旺季結束後,馬祖兩機場的貨運量不但沒有像往年回落,反而還出現了不尋常的增長,甚至高於以往旺季運量,並在10月來到近160公噸的高點,側面佐證了馬祖的龍蝦走私。

不過黃紹銘接受《報導者》採訪時指出,李問於2022年11月底揭露龍蝦走私之後,海巡隊的查緝力道便已大幅提升,導致馬祖的龍蝦走私幾乎完全中斷。「馬祖海巡的心態,就是『你不告,我就不理』嘛。現在走私被渲染了,當然就要有點動作啦,告訴大家我們有在做事情嘛。」

就連其他類型的走私貨品,比如乾貨
根據維基百科,乾貨泛指經由風乾或曬乾後的脫水食材,例如魷魚乾、干貝、小魚乾、蝦米、海參、魚翅、鮑魚、扇貝、香菇等。其中海產類的食材因富含水分、蛋白質、脂肪等營養成分,若不經處理,難以在室溫下長期貯存,因此製成乾貨可方便儲存與運輸,避免保存不當則導致食材腐敗或變質。
、電子產品和藥妝產品,也都連帶遭到了波及──載貨的船隻只要一出港,海巡隊的巡防艇就會在港口外頭等待、全程跟監,導致走私漁船在海上繞了4、5個小時無法交貨,最後只能返航。
Fill 1

然而,如果和金門相比,澳洲龍蝦從馬祖走私的規模,恐怕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而已──金門,才是這個神祕走私鏈的起點和大本營

金門:2022年初,已有大量龍蝦現蹤

不論在金門或馬祖,走私運輸都是個非常封閉的產業。《報導者》在金門採訪期間,每次委婉提起「海上交易」、「小額貿易」時,大部分人的反應都是「有聽過,但不清楚」,採訪和調查難度相當高。

《報導者》實地走訪金門各個漁港,接觸金門的餐廳業者、民意代表、船公司老闆、黑道人物之後發現,其實從2022年初開始,金門就已經有大量龍蝦現蹤。

這些龍蝦在抵達金門機場之後,通常會直接被運往碼頭、或沒有岸巡人員駐守的非正式碼頭和海岸線,直接上船出海。萬一遇上中國疫情擴大,或是台灣海巡、中國海警加強查緝,龍蝦出海不順時,龍蝦也會先暫置於養殖池內、避免死亡,等待時機再行出海。

根據龍蝦進口業者、以及金門船公司的透露,龍蝦的走私運輸費用以箱計費,一箱會向貨主收取新台幣8,000元;這筆費用,涵蓋的服務包括從金門機場到港口的陸上接駁,也包括金門船隻和中國漁船的運輸費。扣除給中國漁船的分潤,金門這邊的走私業者,每運送一箱龍蝦大致能獲得新台幣3、4,000元的收入。

最巔峰時,金門一天的龍蝦運量最多可達500箱;光是依靠龍蝦走私,金門的走私運輸業者,估計一天就有近200萬元的運費收入。

在金門,載運走私貨品的,一般是附有「暗艙」的CT2漁船(噸數10噸以上、未滿20噸),每次出海可以運載百箱以上;有些業者也會使用自用小船載貨,好處是可以「化整為零」、避免惹人注意,而且萬一被海巡查獲,損失也不會太大。

Fill 1
運送澳洲龍蝦的保麗龍箱,平均每箱可裝載約15~20公斤的活龍蝦。(攝影/黃世澤)
運送澳洲龍蝦的保麗龍箱,平均每箱可裝載約15~20公斤的活龍蝦。(攝影/黃世澤)

靠船隻併靠,或置於海上浮台、礁石交貨

龍蝦出海後,則會依循幾種模式交貨。

2020年疫情爆發後,金門縣政府便公告禁止本國籍船隻越過「禁止、限制水域一定範圍
「禁止水域」、「限制水域」為根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制訂的水域,在實務上,概念與「領海」、「領海鄰接區」類似,只是礙於兩岸的特殊關係,才會以「禁止水域」、「限制水域」取代帶有國際法意涵的「領海」稱呼。
」、或與中國船舶接觸,違反者返回金門後必須進行居家檢疫。

為了避免被抓到越界、回來必須隔離檢疫,走私交易一般都是在「禁止、限制水域」的界線附近設置「海上浮台」、將貨物置於浮台上,再通知中國漁船前來取貨。

此外,有些走私業者也會在「禁止、限制水域」的界線附近,找尋適合的燈塔或海上礁石放置貨物,並將貨物綁上浮球或浮袋,避免貨品隨海浪漂走。

自從台灣於2022年10月取消入境隔離政策之後,走私交易目前則改為船隻併靠的方式:來自金門和來自中國的船隻,會在約定好的交貨位址碰頭;雙方船隻併靠後,走私貨品便可以迅速搬至對方船上。

Fill 1

黑道參與極深的走私世界

但這個走私產業不只是有船有車就走得通,而是地方派系與黑道勢力做為後盾在運作。《報導者》採訪金門當地民意代表、警察、船老闆、漁會成員等了解情況的受訪者,拼湊出目前在金門從事澳洲龍蝦走私的的主要三派勢力。

第一派以金門東北方的青嶼為大本營,帶有天道盟的黑幫色彩,有自己的漁船。

第二派則是和四海幫關係較近的業者,早期以金門東南側的新湖漁港作為走私基地;後期則多走料羅港,將龍蝦混在快遞貨件中夾帶報關,再於外海與中國漁船駁貨。

第三派的核心人物,則是一位船公司老闆,主要以金門西側的後豐港為基地,和幫派牽連較少。

2022年上半年,龍蝦經金門走私一段時間之後,各派業者為了爭奪運輸利益,便開始向中國海警舉報其他業者,導致廈門、泉州海岸線查緝趨嚴,這時候就必須比哪家業者跟中國海警的關係更好。

其實這種互相舉報的行為,並不是龍蝦走私獨有的現象,過往運送其他貨品時也出現過。

「但金門有些傻瓜,可能是看別人拳頭硬,就去找台灣的黑道來撐腰,結果台灣的黑道一介入就發現,哇,原來利潤這麼高,大手就伸進來了,」一位熟悉走私行業、但不願具名的金門船公司老闆向《報導者》說道。

台灣助拳、衝突蔓延,金門路線部分轉往馬祖

於是帶有四海幫背景的金門角頭,便打算成立「走私公會」,避免各業者削價競爭,但也要求所有業者進貨、出貨都必須報備,每箱貨物還必須繳交新台幣2,000元的「規費」,實際上就是保護費。

然而走私運輸的費用僅每箱台幣8,000元,扣掉給中國漁船的費用,金門的運輸業者實際只能拿到3至4,000元;如果真要繳交2,000元的「規費」,利潤便幾乎所剩無幾,因此除了和四海幫關係較好的李姓男子之外,沒有其他業者願意付錢。

甚至,出現四海幫背景的地方角頭,唆使金門本地的地痞流氓,前去金門機場貨運站攔截、阻止其他業者取貨的情形,進而引起青嶼派背後的天道盟不滿。

到了2022年8月,衝突持續擴大,四海幫於是從台灣調來上百名幫派成員,準備前往青嶼鬧事。金門警方收到線報後,隨即趕往勸阻,要求「金門的事情就金門自己處理,不要去找台灣黑道介入」。

由於走私的犯罪現場位於海上,警方在陸地上拿走私集團沒轍,因此只能請託海巡隊加強執法,盡可能對每艘出港的漁船進行跟監,導致走私業者無法交貨。於是原本經由金門的龍蝦走私交易,才會自9月份起部分移往馬祖。

一位熟悉金門地方派系、但不願具名的民意代表則告訴《報導者》,龍蝦走私只是衝突的其中一個引子,其實洋酒、電子產品等貨物的利潤也很高,同樣是各方爭奪的走私標的,以及黑幫間的衝突原因。

不過低調的龍蝦走私,原本在金門做得好好的,為何一到了馬祖,卻很快就浮上檯面了呢?箇中原因,其實是金門和馬祖之間一個根本的差異。

由於金門的常住人口是馬祖的6~7倍,客貨運需求比後者更大,再加上金門機場的跑道長度、起降標準,都比馬祖的兩座機場還要好,因此台灣與金門間的航線,往往會使用機型較大的噴射客機執飛,不像馬祖航線只有小型的ATR螺旋槳飛機。

也因為如此,大量的走私龍蝦,在班次較少、機身貨艙也更小的馬祖航線之中,便更為顯眼。每年10月起,台灣海峽吹起東北季風,導致台灣和馬祖間的船班經常必須停航,導致部分貨運改走空運,讓馬祖空運量能更為吃緊,也讓龍蝦排擠其他物資運送的問題更顯突出,引起馬祖居民向政治人物檢舉。

Fill 1
馬祖的海巡人員登上漁船承豐號檢查貨箱。(圖片提供/洪申翰立委辦公室)
馬祖的海巡人員登上漁船承豐號檢查貨箱。(圖片提供/洪申翰立委辦公室)

中澳關係漸回轉,龍蝦走私將曇花一現?

《報導者》在採訪過程接觸到的龍蝦走私業者、報關行或運輸人員,幾乎都會強調他們做的事情,是「完全合法」的。

從表面上來看,這些業者的說法似乎有幾分道理:澳洲龍蝦走私的整個流程,從桃園機場進口報關、循國內線航班將龍蝦運往金馬,到台灣和金馬境內的陸路運輸,甚至是搭載澳龍從金馬的港口出海,這些行為基本上都是合法的。

在整個走私鏈上,唯一違法的環節,只存在於金馬漁船與中國漁船併靠交貨這個過程中。但這個鏈上的人,多半都清楚澳龍是要被走私到中國的。

實際上,不只開著走私漁船的人有風險,龍蝦貨主的風險也不小。

首先,載運龍蝦、或其他高單價貨物出港的漁船,都是所謂的「未遂犯」,除非海巡真的全程跟蹤漁船出海、在現場逮到交易行為,否則根本無法查緝;漁民就算空船回港,也只要用「把貨物丟到海裡」、「拿龍蝦去餵魚」這些藉口搪塞即可,海巡人員基本上無法可管。

而龍蝦貨主必須先投入龐大資本、負擔龍蝦的進口成本和關稅;萬一運送途中遇到意外、或龍蝦死亡率過高,虧損必須由貨主自行負擔。相較之下,運輸業者的風險則相對單純,不論龍蝦的存活率多少,只要能交到中國漁船手上便算任務完成。

不過真要說起來,龍蝦走私業者真正需要擔心的,恐怕是另一個他們難以預測的因素:一旦中澳關係回暖、中國恢復澳洲龍蝦進口,台灣賺了一年多的走私生意,終究也難以為繼。

2022年底,澳洲外交部長黃英賢(Penny Wong)已經飛赴北京、與中國外長王毅見面,而王毅在會談中,也表達了進一步改善中澳關係的意願。

經營冷凍水產進口的業者顏志杰指出,業界目前盛傳,澳洲龍蝦供應商已有代表在中國進行「政治溝通」,預計中澳的龍蝦貿易很快便會恢復;目前的澳龍走私,恐怕只會是短暫的現象。

業者不愁沒生意

中澳關係近期的好轉跡象,洪建成(化名)也有聽說──但他一點都不擔心。

出身金門家族,但年輕時一直住在台灣、9年前才回到金門的洪建成,是金門當地有幫派背景的地方角頭。接受《報導者》採訪時,他身穿黑衣、脖子上掛著一條銀製粗項鍊,辦公室裡人來人往。

在他看來,就算沒了澳洲龍蝦,能走私獲利的貨品還有很多;只要金門和中國之間仍有界線、正規貿易需繳關稅,他就不愁沒有生意做。「我剛來的時候,是做香菇(走私進口),」洪建成一邊倒酒,一邊說道。

「金門就是天時地利人和嘛,要走私,金門就是最好的選擇,和大陸這麼近,船2、30分鐘就到了。」

聽到記者不斷詢問,洪建成把頭湊了過來:「你是有興趣做這筆生意嗎?」

我們回應:「真有這麼簡單,說做就做嗎?」

洪建成聽到問題後笑了笑:「你要做當然可以,只要和大陸關係打好就好。真正的關鍵,是能不能找得到對面的買家;台灣這邊的進口商其實很好找,打電話去問就可以了。」

洪建成說,這個季節的龍蝦走私才剛剛開始而已,「之前是大陸那邊的疫情嚴重,所以封鎖起來、不讓你過去,但我們在對面都有關係,會去問什麼時候可以開放讓我們載。」

「你要做記得跟我說,反正要運過去,也是要找我們,錢也是要給我們賺的。」

洪建成說罷,往煙灰缸裡捻熄了一截菸屁股,隨即又點燃另一根菸。

Fill 1
金門與中國廈門的距離近,站在岸邊遠眺就可望見對岸。(攝影/黃世澤)
金門與中國廈門的距離近,站在岸邊遠眺就可望見對岸。(攝影/黃世澤)
索引
馬祖:讓龍蝦走私鏈浮上檯面的邊境小島
金門:2022年初,已有大量龍蝦現蹤
黑道參與極深的走私世界
中澳關係漸回轉,龍蝦走私將曇花一現?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