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汙,爭一口氣

養豬雖臭,但這臭味不像PM2.5會毒死人

0:00
0:00
【聽他們說】養豬雖臭,但這臭味不像PM2.5會毒死人

錄音/余志偉 主聲/雲林縣豬農鄭志良 副聲/林韋萱

我從小就跟著爸爸養豬,我爸說養豬可以外銷日本,多好賺之類的,但我當時都不這麼想。我很討厭養豬,覺得沒有休假日,我也想要出去把妹;而且身上又會有臭味,每次跟朋友出去聚餐,只要聞到有怪味,都會直覺認為是自己有味道。

後來,因為我必須繼承父業,愈養愈有成就感。我現在對豬很感恩,所有我吃的、用的、花的、住的都是豬給我的。每次要出售的時候都很捨不得,我會跟他們鞠躬道謝,告訴他們:你們的使命就是給人類蛋白質,你們的使命已經達成了。

我家的豬舍一直都在麥寮,所以從很早以前就看著六輕慢慢蓋起來。六輕來之前,麥寮是一片荒蕪,風大到站不住腳,而且海風夾帶著沙和鹽分,讓人睜不開眼睛。六輕來了以後,擋住部份的風沙。但是,我寧可要風沙,也不要吸PM2.5。養豬雖然也會有臭味,但這個味道不會對身體有害,但是六輕的對身體有害啊!

現在麥寮人跟六輕吵到都膩了、煩了,覺得吵了那麼久好像也沒什麼用。很多人就移居外地了,留在麥寮的年輕人,很多都是靠六輕吃飯,他們沒辦法發聲;剩下的老人、小孩力量又不夠⋯⋯有人會問我,麥寮的環境不好,你為什麼不搬走。這問題就像問原住民:「為什麼你們部落遭遇了土石流,你們卻不搬走?」因為土地就在這裡,帶不走。如果可以走,為什麼農民還要死守在這裡?因為地就在這裡啊!賣了這兩甲地,我要去哪裡生活?我也會擔心小孩的健康,因為明明知道六輕有害,還是得讓小孩子在這邊生活。

我也知道麥寮的環境不好,所以希望把孩子送出去念書。像我的老大就在虎尾念書,雖然還是在雲林,但至少離麥寮遠一點。我有3個孩子,我能給他們的東西也不多,頂多就是物質上的照顧,但是,我很希望可以再為他們爭一點呼吸好空氣的自由。

Fill 1
空汙,豬農,鄭志良,麥寮
從雲林縣養豬場看到六輕廠煙囪。(攝影/余志偉)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